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49:47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零羈絆
  4. 第一節 墨薇,還是你嗎?

第一節 墨薇,還是你嗎?

更新于:2018-03-16 11:56:01 字數:6383

字體: 字號:
零羈絆目錄
共1章
  “滴滴……”“空間分子融合度40%,進入第二階段。人體分子分解測試……”“穩定劑如何?”一個身穿白色大褂的中年男子轉向身后問。“穩定劑還在最后的復制階段,還有5分鐘。”在實驗室的另一端傳過來。

  “空間跳躍--倒計時12小時。”響亮的電子合成音在頭頂響起”

  “所有人進入最后測試階段,抓緊時間。”各種不同的信號聲在房間里回蕩……

  公元3025年。大型實驗室,第一臺空間跳躍器問世,制造者是年僅18歲的趙幕井,他出生在一個科學世家,憑借著自己的能力與才智制造出了空間跳躍器。全世界都將目光轉移到了這里,空間的成功跳躍將是科學界研究領域一次質的飛躍。

  實驗室中央是兩張純白色金屬座椅,底部是各種不同的線連接著,頭頂是一個圓形的通道直通房頂,用支架支撐著。周圍是用玻璃密封著,只有一個可以進出的門。在這外面隔出了一個一米寬的安全范圍,要知道蟲洞打開后產生的強大吸引力就連幾艘航母也不在話下。

  “井,你真的要親自實驗嗎?”穿白大褂的男子問,“也許你可以找個動物試試,如果失敗不就連命也搭進去了嗎?還是好好想想吧。”男子臉上半喜半憂。“不,這是我制造的,當然要我親自試,你就別勸我了。”躺在沙發上的人,搖了搖手,語氣堅定的回答。這就是井,憂郁的眼中充滿希望,手中的咖啡已經冷掉很久了,從臉上看出已經工作很久沒休息了,可依舊強忍著疲憊注視著前方。

  “只是……,墨薇你真的要和我一起來嗎?我覺得你還是……”“不,我不要離開你,你到哪我就去哪。”井看墨薇一臉“我跟定你了”的樣子,只好將接下來的話咽了下去,淡淡的應了一聲“好吧!”

  “井,我說你們還真配啊。都是個犟脾氣啊!呵呵。”站在井背后的王易調侃到。

  “看來你還一點都不擔心我啊?”井舒了一口氣,沒好氣的說。“我干嘛要擔心你啊,我對你可是有信心的哦”王易奪過井手中的咖啡,“嘖嘖,都冷了這么久了,還喝啊?”說完將手中的咖啡倒掉。井并沒有什么反應,疲憊不堪的站著,眼皮已經越發沉重了,隨時準備倒下。

  “井,去休息休吧。你已經很累了。”墨薇擔心的扶著井虛弱的身體。“沒關系的,我還能……”話音未落,井跌了下去。還好王易和墨薇快速的扶住了井。

  “說你犟,你還不承認。墨薇都要你去休息休息,怎么,她的話你都不聽了?”王易開始擔心起來。“我……”井無奈的看了看王易,又看看墨薇,點了點頭。“這才對嘛!墨薇,井就交給你咯。剩下的工作我來就行了。”墨薇應了一聲,扶著井走向休息室。

  看著井慢慢睡下,墨薇才放下心來。她用手輕輕撫摸著井的臉自言自語說:“你看看,你都瘦這么多了。就算工作重要,可也不能累著啊。”說著一滴溫熱的淚珠從臉頰滑落,落在了井的臉上。

  “你怎么哭啦,墨薇?”被淚珠落到臉上,井緩緩睜開雙眼問。“都是我不好,對不起。”井滿臉的自責。“不,是眼睛里有東西,不舒服。”墨薇趕緊拭干眼淚,假裝說道,“你快睡吧,醒后就要開始實驗了。”“嗯,知道了。”看著井再次睡下,墨薇才放心的坐在井身旁,靠著墻看著天花板,緩緩閉上了眼睡下。其實墨薇也沒有休息,一直陪著井,直到井睡下,才敢休息。

