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08:05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第柒之夜
  4. 第一夜(2)

第一夜(2)

更新于:2018-03-17 09:00:30 字數:5079

字體: 字號:
  阿賴耶以看不起七夜的表情,得意哼了一聲。

  但是,阿賴耶腦海中想像將對方瞬間被自己的魔術扭曲致死的場景并沒有發生。

  一把飛刀以迅雷般的速度突破了空間扭曲魔術「金剛訳·肅」的施術范圍,直線朝著阿賴耶的額頭位置射出。

  這是身為魔術師的阿賴耶萬萬沒想到會發生的事。

  在千鈞一發之際,阿賴耶的身體因本能以右腳為軸心將身體向左轉來避開射來的奪命飛刀。

  雖然在千鈞一發避開了那把飛刀,但是還是因速度太快的緣故沒有完全避開飛刀的攻擊,阿賴耶的右邊臉頰還是被飛刀輕微地劃傷了。

  由於阿賴耶避開飛刀而一時無法集中精神的緣故,「金剛訳·肅」整個施法還沒完成就失效了,那貌似因高溫而造成空氣流動的「扭曲現象」也隨之消失。

  仔細一看,那後腦勺有彈孔的屍體周圍並沒有血跡。

  七夜立刻用餘光看看那個趴在木桌上的屍體,原來那個只是魔術師以防萬一被其他人殺害而準備的備用身體「人偶」。

  「那個身體死了,但只要靈魂不死,就可以立即將靈魂轉移到另一個身體或者本體嗎?想得滿周到啊!」

  「你這家伙,身為魔術師居然用暗器?」

  「不好意思,本人的確是使用魔術之人,但我并非是『魔術師』哦!」

  「難道,你是『雇傭特務(Employmentagent)』?那群以魔術作為戰斗工具的家伙?」

  七夜迅速在身後的頭等艙專屬門施加了避人結界「珈」後,以毫無表情的冷酷模樣回了一句「Bingo!」

  還沒等阿賴耶從驚訝中反應過來,又一把飛刀射向阿賴耶。

  但是阿賴耶也沒蠢到同樣的錯誤犯第二次,阿賴耶這次連魔術都沒使用,就避開了那把飛刀。

  緊接著,又一把飛刀射向阿賴耶,而這次,阿賴耶無論身旁身後都是客機內壁。無法做出躲避動作。

  「不倶!」

  對面的阿賴耶只是說了一個與佛教有關的詞,現場的空氣為之一變。

  七夜看到了。

  剛才那飛刀在射向阿賴耶的途中好像突然掙紮一般劇烈晃動,還沒碰到阿賴耶的半根毫毛就在了離阿賴耶兩米處靜止不動,接著掉在地上。

  以阿賴耶為中心出現了一個半徑大概為兩米的呈半圓形斥力場。

  阿賴耶這次連推動魔術式的「姿勢(Action)」都沒做,居然直接以「口訣(Code)」的形式發動魔術。

  原來傳聞是真的!

  「不愧曾經是魔術界中有名的一流結界師,不僅如此,原本還是被『時鐘塔』授業部授予『第八大奧術者』,真名為歐孟蓮,據傳聞是第一個可以不用『姿勢』只需『口訣』就能發動結界魔術的天才。」

  「不錯啊!居然能把我的事查到這種地步。」

  「你的外號之所以叫『阿賴耶(Alaya)』,是因為原本你是臺灣的和尚,而且你又是『第八大奧術者』,會讓人聯想到佛教術語的『第八識(阿賴耶識)』對吧!」

  「繼續說下去!」

  「但是,七年前,也就是一九九一年,你不知何由離開了『時鐘塔』,從此銷聲匿跡,而最近卻是因為到處散播那玩意遭到『時鐘塔』的通緝,重新回到人們的視線。

  我不知道你七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會從一個天才變成一個到處散播死亡和恐懼的混蛋。」

  「你還太年輕,不會懂我的。剛才的飛刀,你是特殊處理過的吧!是一種貌似可以突破結構較為簡單的結界的特制刀,我剛才的扭曲空間魔術就被你的飛刀突破并且朝我飛過來,你也算是年輕有為之人。或許我可以給你個機會讓你來懂我哦!」

  [[[CP|W:562|H:421|A:L|U:http://file1.qidian.com/chapters/20161/27/3672387635895055226843050472859.jpg]]]「意思就是說,想邀請我加入你對嗎?」七夜拿起裝有消音器的格洛克手槍,通過準星瞄準歐孟蓮(阿賴耶)。

