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38:5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乾坤戰
  4. 第三章 花海之矛

第三章 花海之矛

更新于:2018-03-16 14:38:45 字數:2644

字體: 字號:
  千年前,花海國和延靈國本為一國:花海國。而這國名據說取自于中央的大草原,花海祖先起源于這個大草原,因為草原上多一種名為薰衣草的花,芳香異常,因此祖先們稱其為花海大草原,而族民則為花海族,后來花海祖先向四方遷移,建立一個大國家,索性也叫做了花海國。千年前,花海國內亂,南部的大族延靈族統一南部,建立了延靈國。而北部的貴族則經過兼并,最終由幾家大族聯合建立了花海國。兩國便以這花海大草原為界。因花海國人口土地遠在延靈國之上,曾發動了數次南侵戰爭,妄想一統花海,卻都每次都功虧一簣。

  此次花海趁延靈內困,聯合周邊大關帝國,落霞國一起發動戰爭。花海先頭部隊有禁軍60萬,外加地方衛隊,號稱百萬。而延靈這邊,北海郡地形狹長,卻又高山林立。中間一道青砂關直抵大草原,下邊北海府連駐六道關塞,形成了對花海國的第一道屏障。而這里也是延靈國的重兵布防區,青砂關大約駐有精銳邊軍8萬,而北海府六寨大約七萬,整個北海郡有15萬精銳邊軍。

  “將軍,據來自花海國的鷹眼來報。花海國的前部應該三天前就到了青砂關,可是至今沒有攻關的消息。”一旁的龍浩道。

  延靈木點點頭,道:“以我們現在的速度,明天就到北海府,而北海府離青砂關只有半天的路程。按理說花海應該趁我們到之前破關,龍浩,你可知這次花海國領兵大將是誰?”

  “據鷹眼報,領兵大將應該是陽氏家族的長子陽風。這個陽風曾在與星月國的戰爭中連下弎省24城,被稱為花海之矛。“龍浩道。

  “這個陽風,當年在星月倒是聽過,按他的用兵,應該已經殺入青砂關了啊。”延靈木疑惑道。

  “東部的韋德可有消息?”延靈木道。

  “據鷹眼報,韋德不到十萬軍隊只用了不到半天就鑿穿了鎮東郡各府,按他的速度,估計不用三天就能殺到隸屬大都的安定郡城下。”龍浩道。

  “不愧是大陸第一飛將啊。安定郡駐有十萬禁軍,應該夠抵擋一陣了。”延靈木道。“我們加速行軍,明早一定要穿越北海府,到達青紗關下。”

  青砂關城高墻厚,矗立于峽谷之中,東西皆是千刃高山,山頂常年積雪,除非攻破青砂關,否則花海國軍隊無法南下。千年來青砂關經過數次修葺,更是固若金湯,這也是花海國數次南下受挫的原因。

  青砂關上,副統領葉天遙望著遠處的營寨。一邊自語道:“已經三天了,不知陽風這家伙搗什么鬼?來人,選五千精兵今晚隨我偷襲他一番。”

  只見五千輕騎從關內一字殺出,直奔花海軍營帳。離花海營帳還有數里,只聽見一陣長號鳴起。忽然從背后殺出大批人馬,截住了葉天退路。而前方營帳也打開大門,大批人馬沖了出來。葉天大驚,急忙回馬撤兵,奈何敵眾我寡,被對方圍在了正中。

  “兄弟們,往回沖,往回沖啊!”葉天大叫,帶領部隊一次次沖鋒,卻又一次次被擋了回來。而花海軍隊卻也不進攻,只是就靜靜的圍著葉天部。

  殺了半夜,葉天部精疲力竭,只好就地防御,花海軍隊仍不進攻。

  第二天大早,青紗帳總統領葉劍,望著遠處被圍的軍隊,長嘆一聲:“我兒,你怎么如此沖動啊!”葉劍年老得子,就這么一個兒子,望著被圍堵水桶般的兒子,心中陣陣揪痛,但他心中明白,若派兵出救,定然也會中了敵人埋伏。

