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2:09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未世之爭
  4. 第二章 飯堂沖突

第二章 飯堂沖突

更新于:2018-03-18 17:36:45 字數:3174

字體: 字號:
  “你們聽說了嗎?前線打了個大勝仗。”

  “切這還要你說,我們早知道了。”

  “額,那你干嘛不說。”

  “我干嘛要說。”

  “你為什么不說”

  “我為什么要說”

  “。。。。。。”

  天凡安靜的坐在位置上,一口沒一口的吃著碗里的飯聽著旁邊的人議論著這場戰爭“不得不說,吃飯的地方永遠是得到消息最快的地方,也是最可靠安全的地方。老哥他們總算沒白死戰爭總算是勝利了,這一下應該有段時間太平了不用天天打戰了吧。”天凡自嘲的笑了笑心中的一塊石頭總算落了下來隨即又冷哼一聲道:“團長那老家伙,這次回去一定要把他那胡須都扒光了,在把他那把C級激光劍搶過來心疼死他,非得扒了他一層皮不可,居然派了這么難的任務給我們:”其實,這倒是天凡錯怪了老家伙了。實在是老家伙自己也無可奈何沒人可派了,誰讓天凡那個營隊實力最強人數最多了,任務重大派弱的人去吧怕頂不住敵人的攻擊,多派些人吧你叫他去哪找人打戰又不是只有一處別的地方也要打的也要軍隊的。而任務的目的就一個字“拖”,能拖多久是多久,拖得越久越好所以不得已之下只好將自己最精銳的部隊派出去將自己最近幾年的家底都拿了出來給部隊裝備上希望能讓更多的人活下來,但失望的是最后活下的只有天凡而已。

  。。。。。。。。。

  天凡低著頭,幻想著團長那老家伙在被自己搶了寶劍后用哀求的眼神可憐的望著自己心中不由得一陣舒坦,叫你丫的以后再虐待我,叫你丫的還敢叫我洗衣做飯,叫你丫的。。。。。。。

  “那個,我可以坐在這嗎?”一個很不適宜的聲音響起。

  天凡在這聲音第三次響起才從自己的YY中清醒過來,對于敢但打斷自己YY的人自然沒好臉色了抬頭看了看來人,穿著一件白色連衣裙,齊耳短發皮膚白皙如玉,五官端正。恩好吧看到你是美女的份上原諒你了剛想請美女做下。

  “咦,是你!”美女驚訝的聲音中帶這點畏懼,她可記得清清楚楚眼前這人就是自己昨天幫得人。昨天這人向自己一吼可是害的自己一晚沒睡好的。

  天凡有些奇怪了,他可不記得認識眼前這位美女。但他可不會否認,廢話有個美女走到你面前說認識你,要坐在你身邊吃飯你會拒絕嗎?想來是人都不會的。在自作多情的天凡看來眼前的美女就是這個意思了,要不他干嘛要做在自己的身邊呢?看來老子的魅力也是很大的嘛。剛來基地不到一天就有人來搭訕了,還是個美女,嘿嘿。。。。。。。其實,天凡他也不想想一個剛從死人堆里走出來渾身帶這死氣做在那吃飯,一會傻笑一會憤怒一會又悲傷的,沒將他當成神經病趕出去就已經謝天謝地來人哪還有趕坐在他旁邊吃飯的。

  少女眼看眼前的人不說話了,打算離去但又看了看四周都坐滿了人也就這有位置了,不由得鼓足勇氣的再次說到:“我可以做在這里嗎?”

  “哦,請便。”天凡終于在少女的另一聲呼喚中清醒過來。

  少女偷偷看了看天凡縮了縮脖子,小心翼翼的在旁邊坐了下來一口一口的向嘴里送著飯。

  其實總的說來我們的天凡還是第一次和一女孩如此近距離吃飯,從小在軍營里長大身邊都是一些大老爺們,大口吃飯,大口喝湯的不時的嚷嚷幾句,聊著前幾天在某某地方看到的小妞怎么怎么好看,身材怎么怎么好的,說的人那口水橫飛,聽的人眼睛放光。說到底如此自戀的天凡還是個初哥擺了,要叫他吃個飯都要坐直細嚼慢咽,喝個湯都要小口小口的,那比死了都難受,總算我們的天凡還知道在美女面前要保持風度,沒有將自己的熊樣表現出來。

  這不只見我們的天凡一小口一小口的向嘴里喂著飯,還不停嘮叨著:“風度,一定要在保持風度。”

  門口。

  一群很惹眼的人的五個人走來,為首的青年身高足有一米八,穿著迷彩短衣,迷彩長褲,胸肌凸顯的很明顯。在他周圍的四個人,或是身體壯碩,或是臉上有著刀痕,一看都是很兇悍的人物。