  「真是可惜!」阿賴耶的話語剛剛落幕,立刻將斥力場解除。

  「金剛!」

  阿賴耶把那個佛教用詞說完後,快速朝著七夜沖過來,而七夜則用格洛克手槍連續開火。但當彈丸碰到阿賴耶的身體後,七夜聽到了一個本不應該有的聲音。

  那是仿佛子彈被鋼板擋住的聲音。

  子彈并沒有射進阿賴耶的皮肉之中,而是被貌似附在阿賴耶身體上的隱形護甲擋住了子彈的攻擊。

  眼見阿賴耶一沖到七夜面前時,立刻就將右手拳頭擊向七夜的頭部。

  七夜反射性地將自己的頭往左邊躲避。

  七夜頭部剛才的位置後面的客機內壁立刻響起有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

  等回過神來,阿賴耶的右拳已經陷入客機內壁,右手從內壁的洞出來時,一些內壁碎片從右拳上掉落。這還沒完,阿賴耶的右腳向七夜的腹部踹去。

  七夜以飛快的語速將「力道消去(Bestitgung)!強化(Starkung)!」念出口!并以兩只手臂交叉的方式加以防御。(注:七夜此處所說的咒語為德語。)

  但是,阿賴耶右腳踹過來的力道被魔力加以強化後過於強大,以七夜的魔力來說即使用「力道消去」也只能抵消一半左右。

  右腳踹過來的強大力量擊中七夜那交叉的雙臂。就算七夜的身體經魔術的一時強化還是因疼痛導致右手上緊握的手槍掉在地上。客機內壁出現破碎的聲音,身體的重力無法抵消剩余的力道導致七夜整個人陷進內壁。

  「咕啊!」

  巨大的沖擊強行讓七夜將肺中的空氣吐了出來,使他乾咳了一下。

  但時間不允許他在此時此刻因疼痛而慘叫,只允許他想下一個對策來躲避阿賴耶的近距離攻擊。

  對了!還有那個可以用!

  「輕量(Esistgros)!」

  七夜的身體在說出「口訣」之時瞬間變得非常輕,由於自身的重力在一段時間內變小了,躲避動作做起來也比剛才相比輕松得多,輕易向右避開了阿賴耶接下來左手的直拳攻擊,趁著因阿賴耶出拳而出現的空隙,用腳往後一蹬,因自身重力減小的緣故,七夜的用力一蹬就往阿賴耶的反方向蹬出了五六米遠。

  還好這個頭等艙夠大,自己才有機會離開阿賴耶的近戰攻擊范圍。

  七夜著地之時,因為剛才的攻擊使得右手感到疼痛,起身後一邊捂住右手一邊轉過身來瞪著阿賴耶。

  「看來你會的魔術類型不止一種,有點棘手啊!」

  阿賴耶背對著七夜如此說道。

  突然,阿賴耶把原本背對著七夜的身體轉過來,面對著七夜,解除「金剛」後再次說出佛教術語來發動魔術。

  「王顕!」

  但是這次,話語落幕後卻什麼也沒有發生。

  「什麼也沒發生嘛!難不成是你今天魔力快用完了吧?咦?怎麼?」

  七夜立刻發現了異樣。

  自己的身體不聽自己大腦使喚,除了自己頭部以外的部分如同被凍結一樣動不了了。

  「你可別怪我啊少年!本來,我是不打算用這招的。除非是有非常難纏的對手才用的,畢竟這個魔術可是會好不少魔力的。」

  「你······你這家伙!」

  「過來!把你的槍撿起來!」

  七夜的身體隨著那命令一般的話語開始按照阿賴耶的指示行動,走到阿賴耶的身旁,拿起剛才掉落的裝備消音器的格洛克手槍。

  七夜有種不祥的預感。

  難道······

  「你給我自殺吧!順便把消音器拿下後再自殺!」

  像是告訴七夜自己那預感是真的一般,手不聽使喚似的將消音器卸下,再把槍口對準自己的胸口。

  那是心臟的位置。

  真個過程在七夜眼中像是慢鏡頭一般。

  槍口焰和槍響從槍口噴出的同時,滑套向後退,拋出銅黃色的空彈殼,接著,心臟的血噴出,噴到了阿賴耶那嘲諷似的笑臉上。

  接著鉆心一般的疼痛使得七夜慘叫,全身仿佛被電擊一般的顫抖讓七夜肌肉緊繃激烈吐血。手中的槍也接著掉落在地上。

  剛才的槍響貌似在為阿賴耶的勝利喝彩。

  地面近在眼前,七夜的意識在臉撞在頭等艙的地板之時分解,就此喪命。

  阿賴耶抓起倒在地上的少年的手臂,確認其脈搏停止跳動後說道:

  「呵呵,好久沒這麼和別人比試魔術了。作為對手來講,你還算是合格的,畢竟耗了我不少時間呢!這段比試的時間內我也很愉快。但是沒辦法,我還有很多重要的忙著呢!」

  阿賴耶對著那躺在地上的身體說道:

  「永別了,年輕人。」

  阿賴耶對著對手哼了一聲,準備去飛機廁所洗掉噴到自己臉上血跡。

  ×

  ×

  ×

  ×

  中國香港九龍城警署,一位體型稍胖的男性員警對著話筒說道:

  『你好啊,系唔系諸葛青小姐啊!』(注:此話為粵語,下同,大意:為你好啊,是不是諸葛小姐啊?)

  話筒傳來聽起來像大姐頭的聲音:

  「系啊!陳sir啊?做咩啊?」(是啊!陳sir啊?干嘛啊?)

