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7:2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練氣者
  4. 第三章 入丁火

第三章 入丁火

更新于:2018-03-16 21:15:35 字數:2229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感覺很熟悉。”星月道。

  “熟悉?”流云疑惑道。

  “嗯!就像呼吸一樣。”星月道。

  “難道這和你以前有什么關系?或者你之前就是一名氣者。”流云猜測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更想知道我是誰?我的家、我的父母。”星月的腦袋低的很沉。

  “放心吧!只要心里面有信念,就能夠實現愿望,也就能夠找回丟失的記憶。”流云拍了拍星月的肩頭安慰道。

  “我會幫你找回你以前的記憶的。”流云看著星月的眼睛鄭重的說道。

  星月愣了愣,不知不覺間兩個人之間已經達成了一種默契,這種默契以至于在將來的某一天影響到了星月的一生。

  一天的時間過得很快,在這一天的時間里,接二連三的有人成功的完成了納氣,但是他們遠遠不如星月這種怪胎,并不能聚氣與迸氣。

  獨立的空間外,巨大的老樹下,原本低頭酣睡的老頭已經站直了身子,站在那里看著空間發生的一切。

  “這個就是你說的那個孩子?”老頭開口道。

  “嗯!我發現這小子的時候,他什么都不知道,像是不記得了以前發生的事情。我看他手心有五瓣花紋,這才帶了回來。”朱龍交代道。

  “將他交于你的門下,由你教導,山門外的事就算過去了。”老頭淡淡說了句。

  老頭右手輕輕的一揮,眼前淡藍色的光幕緩緩的消失,星月一眾人再次出現在巨大的老樹下。

  “看來你們其中成功納氣的人還真不少。成功學會納氣的可以留下,剩余的人將會抹去關于氣者的記憶送出氣宗。”朱龍看了看所有人道。

  所有人聞言,有的高興,有的失落。失落的聽到要被摸去有關氣宗的記憶時,一臉的絕望。這不單單只是在氣宗上有關的記憶,而且還有以前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或許到那時,最親近的人也會變得陌生。

  “你叫星月是吧!”老頭看了看不自然的星月問道。

  “是的。”

  “你為什么會來這里?又為什么想成為氣者?”老頭鄭重的問道。

  星月遲疑了許久,對于這個問題他沒有想過,要真的問為什么,那也許就是找回自己以前的記憶。

  “找回以前丟失的記憶。”星月回答道。

  “氣者意味著守護,守護這片土地。而一個正真強大的氣者,心里面只裝下守護兩個字。”

  “只有守護住了自己要守護的人才能夠守護住自己。”老頭頓了頓又道:“你明白我這句話的含義嗎?”

  “你本是男兒身,星月這個名字不太適合你。既然你記不起以前的記憶,那就叫十一吧!”

  十一并非指星月排行十一,而是指失憶之意。

  而流云聽聞星月為男兒身時,面色頓時一變,想象自己昨夜還與其同床而眠時,面色變的格外的緋紅。

  “你是男兒身?”流云瞪大了眼睛看著星月道。

  星月沉默不語,之前他不懂得男女,不懂得這個世界上的一切。

  “好了!除了十一被分在朱龍門下之外,其余人都要通過抽簽的方法選擇各自的老師。”

  老頭說完,身后的藍衣少年便捧個著一個木盒走了上來,木盒里面裝著大小一樣的蠟丸。

  “從你開始吧!”老頭指了指站在最前面的少年道。

  少年愣了愣,一臉喜悅,走上前來伸手從木盒中摸出了一顆蠟丸來。捏破蠟丸,里面裹著的是一個刻有金字的鐵牌。

  “庚金殿!”藍衣青年溫和一笑道:“去千羽師兄門下。”

  少年點了點頭,站在到了一旁。

  接著是一個赤發少女,火浪般的長發批在肩頭,如同一團火云披在肩頭。

  “丁火殿!朱龍師兄門下。”

  “庚金殿!千羽師兄門下。”

  “葵水殿!我的門下。”

  “戊土殿!賴鬼師兄門下。”

  “乙木殿!千秋雨門下。”

  ……

  藍衣青年一一念道,共有十五人。而朱龍的門下除了十一外,再就是那個赤發少女,以及一個身材矮小的少年。至于流云,則是分在了藍衣少年的葵水殿。

  “天黑前趕到丁火殿,否則就和他們一樣離開氣宗。”朱龍看了一樣十一三人,這才辭別了宗主,身行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你們三個別愣著了,給這是去丁火殿的路線圖。”藍衣少年說著將一個卷軸扔給了十一。

  十一接過卷軸,回身看了一眼流云,只見到流云微微一笑,似乎之前的事已經變成了過眼云煙,消散在了空氣當中。

  “有時間我會去丁火殿找你的。”流云道。

  “嗯!”十一重重的點了點頭。

  氣宗共分五殿,分別為庚金,丁火,葵水,戊土,乙木五殿。五殿分別位于氣宗的五個方位,各自為甲乙東方木,庚辛西方金,丙丁南方火,壬癸北方水,戊已中央土。

  丁火殿位于氣宗的南方,便是順著來時的路穿過小竹林,一直往南五十里便是丁火殿。

  五十里對于氣者來說很短,但是對于年僅十歲左右的少年來說便是萬里之遙。

  三人中僅有十一一人學會了聚氣,迸氣,可以將氣聚于腳底,加快速度。而其余二人便有些吃力了。

  “呼…呼…”

  身材矮小的孟一安滿臉通紅,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本來在體型上便處于弱勢,又跑了這么遠的路早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

  “媽的!還不如殺了我,從小到大少爺我一直都是轎子抬著走的。”

  孟一安原本是一家商戶家的小少爺,陰差陽錯的拜在了氣宗的門下,又稀里糊涂的要跑著去五十里外的丁火殿。

  “那好啊!你一個人后邊慢慢的走,完了直接被抹除所有記憶,再被踢出氣宗。”赤發少女雀離道。

  “我…我只是隨口說說。”孟一安心里開始打鼓,想象自己被摸出了記憶,肯定連自己的老爹都不認識了,更何況家里的那個童養媳。

  夕陽西斜,三人原本一天就沒有吃東西,等到了丁火殿門外時早已經是手腳無力,癱軟在了丁火殿門外的石階上面。

  空蕩蕩的丁火殿外,并沒有朱龍的影子。

  孟一安平攤在石階上,仰著頭看著倒立著的丁火殿殿門。

  嘀咕道:“說讓我們趕天黑趕到,怎么他自己卻遲到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