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29:0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無雙之縱橫天下
  4. 第三章 東翁老人

第三章 東翁老人

更新于:2018-03-16 16:30:04 字數:2245

字體: 字號:
  蠻熊怒吼一聲,率先發動了攻擊,巨大的熊掌猶如一面鐵扇,徑直向葉無雙拍過來,葉無雙心中一稟,迅速的彎下了腰,巨掌帶著風嘯聲從葉無雙的背上掠過,感覺背上陣陣發涼。

  蠻熊見一掌撲了個空,頓時雷鳴般的怒吼一聲,見蠻熊準備再次發起攻擊,葉無雙立即直起身子轉身就逃,不過沒跑兩步,葉無雙就停了下來,蠻熊的攻擊都讓他忘了赤焰虎的存在。

  此時,赤焰虎目露兇光的站在原地,好像等著葉無雙自己送上門來,而身后的蠻熊更是怒吼著向葉無雙襲來。葉無雙深吸一口涼起,心中默念:“看來只有拼了!”葉無雙再次從腰間抽出小刀,不過此時,他卻是沒有什么力氣了,先前劃的傷口一只在流著鮮血,他甚至感覺自己的意識都開始有點模糊了。

  蠻熊已經再次來到葉無雙的面前,這次,它竟然抬起兩只巨掌直接往葉無雙的身上撲去,葉無雙想動,可是怎么動也動不了,他只感覺一股疲倦感襲來,看見巨掌馬上要拍到他身上時,不禁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

  他在此時想起了很多事,他想起了從小便與他相依為命的妹妹慧兒,如果自己死了,誰來照顧她。他還幻想起從來未曾相見過的父母的模樣,想到自己將沒有機會去尋找他們,葉無雙心中便感到深深的遺憾。

  葉無雙閉著雙眼在等待著死亡,臉上神色一片平靜,可是他想象中的死亡并未如期而至,察覺到不對勁的葉無雙立即睜開了雙眼,只見那頭蠻熊竟然以一種極其怪異的方式傾斜著身子,停滯在半空之中,那雙烏黑的眼珠之中竟沒有了一絲生氣,顯然是已經死了。葉無雙張大著嘴巴看著眼前的一幕,不禁發呆起來。

  不一會兒,葉無雙像是想起了什么,立即轉過身去,朝著赤焰虎的方向望去,那赤焰虎同樣也是毫無生氣的呆滯的站立在原地,“這究竟是怎么回事?”葉無雙神色怪異的喃喃道。

  “哈哈,小子,我救了你一命,你是否也應該來拜見我一下?我可是十幾年沒見著活人了!”一道蒼老而又渾厚有勁的聲音從突然山頂傳來。葉無雙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環視四周,空無一人,卻憑空傳來了話語,葉無雙不禁暗自驚訝起來。

  “小子,你不用驚訝,你順著這條道路一直到達山頂便可以見著我了。”

  蒼老的聲音再次傳來,聽到這,葉無雙再也抑制不住心底的震驚了。那人在山頂說話竟然就可以讓遠在山腰下的我聽到?而且,貌似他還說了是他救了總控,意思就是說他是在山頂就把這些妖獸殺死的?

  這些已經遠遠超出了葉無雙的正常認知范圍了。此時,葉無雙開始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見見對方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有如此厲害的手段。想到這,葉無雙按照傳來的話語,忍著疲憊感沿著道路快步的向山頂走去,期間,葉無雙撕下了一塊衣服上的布料,將劃傷的手腕緊緊地包裹起來。怕鮮血味又引來另外的妖獸。

  一路上,別說妖獸了,連野獸都沒有出現一只。沒多久,葉無雙很快的來到山頂,映入眼中的便是一整塊空曠的平地,周圍長滿了樹木,在空曠處的最里邊的中間竟然還有一處洞口。

  葉無雙從未來過這座山頂上面,他十分好奇的向那洞口走去。

  進入洞中,里邊的石壁上纏滿了橫七豎八的草藤,一股潮濕悶熱的氣流從洞里席卷而來,葉無雙極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

  越往里邊走,越是陰暗潮濕,葉無雙不禁皺起了眉頭,這種地方難道還有人住?就在這時,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團白色的亮點,葉無雙雙目一亮,小心翼翼的朝那白色光團走去,當他快接近白色光團時,狹窄潮濕的通道竟然已經變成了另一番天地,取而代之的是處空曠的密室,那團亮麗的白色光球就懸浮在密室中央。

  正當葉無雙震驚之余,那團白色的光亮正逐漸減弱,漸漸的顯現出一個人影出來,待那光亮完全小區,葉無雙才看清那人影的模樣。

  懸浮在半空的竟然是一位滿頭白發的老人,一身的衣服破爛不堪,白色的頭發顯得亂糟糟的,腦袋向下耷著。察覺到葉無雙的到來,這名白發老人緩緩抬起了頭,一雙渾濁的雙眼瞬間盯上了葉無雙,目光在他全身上下掃了一遍,最終一眼停留在葉無雙胸前佩戴的半玉上,那渾濁的雙眼竟然變得明亮起來。

  感受到白發老人的目光,葉無雙暗自警惕起來,眉頭緊皺著。白發老人似乎感覺到了葉無雙的警惕,目光很快從他胸前的半玉上移開,再次盯向了他。“你戴著這塊半玉,你應該是彩依小姐的孩子吧?”老人動了動嘴唇,用略微干澀的聲音說道。

  葉無雙聽到老人的話,頓時瞪大了雙眼,腦海出現短暫的空白,一時間沒有回答老人的問題。看見葉無雙呆住了,老人嘆了口氣,再次說道:“你胸前這枚半玉就是彩依小姐給你的信物。”

  “彩依.......這便是我娘親的名字么?葉無雙腦海中回蕩著彩依的名字,口中喃喃的說道。反應過來的葉無雙立即語氣恭敬地對白發老人問道:“前輩,您怎么知道我娘親是誰?”

  白發老人聽到葉無雙的問話,頓時仰天大笑起來,笑聲之中卻似透出一股悲涼。幾聲大笑過后,白發老人目光變得憂郁起來,再次嘆了一口氣,才緩緩說道:“我認識你娘親,她是我的救命恩人。”聽到老人說自己的娘親事她救命恩人時,葉無雙一臉驚異,隨即便轉為期待的問道:“前輩,那您可以和我說說我娘親的故事嗎?”

  白發老人閉上了眼,語氣平和的說道:“這個當然可以。”聽到老人的回答,葉無雙變得欣喜起來,便向前一步,雙手拱拳對老者問道:“不知前輩怎么稱呼?”老者剛閉上的眼頓時睜開,嘴角流露出一絲苦澀,良久才說道:“你可以稱呼我為葉老,不過外面的人習慣稱呼我為東翁老人。”

  “東翁老人?額....沒聽過,我還是稱呼你葉老爸!”葉無雙有點尷尬的撓了撓后腦勺,突然笑著說道。白發老人聽后,苦笑一聲,點了點頭。

  “葉老,你快點和我說說關于我娘的事情吧!”葉無雙催促著葉老說道。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