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3:3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云燈
  4. 第一章 金都賭坊

第一章 金都賭坊

更新于:2018-03-16 16:37:58 字數:2437

字體: 字號:
  當龔煦和朋友們走出酒樓的時候,天色已經有點暗了。渾身酒氣的他在眾人的攙扶下鉆進了馬車。車輪飛快地轉著,窗外閃過一棵棵高大的樹木和一棟棟古樸的房屋,馬車在龍城的大街小巷穿梭著,繞過大力神廣場后便駛入了中央大街。這是龍城最繁華的街道,這里林立著各種商鋪和娛樂場所。馬車在金都賭坊門前停了下來,此時繁華的街道上已經點起了燈火,龔煦踉踉蹌蹌的下了馬車,在朋友們的簇擁下走進了賭坊。

  龔煦一進大廳,賭坊的老板便滿臉堆笑地迎了上來,“哎喲,剛說您您就到了。”

  “說我,說我什么?”

  “今天咱們賭坊來了三個奇怪的客人,也不知他們會什么妖術,從上午一直贏到現在,眼下恐怕已經沒有人敢和他們賭了,我思索著您一定會對這三個奇怪的人感興趣的。”

  “一直贏?”龔煦一開口,一股濃濃酒氣便彌漫開來,“有意思,本少爺就去會會他們。”

  龔煦一行在老板的帶領下來到了二樓的大廳,只見位于大廳中央的賭桌周圍圍滿了人,他們看到龔煦來了,便自覺的讓開了一條道。龔煦往賭桌一瞅,桌上滿滿的堆了一大堆金幣,一個蠻族大漢正在用竹筒搖骰子,他的頭發已經被汗水打濕了,后背也濕了一片。賭桌的另一頭坐著三個身材十分矮小的人,他們的肚子又圓又鼓,四肢短而粗,肥大的脖子上頂著個小小的腦袋,小小的嘴巴、鼻子和眼睛鑲嵌在肥厚的臉上,一頭卷曲而膨松的棕色頭發更加凸顯了他們精細的五官。在龔煦看來,這三個怪客的耳朵還算是正常的,至少看上去不那么討厭。

  那大漢猛地將竹筒扣在桌上,對那三人說道:“大還是小”。

  整個大廳靜得出奇,只有那個剛搖完骰子的大漢發出略微沉重的喘息聲。

  坐在中間的怪人看起來年齡似乎要比另外兩人大,看樣子他應該是領頭的,只見他面無表情的說道:“小”。

  竹筒打開了,那大漢默然的站起來鉆出了人群,他已經輸光了。

  “還有誰要賭?”坐在兩邊的怪人站起來一邊收金幣一邊問道,賭桌周圍的人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人敢應戰。

  “我來!”龔煦大聲說道。

  龔煦在剛才那大漢坐的位置上坐了下來,跟在他身后的一個朋友馬上掏出一袋金幣放在了他的面前。

  那領頭的怪人打量著龔煦,問道:“你是蠻族人?”

  “少爺我是如假包換的蠻族人”,龔煦拿起竹筒準備搖骰子。

  領頭怪人說道:“如此瘦小的蠻族人倒是頭一次看見。”

  “你說什么!你這欠揍的小矮人,你知道他是誰嗎?”龔煦身后的一個朋友厲聲說道。

  龔煦示意他的朋友閉嘴,然后舉起竹筒在空中隨意地搖了兩下便扣在了桌上,說道:“可以開始了嗎?小東西。”

  那領頭怪人搖搖頭,說道:“你來賭博并不是為了贏錢,我不和你賭。”

  龔煦心頭閃過一絲疑惑,確實,自己每次來賭錢只是為了消遣,并不是為了贏錢,這個小矮人是怎么知道的?龔煦不愿意多想,實際上他現在討厭一切需要思考的事情,他冷冷地說道:“你質疑我是蠻族人,這是對我的第一次侮辱,你讓別人和你賭卻不讓我和你賭,這是對我的第二次侮辱。我再問一遍,賭還是不賭?”