  此時,離空間跳躍還有11個小時……

  “趕快做最后的調整,主數據終端連接,在蟲洞打開之前結束所有任務”王易指揮著全場。

  “穩定劑融合完成,共兩瓶。”其中一個研究人員將融合完成的穩定劑放入一個封閉的儀器里,按下一個按鈕。穩定劑在里面高速旋轉著,兩分鐘后停止了旋轉。“穩定劑綜合穩定度99%”儀器的顯示屏亮出一句話。

  “跳躍器連接怎么樣了?”王易盯著屏幕。“還有兩小時連接完成。”工作人員回答到。“太好了,遠遠超過預定的時間,這樣可以有多余的時間做進一步檢查。”王易安心的躺在了沙發上,“現在要做的就是等,我也該睡一覺了,睡醒后就要開始了啊。”王易臉上的笑有些僵硬了。

  時間流逝,恍惚間便到了。

  “墨薇,你醒了。”井注意到實驗室的門打開了,回過頭看見依舊是睡意朦朧的墨薇。“要開始了嗎?”墨薇慢慢走到井的身邊。“嗯,要開始了,準備好了么?”井握住了墨薇的手。“嗯……”墨薇心中漸漸害怕起來,手也在微微的顫抖著。

  “別怕,抓緊我就好了。”井握的更緊了。“我不會怕的。”墨薇淡淡一笑,但卻笑得很牽強,畢竟這是一次未知的實驗,也許就會在這次實驗中死去,更也許會有想不到的事發生。當然這些事井也是自知肚明,但是井的心中總是有一種奇怪的力量去促使他這么做。

  “蟲洞開啟時間20分鐘。”電子合成音再次在頭頂響起。井微微皺皺了眉,心中也多了份釋然,該來的還是要來的。只要能成功,這是井最大的心愿。

  王易立馬從沙發上彈起來,嘴里還在嘀咕“這么快就到了,我還打算……”他搖搖頭是自己清醒過來,“算了,實驗完后再睡也不遲啊。”他像得了好東西似的,笑了起來。

  “全體人員就位,準備空間跳躍”王易拿著麥克風,指揮著全場,“好了,你們倆別發呆了,快去啊。”

  井并沒有上去,他慢慢悠悠的從口袋里掏出手機,寫好短信但并沒有發送出去,然后才慢慢的牽著墨薇走向那兩張金屬座椅。

  “剛剛打的什么啊!”墨薇用手肘蹭了蹭井,滿臉的好奇。井沒有說話,直接把手機遞給了墨薇,墨薇看完后對著井笑了起來。這讓王易摸不著頭腦,兩眼直直盯著遠處墨薇手里的那個手機。

  兩人坐上了金屬座椅,手和腳都被固定著,金屬的冰涼感頓時讓井心中涼了一下,他抬頭望向頭頂的圓形通道,黑暗占據了他的視線,仿佛世界在此刻失去了顏色。

  “穩定劑安裝完畢。所有調試完畢”穿白大褂的男子向王易報告。

  王易深吸了一口氣,此時想張開嘴是如此的困難。“保險系統啟動,跳躍倒計時準備……”說完最后一個字,王易閉上了眼。

  這時全場都摒住了呼吸,空氣變得沉重。只有電子音的倒計時聲在回蕩“10、9、8……”隨著倒計時一步一步到達完結,所有人的心都一點一點往上提。

  “……2、1。蟲洞開啟。”井頭頂的黑暗慢慢泛出白色,然后白色在慢慢蔓延開來,越來越快!

