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5:3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北荒
  4. 序 坐忘

序 坐忘

更新于:2018-03-16 14:27:41 字數:3715

字體: 字號:
北荒目錄
共2章
  第一章北荒幽暗重黎獨明序坐忘北荒天寒,朔風獵獵。漫漫云海如野馬奔騰,怒濤亂起。空桑山地處北荒之中,怪石密布,奇峰萬千,或直插云表,與天爭高,或瘦骨嶙群,凄厲如鬼,或草木陰森,呼號如魔,或珠光寶氣,瓊樓散綴,森羅萬象,神態殊異,不可勝狀。坐忘峰居處其間,如一炳鈍劍,悶頭不語。峰上無草無木,無花無果,唯有一株不知何時的椿木,四仰八叉,橫臥峰上,閑散舒適。樹旁一位老者,破衣爛裳,冥然兀坐,這一坐便是八千多年,任凌冽罡風吹過,不動絲毫。空桑山地處北荒之中,山下的重黎城更是控呃大荒北部的重鎮,北荒的大能無數,巫妖遍地,往來其間,多如不周山的靈草。然而卻無幾人知道,在這坐忘峰上,趺坐著這么一位老人。這一天,老人忽然睜開雙眼,向峰下望去,透過無重迷霧,但見空桑山下,空桑之水浩淼無垠,如銀河匹練,望東而去。岸邊烽煙處處,生靈廢絕。遠處那重黎城,殘敗不堪,傷痕累累,如一頭將死的獅子,不復往年威勢。嘆息一聲,便不再看。只留下一句喃喃囈語,盤繞在坐忘峰上,隨即被滾滾翻卷的云濤捻碎:“終于,還是無法避免么?”第一節重黎幾個月前,妖歷三萬四千九百二十一年,十月六日。空桑山下,空桑之水從落霞峰墜下,在重黎城外與西處而來的白水匯集,水面頓然寬大,恣肆浩蕩,橫無際涯。巨日西斜,兩岸草木搖落,連帶著空桑山,入眼璨金赤火,煞是惹人。這本是極好的景色,然而兩岸的斷壁殘垣,野火焦土,卻一點點的將這里的美感一點一點剝凈。只有重黎城,雖然歷經劫火,傷痕累累,但那依山萬仞,睥睨天下的氣勢,依舊宣示著昔日北荒重鎮的威嚴。重黎城外城城頭,一個火紅衣服的男子蕭然獨立,望著城外浩淼無垠的流水,負手冥思。身邊不時有些小妖走過,都會對他躬身行禮。偶爾也有一兩個小巫,卻不抬頭看他,小心翼翼地低頭走過,這并非出于敬意,這十年的兵連禍結,任哪個也難對他抱以敬意。不多時,天邊一道綠影閃爍,初時如碗大,須臾似尺長,眨眼間到了男子眼前,亮出一個垂髫少女。她咯咯一笑,清脆的聲音響起:“大兄!我來看你了,三年沒見,有沒有想我?”說話間,撲進了男子的懷中,感覺到男子身上的氣息有變,驚呼道“大羅金仙巔峰?!大兄,你修為又精進了!”那男子低頭揉了揉少女的頭發,淡然的臉上,露出寵溺,笑道:“你要是能耐得下性子,遲早也會到這一步。不說這個了,這么快就回來,可不是你的性子啊,是不是在道兄那兒又惹麻煩了,逃了回來?”感覺到少女身子一滯,刮了刮她的鼻子,“還真惹麻煩了,說吧,這回又做了什么?”“哪有啊,人家……人家不過就打了幾個人參果,種到我的洞府嘛。誰知這些破人參果,一個兩個的趁我不備,扭腿就跑,最后卻被兩個破石頭給吃了,這兩個小子,下次要讓本姑娘碰到,非讓他們把連皮帶肉地吐出來。”“幾個?怕不是十幾個吧?青瑤,不是我說你,這人參果樹可是鎮元道兄本尊肋骨所化,也算是道兄的骨肉同胞,寶樹通靈,豈是凡品?