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09:5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跳刀無敵
  4. 第二章 陸彤

第二章 陸彤

更新于:2018-03-16 10:19:33 字數:2533

字體: 字號:
  雕琢木料或許枯燥,公輸羽確是樂在其中,看著一個個人偶或是動物在自己手下誕生,總是讓他覺得滿足。傾注無數感情的作品更是如此。

  公輸羽放下刻刀,從懷里掏出一個木偶。

  長發披肩的少女,右手拿著一只細小的短棍,輕輕敲擊著左手掌心,眉頭故意皺起扮作嚴肅,睜著大大的雙眼一副十分不滿的樣子,然而嘴角掩飾不住的微微笑意確是泄露了她的真正心情。

  公輸羽想起當時的景象也不經一笑。

  “哈哈。被我抓住了吧,還說已經掉了。”清脆悅耳的少女聲音傳來。

  公輸羽趕緊將木偶收入懷里,手忙腳亂地躲避著少女伸來的小手。

  “小丫頭,你怎么來了?”

  公輸羽這才有時間打量出現的少女。

  少女膚色白皙,嬌嫩欲滴的臉蛋兩朵健康的紅暈,水汪汪的大眼中眼珠轉動,透著精靈古怪。可愛的小嘴微微嘟起,將臉蛋漲成小小的包子。

  最驚人的還是少女與公輸羽的木像有著七八分的相似,只是木像顯得更加成熟。

  公輸羽也不禁感嘆十四五的少女果然變化快。幾月未見,少女出落的越發的動人。

  看著眼前那熟悉的面孔,公輸羽不禁想起另一個女子,不知道她現在的生活又是怎樣。

  “哎,回神了。臭羽毛,人家來找你。你卻當著人家的面想另一個女人。”少女嬌嗔著。

  “咳咳。你怎么能出來了,不是被關禁閉了么?”公輸羽受不了少女的瘋言瘋語,趕緊繞開話題。

  “膽小鬼,”少女嘟了嘟嘴,“人家是特意來告訴你關于姐姐的消息的。”

  公輸羽聞言短暫沉默了一下,才問道:“她還好嗎?”

  “不好!很不好!”少女大聲好道,邊喊邊踱著小碎步。

  公輸羽看著少女急切的模樣,笑了笑,說道:“好了,別演了。說吧,出了什么事情?”

  “真是沒意思。你就不能改一改這慢吞吞的性子。”少女停了下來,深處青蔥般的手指戳了公輸羽一下,“這次,我可不是騙你,是真出事了。”

  少女說著湊到公輸羽面前,故作神秘小聲說道:“我姐姐找了個新男人。”

  盡管很不適應與少女靠的這么接近,但少女的消息還是讓公輸羽心里漏了一拍,大腦空了一下。

  公輸羽深吸口氣,才說道:“小丫頭,不要亂說話。女孩子說什么新男人,也不害臊。”

  “哈哈,緊張了吧。”小丫頭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

  笑完之后,挺了挺出具規模的小胸脯,做出一副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訴你的傲嬌模樣。

  公輸羽知道自己不妥協,小丫頭也是憋不住的。但他還是使勁搓了搓臉部,擠出一個笑臉,溫和的問道:“小彤彤,告訴哥哥好不好啊。”

  陸彤聽著這聲音打了個寒顫,使勁跳了一下,說道:“臭羽毛,你好惡心。不過,人家還是告訴你吧。”

  “你知道我被我爹關在家里面學劍法。哈哈,像人家這樣的天才學得當然是相當的快了。”少女習慣性跑題,好在沒跑太遠。“但是,我能出來還是因為我爹娘要去城外接個人,這個人便是我姐的學長。”

  “學長?這應該沒資格讓你爹娘親自去接人吧?”公輸羽疑惑道。

  “對呀!”陸彤大叫一聲,化身推官,“所以,人家才覺得應該是我姐新找的男人。我爹娘才回去接他,讓他感覺到家的溫暖。”

  “嗯。一定是這樣。”少女自我肯定地點了點頭。

  公輸羽倒不像少女這么單純“女婿就想讓高傲的陸老頭親自去接人,做夢呢?”公輸羽想到陸老頭的樣子搖了搖頭。“那么他們應該是別的關系了,又是什么呢?私生子?”

