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6:55:0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宿命之源
  4. 第一章 無法逃避

第一章 無法逃避

更新于:2018-03-16 10:10:36 字數:4391

字體: 字號:
  當你相信這件東西一定會出現,那么他也就出現了,只不過出現在你的心里,無數的善男信女所膜拜的神靈,都曾經出現在他們的心里,并在偶然的時間,偶然的地點,與一件偶然的事情相吻合。

  ************************************************

  “清,等等我”從我身后傳來了熟的不能再熟的聲音,這是鑫。

  “你怎么了?昨晚沒有睡好嗎?”鑫非常關切的問。我一宿沒有睡好,頂著2個黑眼圈,看都看出來了,這傻丫頭還問,真是不知道說什么好。

  “昨天看書太晚了。”我敷衍著作了回答。

  “哦,請你喝咖啡吧!順便和你說件事”鑫總是這么直接的說出自己的想法,雖然她覺得很婉轉,但我覺得她想說什么我已經猜的八九不離十了。

  轉過了好幾條街來到了我們經常來的,“懷念”咖啡廳。說真的我對咖啡不是很感興趣,很多時候只是把它當作控制瞌睡的良藥。

  “一杯黑咖啡要不加糖的,一杯白水加糖”我很熟練的叫了東西。我覺得夠苦的咖啡才能抑制我的瞌睡,鑫每次都是喝白水但是要加糖的。有時候覺得和鑫待的久了她的每件事情我都很了解甚至她在想什么都可以猜的八九不離十了。不過似乎這并不是我的聰明而是因為她的簡單。

  “清,我要成為你的守護神,永遠和你在一起的,但是……”鑫帶著滿臉的興奮說著。

  “嗯!不錯啊!”鑫每次說起這樣的事情我總是敷衍著回答,當然也是敷衍的聽。而我不能解釋的是不論鑫講話的時候我在干什么或者想什么,她所說的話很久以后我都可以記得非常清楚,就像她所說的每一句話不是說給我的耳朵,而是說給我的心。

  “清!我也不太明白你的宿命到底是什么,但是我覺得你不應該把它放在心上,也許什么時候你會一下子就明白了。”

  “我……”我不知道該怎樣回答,但每次在這個時候總會聞到那陣清香。

  “鑫,我好羨慕你,可以叫他清,顯得那么……”月晨帶著她的標準笑容走了過了。

  “哈哈,月晨,你也可以這樣叫得,對吧,清。”

  “當然……”

  “哼,算了吧!嘴上說的和心里想的不一樣。不用在巫女面前裝的那么善良。”

  月晨臉上的笑容有了一些詭秘的變化,湊到我的耳邊說,“看到外面那個小子沒有,追我好幾天了,說了很多甜言蜜語了,幫我搞定他”

  “你又來……”雖然心里很是難以接受,但還是習慣性的起身向門外走去,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幫月晨搞定這樣的事情了。她長得漂亮而且性格開朗,喜歡的她的人,怎么說也是數以千計。我推開門走出了咖啡廳,在一架莫德卡摩托旁邊站著一個“彪形”大漢,看見這個人我的后背就可以不停的出冷汗。這次月晨可碰到麻煩了,不,應該是我又碰到麻煩了。

  “楊琪,我和月晨從小就訂了娃娃親,這個事情你知道吧!”我戰戰兢兢的說,自己都覺得說話,沒什么底氣。楊琪是什么人,不說他手下的那幫混混,就他自己七八個人收拾不了。就我這小體格估計……。

  “武清,我告訴你,你的底細我很清楚,是不是月晨那小丫頭想甩了我,叫你個癟三出來的?”

  “你怎么說話呢?”

  “你替那丫頭擋了多少次,不要說我不知道。”

  “本來怕傷你的心,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也不用我在說一遍了吧!”看到楊琪那個樣子,心里反而不在害怕了。

  “叫那丫頭自己出來說,看我能不能花了她的臉。”

  “見了也是被甩,不見也是被甩,而且見了恐怕這世界又少一個美女,我看還是算了”

  “武清,我告訴你,就你小子,玩電腦你確實不錯,不過今天我看看你玩拳頭怎么樣?”