這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再三千年才得熟,短頭一萬年方得吃,似這萬年,只結得三十個果子,等閑巫妖吃了,立長四五萬年壽數,便是那通靈石頭吃了,也能開慧化形。你私打了些個且不算,還讓兩個被那石頭叼走,可不是……”還未說完,見得那叫青瑤的少女癟起了嘴,于是調轉語氣,“不就幾個果子么,打了也便打了,道兄這點面子還能不給我?他要有什么說法,只讓他來見我。天要黑了,此處不是說話之地,走,我們回家去。”說吧,手掌輕揮,一道金光閃現,迎風大漲,化作一個須彌飛舟。青瑤展顏,嘻嘻道:“還是大兄疼我。”登上男子的須彌飛舟,到得一處閣子,兩人坐了下來,飛舟頓時騰空而起,向空桑山飛去。烈風吹拂,帶的他們衣帶飄飛,少女那靈精的眸子,四處亂看。此時的北荒,金烏西落,夜幕降臨,大好山河為之一暗,唯重黎城卻華光浮動。只見她背倚空桑山,以內城城主府為中心,各種仙火浮起,空中火,石中火,木中火,三昧火,寒冰火,或紅或白,或黃或藍,五光十色,散綴閭閻,輝明瓊樓,與飄渺的仙氣混雜,與無垠的浩淼輝映,扶搖閃爍,壯麗之處,一時掩住了兩岸的瑟瑟荒煙,廢石焦木,獨立在北荒之地。“逛遍整個大荒,還是這重黎城最美。”“那是當然,重黎城可是大荒有名的光明之城。”“好奇怪哦,這光禿禿的北地,怎么會有這么一處地方?”提起這個,男子眼眸閃閃發亮,“誰叫你天天沒心沒肺地四處瘋,連這北荒重鎮怎么來的都不知道。這座城池的誕生,可是跟一個巫族大能,大有關系。”聽有故事可聽,少女的眸子一時亮了起來,坐近男子,從須彌鐲中掏出一把丹山靈子,遞給男子,見男子不吃,自顧自嗑將起來,“巫族大能?那是誰?”男子望向漸遠的重黎城,眼中復雜莫名,道:“重黎。”“重黎?大兄,你莫誆我,我雖然不曾認得幾個巫族,但是巫族大能,個個威震洪荒,誰人不知,那個不曉?卻不曾聽過一個叫重黎的。”“天下大能,多不勝數,你一個小娃娃,如何能夠盡知?你大兄我是先天第一縷紅云化形,算得這方天地的老人了,也不曾將這方天地的奇妖異巫,盡數知曉,你才多大,又如何能……”“好了,大兄,不要再賣你的老資格了,你說我是小娃娃,可是我也一千多歲了,能不能別擺個夫子模樣。你就說說這重黎的事。”“也罷。那我就給你說說這重黎城的故事。”輕輕一笑,繼續說道:“當年龍漢劫起,三族混戰的事,你該知道吧。”“那是自然。”“當年的三族大戰,使得洪荒大地備受摧殘,曾經的西荒富饒之地,淪為貧瘠之所,許多巫妖四處避難,你大兄我也跟著來到這窮發之北。然而天不遂妖愿,因者那場混戰,天地元氣震蕩,這天寒之地,更是變得寒極,無數巫妖,不曾被三族抹去,卻一個個地都凍死在這無盡北荒。”說到這里,似乎是想起當年的慘烈,男子露出一絲不忍之色。原來這紅衣男子,叫做紅云真人,在這北荒,也是一個鼎鼎有名的人物,他是先天第一朵紅云化形,只千余年便修到金仙境地。萬余年前,三族大劫起,紅云真人與摯友鎮元子、準提,接引相攜闖蕩洪荒,那一手九九紅云散魄葫蘆,銷骨散魄,端的是巫妖皆愁,創下了偌大的名頭。而身邊這位青衣女子,乃是一先天靈根蟠桃樹。一日紅云真人遨游東昆侖青埂峰,見得滿天云海,卻是心懷大開,便坐在峰巔為峰上有靈之物一番講道,卻使得這蟠桃樹化形,化作一垂髫少女,紅云真人心下一動,覺得有緣,便認作妹子,以昆侖青埂峰瑤池為名,取名青瑤。