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7:5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星空殘月
  4. 第一章 金龍現,天地崩

第一章 金龍現,天地崩

更新于:2018-03-17 11:07:42 字數:3205

  第一章金龍現,天地崩

  夏日烈陽高照,地上的一些花草都有似枯萎一般干裂,但在這廣闊的草原之上有著一支隊伍,他們正站在這烈日之下看向遠方,那眼神炯炯有神似這太陽一般的烈火,烈火之中還冉有一絲強烈的戰意與不屈。

  他們身上穿著紅色鎧甲,好似血液一般。

  在他們身后帳篷之中矗立一支大旗,雖說沒有風,但依然能飛舞空中,那旗幟是血紅,中間盤繞一條金色的龍,在它的背后有一個古韻字樣的“許”在太陽的照耀下發出絲絲光亮,讓人膽寒。

  這支隊伍只有五千人,但這五千人卻讓離他們二十里地的同樣一支隊伍膽顫心驚。

  這支隊伍大約兩萬人,他們一身藍色鎧甲,他們同樣站立目光看向遠方,如果有人在草原北部以及南部看去,能看到這是以西至東有兩支隊伍相隔二十里地遙遙相望。

  只不過這東邊身著藍色鎧甲的隊伍,他們的眼神有著畏懼,有著膽怯,但并沒有慌張,而且還有濃烈的戰意。

  在他們的身后有一支藍色的旗幟,中間是兩只像域古時代的牛角,背后有一個古韻字樣的“靈”字,金光閃閃。

  在旗幟旁邊的一個若大帳篷內部,共有七個人,其中一個人是個少年十四五歲的樣子,面容俊秀,但他卻坐在最高的位置,他下方左右兩邊各坐三人,這六人,青年,中年,老年各占一半。

  為首的一個老者,身上并沒有著穿鎧甲,而是一席淡藍的長袍,他看著他對面那個身穿鎧甲的老者,微微一笑,然后看向上方的那個青年緩緩說道:“少主,這件事并不怪王將軍,要怪就怪那許家狡詐,誰知道他竟然將‘金龍’軍給帶來了。”

  “金龍現,天地崩”金龍是戰國許家家族的標志,金龍軍更是由許家家族歷代族長掌管,聽聞金龍軍神秘之極,所到之處無生還,所以別人還送了這支隊伍一個“殺神”的稱號,這支隊伍并不是保護許家,而是戰國皇家!

  這還是自從在許家有了這金龍軍傳承以來,是歷代許家祖先規定的制度,無人可以列外。

  那老者說完之后,所有人的臉色都是陰沉,良久少年看向老者,然后從案桌走下,低頭抱拳彎腰說道:“請長老助我。”

  老者扶起少年說道:“霍兒,這次我來就是為此目的。”說完老者看都沒看他身邊幾個人,看著帳篷外的一個地方,似乎能將那里看穿,他緩緩說道:“靈國是七星大陸最大的國家,東為首,整個東部都屬于我們靈國的,靈國的地位是無人能撼動的,我們靈家即皇家,也是古老的古武家族,這次的七星大陸四方中心那塊交易區依舊會屬于我們的,如果讓他們三方六個國家任何一個國家占有,對于百年掌管那交易區對于我們東部靈國都是一個最大的打擊,所以這次族長,命我前來助你,只是沒想到,那許裂空竟然玩了一個釜底抽薪,將那支原本兩萬隊伍換成了‘金龍’軍!”

  他的話語說完,整個人都一變,一股強大的氣息從他身體爆發,在他身邊的所有人立即額頭汗珠滲出,那靈霍更是整個臉都在扭曲,那痛苦是發自內心,那么的自然,一個清淡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閉眼,凝神,我傳你功法。”

  在西部一帳篷內部,一個閉目打坐的中年突然雙眼一睜,他身邊幾個身穿火紅鎧甲的將軍也都是一愣,其中一個滿臉大胡子的大漢說道:“大帥,他們軍中來了高手!”

  “嗯,應該是他們靈家的某位長老,否則這氣息不會這樣的雄厚。”中年人緩緩站起身子,走出帳外,其他幾位將軍也立即跟了出去,都看向遠方那二十里的地方。此人正是許裂空,戰國軍馬大元帥掌握全國三分之二的兵力,位高權重。在朝中以及國內的名望極重。

  他后面走出一個人說道:“大帥,眼下怎么辦?”

