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48:1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秘界傳奇
  4. 第二章 初臨異世

第二章 初臨異世

更新于:2018-03-18 07:02:18 字數:6853

  第二章初臨異世

  在百家鎮犀麟街趙氏家族的大莊園門前一群人正在焦急的等待著什么,有的人不時的伸頭張望著,有的人來回的走動著偶爾停下來向著一個方向張望著,右手手背不停的拍打在左手的手心上,以此來緩解自己焦急的心情。

  莊園里面不時的有人急忙的跑動著,在一處院落的屋子外的走廊,一群人焦急的等待著什么,不時的催問著,一個看上去年齡二十多點的女人在不停的痛哭著說道:“老爺你再派人去催催,怎么還沒來,再不來天兒怕是要撐不下去了,天兒要是出了事我可怎么活的下去,嗚嗚嗚。”女人哭泣著眼淚不停的流下來,手里的手絹早已被淚水浸透了。

  趙老爺也是滿臉著急驚慌,雖說現在下的小雨,可趙老爺卻是滿身大汗,只是沒有哭聽到女人的話,說道:“大劉你快去門口看看王大師他們來了沒有。”

  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聞言說道:“是老爺我馬上去。”說罷轉身向院門跑去,。

  在屋子里面的一張大床上一個大約十多歲的孩子滿身通紅滾燙的昏躺在床上,身上不時有熱氣冒出,孩子滿臉通紅每呼吸一下都有熱氣冒出,嘴里不時的痛哼著,滿臉表情變化多端,像是在忍受巨大的痛苦,又像在極力的抗爭著什么,只是孩子的懷里奇怪的抱著一塊青綠色的長方形石頭,石頭長約一米寬度大約有二十厘米厚度也有十厘米,孩子用雙手交叉的緊緊的抱在懷里,像是怕別人會把石頭拿走,腦袋緊挨在石頭上。

  在床邊兩個身穿青色薄長衫的老人守在那里,其中一個臉上有一小塊紅斑臉色有些蒼白的老人手里拿著幾塊水藍色的小牌牌,只要孩子的身體冒出熱氣老人就把一塊牌子打在孩子的身體上,每打下去一塊牌子孩子身上的溫度就會降下很多,孩子的**也會輕了很多,只是老人的臉色會變的更加蒼白一些。

  另一個老人看到紅斑老人臉色蒼白的厲害擔心的說道:“大哥你不能再用錄了下去休息一下吧我來給天兒用錄護身”。

  紅斑老人滿臉疲憊之色點點頭說道:“好吧,那就玉龍你守著天兒怎么用錄你明白,一有其他情況馬上喊我,千萬不要自己做主。”

  知道了大哥我會小心的一有情況不對,我馬上喊你。”

  紅斑老人聽了后點點頭向屋外走去,老人疲勞的厲害走路都有些不穩,外邊的人看到老人出來一下圍了過去。

  趙老爺急忙問到大伯怎么樣看出什么了嗎,天兒還有救嗎?”

  老人喘了口氣說道:“天兒的病癥太過奇怪,渾身滾燙如火,我和玉龍只能暫時用冰錄給天兒降溫,暫時沒什么問題,時間再長下去就不好說了,怎么王大師他們還沒來嗎?”

  趙老爺搖搖頭說道:“還沒有不過應該快了”。

  老人發話道:“你們守在這里我去回復一下神魂有情況馬上叫我,另外多準備冰錄或者其他可以降體溫的錄牌備用,一定要堅持到王大師他們來”。說罷向著旁邊一件小屋里走去。趙老爺點頭稱是向著其他人交代下去。

  趙華像是做了一個長夢,夢里自己在一遍遍的回放自己的過去,從出生到自己過三十歲的生日喝醉酒醉的人事不知,每一件事都回放了出來,開始時還不是很清楚可是隨著一遍遍的回放趙華越來越清楚自己從小到大的過往,到最后還沒回放到的地方,趙華已經知道后面會是什么了,就這樣一遍遍的回放著趙華覺得自己過了很久很久的歲月,可是又覺的只是過了很短的時間。

