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3:06:3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元素之六元佩
  4. 第七章:奇怪的拉面

第七章:奇怪的拉面

更新于:2018-03-17 15:43:01 字數:2895

字體: 字號:
  皓軒本是卯足了勁去接,沒想到斧頭一入手,差點因為用力過猛而打了一個踉蹌。所以不由得驚呼了一聲。

  “哈哈,沒想到它會這么輕吧!實話跟你說,這鉞金斧的主要原材料,就是元圭墨!”老板笑道。那笑容多半也是看到皓軒這滑稽樣子才有的吧!

  果然,皓軒細細掂量一番,這鉞金斧根本沒多少份量,使得握著斧柄的右手感到很別扭,不過皓軒卻能感到有陣陣力量涌入右臂,很是神奇。而那燦金色的斧柄上,隱約能看到一條金色大蛇盤旋其上,給這鉞金斧增添了幾分美麗。相比之先前的戒指,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皓軒見沒其他什么好東西了,于是就戴好戒指,將元圭墨揣入懷中,又將鉞金斧拿布條綁在了背上,便是要轉身離開。其實那就鉞金斧的份量哪怕是隨便把在手中也沒問題,不過鉞金斧樣子太引人注目了,被賊人看見了可不好,所以干脆就把鉞金斧裹了個嚴嚴實實。

  “唉,一個凡級中下品的元技卷軸換這些東西也挺值的哈!”皓軒長吁一口氣暗自慶幸道。

  “那,叔叔我就先走了啊!”

  “好,下次再來啊!”老板大手揮了揮道。而后便一臉喜色的捧著元技卷軸走回去了。

  “來你個大頭鬼,渾身的家當也全賠你這了……”皓軒暗自罵道。旋即頭也不回的走出了這家雜貨鋪。

  出了雜貨鋪,天色已經完全昏暗了下來,明朗的夜空中星辰閃爍,皎潔柔和的月光撒在臉上,勾勒出皓軒那俊逸的臉龐。

  “咕嚕~”

  就在皓軒雙手環與腦后欣賞這夜空美景時,肚皮再次唱起了空城計。也難怪,皓軒正值長身體的時候,中午又只吃了一個蘋果,不餓才怪。

  “唔,真成窮光蛋了……連口飯都沒得吃,這可怎么辦,難不成去乞討?”想到這里皓軒也是不由得苦笑一聲,先前在雜貨鋪忘了把那3個銀元幣要回來了。

  倘若是以前在森林里,他還可以想辦法打打獵,可現在這情況明顯是不可能,肚子叫的已經是愈來愈歡了……

  “可憐的娃,還得吃東西……”老者的聲音總是在這種時候響起,關鍵時刻給皓軒一棒子。

  皓軒沒好氣的向下白了一眼,不過仔細一想也確實是這樣,老師什么時候需要吃東西過呢?想到這里皓軒便是眉頭一皺,因為直到現在,皓軒也弄不懂這位老師是什么來歷。

  他就是六元佩?還是他是寄宿在這里的鬼魂?那姐姐以前戴著的時候也是像現在這樣么?還是……皓軒晃了晃腦袋,停止了念想。因為這個問題他想了無數遍了,每次都被這個問題搞得心煩意亂。

  當下之急是盡快解決吃飯問題。此時的皓軒已經有了打算,沒錢就沒錢,大不了吃霸王餐,對,就是霸王餐。皓軒此刻已經餓的沒心情估計其他的了,一切等到吃飽后再說。

  皓軒鼻子使勁嗅了嗅,循著香味走到了一家餐館。餐館門面不大,牌匾上立著三個鎦金大字——拉面館。看來是一家口碑不錯,年代久遠的餐館。

  餐館門外,一個短發成年男子正在擺灶炒著菜,不時把炒瓢拿起來翻炒兩下,鍋內還竄著跳動的火苗。香氣彌漫開來,聞得皓軒肚子咕嚕咕嚕直叫。

  短發男子那雙炯炯有神的濃眉大眼見得皓軒走來,微微一笑,示意皓軒進去,而后便繼續低頭翻炒著。皓軒兩只眼則是直勾勾的盯著短發男子正炒的菜,那眼神就像下一刻就會餓狼撲食一樣;好在皓軒克制住了自己的沖動,咕嘟的咽了一口口水,推門進了拉面館。

  進店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個**著上身的男子正將手中的拉面在身體周圍不停的打著花,身上夸張的肌肉看的皓軒是目瞪口呆。

