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3:5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負仙機
  4.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8 12:04:06 字數:2832

字體: 字號:
負仙機目錄
共3章
  傍晚時分,靈符已經全部賣出。

  :“啊,總算賣完了。”申莫發出一聲疲勞的感嘆。

  :“煙兒我們走。”

  :“哦。”煙兒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對申莫的看法似乎有了一些改變。

  在一間破廟里他們找到了老和尚。

  只見老和尚正在吃雞腿,喝白酒,全然沒有一點和尚的風范。申莫進去也不客氣,拿起另一只雞腿然后看了看煙兒:“給你。”

  煙兒正要伸手,申莫會意趕緊在雞腿上狠狠的咬了口,然后有臉不紅,心不跳的道:“你不閑我咬過了吧。”

  煙兒氣急,剛剛還有的好感瞬間消失:“你,你,你。”

  :“還是嫌棄,那我自己吃了。”說完又是一口。

  和尚見申莫煙兒回來:“煙兒,掙了多少錢。”

  :“諾,都在這。”說著煙兒就把沉甸甸的一堆銅板丟在地上。

  :“這么多。你們數過了嗎?”

  :“沒呢。”

  :“那好你們累了一天,你們先吃,爺爺來數。”

  申莫用眼睛飄了下和尚:“不用數了,一共五百銅板十兩銀。”

  :“你又沒數,你怎么知道。”

  :“我的錢我當然清楚,如果你愿意數,就數數,不過我勸你不要耍什么花招.”

  :“小兄弟,你看你新來這太古城,恐怕還沒落腳的地方吧,如果你不嫌棄就先住在這里吧。”和尚媚笑的說道,搞的申莫一身雞皮疙瘩。

  :“也好。對了,和尚有個問題我不太懂,你到底是煙兒的師父還是爺爺呢?”

  :“這個嗎,是爺爺也是師父,這個怎么說呢?其實在我出家以前有過一個不成器的兒子,現在我出家了塵緣舊事于我來說不過是過眼云煙,所以我才給煙兒取這樣一個名字。現在她父母都不在了,所以只好我這出家的爺爺照顧她了。”

  :“這個我就更不明白了,和尚可以收女弟子嗎?”

  :“呵呵,你看世俗了吧,聽說過大佛寺嗎?”

  :“恩,天下三大名門之一,佛法精深是天下佛門正統。”

  :“不錯,那你知不知道瘋和尚。”

  :“瘋和尚修真界三瘋之一,曾經發下宏愿世間邪魔不除誓不成佛。卻因貪念太重不禁酒肉做事不循規蹈矩,甘愿與魔教之人稱兄道友被長門師兄逐出大佛寺,人稱瘋和尚散修稱他瘋佛子”

  和尚有些驚訝:“哦,那你在說說三大名門,哪三門?三瘋,哪三瘋?”

  :“三大名門分別是大佛寺,太虛觀,和布達宮。三瘋分別是,瘋佛子,瘋道子,瘋魔子三瘋相互為友做人做事不拘一格。”

  和尚更是驚訝:“小兄弟你怎么會知道這么多,實在是讓老衲不懂。”

  :“說來簡單,你看。”說著申莫拿出了隨身攜帶的鈴鐺在和尚面前搖了搖。

  “鈴鐺鈴鐺”

  和尚看著發響的鈴鐺眼睛瞪的大大的口中艱難的說道:“巨靈。”

  :“對,是巨靈。晚輩拜見前輩。恩師在世時曾多次提起前輩大名,晚輩剛剛失禮了。”

  :“你師父是瘋道子?”

  :“是。”

  :“他怎么會死。”

  :“師父是和瘋魔叔叔比試時被瘋魔叔叔打死的。”

  和尚神情略顯焦急:“那你瘋魔叔叔呢?”

  :“瘋魔叔叔悔恨難當也是自斷性命。”

  和尚聽完瞬間似乎蒼老了幾十時歲,慢慢的輕輕的道:“他們葬在了哪里。”

  :“昆侖之顛。”

  :“可立石碑?”

  :“已經立過石碑卻無墳地。”

  :“為何?”

