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3:1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武至玄黃
  4. 第一卷 第三章 元重掌

第一卷 第三章 元重掌

更新于:2018-03-17 09:28:40 字數:2440

字體: 字號:
  時光如水,潺潺而逝!

  “一年過去了啊!”山丘旁的空地上一個少年躺在草上,看著太陽呢喃道。

  拉近看去,這少年穿著有些舊卻依然很清潔的灰色麻衣,神色間隱約透出一股自信,與其年紀不符的成熟氣質散發開來。

  這少年,赫然便是王安。

  “一年了終于成為一名真正的武者了!”

  王安有些感慨的嘆了一口氣,這一年來,王安嚴格按照周樹的指導瘋狂般的壓榨自己的身體,一步步的強化自己的身體,才終于在今天達到了武者的修煉條件。

  “一年時間才能達到這種程度嗎”王安站起身來對著旁邊的一顆一人寬的大數猛然一拳掄去。

  看著大樹悶響了幾聲后劇烈的搖擺了幾下。王安不著痕跡的皺了皺眉毛,顯然對這樣的情況不滿意。

  其實,一般的武者都是從很小就開始鍛煉身體并用不同的靈藥滋補,從而使得很少有用了一年時間才達到武修標準的,不過對王安來說,這一年內幾乎從來沒有服用什么靈藥的情況下能一年就達到這種程度已然極為不易。甚至村里的大漢現在也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定了定神,王安直接盤膝坐下,閉目感應起來。

  玄黃大陸,武風盛行,隨著武道的不斷發展,一套完整的武修體系儼然被遠古的人杰們劃分出來。

  武道之修,主要吸收玄黃之氣來壯大一身,而隨著修行著們對玄黃之氣吸收的程度不同,不同的強弱等級也一一被命名。王安,只能算是剛剛踏入武境的修行者。武境,也只是最開始的一個境界。

  此時,盤膝而做的王安正按照周樹交給他的法訣“一元功”,吸取外界的玄黃之氣。一股股淡淡的無色靈氣隨著一元功的運轉被吸入身體,順著身體內繁雜的經脈循環著。等到這股經脈成長的一定程度的時候,便可沖擊丹田,成為一名黃境武者,也就是周樹當年的境界。

  不過成為黃境武者對于王安來說都是較為遙遠的事,畢竟他現在才剛剛武境起步,而他體內經脈中的玄黃之氣也剛剛只有細線粗細。

  武境,是一個聚集靈氣,然后等靈氣到一定程度后撞開丹田的過程!而功法,則是這個境界最重要的東西,一個好的功法,甚至可以讓一個人遠遠的甩開同輩,而王安所修的“一元功”只是汲境中級的功法,若是王安按照這功法一直修煉到沖擊丹田的那一天,則不出意外的王安會成為武境中墊底的存在。只不過聊勝于無而已。

  功法,武修者最重視的東西之一,功法五境,汲,窺,竊,奪,造!汲境功法,也是大多數武者的修煉功法,而窺境功法,只有一些有勢力有天賦的人才能修行。至于竊境功法,就算你有背景,有天賦,但是這兩種要是沒有強大到一定程度,那也是無緣的。奪境和造境功法的話,億萬中無一。

  “小安,修行適合而止便可,萬事都有個度!”王安修行處,一個身穿灰色古舊長袍的老人含笑緩步而出,瘦弱的身軀告別以往的病態,給人一種老態龍鐘的感覺。

  王安停止運轉功法,聽到聲音后睜開眼睛看著走來的老者,嘴角扯出一抹笑容,說道“爺爺,你來啦!”

  老者正是周樹!

  “小安,都怪爺爺沒用,不然若是讓你有靈藥用來修行你也不至于這般拼命了”周樹看著王安臉上疲態的笑容,心中不免一陣苦澀,愧疚的對王安說道。

  “爺爺,是我拖累了你才對,讓你在這小山村陪我待了十幾年!”

  王安知道,若不是當年周樹為了自己的安全才帶著自己躲在這落后的小山村內,否則憑周樹黃境中期的實力又怎么會甘愿這樣茍活!要知道黃境中期的實力已然可以在一個較小的家族成為一名供奉了。

  “哈哈,好小子!周樹爽朗的笑聲傳出,旋即對王安正色說道“小安,爺爺今天來要教你一種武技”

  “武技?”

  “嗯,小安,爺爺問你,當你體內玄黃之氣達到一定程度后,你如何用它?”

  “你是說…”

  “嗯,武技,其實便是運用玄黃之氣的方法,它將玄黃之氣以不同的方式用出來,將玄黃之氣的作用發揮到最大,并分為攻擊,防御,治療等多種!”周樹神秘一笑道“你可知,我今天要教你的是什么武技!”

  “什么武技?”

  王安眼睛一亮,走些急切的叫道。聽語氣,王安可以感覺出武技的重要程度。

  攻擊武技云重掌

  “此掌若想修煉大成,需要三個步驟,第一步,一重掌,第二步,二重掌,還有最后一步的元重掌!”周樹嚴肅的說著“這,也是我所有的唯一一個窺境武技!”

  深夜,樹葉在風中沙沙作響,樹下,王安正以一種奇異的姿勢邁步,淡淡的光澤在右手上纏繞,然后對著一棵樹,狠狠拍下。

  “呼,又失敗了!”

  王安練的正是周樹交給他的元重掌,不過一天的苦練他任然不能掌握第一重掌,此時有些泄氣的說道。

  王安看著右手,想起周樹對他說的話。

  元重掌并不是一味的重,要引發自己體內的玄黃之氣聚集右手,用一種并不蠻橫的姿態打出蠻橫的一掌。

  王安琢磨了這句話一天,卻依舊不能明白這句話打含義,此時對比自己白天打出了掌好像隱約抓住了什么,一時陷入沉思中。

  “是了,就是這樣了!”一會兒后王安突然發出有些尖銳的聲音,雙眼爆發出明亮的光芒。

  一步邁出,再次對著面前的數目一掌拍去。一拍無果,王安再次向著大樹拍掌而去,幾次過后…

  “轟”

  大樹應聲而倒!

  “果然是這樣,是聚集靈氣而不是右手發力!”看著倒下的樹,王安喘著氣自言自語道“”若非是抓住了這次靈感,還不知道什么時侯才能修煉成功啊”。

  “爺爺,我練成第一掌了”跑回家中,王安對著快要入睡的周樹興奮的叫道。

  “你說什么,你真的練成了?”周樹一驚,旋即臉色有暗淡下來,對王安道“別說大話,窺境武技豈是你這么快就能入門的”

  周樹的話還沒落音,一股重重的掌風便從他面前一閃而過。

  “你…你…竟然真的!”周樹一臉驚愕的說道。雖然他自己天賦并不高,可他當年也是用了一個月才入門的!就算他自己被譽為天才的妹妹都是用了十天才入門的。而王安竟然只用了一天時間,也無怪他會這么驚訝。

  “恩公的兒子果然不一樣!”

  王安得意的看著周樹,揚了揚拳頭,說道“我可是天才!”

  “小安你記住,武者切勿自滿!”周樹適時的提醒到,武修一道,無窮無盡,自滿的人是走不遠的。

  “嗯,我知道啦,我在出去練練!”

  王安丟下一句話后出門而去,留下哭笑不得的周樹在屋內繼續驚訝。隨即一夜無話。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