  后來偶爾會有另外一個人的少許往事也會出現在他的夢里,只是時間很短,也很錯亂,可是再到后來另一個人的往事越來越清晰的出現在自己的夢里,從出生到十二歲在白天看到有很大的鳥在爭斗,從倆只大鳥爭斗的地方掉下來一個火紅色的鴨蛋大的果子,果子掉在了屋外防火用水的水缸里,被孩子撿了去在晚上的時候悄悄的吃掉,所有的事情趙華全部清晰的記住了。

  只是在有另一個人的往事出現時,趙華感覺到渾身熱的如進入火海一樣,開始時只是一小會,可隨著那個人的往事越來越清晰,渾身燙熱的感覺也越來越長,到最后燙熱的感覺就沒停過,只是當身體燙熱到一定程度時身體會突然出現一股清涼的感覺,讓自己身體不再那么燙熱,趙華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清楚的知道自己身體每次出現清涼的感覺的時間在延長的,開始時大概一分鐘就會出現一次,后來是幾分鐘出現一次,再到十分多鐘出現一次,隨著出現清涼感覺時間的延長,身體的燙熱感在減短著。在昏睡中趙華感覺到自己懷里抱著一個東西,腦袋貼在東西上會讓自己的頭感到非常的舒服,腦袋燙熱溫度也比身體上溫度低很多。隨著身體燙熱感的減短,趙華的夢里不再有自己和另一個人的往事出現,雖然不再出現這些往事,可兩個人的往事全部深刻的印在腦海里沒有一絲的忘記。

  趙華不知道為什么會有另一個人的往事出現在自己的夢里,卻知道這個夢里的人不是地球人,而是一個名叫秘界的地方的人,這里的人的語言和文字和中國話差不多,只是文字和舊社會的字更加相似的多一些,這個人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名字叫趙天華,只比自己的名字多了一個天字。趙華很想醒來看看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可是任憑自己怎么努力也醒不來,甚至連說句話都做不到。

  趙華感覺自己很累,兩個人的記憶往事反復出現在自己的夢境里讓自己仿佛好久沒有得到休息,趙華感到腦子里極度的混亂讓自己的精神狀態十分疲憊和頭疼,腦子里兩個人的往事記憶變的越來越狂暴混亂的厲害,那種感覺趙華感到頭疼頭疼欲裂痛的無法呼吸一樣,只有腦袋挨著的東西發出的奇怪能量讓他感覺舒服一點,趙華頭越來越痛,終于趙華再也忍受不了昏了過去。在趙華昏過去后,那塊緊挨著趙華頭的東西不斷的發出能量,慢慢恢復調理著趙華的記憶,可是這些趙華已經感覺不到了。

  守在孩子身邊的老人感覺到孩子的燙熱時間的減少不知是好是壞,突然發現孩子的神魂波動的極度厲害,可以看到孩子滿臉痛苦的表情,轉眼間孩子就徹底的昏了過去。

  老人急忙叫道:“外面的人快把大哥叫來”。

  還沒等人叫,紅斑老人已經急忙從屋里跑出來竄進了孩子所在的小屋嘴里問道:“玉龍孩子怎么了?”

  大哥天兒的燙熱感本來減少了,神魂也平息了不少,可是突然就神魂波動劇烈起來,天兒直接就徹底昏迷了,你快看看是怎么回事。

  紅斑老人站著孩子的身邊急忙用手劃出奇怪的動作,隨著動作從老人的手上射出幾枚指甲大小的發光小牌進入了孩子的身體,過了一小會紅斑老人長出一口氣說道:“很好天兒的身體和神魂都在恢復,只是神魂現在混亂的厲害不過正在慢慢的恢復,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剛才的波動可能是天兒體內那導致身體和神魂燙熱的能量最后的揮發,再加上天兒長時間神魂削弱的原因,所以天兒才會昏迷”。

  玉龍老人緩了一口氣問道:“大哥那天兒的神魂會不會無法恢復的原來的樣子?