  “少爺,你看那邊是書音小姐。”一位大漢附耳對中間為首的年輕人說道。

  青年順著大漢指向的方向看去,看到天凡坐在少女旁邊不禁鄒了鄒眉頭,冷哼一聲,瞇著眼說道:“走,我們過去。”幾位大漢聽了都用一種憐憫的眼神看向天凡,他們可是知道自家這位嬌生慣養的少爺可是個什么角色,對于自己看中的女孩一向很重視,不忍別的男人接近,前次還將幾個追求個書音小姐的人給打殘了躺在床上好幾個月。實在有些不識好歹的那就永遠消失吧。什么,法律,那只是對普通人有用對我們那只是狗屎而已。何況這次還是遇到個和書音小姐吃飯的人呢?

  天凡只覺得這是自己一生最難吃的飯,到不是飯菜有多難吃,要是有幾個大男人虎視眈眈的盯著你吃飯你吃的下就怪了,此時天凡的周圍就是這種情況,剛才那個美女在看到這幾人走近后就離開了,走的時候還詭異的向自己笑了笑。

  “難道我的魅力這么大連這幾位大漢也看上自己了?肯定是的了,瞧他們看自己的眼神生怕自己跑了似的。可爺喜歡的是女的啊,即使你們用武力相逼爺也不會就范的。”某人繼續意淫中。.

  “滴”某人的汗滴在桌上,到不是說天凡怕了眼前這幾人,實在是太詭異了,幾個大男人用色迷迷的眼神看著你你會怎么想。

  天凡拉了拉上衣捂住胸口,緊張的看著對方。

  “你和林書音小姐是怎么認識的?”終于對方的一個臉上帶疤痕的大漢開口說道。

  “呼——”天凡將自己一直憋著的一口氣吐了出來“還好是來問人的,剛才真被嚇死了。林書音好耳熟,好像在哪聽過。”某人終于好像記起了什么“哦,對了昨天那個幫了自己的新兵蛋子好像就叫這名字吧,怪了這些人問他干什么,他們怎么知道自己認識她的怪了?”某人心中想著。

  “哦,你是問昨天那個幫了自己的那個新兵啊,那可是個活雷鋒啊,她。。。。。。”

  “啪”天凡還沒說完就被一拍桌子的聲音打斷了:“小子別耍花樣我們問的是剛剛和你吃飯的那女孩。”

  “剛和我吃飯的那女孩,恩,額那就是林書音嗎?怎么和昨天長得一點都不像”某人咬著手指擺出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

  也難怪天凡沒認出來,昨天看到時還是一身軍裝,軍帽的。今天卻是一套連衣裙,兩種服裝,不同的氣質,這變化也太大了些。

  “啪——管你像不像,就問你怎么認識她的。”另一大漢啪桌起身開口說道

  天凡臉色難看了。

  我堂堂一個老兵好心好意的回答你們幾個新兵蛋子的問題,丫的給臉不要臉還敢一而再再而三在老子面前拍桌子,老子好歹也是個連長怎容你們幾個新兵蛋子在我面前拍桌子。

  剛想起身教訓教訓這幾個沒禮貌的小子。

  “我不管你是怎么認識小音的,但我不希望你以后再出現在他的面前。”一個聲音打斷了天凡的行動。說話的正是那個一直很保持安靜的青年。

  天凡眉頭一皺,望著說話的青年,他在那句話中感到了一絲能量“好狠毒的家伙,想陰自己要不是自己從小修煉內勁內氣強大要換了普通人這下不死也變白癡了,這家伙不簡單啊,小小年紀就有這般實力了。看來是那些大家族的人了,也就只有他們才能在這種年齡段培養出著種實力的人了。”

  “雖然眼前的這幾人不是自己的對手,但他們背后的大家族卻是自己不可抵抗的。”秉著自己的實力還不夠那些大家族的人塞牙縫的想法,只能暫時的后退。哦,不能說是后退,用團長那老家伙的說法叫戰略性轉移,惹不起我還躲不起了啦。不過生為老兵,為了老兵的尊嚴也不能就這么算了。

  “你說的那個小音我不認識,也不想認識。”天凡冷冷的看了看青年,眼里閃過一絲不屑:“哼——”緊接著又重重的哼了一聲,轉頭離開了食堂。

  “少爺,要不要我們追上去給。。。。。。”一大漢來到青年旁邊做了個砍頭的動作低頭說到。

  等了許久卻不見青年有什么反應抬頭一看卻看見青年面色蒼白正不慌不忙的用紙巾擦拭嘴邊的鮮血。

  “不用了,那小子很實力強你們去也是被殺的料,他大概也是哪個家族的人吧,實力這么強怎么以前沒見過你去查下他的身份吧。”

  “是,少爺。”

  說完大漢領著另一個大漢轉身走開。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