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4:28:5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傳奇守護神
  4. 第二章 回家

第二章 回家

更新于:2018-03-16 07:47:22 字數:3938

字體: 字號:
  梓瞳露出了衣服奸計得逞的笑容,哼著小曲樂滋滋的走向售票廳,江浩走出了火車站大廳,眼前卻是那一雙瞇成月牙般的眼睛。我不會喜歡上她了吧?江浩看著行色匆匆的人群自言自語道。

  江浩的父母在D市的市區開著一家小型超市,日子過的雖不算富裕,但也不算窮,屬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種。

  江浩從出租車上下來,站在了離家不遠的一家銀行門口,整了整衣領,甩了甩發型,自認為風騷無比后,推門進入大堂調戲小姑娘去了(江浩:無良作家你敢敗壞本帥哥的英明形象,我要罷工!!!),額……存錢、存錢去了。

  人挺多的啊,我存這么多應該有特權吧,不是說銀行是給咱這樣的富人服務的嘛,咱是有錢人,哇咔咔咔,各位,您就慢慢排隊吧,江浩心里暗樂著走向大堂經理(一般都是小美女哦,無良作家,不,才貌無雙的本作家經常冒充菜鳥去勾搭一番)。“美女,我要存錢。”江浩此時的表情動作像極了他之前所深惡痛絕的暴發戶。

  “您好,先生,請您那邊排隊。”大堂經理露出了職業性的微笑解釋著。

  “我存的比較多,是不是整個VIP通道什么的啊?”江浩故作低調的晃了晃手中的小皮箱,一副我是有錢人的表情。

  “請這邊走”大堂經理努力克制著自己想踹某人臉的沖動,把江浩引到VIP客戶業務處理工作區,而某人還沾沾自喜以為自己變現多好呢。

  “要不咱先聊聊天?”趁著辦金卡的時間,江浩對著大堂經理說道。“對不起,先生,我還有事就不能和您聊天了。”大堂經理略帶歉意的一笑,轉身離開了。心里卻小聲嘀咕著:死土鱉,臭暴發戶……

  江浩站在自家門口,遙想自己這一年多的經歷,頗多的感慨集于心頭,正想亂淫幾句風騷煽情的詩詞,騷氣外露一下。江明誠卻恰巧在這個時候出來了,看到久未見面的兒子傻愣愣的站在門口,激動地跑了過去,說:“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啊,還傻愣著干嘛啊?還不快進屋。”順便摸了摸兒子的頭,“正宗的勞改頭啊,手感還挺不錯的。”江明誠又慢悠悠的來了一句。江浩瞬間凌亂了………老爸,我是您親生的嗎?

  “李倩,快出來啊,兒子真的回來了啊。”江明誠高興地喊道。

  “吼什么吼啊,等我斗完地主再說,什么?兒子回來了,你這王八蛋怎么不早說啊!”李倩穿著拖鞋在二樓啪啦啪啦的跑了下來。

  李倩看著一年多沒見面的兒子,雙眼一紅,過去緊緊地抱住了江浩,說:“終于出來了。”并且不忘踮起腳,摸摸兒子的勞改頭,“終于摸到正宗的啦。”

  江浩原本還沉浸在這感人的情境中,卻被李倩這一神來之語累的滿頭黑線,外焦里嫩的,心里暗暗的想到,不愧是兩口子……

  “在那里吃的不好吧,看,都……嗯?怎么沒瘦一圈,還胖了高了不少啊?看來電視里都是騙人的!。”李倩覺得江明誠在那偷笑自己,連忙對他吼道:“老家伙,你在那傻笑個什么勁啊,快給兒子做飯去啊!”

  “噢噢,馬上去馬上去。”江明誠一溜小跑的進了廚房,免再遭到什么無妄之災。(看到這里,如果你想說為什么是男人去做飯?我只能故作高深的對你說,兄弟啊,還單身吧?)