  :“謹尊師父和瘋魔叔叔的遺愿為其火葬,用他們的骨灰種兩棵大樹。”

  和尚聽完竟然哈哈笑了起來:“多少年了,還是那么瘋,還是那么瘋。”

  申莫擔憂:“前輩。”

  煙兒:“爺爺。”

  和尚看著申莫正色的道:“莫兒你還是叫我瘋佛叔叔吧,莫兒你師父可曾對你說過修真資質之說。”

  :“說過,師父說我并無靈根。”

  瘋佛子點頭:“恩,說過就好,說過就好。莫兒答應叔叔照顧好煙兒。以后若有事可去你師父的墳地尋我。”

  煙兒帶著哭腔:“爺爺,我不要你走。”

  :“煙兒聽話,分離只是人生的一個過程,想爺爺了可以去找爺爺呀!”說完瘋佛子便飛空而去。

  煙兒望著漆黑的夜空喃喃自語:“可是我剛剛和父母分開又和爺爺分開這個過程太殘酷了。”

  申莫看著煙兒也是輕輕的道:“殘酷也是人生的一個過程過去了也就不那么殘酷了。”

  煙兒看了看申莫,申莫也看了看煙兒。此時天上開始了蒙蒙的細雨。

  第二天的太陽照常升了起來,并沒有因為昨夜風雨而遲到。麻雀的叫聲唧唧喳喳,依然漏水的屋檐滴滴答答。

  申莫悠悠醒來看著滿目的蒼涼,一尊被雨水澆灌的佛像,泥泥洼洼的地面稀松的幾根稻草,還有蜷縮在墻角睡覺的煙兒。

  :“以后不能這樣了。”他自語。

  :“煙兒,煙兒。”

  :“爺爺,讓我在睡會。”然后馬上感覺不對。

  :“啊,是你,忘記了,爺爺離開了。”

  :“煙兒,把錢拿上我們出去。”

  :“去哪里。”

  :“去找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

  :“哦。”

  在還在安靜的街道上,申莫和煙兒尋找著廉價的出租房屋直到中午才看到一個還算滿意的。

  申莫:“老板在嗎?”

  :“在在。哎。”老板聽聲音是生意上門了熱情的迎了上來,結果看到申莫和煙兒的乞丐打扮便變了樣子。

  :“哪來的小乞丐,快走快走,別耽誤了我的生意。”

  申莫和煙兒見多了這樣的嘴臉也不見怪:“老板我們是來租房的。”

  :“租房,你們租的起嗎?”

  :“不知道多少錢一個月。”

  老板不禁又細細打量下申莫和煙兒,然后把頭一抬伸出五個手指:“五兩一個月水費餐費另算。”

  :“那好我們先租一個月。”

  老板暗道:莫非我看走眼了。一反常態:“客官我們這最少租三個月的。”

  :“那好就租三個月的。”

  老板:看來是真看走眼了。

  昏暗的燈光下,申莫手拿玉佩的影子,隨著蠟燭的火苗搖曳。煙兒看著申莫不明白他為什么要把所有的錢租下這個房,一個玉佩竟然足足看了一下午。

  申莫:“煙兒,我出去下,你先睡吧。”

  :“哦。”煙兒的不明白最終也沒問出口。

  “答答答”柜臺上老板撥弄著油光發亮的算盤珠,神情專注。

  申莫走上前去:“老板,你看這玉佩質地如何。”

  老板停下撥弄算盤的手接過玉佩細細的看了起來。片刻抬起頭看了看申莫:“是塊好玉。”

  :“可以抵多少銀兩?”

  :“十兩。”

  :“那好請老板立個字據,三個月后我會二十兩把它贖回來。”

  夜風涼,半月當空。申莫努力的回憶著關于自己的童年記憶,可是怎么也想不起來與玉佩有關的線索。他是一個被遺棄的殘疾的孤兒,是師父發現了他,在冰天雪地里他幾乎一命嗚呼。師父慈悲救下了他并不惜一切代價得到了生生再造丸醫治好了他的殘疾。在他三歲時師父把玉佩交給了他。

  :“申兒,這是為師發現你時,你帶在身上的玉佩,從此以后你要一個人生活了,為師不會在照顧你了。”

  :“師父,申兒哪里做錯了,求師父責罰,莫不要不管申兒了。”

  :“申兒師父不能照顧你一輩子,你太依賴師父了,這樣是不好的,記住師父教你念的咒,畫的幅,可保你衣食無憂。每三年你可上山一次。”

  瘋道子足足趕了申莫九次都未成功,直到瘋道子仙逝:“申兒下山去吧,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去經歷一次生活經歷一次人生百態,你身無靈根被師父強行提到筑基已是極限,為師推算你的機緣在山下,快點去,快點去。。”

  申莫不知不覺已經淚流滿面,不是為自己,是為師父。

字體: 字號:
負仙機目錄
共3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