  許裂空眼神看著遠方瞬間閃過一絲睿智:“我們玩了釜底抽薪,將普通兵力換成金龍軍,對于他們來說是無法勝算的,此時靈家要是派他們的禁衛軍,是來不及了,此時他們的禁衛軍正在那交易區保護他們的皇帝呢。”他說著目光又偏向一絲看向那塊區域。

  在七星大陸,有七個國家,這七個國家分布不同,以靈國為首,占有七星大陸的東部,兵力強悍,人口眾多,有億萬人口,其他六個國家共同劃之三個方位,每個方位共存兩個國家,人口是靈國的一半,兵力也如此。

  但這七個國家從有了文明,有了文化開始,互相不干擾,但卻有一個傳統,是老祖宗留下來的,就是每百年戰爭一次,這戰爭絕對不許波及到每個國家的平民百姓,否則會受到七個國家老祖宗的詛咒,那個國家會滅絕。

  戰爭的原因是四方位中間有一塊區域,那快區域從老祖宗開始就是無人管轄之地,但那里卻盛產各種產物,能帶來強大的經濟,七個國家老祖宗據說都在爭論那塊地方,可是到最后爭論了好幾千年都是沒有結果,所以最后干脆定了這么一個規矩,每百年七個國家共同戰爭一次,誰最終獲得勝利,可享受那地方的擁有權百年,百年時間一過,就要再次進行戰爭,如果有人不遵守這個規定,其他六個國家共同發討伐,而且還要受到那六個國家的老祖宗生前的詛咒。

  隨著時間的變遷,后來誰都知道這戰爭帶來的好處,不單單是經濟而且還有軍事力度,只有通過不斷的殺戮才能提升軍人的武力。

  許裂空收回目光說道:“那氣息已經不在了,我想應該是靈家長老將靈霍的武力提升了,從那氣息可以感受出來,起碼是武靈巔峰階段。”

  “什么?武靈巔峰階段?!”其中一個人立即喊了出來,眼里露出不可思議。

  許裂空苦笑的點點頭:“那長老是他們靈家的武皇,只有武皇才有這個實力這樣做。再者有規定參加戰爭所有軍中之人不得超過武靈階段。要知道武靈是都么的稀少,更加別說是武皇了。如果沒有這樣的制度,那完全是亂套了,就因為這點我很佩服老祖宗他們頂下的制度,因為任何一個國家只要出現了武皇可以說以一人之力能敵千軍萬馬。不過還好在,這樣的武道之人太少了,那可是武道指巔峰啊……”

  他說著長嘆一聲,一臉的向往。要知道在這個七星大陸追求武道的境界是每個人的夢想。

  他看著周圍的將軍愁眉苦臉,隨后說道:“不過也別擔心,那提升功法只能保持一定的時間,時間過了,那靈霍的武道自然恢復過來,如果不恢復那還了得?”

  “我聽說靈家還有一位先祖是武皇之上的人……”這說話的是那個大胡子。

  許裂空搖搖頭:“不知道,那些我們就別想了,要知道你們都是武師巔峰!隨時都有可能突破武靈!我釜底抽薪的目的你們真的以為我是為了勝利這場戰爭?!錯了,那靈家千年了,每百年戰爭都是第一,這次只剩下我們兩國,你以為我們真的能勝利?”

  “那大帥您帶我們來做什么?”

  “雖然說軍心不可霍亂,可是你們不一樣!你們的忠誠是那些普通士兵的百倍,你們的武道勝過他們百倍,帶你們來這里就是讓你們在戰場通過廝殺突破!”許裂空說完之后一絲光芒閃過。

  幾個人倒吸一口涼氣,他們更本沒有想到自己心目中的大帥竟然帶他們來這里就是為了突破而不是為了贏得這場戰爭。

  “我能感覺到靈霍的殺戮之心,你們快下去準備吧,他們要過來了。”許裂空閉著眼睛在感受周圍的能量波動。

  那幾個將軍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都是很堅定的告退,在他們走后從另外一個帳篷里面走出一個女子,手里抱著一個孩子,她的容貌是那么的動人,就像大自然里面洗塵過一般。

  許裂空看到此女之后笑了起來:“敏兒,你怎么出來了,你剛生下孩子滿月,怎么出來了。”

  “夫君,剛才你們的談話我都聽見了,你能告訴我,這是你的意思,還是皇上的意思?”她說著用臉貼在懷里的嬰兒臉上。

  “我的意思。”

  四個字讓那敏兒聽后一震,隨后恢復了過來,她輕聲說道:“敏兒明白了,夫君無論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許裂空笑了笑,那笑是那么的苦澀,許家世世代代為了戰國死亡多少豪杰與武道天才?可是到頭來換來的是什么?是弒王之心的懷疑,是想奪取戰國皇家的禍根……

  他看著那嬰兒,用手在他臉上輕輕一劃說道:“寒兒,快些長大。”隨后他抱著身邊的妻子說道:“雖然我是族長,可是許家現在危機四伏,我把你帶到這里,你會不會怪我?讓你跟著我受苦。”

  “夫君你說什么呢?敏兒怎么會怪你。至于家族敏兒是一個女子,理應是不能說什么,可是敏兒還是想提醒夫君,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空天空。”

  許裂空聽后看著敏兒,然后兩人相似一笑。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