  這時,卻聽得城內一陣大亂,一隊人馬走上城來,葉劍剛要喝問,卻發現來人別著延靈皇族肩章。周圍士兵將領早已紛紛跪倒。

  “葉叔叔,不認識我了。”延靈木穿著一身戎裝,今早星丹為他打扮了整整一個小時,現在愈發顯得威武挺拔,舉手投足間的那種自信更是顯得他無比高大。站在眾人面前,竟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勢。

  葉劍這才發現來人原來是二皇子延靈木,近八年來,延靈木每年都要到各大邊關巡視一番,只是以前他都是便裝,給人的感覺更多的是平易近人,而這次的威壓竟然如此氣勢凌人。

  “屬下參見二皇子。”葉天大喊,關上所有士兵也隨之高喊。延靈木點點頭,心道丹兒這個鬼丫頭這不錯,這么簡單便立下了軍威。

  照例交接了個大文書,延靈木取代葉劍成為總指揮使。這時卻聽關外殺聲震天。延靈木只見遠處一支己方部隊被圍成鐵桶狀,而對方只是喊殺,卻不進攻,分明是做給關上的將士看,敲山以震虎。

  葉劍趕緊解釋,延靈木一陣猶豫,這個葉天他倒是知道,算是延靈國年輕一代的猛將。可是若是出兵相救,對方分明是設下了圈套,但不救的話,豈不又讓關上的將士心寒。

  天人斗爭一番后,延靈木決定立即出兵,一方面為了鞏固他剛樹立的軍威。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收買葉劍父子,自己剛來青砂關,以后還得依仗他們父子。

  “葉將軍,你負責守關,我帶領禁軍正好去練練兵。”延靈木道。

  “皇子,犬兒一時沖動,大軍犯不著為他冒險!”葉劍一臉正氣,但延靈木還是看出了他眼中的那一絲痛苦,那個父親希望自己的兒子死在自己面前?

  “葉老將軍,我延靈木治軍的宗旨是不放棄任何一個士兵,哪怕他已經身處死地。”延靈木說完環視了一圈周邊的將領,“我出去救葉天,并不是因為他是你的兒子,而是因為他是我的部下。”

  “皇子……”葉劍突然覺得一陣哽咽,從軍三十年,他自認已經心如磐石,若是別人的兒子陷入重圍,他會心安理得的去救。但是當他自己的兒子被圍,卻要別人去救時,他只覺得自己欠了對方很多。

  延靈木點齊十萬兵馬,分為四部,前三部個兩萬人,呈三角形往前拖進,而延靈木率四萬人遠隔數里壓陣,以防對方抄截后路。

  不出意料,果然當呈三角形的六萬大軍過后,對方數萬大軍抄截出來。不過并不是沖著那六萬禁軍去,卻是向著延靈木的四萬人而來。敵勢洶涌卻是越來越多。葉劍從關上看去,只見關下已經形成了三個包圍圈,葉天是第一個,六萬禁軍是一個,而延靈木的四萬禁軍又是一個。近二十萬華海軍滲著綠甲將身著紅甲的十萬延靈軍圍成數截,從關上望去,煞是壯觀。

  而七八里外的山谷叢林中,透過青蔥郁翠的樹木,只見無數的綠甲士兵整裝待發,手中長矛,短劍早已擦得光亮。

  其中幾個綠甲將軍正站在相對的一塊高地上遠遠的罩望著,從那個方向望去,正好是整個青砂關,而他們的目光不約而同的看著兩個人,一個是青砂關總統領葉劍,另一個則是延靈禁軍統領段延虎。

  “陽帥,我看這二十萬軍隊想吃掉他們不容易,要不讓我帶幾萬人出去吧,保證天黑前吃掉他們,活捉延靈木回來。”一個彪壯青年將領道。

  這里正是花海國禁軍的指揮中心,被叫做陽帥的正是花海之矛陽風,陽風中等身高,相貌也較樸實,只是皮膚白皙,雖然身上透著一股威嚴之勢,但是實在不能將他與那個號稱手下虎將如云,攻城略地如翻云覆手般容易的花海之矛聯系到一起。

  “再等等。”陽風道,剛才那名虎將聽了這句話,馬上像霜打了的茄子般悶悶的蹲到了一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