  井對著墨薇說了句:“記得抓住我哦。”“嗯……”墨薇的話中充滿了自信。

  蟲洞打開了,一道巨大的光束從井的頭頂罩下。井摁下了手機上的發送鍵,靜靜的閉上了眼。只是一瞬間,光線充滿了整個大廳,強烈的光線迫使所有人閉上了眼。仿佛在隱約中看見王易的嘴動了動,“祝你好運”大概是這個意思吧。然后便全身輕飄飄的,漸漸的全身失去了知覺……

  當強光漸漸散去,人們才緩緩睜開了眼。目光都注視到了金屬座的位置,空蕩蕩的。所有人沉默了一分鐘,隨后全場爆發出巨大的歡呼聲。“成功了!我們成功了……”有人激動的留下來淚水……

  王易當然也激動得說不出話。“滋滋……”手機在王易口袋中震動著。王易打開了手機:

  “王易,如果失敗了,就請你幫我毀了跳躍器吧……;如果成功了,回來后我會慢慢找你算賬的。”

  王易笑了笑,便回復道“我等著你回來!”便按下了發送鍵,當然王易知道這條短信是無法發到井的手中了,可畢竟是對自己也是對井最好的安慰了吧。

  可是井并不知道,屬于他的故事剛剛拉開了序幕,新世界的大門已經打開了……

  “你是誰?”一個模糊的人形白影出現在井的眼前,可是白影沒有任何的回答。“為什么出現在我的面前?”井在問道。白影仍是靜靜的浮現著。在這黑暗中除了白影什么也看不清。

  “你……”白影慢慢吐出了一個字,“我什么?”井周圍的黑暗在漸漸的黯淡下來,從白影周圍漸漸散發出微微的光芒,越來越亮,吞噬了周圍的黑暗。“審判……”說完兩個字,無盡的光芒遮蔽了井的雙眼,一切是如此的虛幻。

  “審判?”井默念到,“你究竟想告訴我什么……”接著再次失去了知覺,陷入了沉睡。

  當井再次醒來時,周圍早已不是先前的黑暗,取而代之的是一望無際的綠色。

  井緩緩從地上爬起來,努力使自己清醒過來。他看了看周圍,發現自己處在一片森林中,每棵樹都高達三四十米,枝葉茂盛的幾乎遮擋了所有的陽光,只有幾縷光線透過樹葉的縫隙間映照在井的臉上,遠看去是一副絕美的油畫。偶爾有幾只鳥兒從井頭頂飛得過,如果能長久住在這里那是多么的愜意。

  井停住自己的神游,想想自己剛通過跳躍器來到這,說實話真的不知道是否跳躍到了指定的時間。

  “墨薇!”井一愣,環顧了四周,除了植物再看不到別的東西。此時井心如刀割,眼里充滿血絲,面目變得些許扭曲。他明白在空間跳躍過程中稍不注意就會在時空亂流里消失,可井怎么也想不到墨薇已……

  “墨薇,你不是答應我抓緊我的手么?為什么,為什么消失的不是我!”井歇斯底里的大喊,雙目黯淡,淚水從臉龐輕滑而下,雙手已深深的嵌入了泥土,“不會的,她一定還活著,只是跳躍在另一個地方。”井安慰著自己,然后爬起身向著四周搜尋著墨薇的身影。

  “墨薇,墨薇,你在哪?墨薇……”井走一步喊一句,可每喊一次井的心都會失落一次,“墨薇,我求你別玩啦,出來吧。”

  但是一切還是如此安靜,靜得讓井不禁更加害怕。經過一次跳躍體力早已耗盡,又如此瘋狂的尋找,終于井痛苦的倒在了地上,無力的呻吟著,漸漸昏迷了過去……

  鳥兒在盡情的歡叫著,陽光斜照入了房間。房間里是無比的豪華,水晶吊燈、鍍金的窗欄、墻壁上是優雅的花紋、地上鋪著優質的羊毛地毯、粉紅色的窗簾……一切都如此華麗。

  一個女子正躺在床上熟睡,紛亂的長發蓋住了臉,但一副絕美的容貌任然清晰可見。長長的眼睫毛、細長的鼻梁、粉嫩的嘴唇,臉上帶著少女特有的紅暈,五官長的是如此的精致、和諧。想必不是公主也是個富家女吧。