  “小伙子吃拉面啊?”拉面的男子見皓軒進來,停下了手頭的伙計,扭頭問道。

  “恩,叔叔麻煩給我來一碗吧,謝謝。”皓軒微微躬了躬身子,很是禮貌的回答道。這些都是必要的禮儀,唯有這樣才能給其帶來好感,否則待會知道自己是吃霸王餐后……

  男子盯著皓軒看了一會,忽然莫名其妙的微微皺了皺眉頭,臉色也有很明顯的變化,而后很快的邊掩飾了下去,掉過頭去繼續拉自己的面。

  “坐。”

  皓軒看眼前男子的神情變化也是深感疑慮,難不成他看出我的心思了?皓軒沒在多想,繼續向里走去。

  飯館里的人都自顧自的吃著自己碗里的食物,互不搭話,不時傳出稀里嘩啦的進食聲,勾的皓軒肚子又是一陣巨響。而飯館里除了拉面師傅拉面的聲音,門口炒菜師傅的炒菜聲以及飯館里的進食聲便是再無雜音,但每一種聲音都使得皓軒口水直流。

  皓軒找了處空座坐了下來;周圍沒人聊天,自己閑著無聊就看起了拉面師傅的“表演”。看了一會皓軒就忍不住連連稱贊,因為這人的拉面技術著實讓人驚嘆。只見得那拉面師傅揮舞著手中的面團,在面案上啪的一拍,帶著夸張肌肉的強有力的手臂猛地一拉便將面團拉成丈許長。籃球般大小的面團看起來是那么的厚實,卻被拉面師傅就那么一下便拉開了,那力氣讓皓軒覺得只要他愿意便能將身旁的木桌隨手一揮就可化為湮粉。

  之后就更讓皓軒感到驚奇了,隨著面團慢慢變成數股細長的面條,拉面師傅還是那樣夸張的拉著,明明已經很細了,皓軒真怕他一用力過猛便將面條拉斷。可是每次眼看面條掙掙欲裂時,拉面師傅總能恰到好處的將力道一收,使得拉面完好無損,反而是光纖亮澤。

  皓軒自然看不到他是怎么樣控制力道的,但從那面條便是可以看出此人對力量有非常高的造詣,換做常人是絕對無法做到這樣完美的。拉面師傅皓軒見多了,像這樣能將力道控制的如此巧妙的還是第一次見。一時間皓軒似乎沉浸在這拉面師傅的“舞蹈”中了,差不多將腹中的饑餓感忘去了。

  半晌后,一碗香氣撲鼻的的拉面已經是端上桌來了,這才把皓軒喚醒。

  皓軒一見拉面立刻兩眼放光起來,猛地拿起筷子就要開動。

  半個月都是隨便應付肚子,現在哪怕只是個白面饅頭皓軒都會嘴饞,更別說這一碗已經讓他口水流一地的拉面了。來不及多嗅那面香,皓軒就狼吞虎咽起來了。一碗普通的拉面就像珍饈美味,細長的面條潔白如玉,還有些許面條特有的光澤,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些面條竟然完全一般粗細,完全看不出那根比那根粗了些,那根比那根細了些。

  拉的在好也不可能完全一般粗細吧?不過紅燒牛肉的澆頭與蔥花的香味讓皓軒實在忍不住了,不再多加考慮。

  沒一會,皓軒已經是分卷殘云般消滅了一大碗拉面,碗里什么都沒留下。皓軒有些后悔,自己吃的太快了,要是吃的慢些,就能多體驗會兒面條帶來的富有彈性、嚼勁的口感,以及牛肉的鮮滑和生菜的青香了。

  可是就在皓軒拍著肚皮打飽嗝時,突然腹中閃電般傳來一絲異樣之感。當下皓軒沒太在意,隨后這異樣之感立刻擴散開來,皓軒當下臉色大變,意識到了什么。

  面里做過手腳!皓軒蹭的站起來,狠狠的瞪著還在拉面的那名男子。不過當下周圍立刻投來怪異的目光讓得皓軒迫不得已只好先坐下。

  “難怪……難怪他剛才看我是皺眉頭,果然是發現我要吃霸王餐了,先不說他怎么知道的,就算知道也不至于把我置之死地吧?”皓軒慌張的想著“不對,先前他拉面我一直都看著啊!沒什么小動作呀,難道不是他所為?可這異樣之感又是從何而來?”這感覺雖然談不上疼痛,可也讓皓軒一直安不下心來。

  “還是先問一下老師吧。”

  皓軒剛要低頭詢問老師,腹中又是傳來不一樣的感覺。這感覺……不再是先前謎一樣的感覺,而是…力量!

  對,皓軒再次確認后,立刻大喜起來。他只覺得先前饑餓勞累帶來的虛弱之感頓時全無,而且還有雄渾的力量向他四肢百骸涌去。

  “定是這拉面,竟然有這等功效?!”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