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2 17:40:2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神之衰哥
  4. 第二章 屌絲蒙逼了

第二章 屌絲蒙逼了

更新于:2018-03-17 20:03:57 字數:3046

字體: 字號:
  第二章**絲蒙逼了頭。疼得厲害。腳。疼得厲害。手。疼得厲害。蛋蛋。哦還行。不疼的厲害。這算是好消息吧。我迷迷糊糊的做了起來。哎。全身這個疼啊。我終于知道李陽他弟弟為什么打瘸那只貓的腿了。要是現在叫我看到它。我能扒了它的皮。說那些都沒用了。事都已經發生了。不過我好像沒死。還知道疼。人家都說死了不是不知道疼嗎。在看一下周圍。嗯。。還行。。是個陌生的環境。沒有任何印象。完全不知道這是哪里。好吧。我還是躺回去吧。。。坐著哪都更疼了(其實是自己倒下去的)。。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或者說是疼暈了。。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快要中午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身體倒是好多了。不那么疼了。感覺也回來了。“李陽那小逼崽子,他把我扔哪來了。這周圍芳草碧綠。鳥語花香的。遠處還有參天古樹。這TM是給我找個好歸宿啊。要把我埋在這春天里嗎。。。。。。。。。”我自言自語的在這墨跡了一個來時辰吧。也不見有人來。站起身。活動一下身子骨。還行。還算湊活。就是肚子有點咕嚕咕嚕的怪難受的。“好了。這前面五百米。后面五百米的。也沒看到有路。走吧。最起碼找戶人家問問這是哪里啊。。。。“就這樣。我走出了醒來后的第一段旅程。一個時辰之后的某個地方。一個衣衫襤褸的小青年。嘴里念念有詞“李陽這是給我傳的什么啊.裝老衣裳嗎?怎么說我原來穿的也是非正版的阿迪達斯啊。我花99塊大洋新買的一身啊。鞋子還是打算過生日裝一把。在美特斯邦邦。花了一個月的飯票買的。都給我扒光了。你扒光了也就算了。但你起碼弄身合身的吧。這抵了算卦的都什么啊。還有。這是鞋碼。走草地都隔腳。哎。。遇人不淑啊。”我也就墨跡一下。我知道李陽。雖然瘋瘋癲癲沒個正形。但是也不至于荒唐成這樣。我只是自己安慰自己。因為。我發現了很多古怪的事情。我身上穿著中國古代的那種衣服。還有旁邊的花草。附近的樹木。四周的環境都與原來的世界不同了。我雖然不可能知道全部的花草吧。但也不能幾十種全不認識吧。咱好歹也是**絲加宅男。沒事網上浪一浪。知識不算淵博吧。但也不至于這么孤陋寡聞啊。還有那樹木。都快長到天上去了,這么大棵樹要長多久。我就知道我家門外那顆大松樹。我從小就在樹下玩。也沒有這樹的一半的一半高。我打心底里。害怕了。。這里的天空感覺比老家高了許多顏色也更藍了幾分。我走在青青的草地上。頭發有點凌亂。更凌亂的是我那顆躁動的心。現在已經快要黃昏了。我歷盡千難險阻。萬丈深淵。是跋山涉水啊。翻山越嶺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條羊腸小道。等我腳踏到這條羊腸小道上的時候。我激動啊。我驕傲啊。我自豪啊。終于有道了。有道就有人啊。有人就有飯了。我都快餓死了。。。。繼續以每小時1公里的時速繼續前行了N久,我郁悶了。我頹廢了。我苦逼了。我TM還沒看到村子。連個人都沒見到啊。“想我一屆風流倜儻。玉樹臨風的美男子。就要凋謝在這荒郊野嶺嗎。關鍵是太餓了。。。。”我目不轉睛的(也就是兩眼無神的)看著前方。走著麥克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著。突然。只聽“嘭”的一聲。嗯?我轉身向右側看去。“呵呵。這叫守株待兔嗎?”只見一只兔子在旁邊的樹樁子旁。滿頭是血的蹬著腿。我趕緊跑過去,輕輕的捧起了這只奄奄一息的兔子。深情的看著它。慢慢的。慢慢的。它不蹬了。這時我的心情。。。。終于死了。要不然我還在想。要不要在給它撞一下呢。后面就簡單的。找個小河溝。去樹林邊撿點干柴。鉆木取火還是知道的。弄了一會。火也生好了。兔子也洗干凈了。不過身上一清二白的。