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4:17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真界無雙
  4. 第四章 改變

第四章 改變

更新于:2018-03-17 07:54:06 字數:3956

字體: 字號:
真界無雙目錄
共2章
  第四章游戲

  公元2046年。

  CH公司,一家集民生,電子產品,生物醫藥,人工智能,軍事,游戲,于一體的高尖端科技集團。率先研發出一款性價比極高的vr頭盔,打破了國內vr頭盔長期被外國被壟斷的市場,在全國受到了,乃至全世界都受到了極大的歡迎,擠走了fb旗下的oculusvr,和soni的‘夢神3’后。在8.20號像全球推出ch(一款新格斗類即時戰略網游),之后成功席卷全球成為世界網游史上的奇跡。

  Y一人躺在窗上,翻著手機上的新聞,看的越來越心煩,就把手機隨手一丟,靜靜的看著天花板。

  恍惚中天花板變形了,浮現出了父親的笑容,父親慈愛的看著他,嘴吧張動著,好像在對y說著什么,但y卻什么也聽不到。正當想揮手去觸碰時,眼前的場景突然消失了。

  眼前的景象再次變換,父親坐在公司的電腦桌前,周圍的燈已經關了,只有父親的電腦發著光,父親雙眉緊鎖,緊張的調試著npc的智能系統,鼻尖上沁都出汗水,滴在桌上,也來不及擦拭,聚精會神的盯著屏幕上的代碼,生怕會有差錯。偶爾扭頭看下桌子右邊角落放著y一家三口的全家福。

  呼的一下,眼前的景象消散了。Y把視線從天花板上移開,側躺在床上,眼淚順勢就流了出來,打濕了枕巾,他很想念父親,以前卻總是不會體諒父親,現在感覺沒機會了,總是一人傷心的流淚。

  Y起身下桌,坐到自己的書桌上,從書架上拿出自己的日記本,這是父親給的,以前叫他把自己高中三年的生活給記錄下來,好給他看,起先y是拒絕的,但現在父親不在,自己記錄下來等著以后父親回來給他看。

  一開始y提手拿著筆卻不知道怎么寫,思考了一會決定把自己以后每天發生的事情記錄下來,看著書上的字真是奇丑。

  咚的一聲推門聲,把y嚇了一跳,他趕忙把日記塞回書架,門被推開,y的母親走進門來環顧了下四周,叫y出去吃飯。

  飯桌上擺了3副筷子,菜顯得寒酸,父親失蹤后家里少了一份經濟來源,生活的重擔都落到了母親的身上,父親失蹤,父親所在的公司給了一筆撫恤金,但面對每月要還的貸款看起來還是不能維持太久,顯得十分寒酸。

  Y看著桌上的菜,沒有做聲,默默的吃著飯,他能理解母親,所以沒有抱怨。

  ‘今天去學校,感覺怎么樣,’母親夾菜時開口問道,‘挺好,就是遇到H,巖跟我一個班。’y回答道,

  母親表情顯的沉重,想起了以前兒子跟那個叫h發生的事:‘你以后小心點,可別惹出什么事情,家里現在不如以前,你要多忍讓知道嗎?’母親擔憂的問道,生怕他會像以前一樣出事。

  Y沒有講話想了一會,為了不讓母親擔心,y覺得改變自己是必要的。事實上在很多時候,他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堅持原則,就向前面寫日記,其實以前他是不會寫的,但是想到父親改變了原則就動搖了,所以現在他也改變了自己下午時想法決定不去找h報復了。

  ‘嗯,好我不去惹事媽你放心吧,’y答應著母親,望著母親,母親臉色開始變得溫和,會心的笑了,心中對y的擔心也放下了。

  Y吃完飯,和母親打了聲招呼,就下樓散步去了。

  Y獨自一人走在小區路過,走走停停,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路過巖家樓下的時候,望了眼他們家的亮著燈的客廳。原本想叫巖下來玩,但他卻打消了這個念頭,他總覺得一層壓抑的氣息纏繞在自己身上,自己在人群中感覺不到,獨自一人時這種感覺愈發強烈,像在往嘴里灌膠水一樣,無法呼吸,只能十分吃力的大口吸著氣,他坐到一旁的石椅上,努力讓自己的呼吸平穩下來。