  紅斑老人搖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也許恢復不了,也許會更強,這些都要看天意了”,說著話老人劃出一道道手法把一枚透明的小牌打入了孩子的額頭里,嘴里接著說道:“我給天兒用調神錄幫著天兒調理神魂,希望對他的神魂恢復發揮最好的效果,好了玉龍你出去和外面的人說一下天兒的情況,剛才你那么急的叫我,他們不知道擔心成什么樣了”。

  趙華感覺到自己又睡了好久的時間,只是這一覺他感到是生平以來最舒服的一覺,趙華感覺到自己的腦子異常的清晰思維極度的敏感,身體各個器官都感覺比以前舒服和敏感很多倍,就像他現在就知道他身邊有兩個男人守在身邊討論著一些他不太明白的話,也能感覺到外邊走廊有更多人在焦急的等待著什么,甚至趙華能感覺到他們是哭還是愁,連蚊子飛動的聲音和方向以及天上下著的小雨都能聽到感覺到”。

  趙華試著睜開眼睛,眼睛緩緩的睜開首先看到的是懷里抱著一塊青綠色的石頭,趙華試著說話:“我這是在哪啊!”

  旁邊的兩個人聽到說話聲急忙停止討論,一起出聲道:“天兒你醒了”。

  趙天向說話的兩個人看去,這一看讓自己大驚失色應為這兩個人自己認識,可是不是自己在地球認識的人,而是自己夢到的那個孩子認識的人是孩子的大爺爺和六爺爺,趙華急忙看向自己的身體,這一看更是讓自己勃然變色,自己的身體竟然是一個孩子的身體。

  兩個老人看到孩子的臉色不斷的變化很是著急,紅斑老人急忙問到:“天兒你怎么樣感覺哪里不舒服和大爺爺說。”

  趙華不知道該怎么辦嘴里茫然的回道:“大爺爺我頭疼的厲害,想再睡一會兒。”

  好天兒你趕快休息,大爺爺就守在你身邊,你那感覺不舒服就告訴爺爺”。說罷回頭說道:“玉龍你出去告訴他們天兒醒了,只是需要好好休息,讓他們不要擔心了,可以輕輕的進來看看天兒,但是不能說話”。

  知道了大哥我會和他們說清楚的。

  趙華現在腦子一片混亂震驚,外面的人說什么都沒有注意。我是還在做夢嗎?趙華亂想著悄悄用手掐了掐自己感覺到了疼。不是做夢,難道我穿越了,在夢里夢到的那個孩子的夢,那不是夢而是在穿越過程中融合對方的記憶。這怎么可能我現在該怎么辦。趙華什么也不敢做就這么躺在床上閉著眼胡思亂想著。

  屋外走廊里的人在看過了趙華都在外面向紅斑老人詢問天兒的情況,這時玉龍老人在屋子里守著,以防出現其他情況。這時突然從院外飛來兩個人人,走廊里的人看到了急忙走上去行禮說道見過王前輩,一個年約四十多歲的人隨手揮了一下示意焦急的說道:“不用多禮天華怎么樣了,出了什么事?”

  紅斑老人急忙先把天華已經醒了的事告訴了王前輩,又把事情的從發現昏迷到醒來過程都詳細的講了一遍然后說道:“情況就是這樣,至于如何引起的就要問天兒了,他醒來時說頭疼就又睡了過去,要不要把他叫醒問問”?

  王大師說道先進去看看再說。紅斑老人急忙在前引路同時吩咐其他人道:“你們都在外等著,沒我們說話不準進來。說著話已經和王大師進了屋,外面的人齊聲稱是。

  玉龍天兒現在怎么樣了,紅斑老人進屋問到。玉龍老人先向王前輩行了個禮然后說道:“前輩大哥天兒很好,一直在睡覺,神魂已經徹底穩定下來了,前輩您再給看看有沒有其他問題是我看不出的。”

  王前輩點頭向床上的趙天華看去隨手劃出動作把幾枚錄牌打入了趙天華身體和頭部幾個地方感應了一下說道:“除了身體溫度稍微高了一點,其他都很好,神魂也異常穩定還提升了很多,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也不知道,看來還是把天華叫醒問一下才清楚”。

  紅斑老人點頭上前輕輕的拍拍趙天華(以后都是趙天華,不再用趙華這個名字了)說道:“天兒醒醒。”

  趙天華早已緩和了過來,只是開始不知怎么面對,后來想到既來之則安之正常應對就可,還好融合了對方從小到大所有的記憶,現在他的記憶比這具身體原來主人的記憶還要強的多,連他自己和這具身體主人兩個人從出生到穿越融合所有事情全都記得一絲都沒有遺忘。

  這時聽到有人呼喊正好順勢睜眼醒來,假裝的用手揉了揉眼睛搖搖頭道:“大爺爺怎么了有什么事嗎?咦王前輩你什么時候來的啊”?