  領頭怪人很肯定地說道:“我不和沒有贏錢欲望的人賭。”

  隨著一聲尖銳的破空聲,竹筒狠狠地砸到了領頭怪人的臉上。

  “給我狠狠地打!”

  龔煦身后的朋友們紛紛向那三個怪人撲去,三個小矮人面對強壯的蠻族人根本沒有反擊的機會,不一會兒便被打得遍體鱗傷,圍觀者們在周圍靜靜地看著,包括賭坊老板在內,誰也不敢出聲。

  龔煦丟下一袋金幣后便帶著朋友們下樓去了,留下那三個小怪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著。

  龔煦在賭坊門口跟朋友們告別,并囑咐他們明天在老地方見面,然后一起吃喝玩樂。此時龔煦的酒也醒得差不多了,他轉身鉆進了馬車。馬車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慢慢的前行,漸漸地消失在了夜幕深處。

  太陽緩緩地從地平線上東方升起,不知是哪一只早起的鳥兒唱著清脆的歌謠,聲音婉轉動聽,劃破了龍城寂靜的清晨。在龍城的中央大街上,有幾家店鋪已經開門營業了,此時街道上并沒有多少行人,整條街都沐浴在難得的清靜之中。突然,遠處響起了急促的馬蹄聲,聲音越來越近,一個蠻族士兵騎著駿馬飛奔而來,看樣子應該是個信使。行人都停下了腳步,目視著士兵從自己面前飛馳而過。

  在位于龍城中心的宮殿里,老族長正和大臣們議事。老族長已經年老體衰,曾經結實的肌肉現在都已經萎縮了,無論多么健碩的身體都經不住歲月的考驗,人總是要老的,即使是天生強壯勇猛的蠻族人也不例外。

  老族長說道:“邊關送來的情報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南方的潭星國多次搶奪我邊境物資,如今又在邊境集結軍隊,意圖侵占我蠻族領地。邊境駐軍不足,情況緊急,幾位長老對此有何看法?”

  司法長老王博說道:“潭星國乃南方一小國,國民皆矮小肥胖,我蠻族領地數倍于潭星國,蠻族人皆天生神力,由老臣看來,潭星國此舉無異于飛蛾撲火,我蠻兵一到,敵軍必將土崩瓦解。”

  民政長老徐無殤說道:“潭星國雖是小國,卻是巫法九國之一,他們的士兵都會巫術,蠻族士兵雖然驍勇,卻也不可輕敵。在軒古帝國時期,邊境安寧,后來我軒古國三個民族各自為政,邊境小國便屢屢入侵,他們之所以敢挑起戰爭,就是欺我們軍隊單一,作戰方式簡單。老臣以為,應該向火族和蘭溪族請求援助,這樣一來戰勝潭星國便易如反掌。”

  老族長卻并沒有說話,他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市政長老徐文憤然說道:“族長,民政長老也未免太膽小了吧!竟然讓我們去請求那些不務正業專門搞旁門左道的人來援助我們,真是天大的笑話,我們只需適當向邊關增派士兵,再派遣一員經驗豐富的大將領兵,定能退敵。”

  軍政長老鐘青石說道:“臣以為這是上天賜給我們蠻族立威的機會,如果連區區一個南方小國都戰勝不了,那么我們如何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臣愿意親自領兵出戰平定邊關,讓世人見識我們蠻族軍隊的實力,讓鄰國再也不敢入侵我們的領土,讓火族和蘭溪族再也不敢小看我們。”

  老族長說道:“好,我喜歡鐘長老強硬的作風,這種強硬的作風通常來自強大的實力,相信鐘長老定會一舉擊敗敵寇,為我蠻族建功立業。本族長就封你為平南大將軍,統領龍城大營的十萬蠻兵平定邊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