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20:09:37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穿越到滇國
  4. 第二章 船

第二章 船

更新于:2018-03-17 13:23:06 字數:2402

字體: 字號:
  第二章:船

  伴隨著劇烈的疼痛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處于湖邊的水草中,抬頭望去,萬里無云,太陽在山頂露出半邊,從溫度感覺應該是早上,湖中的霧已經散了,湖面在微風吹拂下泛起漣漪,感覺湖水漂亮了很多,清澈見底,湖邊水草叢生。

  一時回過神來,想掙扎著站起來,稍一起身感覺左邊小腿劇烈疼痛,慢慢拉了一下褲子,青色的皮膚顯示出被什么撞擊后的顏色,淤青一大塊。總覺得臉上黏糊糊的難受,深呼吸一下踉蹌著起來走到水邊,摸了兩把臉,疼痛難耐,低頭看了下水中的倒影,嚇了一跳,自己臉上血痕累累,原來黏糊糊的都是血啊,摸摸傷痕,還好,應該只是皮外傷,估計是跌落水中時湖邊的樹梢雜草所致,哎,也管不得那么多了,褲子也被刮爛了,湊合著先從這鬼地方出去再說吧,這想著要出去了環視四周開始找路,但是四周群草環繞,哪里有路的痕跡,想找下自己從哪里掉下來的都找不到,印象中滇池周圍都有公路啊,可是這會哪里有什么車的聲音,出了偶爾幾聲蟲鳥之聲其他聲音一點都沒有,想起自己隨身衣物,周圍看不到單車的蹤跡,頭盔倒是在自己躺著右邊不多遠處,摸了下自己褲兜,人民幣還在,看著毛爺爺一陣欣慰,手機掏出一看,得,進水了,開機不了了,銀行卡身份證還在,重新裝進褲兜,看了下四周,覺得再躺一會,看腿部的疼痛能否減輕,從旁找了半截樹枝,將周圍的花草撥倒鋪成一層,躺在上面,清香四溢,閉眼靜靜的躺著,自覺已經睡了不少時間,但一躺下還是有入睡的意思。

  過了不一會,聽到有嬉笑聲傳來,連忙起身尋找聲音的來源,看到湖面上一艘小船遠遠的行駛,因為逆光而且剛剛睡覺起來,眼睛模糊,看不清到底是什么船,看起來很慢的樣子,想來估計是旅游公司的游船吧,哎,我還以為旁邊來人了,作為一個內向的人,雖然行動不便但是旅游船我還是沒有想要乘坐的愿望,旅游公司如同磚家,只知道坑人,站在湖邊看了一會,突然聽到船上的人喊了幾聲,也辨不出是哪邊的方言,反正就是聽不懂,但是那船好像拐了個彎,朝我這邊駛來,心想這旅游船過來我也不坐,才懶得給旅游公司燒錢呢,上船就是200多毛爺爺,而且那個服務質量真是差勁,想去年去麗江的拉市海,五百塊錢就坐在馬上被人牽著走了一公里路和號稱拉市海國家濕地公園小處游,船劃出去一里路的樣子就被送回原處了,紅果果的欺騙啊,黑心的旅游公司。

  “@#¥@¥%……&!”穿上出來個人喊道

  “怎么了,我不坐船”我回道,看了下船頭那兩人穿著少數民族的衣服,哪個民族我還真分辨不出來,畢竟云南的少數民族數量在全國都是第一的,旅游公司為了招攬生意總是搞些服飾,樂器之類的,見的多了也沒覺得什么特別,這兩人身材不高,但明顯很壯實,帽子底下黝黑的臉,不過眼神像是遇到什么新奇的事物一下,問過那句聽不懂的話之后一個鉆進船艙上的屋內,另一個仍舊看著我。

  “@!!¥%@……!&!”他繼續喊道。

  “我聽得見,但聽不懂你說什么,不過我不坐船,過一會就回去了”。

  “¥%!¥%!%……!”

  心想這人怎么這樣呢,聽不懂啊,你喊什么什么喊,算了,要禮貌,“不坐啊,我在這呆一會就回去了”。

  那人轉身剛準備也鉆進船艙,正好從里面走出來兩個人,那會近艙的那個男的跟著另一個男的身后出來,帽子也像少數民族的,但是上身穿著像在博物館見的秦朝的款式,他對那兩個黑色員工說了一句什么,然后傳繼續朝我這邊靠近過來,估計是邊上水深不夠,船無法抵岸,大概三五米的樣子,那兩人卷起褲腿,脫掉鞋子(請讓我叫那是鞋子,有點像紅軍過草地穿的草鞋),下水吵我這邊走來。

  完了,他們不是要強行拉客人上船吧,話說前兩天還報道出北京導游拿刀威逼游客購物的事呢,但是這會腿腳不利索,想跑也跑不動啊,算了,聽天由命吧,反正身上的毛爺爺總共還沒兩百塊,想要就給你吧。

  見他們徑直朝我走來,走到跟前朝我用很不標準的話說道:“上船,請”。啊,這句我聽懂了,但是我怎么會隨便上呢,如果上去就要我幾百塊的我怎么辦啊,好漢不吃眼前虧,找借口,對,“我被劃傷了,不方便上船,嗯,而且我暈船”,我抬腿拉了下褲子,指著我淤青的小腿說道,他們一個給另一個說了句什么兩人上來就一人一邊撐起我往水里走去,不對,往船上走去,光天化日之下旅游公司的人竟然敢這么強行拉客,“哎,干什么啊,你們要干嘛”我開始亂嚷,他們到快,三下五除二將我放在船上,對船上那我秦朝服飾的人作揖然后說了句話,現在看清楚了,那人身著黑色服飾,確實和博物館的那套秦朝服飾有點相像,上面花紋繡著豹子,大概也就20歲的樣子那人朝我看一下,面無表情,說道“你一起來的和誰,怎么這里來的到”,還好,會說漢語,雖然不是很流利,暫且叫這人黑頭吧,誰叫他底下那兩個員工皮膚那么黑呢。

  我答道:“周末和朋友出來騎車,不小心從公路上沖了出去,醒來就到這里了,哎,你們是哪個旅游公司的,哦,我也沒錢給你們的,身上也就一百塊錢的樣子,多了也沒有,你們還是找個地方把我放下去吧”。

  他們三人面面相覷,黑頭說道,“什么事旅游公司,周末是你的朋友吧”

  我:“……”,裝傻是吧。

  “你受傷的?”

  “哦,擦破了皮,沒什么”

  他進屋拿了個小瓶子出來,“你坐在船上吧,給我涂點藥”。然后將那個瓶子給了他旁邊的黑人甲,黑人乙去掌舵,船開了。

  “云南白藥嗎這是,這包裝好啊,謝謝啊”。

  “云南白藥是什么?哦,這個我們滇國的名藥,涂上好得快”黑頭說道,黑人甲蹲下來準備涂藥,我圈起來褲腿。

  “滇國……我聽錯了吧,算了,應該不會害我的,作為沒錢沒長相的**絲,不值得別人害我”,我自言自語道。

  那藥涂上這舒服,很清涼,疼痛明顯也減輕了很多,對他們示意謝意。黑頭進艙出來時手里拿著件披風一樣的床單給我,“你的爛了.......衣服,這個給你”。

  我再次笑著示以謝意。

  黑頭說道:“休息一會吧,過兩個時辰就到碼頭了”。

  擦,還時辰,兩個小時吧,算了,反正舒服的,再睡一會。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