  “啊!--”剛才還睡在床上的那女子突然尖叫一聲,從床上突然坐起來,一臉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嘟了嘟嘴說“又是噩夢”說完又倒在床上,準備來個回籠覺。

  “吱——”華麗的巨大扇門被推開了,門外走進幾個身著仆人裝的女仆。

  “小姐,該起床了,大人說您今天還要去學院呢。”女仆簡單的對著那個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小姐行了個禮,然后恭恭敬敬站在了門旁。

  “知道了,知道了。”她不賴煩的說道,“你們真啰嗦,還好不是我媽,不然我可受不了”

  “小姐,對不起,是大人讓……”為首的女仆趕忙解釋道。

  “好了好了,我又沒怪你們,怕我吃了你們啊!”她忿忿道,一邊接過女仆遞過來的衣服一邊嘟囔,“看見這件衣服,就讓我想起那個惡心的學校。”旁邊的女仆趕緊附和著笑了笑。

  “對了,韓城呢?”她穿好衣服,對著鏡子照了照自己漂亮的臉蛋,順便用手理了理自己亂糟糟的頭發,撇過頭問,“我找他有事。”

  “大人在餐廳呢,他讓小姐您洗漱完畢后去他那兒用餐。”女仆一直低著頭,不敢抬頭看那個小姐一眼。

  想必在這棟屋子里,也只有她敢直呼“韓城”吧。而她就是他的女兒“韓墨薇”。

  韓城是特準國侯爵,被5國公認的侯爵,人稱“攻城器”,不過那是以前的事了,因為在地面五國和天空國“輝”戰爭期間,凡是他領導的戰斗都以勝利告終,并且傷亡是別人的四分之一。但終究地面部隊還是敗在“輝”的手下,可“輝”也傷亡慘重,不得不停止戰爭,這才出現長時間的和平局面。

  “爸,我求你了,別再讓我去那個學校了。”剛推門進來就對著坐在桌上的那個男子說道,他就是“韓城”。韓城喝進去的茶就吐了出來,楞了一下。很少聽到自己女兒叫自己“爸”,這一下來的突然,差點沒給嗆住。

  韓城一臉的絡腮胡,褐色的頭發,眼神犀利,臉上還留著戰爭時所留下的疤痕。個子高高瘦瘦,白凈的皮膚,一點看不出他是一個久經沙場的人,卻有著點文藝青年的氣質。

  “薇薇,聽話,不管怎樣這個學校還是一定要上的,趁著‘輝’還沒動靜,提高戰斗力好為國家效力啊。”韓城擦了擦自己的嘴,語重心長的教導墨薇,“你媽媽也是……”

  “不準提她,是她不要我才死在戰場上的。”這突然的一吼,韓城也不禁變了臉色。

  “對不起,墨薇,我不是……”韓城也趕忙解釋道。“沒事的爸爸,是我不好。我去上學咯。”韓墨薇對著韓城微微笑了笑,好像毫不在意,于是轉身離去。

  看著女兒這毫無準備的轉變,再次讓韓城一愣,苦笑著搖搖頭說:“這孩子和她媽還真像啊。”說著臉上還露出了幾分得意的神色。“對了薇薇,你還沒吃早餐呢。”突然想到什么事的韓城對著們處喊道。

  “早吃了!”一聲從門外傳來。韓城毫不在意望向墨薇的女仆,眼神就已經表達出了自己想要說的話。

  “回大人,小姐還沒吃呢!”女仆此時顯得更加恭敬了。“真是的,你叫隨從給小姐帶點食物。”

  “是,大人”說完遍慢慢退了出去。

  此時餐廳里只剩下了韓城一人,他失神的抬頭看向天花板,輕聲說:“墨薇沒想到這么久了,你還沒從悲傷里走出來。”韓城的鼻頭酸了一下,讓人很不舒服,“爸,對不起你啊……”