  “喂。你倒是說話呀,我到底對不對啊。”陸彤見公輸羽沉思,推了他一下。

  公輸羽自然沒說自己的猜測,點了點頭,“嗯。有道理。”

  “哈哈。我就說人家怎么可能會錯呢。”少女大力拍了拍自己手掌。

  “你在高興什么?”公輸羽臉色不太好看,你這當著面在人傷口撒鹽不好吧。

  “咳咳,”陸彤干咳兩下,做恍然大悟狀,“對了,差點把正事忘了,我們快走吧。”

  “去哪兒?”

  “當然是去看看你的情敵了!”少女不滿道,她可是無比期待這場雙雄會。

  陸彤拉著公輸羽就要出門,公輸羽雖然覺著少女的推測太過離譜,但誰又能保證不是真的呢,看看也好。也就略微收拾了一下,半推半就的跟著出去。

  ——————————分割線可以有吧————————————

  兩人出了小店,向著東門行去。

  路上行人訝異地看著兩人,畢竟穿著大紅繡衣的美麗少女拉著穿著粗布衣衫的**絲,總是會有些奇怪的。

  少女絲毫沒注意到這些,公輸羽倒是發現了,卻也是毫不在意。兩人關系很是熟絡,更何況他只作陸彤這是孩子心性,他也只當這是一個還未長大的小妹。

  “小姐。”一聲沙啞的輕喚傳來。

  “英伯,你怎么在這里?你沒有陪我爹娘去東門嗎?”

  打招呼的是個穿著灰色長衫的中年男人,眉頭皺起,臉頰消瘦,一對深凹的雙眼顯得陰沉,黑黑的眼眶仿佛很久都沒睡覺一般。此人名叫林英,是陸家的管家。

  “林伯。”公輸羽問候道。心里卻是疑惑不已,林英怎么成這般模樣了?原來的林英雖然也很廋,但兩眼卻很是精神,整個人更是好像一株蒼勁挺拔的松樹,怎么變成這樣了,尤其是耳邊竟然有幾縷白發,這對一個修煉者是很不正常的。

  林英朝著公輸羽淡淡地點了點頭,然后對陸彤說道:“我最近家里有事,向老爺請了幾天假。”

  “哎呀。都怪我最近練功太勤了,娘親昨天才跟我說過的,我都給忘掉了。”陸彤小拳頭敲了敲自己的額頭。

  林英看著陸彤嬌憨的模樣慈愛地笑了笑,接著眼中的痛苦一閃而逝。

  “英伯,你有事先忙吧,注意保重身體啊。我們要去找我爹娘,先走了。”陸彤急急忙忙地準備開溜。

  “呵呵,那你們先去吧,”林英笑了笑,又轉頭對公輸羽說道,“羽小子,記著你說過的話。”

  公輸羽面色一沉,“我知道的。”

  “你別在意他們的話了。”離開林英之后,陸彤見公輸羽有些消沉,小聲說道。

  “沒事的。我只是在想你有沒有覺得林伯有些不對勁?”公輸羽問道。

  “英伯?沒有啊。他可能是太累了吧。”陸彤見他不提剛才的事放下心來。

  心里卻想著那個單薄沉寂的身影,對著遠去的馬車高喊“我一定會追上你的”,那是那樣的壯觀,在晨曦的陽光照射下是那樣的耀眼,仿佛整個天地是都只剩下他的身影。

  少年奇怪地看著眼冒金星的少女,問答:“沒事吧,丫頭。”

  “呵呵,沒事,”少女呵呵一笑,說道“你還是關心你的情敵吧。”

  公輸羽不在意地笑了笑,心里卻是知道無論前面的男人是誰,自己都沒有退縮的理由。只因為她是屬于自己的,這在那個冬天已經注定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