  Y無奈的搖頭笑了笑,眼中總有感覺怪怪的,他不知道自己呼吸吃力是病,還是心理作用,過了會舒服多了,他起身繼續在小區,漫無目的的走著,散著自己的時間,自己的命。

  天很快就徹底黑了,只剩天空邊際還剩一抹紅,y看了之后感覺很美,心中感到很舒服,嘴角上露出了笑,這就是生活嗎。

  他拿出手機,看了一會,不知道該做什么,找人聊天?還是做什么,只從畢業后就很少找人聊天了,就像以前一樣,也不會有人和他主動聊天。他現在都不知道這東西有什么用,以前總是盼著有手機,現在只是有了一份手機放進口袋里沉甸的感覺。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走到小區南面的角落,這里有個小亭子,很小的時候他和巖,經常都會來這玩。現在大了很少來過了,看著紅色石欄褪著掉的漆,陷入了回憶。

  天上的月牙狀的月亮,彎彎的鉤子鉤進了自己的心里,在向外扯著什么,心中感到一陣悸動,瞬間整個內心被充滿了暖意。不知道劉甜現在怎么樣了,她的背影一直浮現在自己的心里

  就在y一人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在亭子不遠處有個黑影在遠處靜靜的看著他,轉身離開了。

  Y坐著坐著,聽到不遠處傳來幾個熟習的聲音,在他們走進樣的視野之前就在腦中認出他們。

  “y,你也在這,好少見你來,哇,你好黑非洲回來的吧。’葉青看著y哈哈的笑著,三人坐在y對面。旁邊坐的是張宇和王異,葉青王異比y小兩屆,張宇比y小一屆。大家都是在小區里一起玩的好朋友,雖然年齡比他們大但還是玩的來,卻總被有些人嘲笑幼稚,諷刺他說你跟比你小的人能得到什么,y卻不以為然,認為朋友就是朋友,不需要講什么得失。

  ‘你是不是軍訓了?’張宇笑完了問他,‘是啊,’y回答著,一旁王異插嘴道,‘非洲軍訓嗎?’說完大家都笑了起來,y自己也跟著笑起來。

  葉青坐在一旁突然問道ch,旁邊兩人感到詫異,驚訝的看著葉青,葉青問了y可以聊嗎,y一陣沉默,‘你們聊,我聽’y答復著。

  旁邊三人聊著,y聽得很仔細,游戲里現在才剛出,大家的實力都差不多,聊得很投機。Y內心其實也很想去玩,畢竟這是父親他自己夢想。

  在他們的話語中,聽到副本可以到處殺人,然后變成紅名,被一群人追殺,說上次有逗比不小心放aoe技能時,把隊友給搞死了,結果在野區一直被追著砍。講到這時大家都大聲的笑了。Y聽著覺得很搞笑,感覺很新奇,自己也笑出聲來。

  對面三人驚訝的看著y,y看對面停了下來看了他們一眼,‘你們繼續。’他說。

  葉青看著y,他也理解y。‘不快樂的日子總會過去,你要對未來有信心。’

  Y看著葉青,沒有理他,就轉身離開了亭子,留給大家的些許的無奈,y急匆匆的離開,轉過一棟房子,重重的靠在墻上,他懂葉青說的話,抬起頭看著空中那輪明月。

  Y把手放在胸口,青色的月光飄落在y的手心,他用手握緊,月光散了,又落在手上,y看著手無奈的發笑。

  小區到了晚上很熱鬧,形形色色的人走著,有很多老人家在散步,也有很多小朋友在玩耍,y沿著路邊上走,看著這不相識卻生活在一起的人。路上遇到很多認識的人跟y打招呼,y也禮貌的回應,轉了一圈覺得無聊便回到家去了。