也就這樣吧。能吃口熟的就不錯了。兔子找個樹枝串好。架在火上。慢慢的。慢慢的。油脂一點點的烤了出來。落在火上。發出陣陣肉香。哦。太美味了。口水啊。一會的功夫。一只金光燦燦的兔子就考好了。。。。正在我準備吃的時候,突然。聽見后面傳來了嗖。嗖。嗖的聲音。只見3條黑影沖遠方襲來。眨眼不見了。我用力揉了揉眼睛。嗯。可能眼花了。“不對啊還有聲音那。要說眼看花了還可能。可是我還聽到聲音了。”這時。耳邊傳來一個猥瑣的聲音。“小子。你看哪呢。”我下的一下跳起來。也不管兔子了。聲音了。黑影了。批命向旁邊爬去。對是爬。而且速度非常快。這時的天已經黑了。黑吧垃圾的。有個**在你耳邊什么感覺。哦。是聲音。這就是我。膽子還挺大。要不容易嚇死了。好歹爬出去好幾米。這時我才回過頭看清楚是什么東西。應該說不是東西。是東西。。。。。我的前面站著3個人。一個老頭。嗯。挺猥瑣的。一個老妹兒。水靈的。一個書生。比較懶散的樣子。就是這么個組合。挺怪異的。我見不像是鬼。就壯著膽子問了一句“幾位壯士哪里人”。這時。那個挺水靈的老妹兒撲哧一下樂了。別說。挺好看的。那老頭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架在火上的兔子問到“你烤的?”“嗯。你老喜歡啊?”這祖宗可不能得罪。我可記著剛才周圍什么都沒有啊。眨眼功夫。出來仨大活人。滿肚子疑問還沒弄清楚呢。“行了。我們有不吃人。看你那慫樣。。。我們是前面圣云宗的。出去辦事。剛回來。你個屁都不是的普通人。怎么來到這里的。要知道這方圓千里可很少有人能進來的。”我奶子有點裝不過來了。等等我屢屢。我現在穿著古代的衣服,身邊全是一些不知名的花啊。草啊。樹啊什么的。現在又來了三個穿的跟拍仙劍奇俠傳似的。說的跟射雕英雄傳似的長得跟啊Q正傳似的。這都什么啊。我抬頭看了看三人。有低下頭想了想。有抬起頭看了看。弱弱的問了句。“大蝦。這是哪里啊”。“呦呵。小子兒。行啊。都不知道這時哪里你就敢往里闖."這時懶散的書生插了一句。“這是東華神州。花語平原與幽冥森林的交匯處。也是我圣云宗的山門所在。小子。你從哪里來的啊。”我聽到這里有點懂了。“大蝦。你們的宗門是干什么的啊?”我說。這時那老妹兒爹爹的說道“我們宗門啊。。。殺人放火啦。。。打家劫舍啦。。。入室搶劫啦。。。**擄掠啦。。。作奸犯科啦。。。倒賣人口啦。。。這些都不做。。”好吧一堆廢話。還是旁邊的書生向我解釋了他們是干什么的。“我們的宗門。一般的時候練練攻啦。。練練器啦。。練練丹啦。。。不愿作這些的時候。可以去浪跡江湖啊。。行俠仗義啊。。路見不平啊。。拔刀相助啊。。等等吧其他的也沒什么事情好做啊”我算是看明白了。這沒有一個是正常的啊。但是現在我大概了解了一點。那就是我已經不再地球了。我TM華麗的穿越了。此時我面對著穿越后第一個見面的三個人。不知道從何說起。也不能告訴他們我是穿越的吧。我只好無奈的說道“哦。我失憶了。不知道怎么來到這里的。”幾人見我說的還算真誠。也就沒有深談。旁邊的猥瑣老頭對著我說道“小子。這兔子你烤的啊。好像很香啊。好好吃的樣子啊。。。。”我一看差點沒笑出來。旁邊的兩位也是無奈的笑笑。因為這老頭從看到兔子的時候開始。眼睛就沒離開過那只兔子。而且。口水都流出來了。剛才說的話。大概也沒聽到吧。“嗯。老頭兒。嘗嘗唄。”我這么一說倒是老頭不好意思了起來“哎呀。小子你這么大方。老頭子我也不好意思白吃你的東西不是。這樣我這有點碎銀子。就算一點意思吧。”說著從旁邊掛著的口袋里拿出來一些銀子。我趕緊拒絕道“不用客氣。不用客氣。您老人家能看上咱的烤兔。那是小子的福氣。什么銀子不銀子的。說著就見外了。所謂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既然幾位趕上了那就一起吃一點。只是沒有酒。不能盡飲啊。”老頭倒也沒堅持。點頭說道“小子既然出了這下酒的菜。老頭我也不能敗了興致。就我這有。”說著。就見他在哪口袋口子處一抓。一壇酒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上。其他二人沒什么反應。可能是習以為常了。可是。我這個從地球來到這里的地球人。當時就看蒙逼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