  『哦冇,我打個電話來系想多謝你將個方法話俾我聽。』(哦沒什麼,我打個電話來是想多謝你將那個方法告訴我。)

  「好小事啦,大家咁多年來friend,再講嗰啲咁嘅嘢,關系到整個香港島的安全系唔系先?」(很小的事啦,大家這麼多年friend,再說那種東西,關系到整個香港島的安全對不對?)

  『但系嗰班上層要求資訊封鎖,仲俾我個咩『保密命令』,我覺得市民系有知情權咁咯!』(但是那群高層要求資訊封鎖,還給我個什麼『保密命令』,我覺得市民是有知情權的說!)

  「冇辦法啦!咁樣嘅嘢俾大眾知道一定會亂嘅,哎不同你講先啦,我仲有嘢要做,下次再講咁啦!掰掰啦!」(沒辦法啦!這樣的東西被大眾知道一定會亂的,哎先不和你說啦,我還有事情要做,下次再講啦,再見啦!)

  等對方說了再見掛斷電話後,諸葛青吸了一口香菸,抬頭說道:

  「這次的任務,可能需要用到你的殺手鐧哦!七夜!」

  ×

  ×

  ×

  ×

  在空中飛行的豪華客機的頭等艙內,阿賴耶準備打開洗手間的門之時,一個聲音讓他停止了拉動門把手的動作。

  那是人從地面上站起來的聲音。

  一個再次讓他萬萬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剛才被自己的魔術控制并殺死的少年,居然從地上突然站起來,剛才射入少年心臟的彈丸從身體中彈了出來,胸口處流出不止的血液也停止流出,

  少年因槍擊而造成的致命傷口居然癒合了。

  當少年完全站起來的那瞬間,立刻用手指著阿賴耶,并以飛快的語速念道:

  「詛咒一擊(Gandrstrike)!」(注:七夜此處所說的咒語為英語。)

  七夜的手臂上剛才念完的「口訣」那瞬間出現暗黑色的閃電,以迅雷一般的速度集中於七夜的食指并形成一個暗黑色的球體,然後像子彈一樣射向阿賴耶。

  「金……!」

  阿賴耶的魔術還沒有來得及發動,暗黑色的彈丸就已經穿過阿賴耶的身體了。等到那球體穿過阿賴耶的身體一秒後,血液才從阿賴耶的腹部噴出。

  阿賴耶捂住自己那流血不止的腹部,因疼痛而跪在地上。

  「咳!咳!」

  七夜撿起掉在地上的格洛克手槍,走到前面俯視著阿賴耶。

  「剛才我被你控制身體強行射穿心臟,所以因此死掉了,你是這麼認為了吧?

  讓對手以為我死掉,然後趁其不注意再來致命的一擊,是我的殺手鐧哦!」

  「你到底……用了什麼……魔術?還有你是……何許人也?!」

  七夜冷笑了一聲,說道:

  「算了,看你也快死了,不如就告訴你吧!我剛才使用的魔術,原本是北歐的魯尼(Rune)魔術中分支出來的魔術,是一種用食指指向目標的方式所造成的間接詛咒。能夠是目標身體變得遲鈍、自身魔力減少甚至是傷口惡化的魔術,和你以佛咒改良而成的魔術來說,可以說這魔術與你用的完全相克的呢!

  但是,只是造成詛咒,沒有直接造成傷害,就完全沒有效率可言了。所以,將這種詛咒術改良為既可以造成物理性攻擊又可以造成詛咒效果,就可以大大改善效率。

  而這個改良此魔術之人,就是我。」

  「原來如此,以只是單一研究……同種類型……到極致的我來說,的確不知道還有……這種魔術。」

  七夜看到阿賴耶留至地上的血越來越多,接著趕快說下去:

  「還有,我之所以剛才沒死掉,是因為我體內有血族(Vampire)貴族的血統,但是,并不代表我是吸血鬼哦!我是……」

  「半人半吸血鬼……對吧…你之所以……有權有能力……改造魔術……是因為……你是『第七大奧術者』——七夜源……對吧?」

  七夜聞言後感到很驚訝。

  「你…你知道我?你是怎麼……」

  「我一直……在尋找你……你是我計畫……關鍵之一……沒想到……你就是本人。」

  阿賴耶用盡最後的力氣說道:

  「我們還會……再見面!」

  阿賴耶倒在血泊中,終於不動了。

  剛才阿賴耶說還會再見面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時間不允許七夜在此時此刻思考這個問題。

  還是先找那個「快遞」吧!正當七夜這麼想的時候,背後的商務艙突然響起慘叫。

  七夜將手槍拿在手上,并慢慢地打開頭等艙專屬門,觀察情況。

  眼前的場景令七夜震驚不已。

  里面的高官們在瘋狂求救,只見一只身穿乘務員服裝的「餓鬼」在撕咬著其中一位高官,并啃食其血肉。另外一名剛剛在駕駛艙外把守的男乘務員也變成了「餓鬼」,正在享用著已經躺在地上的官員屍體。

  不止這樣,在乘務員「餓鬼」的後面,還有兩只看起來應該是不久前在經濟艙閑聊的空姐變成的「餓鬼」。

  這到底……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