  “—•#%—¥”楊琪帶著他的固有罵詞,對著我的胸口就是一拳。

  通常對方的第一次攻擊我都是照單全收,還好他們總喜歡打我的胸,不打臉,我已經很慶幸了。我重重的摔在地上,胸口一陣火辣辣的疼。而每次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都會有美女救英雄,在我倒地的同時蒙面女俠也就出現了。和往常以下,在我起身把身上的塵土排干凈的時候。楊琪也已經被女俠踩在腳下了。

  “小子,以后再找武清的麻煩,可不要怪我不客氣啊!聽明白沒?”女俠故意粗聲粗氣地說。

  “臭娘們,你讓我起來”

  “怎么,還不服?有本事起來啊!”

  一個人雙手被鎖在背后,頭被人踩在腳下,怎么能夠起來呢,何況壓著他的蒙面女俠也不是一般人啊!

  “楊琪,算了吧,為了月晨這小丫頭,我們也不必要拼個你死我活吧!再說了我給她當擋箭牌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大多數人看到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今天你也打了我一拳,算出了惡氣了。……”我邊說邊示意讓蒙面女俠把他放開。

  “你……”楊琪看著我滿眼的怒火,想要說什么,但是看看站在我身邊的蒙面女俠。“武清,你小子,走著瞧”說完騎上莫德卡就走了。

  鑫看到一切都結束了,從咖啡廳里走了出來。遞了一面小鏡子給蒙面女俠。

  月晨扮女俠的工作也該結束了,摘下面具來,接過鏡子,看看自己有沒有掛花。“這家伙出手太重了,估計腿上和后背又青了好幾塊”邊說邊轉向我。

  “來吧大小姐,用不用我背你回去?”

  “那……,可是……,這個……。”

  我打斷了月晨的話說,“不用說了,你救了我我總得知恩圖報吧!”

  “那多不好意思……”

  “月晨,這次該我羨慕你了。”

  ……

  每次遇到不愿意接受被甩事實的人,一般都是這個結果。我背月晨回家,鑫自己回家。說實話第一次看到月晨的時候覺得她很可愛。也許因為漂亮所以可愛吧!不過看到她打架的時候,我徹底放棄了追求她的想法。話又說回來了,我那個時候有沒有追求她的想法還真的無從考證,那時我7歲,她才6歲。如果那時就有了追求她的想法那不就是超早戀了嗎。

  …………。

  從月晨家出來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很奇怪今天路上的人很少,這個點原本應該還是熙熙攘攘的,往常在街角的那家燒烤攤總要在12點以后才會打烊,今天這個點就已經打烊了。有點怪,但是不管怎么說還是趕快回叫家吧。

  本來預計老爸老媽都已經睡了,回家才發現老爸竟然還在看電視。

  “清,回來了。你媽媽睡了,動作輕點。”我要是晚回來老爸一般說的都是這句話。

  “嗯!我洗洗就去睡了”

  “你的公假還有2天吧!”

  “是”

  “明天我們一家一起出去野營吧!”

  “好,沒問題”老爸能說出一起出去玩得時候是比較少的,不趕快答應,過5分鐘變卦,可就是‘后悔莫及’了。“

  “問問小月和鑫鑫有沒有事情,沒有就叫他們一起吧!”

  “嗯!好!”老爸一直問我比較喜歡她們2個中的哪一個,2個丫頭老爸都很喜歡,我選哪個都會傷了老爸一半的心。

  “我去洗澡了”

  “好,去吧!”

  …………

  已經是晚上11點了,卻不覺得困。不由自主地拿起了《宿命的選擇》。

  每一次的對自我的認識,都是在對自己宿命的認識,當你能夠自如的控制自己的宿命本源色的時候,你才能夠真正的開始了解自己的宿命。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是短暫的,但是一個人的宿命卻是永恒的……

  在時間的長河中每一個人的存在都是短暫的一霎那。你可能會覺得沒有足夠多的能力去完成自己心中的理想和向往,而必須接受現實,如果你有這種感覺,那么你正在背離你的宿命。

  ……

  有時候覺得這本書就像是專門為我寫的。月晨的爺爺從哪里弄到了這本書呢。我怎么會覺得越來越迷茫呢?