  王前輩說道:“我剛來不一會兒,你發生了什么事,馬上告訴我們,你不知道你家人有多急,就是我也一知道你出事了也急得自己先過來看看你發生什么事情。趙天華就把自己白天看到兩只大鳥打架,掉下一枚紅色果子被自己撿到,晚上睡覺時悄悄吃了,后來就渾身猶如火燒,再后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的事情說了一遍。

  王前輩問道:“果子什么果子有多大,什么形狀的果子,吃了后除了渾身燙熱還有其他感覺嗎?趙天華回道:“什么果子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有鴨蛋大,形狀像腦子一樣,顏色通紅有一股讓神魂異常吸引的感覺,吃進肚里除了渾身燙熱,還有就是感到神魂要爆炸了一樣。”

  王前輩聞言大驚道:“腦子形狀的果子,顏色通紅鴨蛋大,吃后渾身燙熱腦子有爆炸的感覺,天哪那是魂源果,而且還是火屬性魂源果,鴨蛋大最少也是后天四品魂源果,不可能如果是那樣以你的神魂根本就承受不了四品后天火屬性魂源果所爆發的能量,你確定是鴨蛋大不是雞蛋大或者鴿蛋大。”

  我確定,趙天華異常肯定的回答。

  王大師連連搖頭說道:“不可能,一定不可能,四品后天魂源果就是我也承受不了,別說是我這個錄導師,就是錄大師也承受不了,一定有其他原因,否則你不可能承受住了,對了。”

  王大師轉頭向兩個老人問到:“天華在昏迷過程中有什么奇怪的事或者他做過什么奇怪的事嗎?”

  兩個老人聽著王大師的話,腦子開始想嘴里也不停的念叨著:“奇怪的事,奇怪的事”。突然玉龍老人一拍額頭說道:“啊!我想到了,奇怪的事就是天兒在昏迷的過程中一直懷抱著一塊石頭,頭一直貼在石頭上,我們一開始想給他拿開,可是只要稍一分開一點天兒都會大聲尖叫和拼命往回爭奪。”

  對對對是有這么回事,我竟然沒想到,紅斑老人接著說道。

  王大師聞言問題:“石頭!什么石頭?”就是那塊石頭紅斑老人往床上天華身邊一指。王大師這才注意到這塊石頭,剛進屋時他就看到了這塊石頭可是沒怎么注意,這時他把石頭攝到手上仔細一看說道:“鎮魂石這是鎮魂石。”

  紅斑老人問道:“鎮魂石,就是煉制鎮魂器的鎮魂石。”

  王大師說道沒錯:“就是煉制鎮魂器的鎮魂石,我知道天華怎么承受過來了,就是鎮魂石的作用,鎮魂石乃三大魂石排名第一的魂石有安魂養魂鎮魂調魂的作用,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鎮守神魂防止外物中傷神魂,天華在吃了魂源果后由于本身神魂還不是太強,所以承受不住魂源果的龐大魂力,魂源果的魂力在天華的神魂無法全部接受時開始向全身各個地方散發,這就是天華為什么全身燙熱的原因,否則只會在頭部燙熱,本來以魂源果的魂源之力在天華無法全部接受時就會摧毀天華的神魂,可是偏偏天華頭部貼著鎮魂石,鎮魂石自主的守護著天華的神魂,而魂源果本來是提升神魂的靈果,可是由于其本身魂源力強大的要摧毀天華的神魂,在鎮魂石守護神魂的情況下無法一下摧毀天華的神魂才會向全身散發。