在紅云真人悉心教導下,青瑤修為極快,短短幾千年,便入金仙之境,借著紅云真人的名頭,開始闖蕩大荒,各地巫妖,也都給幾分面子,于是名頭漸響,人稱青瑤仙子。察覺到紅云真人情緒低落,青瑤仙子,輕聲道:“然后呢?”“然后?那時巫族跳出了個大能,也就是重黎了,他不忍蒼生涂炭,獨身一巫,冒死潛入南荒不死火山,盜得靈火,歷經九死一生,最終逃回北荒,傳火種于空桑山下,拯救了萬千生靈。”“不死火山?那不是鳳祖棲居之處么?”聽到不死火山,少女的口氣有那么一絲不自然。“咦,你竟然還知道鳳祖,看來這幾百年的游歷也不是毫無益處。那鳳祖得知火種被盜,勃然大怒,追殺重黎大半個洪荒,奈何重黎性子雖然急躁,天生卻是一個逃命好手,雖然蒙受重創,還是被他險險地逃過一命……”“那鳳祖那時該是準圣巔峰的大能了吧,能在鳳祖手下逃得性命,這位重黎當真厲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恐懼的事情,少女臉色有點發白。拍了拍少女的臉,紅云輕笑道:“看來八百年前,那個偷入南荒棲梧城的女修就是你了?以后切莫如此了,不然便是我也護你不得。”“知道啦,大兄你真啰嗦。你繼續說這重黎的事。”有似乎不愿意再在南荒上有過多牽扯,少女催促紅云繼續講下去。紅云笑笑,并不糾纏這個,繼續說道:“重黎因為盜得火種,活得巫妖無數。眾人感動其心,在四荒各處搜羅奇石神木,于這空桑山下筑城,以重黎為名,送與巫族,以報大恩,這便是最早的重黎城了。重黎因為不愛拘束,與祖巫們商議,將此城甩與大巫夸父,自己則改名祝融,不知何往……”“祝融?重黎竟然是祖巫祝融?!”少女驚呼一聲,被這段秘辛驚得口不能閉。“不錯,他就是祖巫祝融,那時的他,剛在洪荒出頭,風華正茂一少年而已,誰曾想就短短十萬年,卻成長成為洪荒的一方巨頭。”想起自己的修為遲遲滯在大羅金仙境界,不禁有些索然,搖了搖頭繼續說道:“夸父遵照祝融的意愿,對往來的眾妖甚為優容,從此重黎城雖然為巫族在西北荒的重鎮,也是大荒中幾個罕有的不甚為難妖族的地方。有個巫族的家伙,提起重黎城,總會說‘北荒幽暗,重黎獨明’……”“北荒幽暗,重黎獨明”,男子想起了一名大巫對他的夸贊之語,忍不住一沉默起來,這名大巫不知道,正是這份光明,引來無數妖族的覬覦,也包括他紅云,想到這里,紅云望城主府方向望去,眼神晦暗莫名:“城池巋然,世事滄桑啊……帝君阿帝君,我們的所作所為,真的對么?”城主府蔚然獨立,煙光無數,或大或小,流連其間,不愧是重黎城第一勝景,這里曾經是重黎的居室,也曾是夸父的住家,現在,則是那個人在洪荒的下宮之一,還記得當年自己追隨他四處征伐,只為一個天下大同的夢,那是何等的激動人心,現在,這個夢依然在繼續,只是大家都已身心疲憊了。紅云的異常,并沒有被少女發現,此時的少女,正在消化重黎就是祝融這個驚人的消息,一時顯得呆滯,想到了八百年前那段往事,眉毛不自然地抖了抖:“原來是他,有意思。”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北荒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