  “本源色”、“宿命”……。最近這些詞總是在我腦海中出現。藍色……。一道藍色的光芒又一次在我眼前,我知道藍光有一次把我送到那個時間與空間都停止的地方。

  “老爺子,我猜你就在我身邊。對吧!”我沒有睜開眼睛便大聲地說。

  “我在這里等您已經很久了。”那蒼老的聲音表現出異乎尋常的客氣。

  我睜開眼睛看著他,“我現在知道了每次我想到藍色的時候就會來到這里。”

  “應該說是你每一次想要來到這里的時候,本源色就會出現在您面前。永遠都是您在駕馭本源色,而不是本源色在駕馭您。”

  “反正是一個意思,老爺子,不要和我這么客氣了,我也不是生客了”

  “當然,這里本來就是你的世界。”

  “不管這里是你的還是我的,總之我是不由自主地來到這里。也不知道你有什么魔法。”

  “并不是我使用了什么魔法,而是因為你有許多疑問,你要找到答案所以……”

  “反正我是說不過你,就算是吧!”可能真的是因為我有很多疑問要解開,所以總會來到這里,現在我已經不再感覺這是夢境,面前這個老者的來歷我已經不想去猜測,而是迫切的想知道他的身份。

  “我想這次你不會很快的離開,請坐吧!”自稱時間使的老者示意我坐下。

  看了看周圍連一把椅子都沒有看來是要坐在地上了。“我現在很想知道你是誰,為什么你總是說宿命。它到底是什么?”

  “武清,你稱我什么都無所謂,因為當你能夠解開自己宿命的時候,這座時間和空間都停止的宿命大廳就會消失,我也會隨之消失,我所以存在均是為了幫助你了解你自己,了解宿命之源。當你能夠了解宿命之源的時候,人類才會不再成為棋子。”

  老者的話越開越吸引我了,不也許是因為我越來越急切的想解開這個謎團。

  “鑫總是給我講人類是魔和神賭注,為什么會這樣呢?”

  “在3億年前,我們與神魔大戰的失敗以后,魔和神立下賭注,當人死之后,神和魔要將那些他們各自認為優秀的靈魂從人界帶走,然后經過神和魔的教化之后讓這些靈魂重新返回人界在圣靈之泉重新幻化成人,這樣的人被我們稱為信徒。神魔約定3億年后,誰的信徒能夠掌管人界,那么誰就贏得了人界的統治權,但是不論是神還是魔都不能以本族的力量去影響人類,只能靠各自的信徒去征服人界。”

  “阿。看來他們是閑得很厲害,繼續阿!老爺子。”說實話我到現在還不能相信這是真的,只是這個故事仿佛對我有很大的吸引了,迫使我急于知道整個故事。

  “人皇無法容忍神和魔的這種行徑,召集了所有的魔幻師,用自己的生命為祭,將每一個人的本源以宿命的形式封印在每一個人的靈魂中。讓他們可以永遠保留人的原有本質,直到宿命之源將他們喚醒。而把宿命之源封印在了他認為能夠繼承他衣缽的靈魂之中,并隨同這個靈魂一起沉睡在圣靈之泉,直到那靈魂重新幻化成人……”

  時間使說到這里的時候,語氣中充滿了崇敬和憂傷。

  “你不會說我就是那個繼承衣缽的吧!”我可不想成為什么皇或者王,我自由自在的生活就好了。

  “這個只有你自己知道,本源色里記錄著你所有的一切,你的過去和你的信仰,以及你的責任。”

  “你的故事我越聽越擔心我了,不知道明天早上起來我是不是還正常。”

  “啊?你……”時間使一臉茫然的看著我。

  “啊什么啊!繼續說說你的故事。”

  “你不知道的我都告訴你了,剩下的你自己都知道的,不需要我說什么。只是到現在你還是沒有接受宿命的安排。”

  “我知道你還會來這里的!”我對時間使得這種賣關子的作風是非常的反感。

  “宿命的選擇沒有誰可以逃避。宿命之源。”

  我第一次感覺到是自己駕馭著藍光而不是藍光帶著我,而這更讓我感到恐懼。如果那藍光我可以駕馭,那么時間使說的一切就都是真的。但是我該如何去接受這些呢?是否我真的無法逃避。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