  與此同時,巖的房間傳來拳擊撞擊沙袋的沖擊聲,拳擊聲聲震人心魄。

  巖眼神堅毅的看著沙袋把它想象成隊手,一拳接著一拳,快速的出拳,巖練拳的事要從,巖小學4年級的時候說起,那是巖那會經常生病,父母想著讓他增強體魄,不要生病。原本只是想單純的練練,沒想到這一練就是6年。

  巖每一拳的揮擊,汗水都從額頭上灑出去,打完教練要求的訓練,巖坐在地上,用毛巾擦著頭上的汗水,大口的喘著氣,拿起旁邊的水大口喝著。

  這是房間里的座機響了,巖放下水杯跑出去接電話,看著座機上顯示著父親的的手機號,激動的接起電話。

  ‘喂,爸,有啥事嗎?’巖激動地說。

  ‘兒子,爸爸我告訴你個好消息!”巖的父親在電話另一頭賣著關子,“你猜猜看!”

  “嗯,你有ch的頭盔是不是?”巖在一旁猜到,電話那頭遲遲不來聲音,“喂,爸,我聽不到?”巖在另一頭問著。

  “兒子你怎么老猜到,真沒勁,”巖的父親在另一頭抱怨著。“對,公司活動抽到兩臺ch頭盔,剛好給你和y一人一臺,怎么樣開心吧!”

  “啊,”電話另一頭傳來巖的高聲尖叫,過了半響巖的父親慢慢的倒在地上面色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耳朵。

  “喂,爸,什么時候給我啊,爸,喂,爸你去哪了,”巖急切的問。

  巖的父親躺在地上全身抽搐,艱難的拿過手機。“喂,兒子你說什么,我聽不到。”

  “······,爸你別裝了,你什么時候回來啊”巖無語的回應道,“哦,忘了跟你說,以后我就住公司了,你記得跟你媽說公司有很多事要做,這幾天可能不回去,頭盔會叫快遞寄過來,嗯,掛了!”

  巖還沒反應過來,父親就掛了電話,,巖呆了一會,把電話慢慢的放回去。

  巖坐在旁邊的凳子上,回想著前面的事,嗯,我有頭盔了,哈哈,要告訴y嗎,他會同意嗎,巖雙手握緊,眉目緊閉考慮著之后的事。

  巖走到自己房間把沙袋卸了下來,放到了床下,拿出手機給了y發了條消息。

  這時Y回到家里,老媽坐在客廳做著手工活,做一個才幾毛錢的手工活。

  ‘媽你老別做那個對眼睛不好’y在一旁去勸道,端了張凳子,坐在母親旁邊,替母親穿線。母親沒有停下手里的活扭頭看了y一眼,“你好好讀書就行了,我的事你不用操心。”母親低著頭說,。Y沒有回答,坐在旁邊繼續幫著穿線。

  “你要好好讀書,這次上高中花1萬多塊錢才上到,家里現在條件不樂觀,”母親輕聲的說著,聲音夾雜些許顫音,“你父親失蹤走丟后,你一天到晚愁眉苦臉的,哎這日子怎么過哦!”說到后面母親停下手里的活,手撐著額頭哭了起來。

  一旁的y顯得手無足措,慌張的看著母親,立馬從桌上抽了兩張紙巾,拿到母親手上。母親拿過手紙擦起眼淚,又接這說,“你比誰都弱,你知道嗎,你先天條件比誰都差,你要比誰都要更努力你知道嗎?”母親講到這又不禁梗咽,“你現在變得這樣,我很擔心,你又不肯跟我交流,你父親在面對任何情況下,都不會去悲傷,媽媽希望你能樂觀起來,不要再這樣悲觀下去了!”

  Y想著,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知道母親說的話都是對的,也知道母親為了生活,挑著很重的擔子,他抬起頭看著母親,認真答應了母親的話。

  說完話,y徑直的走向自己的房間,鋪倒在床上。嘴中一直喃喃道“我要過的更好,讓那些愛我的和我愛的人過的更好!”說完就躺在床上睡著了。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真界無雙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