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51:55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夢鎖全人類
  4. 第二章 運送

第二章 運送

更新于:2018-03-17 11:01:29 字數:3106

字體: 字號:
  靠在沙發上,楊松充血的眼睛一直看著被打出七八個破洞的鐵門,一絲絲血腥味從身后的房間里面飄飛出來,但是他早已適應。

  李紅義一直在打電話,不時有一個電話打來,而他回答電話里面人的語氣都是十分的尊敬,顯然不是一般人。

  “是,是,是,一定完成任務!是,是的!長官!”掛掉電話,李紅義的額頭已經完全被汗水浸濕,一簇頭發死死的黏在眉毛上,但是他也沒有去擺弄,而是坐在了楊松面對的沙發上。

  “你已經坐了半個小時了,該回復精神了吧?”李紅義右手有些發抖的抽出最后一根煙,放在嘴巴邊上,旁邊一名男子立刻上前為其點燃。

  猛然深吸一口煙,李紅義道:“想必你也很想知道這一切的原因。”

  楊松的眼睛微微一動,看向了李紅義。

  “呼,就在前一個小時,這棟大樓的上方出現了一個海市蜃樓。”李紅義低聲道。

  楊松靜靜的聽著。

  “而你知道這個海市蜃樓是什么樣子的嗎?”李紅義道。

  楊松搖搖頭,道:“你直說吧,我猜應該和我有關。”

  李紅義點點頭,道:“就是你的臉,和你完全一模一樣。”說完,李紅義便是對一名男子招了招手。

  那名男子立刻上前,拿出一個手機,按了幾下,便是遞給了楊松。

  好奇的接過手機,楊松便是看見手機里面的錄像,這是在他家大樓的頂部,一團緩緩旋轉的云霧在樓頂處不斷的晃動,同時楊松還聽見一陣陣嘈雜的議論聲,自然是有很多人看見了這一幕。

  接下來,這一團云霧卻是突然淡去,之后顯現出來的東西頓時讓楊松呆愣住了,一張每天刷牙洗臉都會看見的無比熟悉的臉出現在視頻里面,看起來似乎有一點高興,眉毛一挑一挑的。

  但是這僅僅是臉,在這張臉的下面,是一個龍蝦的身體,十分的清晰,就是一條十分常見的龍蝦!

  “這?”楊松指著手機道:“這不是我吧?”

  “你繼續看吧。”李紅義淡淡道。

  楊松轉而低下頭,視頻錄制了很久,而這里面蝦身楊松臉的海市蜃樓或者說是非自然事件一直沒有怎么變化,但是在最后面的一點時間,楊松的嘴巴突然咧了起來,然后兩粒尖銳的牙齒緩緩的從嘴唇里面伸了出來,隨之流出的,還有一絲絲血液!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惡魔一般!

  到這里視頻已經完結了,楊松還是沒有看出什么奇怪的地方,誠然,就算是和自己一模一樣,這也沒有可能讓那么多人為止瘋狂吧?

  “呼,看來你沒有感覺到,你看看你上邊嘴唇內部,是不是有一個傷口。”李紅義道。

  楊松猛然瞪大了眼睛,快步走到廁所,洗了洗手便是對著鏡子用力拉扯開來自己的上邊嘴唇,一絲絲血跡在里面已經結疤!連忙用手指甲將這一小塊凝固起來的血液給扣了出來,嘴唇內部并沒有什么傷口,但是血是怎么流出來的?

  “你是不是看見了一道傷口?”李紅義道。

  楊松搖搖頭,道:“沒有,但是我流血了。”

  李紅義點點頭,道:“可能是你回復了,但是你看看我的。”說完便也不顧他手指多臟,直接掀開上嘴唇,楊松可以很明顯的看見一絲絲的白色肉淤,顯然是一道傷口。

  “這,不會是因為我吧?”楊松突然瞪大了眼睛驚訝道。

  “小張,你們都給他看一看。”李紅義轉頭吩咐其他人道。

  “是,隊長。”幾名呆在房間里面的人都是同事掀開了上邊嘴唇,楊松連忙跑過去一個個的查看。

  呆坐在沙發上,全部都有,每一個人,他們的上邊嘴唇也就是和他那一道血疤一樣的地方都是出現了一個傷痕,有的人大,有的人小,也有的人快要恢復了,但是這已經很明顯了,就是因為楊松那一個海市蜃樓。

  “怪不得外面的人都喊我是怪物……”楊松呆呆的道。

  “你在這個時間段,在干些什么事情?”李紅義道。

  楊松突然問道:“你是警察?”

  “你才知道?”李紅義卻是反問道。

  楊松道:“你們會保全我的安全吧?”