  哎!不對不對,以鎮魂石自主散發的能量還不足以抗衡后天四品魂源果的能量,就是煉制成鎮魂器也無法抗衡那么強的魂源之力,一定還有其他原因。”

  紅斑老人這時說道:“我們還給天兒用了冰錄和調神錄,不知是不是這個原因。”

  王大師搖搖頭道:“不是,冰錄和調神錄起到的作用很小根本無法和鎮魂石相比,而鎮魂石只有在煉制成鎮魂器才能發揮最強的能力,可是就是煉制成了也達不到抗衡后天四品魂源果的魂源之力,何況小小的冰錄和調神錄,再加上以你錄學生的錄力就算使用你最強錄力來使用最好的冰錄和調神錄也沒有多大的效果。,一定還有其他原因。”

  這時玉龍老人說道:“也許是天賦異稟的原因或者其他奇異之事,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王大師你也知道我們修錄之士有時會遇到一些連我們自己都不知道的怪異事情發生,有時會突然魂力大增,有時會煉制出超出本身能力級別的錄牌或者是煉制一種系的錄牌結果煉制成其他系的大威力錄牌,雖說這種事很少發生,可是不是沒有發生過。”

  王大師點頭道:“是啊否則也無法解釋這種情況的發生。”

  這時趙天華被王大師的分析能力徹底征服,因為王大師所有想到的全部想到了,原來的那個趙天華的神魂確實被摧毀了,這就是自己為什么一開始接觸的記憶是破碎的原因。

  本來以自己穿越前的神魂之力也無法承受魂源果的龐大魂力,可是在穿越過程中,自己的開始重復的回放著自己的往事記憶,每重復一次都相當于自己的神魂之力增加了一倍,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回放了多少遍,每次回放都讓神魂變強所以自己的記憶之力才會變強,最后自己記住了所有的過往沒有一絲偏差,這都是神魂變強的原因,否則自己以前看電影什么的也有看了很多遍,自己只能記住大概劇情不可能全部記住,一部電影才幾十分鐘自己都不能完全記住每一絲一毫就是因為自己的神魂不強,可現在自己三十多年的事情全部記得,就是因為自己的神魂變強的原因,如果不是這樣就算讓自己經歷自己的往事一萬次十萬次自己也不可能記得這么清楚那畢竟是三十多年的記憶。在接收了這個孩子的記憶本來是破碎的,后來在鎮魂石的調理之下才完整的被自己接收了過來。

  紅斑老人這時說道:“王大師要不要再給天兒測試一下資質啊,看看天兒神魂之力比以前是提升了多少。

  王大師說道:“一定提升了很多,至于有多高要測試之后才知道。”說著話把一塊透明小牌貼在趙天華的額頭上,剛一貼上就發出異常的光亮,緊接著啪的一聲炸的粉碎。

  趙天華疼的大叫一聲急忙用手去揉額頭,兩個老人被驚嚇到了,忙問王大師什么情況,是不是出事了。王大師被驚呆了,這時讓人一問清醒過來,哈哈哈的大笑道:“是出事了不過是好事,天兒現在的魂源之力比我都高,至于有多高要回到宗派才能測試出來,現在我無法給他測試出來,這可真是大難不死必有后福,你們趙家這下走大運了。”

  兩位老人大喜的連聲向王大師行李致謝,王大師急忙回禮道:“兩位老哥不用客氣,以后天華必成大器,說不好將來我也需要他的提拔呢。”

  兩位老人連稱不敢不敢。王大師兩手各抓兩個老人一只手說道:“沒什么不敢,以后我們同輩相交,你們有什么要求我一定盡量滿足,不要跟我客氣。”

  趙天華看到王大師一下變的這么客氣已經猜測出是因為自己的原因,雖說自己現在不強,可是自己的將來是不可預測的,但肯定的是將來自己一定會很強大,所以王大師才這么客氣,他這是在博取自己的好感為將來做的投資。

  趙天華明白了這些,見自己的兩個長輩局促不安的在那里和王大師客氣著,于是說話解圍道:“大爺爺六爺爺王前輩你們不要再客氣了我餓了,可以先吃飯嗎。三人一聽馬上回應對對對吃飯吃飯邊吃邊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