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31:1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衍天戰記
  4. 章一 落日山脈下的小鎮

章一 落日山脈下的小鎮

更新于:2018-03-17 13:04:45 字數:2347

  黑暗早早的降臨了小鎮,遠處灰褐色的蒿草原,隨著強悍的大陸季風,在夕陽下波浪般一起一伏。陰霾的天空預示著可能有一場暴雨,但誰都不敢說雨水一定會落下,時進八月,詭異的荒野天氣如婦人的臉色,說變就變,讓人無從預知。

  小鎮的南面,灰蒙蒙的云團時卷時舒,逶迤雄壯的落日山脈尾麓橫亙于天地之間,不時還會傳來山腰間妖獸的嘶吼。據說從來沒有生物能從這里翻過落日山脈,抵達南部的妖域,即使是飛的最高的鷹龍也不行。

  一隊獵人拖著不多的幾只獵物,疲憊但滿臉笑容的走進破敗的城門,按照規則,向衛兵繳納了十分之一的獵物后,蹣跚向街道走去。獵人們今天很滿意,獵物雖然不多,但還好沒有碰到兇猛的野獸,更沒有妖獸,所以也沒有人受傷,而且這幾只獵獲的草原棕狗,夠他們半個月的生活開銷了。

  稀稀拉拉的房屋上空,開始飄起炊煙。小鎮的生活節奏緩慢而寧靜,不時有光著屁股的孩童嬉戲打鬧著穿過并不寬敞的街道。

  何希坐在鍛造鋪的屋頂上,啃著燕麥餅,愜意的注視著小鎮的一舉一動。

  隔著一條街的酒館里仍然喧囂吵鬧,那也是全鎮最熱鬧的地方,何希卻不曾去過,老師說:小崽子太小了,不適合喝酒玩女人。

  何希是孤兒,他已經記不清是哪一年哪一月,父母被礦難奪去生命。當某一天強烈的陽光刺的他眼皮發痛時,他發現自己被老師從礦坑里挖了出來。

  老師姓方,叫方山,是落山鎮的鐵匠,用他自己的話說:“鍛造師!懶得去大城市的公會注冊而已!”

  老師常說:“救起你的地方,叫做九龍騰,九脈通幽之地,后來有一條龍脈塌陷了,就改名字為八龍騰。那可是個極有來歷的地方,從前是東土大陸上最大的礦,挖出的金屬連帝國的將軍都喜歡來購買。我當年想去采礦,碰碰運氣,沒想到卻撿到你。”老師啐口吐沫,繼續道:“真是見了鬼的運氣!”

  老師是個好人,帶著當時四歲的何希回到落山鎮,一住就是十年。老師也是個酒鬼,一到傍晚就關門停業,然后直奔酒館,最后在深夜時酩酊大醉而回,躺下后還會不停絮叨:“知道這鎮子為啥叫落山嗎,因為你老師我叫方山,方山落難在此了,懂嗎?哈哈哈哈!小子,好好學鍛造,師父將來帶你去煙波城,混個鍛造師的名號,然后娶城主的女兒當老婆······”

  何希翻個白眼撇撇嘴,拿打鐵時擦汗用的毛巾給方山擦把臉,看著他依然魁梧的身體和鬢角的白發,唏噓的嘆口氣。

  深夜的落山鎮,安靜的比自己蘇醒時的礦洞還可怕,只有遠處的野獸吼叫聲,能帶起熟睡的人們的淺淺噩夢。

  按理說,外面荒野中野獸橫行,不時還有妖獸出沒,小鎮的城墻又破敗,這里早該淪落獸口,或者被過路的盜匪團劫掠才對,但十年過去了,小鎮依然平靜。何希把功勞歸結于:鎮守大人的強悍武力!據說鎮守大人早年曾在大城市做過城防軍小頭目,身體修煉的強悍,按照帝國官方的實力等級劃分,屬于靈脈境。何希經常看到鎮守大人背著他那把據說斬殺過妖獸的厚背大刀,帶著十來個衛兵,順著小鎮的兩條街道驕傲的巡邏。何希小時候對此充滿向往,想著哪天鎮守大人可以看中他,收他為徒,可是這個愿望至今沒能實現。更加可惜的是鎮守沒有女兒什么的,不然入贅做女婿也不錯。

  何希不知道什么是靈脈境,問方山時,方山也不說,何希就調侃道:“你不是說你是很厲害的鍛造師嗎,只是沒去什么公會注冊,怎么連什么是靈脈境都不知道?”

  方山憋紅了臉,瞪著何希,“放屁,你老師我會不懂,只是你還太小,懶的告訴你,快滾,到王二爺那兒打酒去!”

  何希覺得方山是在吹牛,包括那個似乎很厲害的鍛造師稱號。他從沒見過方山打造兵器,連把匕首都沒做過,但是他做的農具結實耐用,在鎮子里口碑不錯!

  方山常說,照著何希目前的學習速度,再過個一年半載的,就可以出徒了,到時候為師教你真正的鍛造。何希不信,他沒見過真正的鍛造師什么樣,但起碼知道,稱為“師”的,絕對不會像方山這種落魄邋遢樣!

  何希從六歲開始跟隨方山揮錘打鐵,至今八年了。開始的時候,他用的是鋪里最小的錘子,也就四斤左右,方山當時以看怪物的眼神看著他半天,然后拿了十斤的錘子給他試試,然后直至十八斤,才告一段落。方山說:“有兩點很奇怪:一,你在火爐邊打鐵,不出汗,二,你力氣大!”

  何希也說不清是怎么回事,在爐火旁,他沒感覺熱,反而很舒服,錘子入手時,他覺得很親切,好像金屬在告訴他怎么用力最契合。從那時候起,方山讓他揮三十斤的鐵錘,習慣了重量后,一路上漲,直到現在,何希十四歲了,可以揮舞一百八十斤的鐵錘。每次看何希揮錘時,方山總是奇怪的看他一眼,然后嘆口氣,何希也總是白他一眼,“天賦懂嗎,羨慕吧,沒有用!”

  方山總是讓他做最基礎的打鐵的活兒,鐵礦石融煉,去除雜質,然后鍛造成基礎的鐵胚。落山鎮后面有一個小型鐵礦,產的礦石雜質很多,往往一米見方的礦石,去除雜質后,剩不下三分之一。但是這個鐵礦卻是落山鎮的主要經濟來源之一,每次有商隊經過時,鐵礦石和粗釀的“暮色萊斯”葡萄酒便是小鎮里唯一拿的出手的交易物品。

  有時候何希感覺,鐵胚再多鍛造一會兒,可以鍛造的更精煉,更致密,他問過方山,而對方總是以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罵道:“敗家子,更精煉了,也更小了,一塊鐵胚做不了一把鎬頭,你讓咱們師徒喝西北風去啊?”

  某一天何希不服氣,偷偷把一塊鐵胚燒紅,然后鍛造了二個時辰,硬生生把半米見方的鐵胚鍛壓成手掌大小,何希掂掂分量,與相同體積的鐵胚相比,重量何止增加了一倍,隨后他滿意的將作品放在貨架三層。幾天后某個鄰居來修補鐵器的時候,方山順手拿了那塊鐵胚,然后一把沒拿住,砸在了腳面上!為此方山拄拐一個月,何希也被罰了一個月的兩人份工作!至于那塊鐵胚,則被方山吊起來,懸在何希打鐵時用的鐵拈的正上方,每次看到,方山都會壞壞的笑,詛咒那根繩子早些斷掉!

  “平靜的生活是人生最奢侈的享受!”有時候方山喝多了,會發點感概。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