  “放心,我們一定會。”李紅義點頭道。

  怕楊松又不放心,李紅義道:“政府的直升飛機已經起飛了,不過由于離這里比較遠,所以需要一點時間,等搭上飛機,你一定不會有任何危險!”

  楊松內心突然掠過一絲害怕,若是政府準備將自己解剖研究怎么辦?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李紅義道。

  楊松猶豫了一下,道:“我應該在睡覺。”

  “睡覺……難道那個海市蜃樓就是你做的夢?你還記得你的夢嗎?”李紅義追問道。

  楊松用力的喘了幾口氣嗎,道:“百分之百不可能,我從小就沒有做過夢,每一次睡著了直接就是一片黑暗然后起床,我從來沒有做過夢。”

  “這就奇怪了,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房間內的人都是陷入了沉默。

  “噠噠噠!”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敲門聲傳了進來。

  “是我。”中氣十足的聲音,讓李紅義連忙起身去開門,門一開,便是看見一名穿著警服的男子帶著一大群防暴警察在身后堵住了楊松家的門口。

  看了眼楊松,男子道:“上面下了死命令,必須保證他的安全,同時省委書記要我問你,剛才所有人脖子的問題是為什么?”

  李紅義道:“有一個人掐住了這位小伙子的脖子。”

  “嗯,你們下樓吧,先把東西給領了,我很擔心有人會有禍害之心。”男子說完李紅義等人立刻敬了一個禮便是匆忙趕下樓去了。

  看向楊松,男子摘下警帽,道:“你叫什么?”

  楊松有些拘謹,道:“我叫楊松。”

  “我是劉海云,僨煌市的市長,發生了什么事情,你應該知道了,你有沒有什么想法?或者你知道些什么嗎?”劉海云道。

  楊松搖頭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一直在睡覺,起床了就有人來敲門了。”

  “嗯,這樣,你不用太過緊張,據我所知,在你之前被犯人掐住脖子的時候,不說全世界,所有我看見的人都是同時捂住了脖子,包括我,所以,現在,乃至日后,不會有一個人想要殺你,整個中國都會保護你,待會總理要見你,你要保持平常心。”劉海云道。

  楊松焦慮的道:“那我……會不會被抓走研究?”

  “哈哈,你放心,沒有人敢碰你,你受傷了,他們自己也會受傷,而且,誰敢研究你,我第一個不同意,呵呵,我可是有一個剛剛滿月的小孩啊!”劉海云大笑道。

  劉海云十分鎮定,但是楊松卻是能從他的眼里看出一絲的擔憂,是啊,他還有一個小孩子,若是自己受傷了,那個小孩子不也要無辜受傷?

  楊松第一次對自己產生了惶恐,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哦,對了,李紅義要我幫你買一點吃的,我幫你帶來了。”劉海云從口袋里面掏出一包壓縮餅干遞給了楊松。

  楊松之前雖然吃過一個面包,但是依然還是很餓,這下有東西吃,自然是毫不猶豫的接了過來一下就撕拉開來,然后將酥酥的壓縮餅干放入了嘴巴里面。

  “呵呵,慢點吃。”見楊松剛剛吃了一口便是噎到了,連忙去喝水,劉海云坐在了沙發上笑道。

  摸了摸肚子,楊松道:“劉叔叔,等一下我真的可以看見總理嗎?”

  “嗯,周總理為人很和善的,特別是對你這種日后祖國的花朵。”劉海云笑道。

  楊松苦笑一聲,道:“什么花朵,是禍害還差不多。”

  “額,這個就看你自己怎么想了,我不能干涉你的思維……嗯?”剛剛說著話,劉海云的手機便是響了起來,連忙接通。

  “嗯,嗯我知道了,小楊,去窗戶那里……不行,外面在下雨,司令,不如等雨下完了在上飛機?你也知道……好的,好的,我們現在就去頂樓!”說了一通話,劉海云看向楊松,道:“小伙子,等雨停了,你就可以上飛機了,先和我去頂樓吧。”

  點點頭,楊松便是和劉海云在幾十名用怪異眼光看著楊松的警察保護下走樓梯上了頂樓,由于電梯看起來很不牢固,所以劉海云不準楊松搭電梯。

  幾腳便是踢開了已經緊縮的頂樓鐵門,三名警察便是拿著防暴棍站在了一邊,讓楊松和劉海云一同走上了正在被大雨淋著的頂樓。

  “來這里!”在頂樓上已經停著一架直升飛機,一名頭發花白的中年男子揮著手大喊道。

  “快走!”劉海云推了推楊松,生怕楊松淋到雨感冒。

  跑到了直升飛機邊上,楊松便是和劉海云一同爬上了這個楊松從來沒有看見過的直升飛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