  墨薇剛跑出來,眼淚還是忍不住流了出來。回頭望著母親的房間,一切仿佛定格在這一瞬間。還是母親喜歡的吊蘭……墨薇雙肩微微顫抖著,任淚水放肆劃過她那白皙的臉龐,她想控制自己情緒,卻發現根本停不下來。

  “為什么?為什么要離開我?”韓墨薇自言自語,沒有傾訴的人,也沒有回答的人。自己如被拋棄在世界的邊緣,無邊無際的孤獨感充斥在她的周圍。她想跑,卻找不到方向,他想叫卻被淚水堵住了喉嚨。徘徊在世界的邊緣,只有自己一個人存在的邊緣,何去何從?無人知曉。

  不知不覺中,韓墨薇在記憶的牽引下來到一片樹林,這是離她加不遠的一片樹林。她停下了腳步,望向自己看不到的深處,腳步又被思緒牽著向前走。

  風掛過樹梢帶起沙沙聲,也帶起墨薇的發絲飄蕩在空中。繼續向前走,同樣的風景,卻不是同樣的場景。“再也找不到了。”心想道。

  不經意間,韓墨薇發現,不遠處的一棵樹前有一枚戒指,走過去拿在手里,銀制的戒指在陽光下散發著明亮的光芒

  “這是!”墨薇看到了戒指內側刻著的字愣住了。字很秀氣,應該是有人精心雕刻的吧。握在手心,韓墨薇環視了四周,并沒有發現有人的痕跡。

  “小姐!”短暫的平靜被打破,韓墨薇回過頭,看到侍女急急忙忙的跑過來“小姐,快點吧,要遲到了。”韓墨薇回過神說:“嗯。對了……”“怎么了小姐?”“哦,沒什么。”到嘴邊的話墨薇又咽了回去。

  “小姐,快點。”墨薇盯著手中的戒指,失神了會兒,這才向女仆方向跑去。

  “墨薇,我愛你”靜靜刻著在這個戒指上……

  當趙幕井在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太陽正散發著它的余光,盡可能的照亮著大地。

  “咳咳。”井無力的爬了起來,已經昏迷快一天了。他找了一棵大樹,靠在了旁邊。他不知道現在該怎么辦,墨薇也不知道在哪,這對于井來說無疑不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墨薇,我會找到你的,我犯的錯誤我自己來承擔。”井暗暗發誓,隨后扶著樹慢慢站了起來。現在要確定自己的位置,可是井根本不知道自己來到了一個世界,低低嘆了口氣。忽然井聽到了人的談話聲。

  “搜索這一片區域。”一個中年男子對著面前十幾個人說。“隊長,天網真的確定是在這片森林,怎么看也不像啊。”其中一人問,“就算是,那早就離開了吧,他會傻到呆在這給我們來抓?”“我說你這新來的就是新來的。”旁邊一個人起哄到:“天網大人可是審判誒,他的資料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出過一絲差錯。”前者一聽立刻一種鄙視的眼光盯著他:“你不就是比我早一天入隊,就想在我面前裝大,你還太嫩點。”后者頓時臉紅,對著他低吼:“你說什么?”“怎么想打架,我奉陪到底。”說著挽起袖子,旁邊的人拉也拉不住。

  “夠了,當我不存在啊。”中年男子有點煩的吼。“可是隊長……”“別說了,想打回去再打,輸了的人給對方洗一個月的內褲,不同意就立刻滾蛋。”中年男子看了面前的兩人一眼,“我的隊中不允許存在目無規矩的人還有垃圾。”“明白,隊長。”兩人頓時也被隊長嚇住了,立刻安靜了下來。

  “你們兩個,現在就去搜索。”“是!”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氣沖沖的往前走去。

  井靜靜的呆著不動,“來捉我的嗎?”看著前面的人一步步向自己走來。井將手慢慢深入了背包,拿出了包中的手槍。看來來者不善啊,井低低說著。

字體: 字號:
零羈絆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