  江浩放下手中的小皮箱,對著李倩說:“我先去洗個澡。”

  “去吧,去吧,身上快臟死了。”李倩擺擺手說道。

  江浩想起了這罪魁禍首——四哥李振江,一想到四哥那整天笑呵呵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江浩不禁渾身一陣哆嗦,這丫的憑這一手也不知禍害了多少人!

  遠在B市看報紙的李振江突然砰砰砰的打了幾個噴嚏,唉,這又是誰在想我啊。

  吃過晚飯,江浩便簡單的說了下自己的經歷,對于自己的幾位便宜大哥們當然是簡單的一筆帶過,就是讓你們丫的當死跑龍套的,怎么著啊。來咬我啊!

  “對了,這是他們給的見面禮,雖然有點少,你們就將就點收下吧。”江浩拿出了一張金卡放在李倩面前。(這個應該都明白吧,不然集體鄙視你)

  看到父母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就把卡收了起來,江浩閃過了一絲絲的疑惑,不應該這么淡定啊。

  “我龍哥最近還好吧?”江浩話剛一出口就覺得氣氛不對了。

  李倩一聽到“龍哥”那兩個字,臉頓時難看起來,江浩可不想讓自己的爸媽誤會了王龍,急忙解釋了起來,“媽,其實這件事跟我龍哥沒什么關系的”。

  “如果不是他聚眾鬧事,你能進那地方?”李倩不滿的說道。

  江浩又想起了那一天,當時正看到王龍在和一群人打架,雖然王龍身形高大,而且很能打,但是也架不住人多啊,身上已經血跡斑斑,江浩立刻就沖了進去,由于眾人還沒反應過來,江浩趁機放倒了兩個。也不知怎么個情況,突然沖出了許多像特種部隊的人來,二話不說,把他們抓起來就走。后來,就把自己給放進小黑屋了,進行了長達一年多的思想教育,期間認識了那幾個無良的大哥,并且知道了原因,原來是他們幾個搞得鬼,江浩聽完解釋后就狂躁了。我就說嘛,不就是打個架斗個毆嘛,至于出動特警嗎?至于坐牢嗎?原來是你們這幾個老王八蛋搞的鬼,看我不揍死你們丫的……

  砰砰砰……哎呦……哎呀……慘叫聲持續了半個鐘頭后……

  “幾位英俊瀟灑、風流倜儻智勇雙全,玉樹臨風的大哥,小弟是一時口誤口誤,我錯了,希望大哥們能給小弟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此處忽略十萬字……”江浩鼻青臉腫的蹲在墻角一臉討好的說道。

  從此,江浩過上了長達一年的愜意生活……

  江浩收回思緒,連忙把原因簡單的說了下,李倩聽了也不再深究下去,倒是江明誠若有所思的看了江浩一眼。

  “兒子,雖然咱高中沒讀完,但也要上個大學啊,我看咱市的職業學院就不錯,要不你去學習幾天,混個畢業證回來/?”江明誠看到兒子神情怪異的看著自己,急忙轉移話題。

  李倩一聽這話,頓時也急了:“是啊,兒子,你就去混個畢業證回來就行,將來可好找工作啊。”

  江浩一聽上學,臉都快綠了,想起那幾個老變態給的任務,江浩直恨的牙根癢癢,等我有了大批小弟,看我怎么找回場子,哼哼。(容悲催先男豬腳意淫五分鐘……)

  “不行,我不去咱市的職業學院,”江浩一臉郁悶的說道,“我已經被QH大學錄取了。”

  江明誠夫妻知道江浩一直就不想上學,一聽到前半句,倆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開始思想誘導起來,這時江明誠卻揪了一下李倩的衣角,說:“老婆,貌似咱兒子說被QH大學錄取了哎。”李倩頓時停下了思想誘導,望著江浩,臉上充滿了希望得到肯定回答的神情。

  江浩點了點頭,說是那幾個老變態給辦的,不過卻完全沒有去名牌大學的興奮,誰叫他還有一大堆的任務呢…………

  江明誠夫妻倆卻是相當的高興啦,“走,老公,咱去慶祝下的。”李倩高興地說道。

  “好的、好的”江明誠騰地一下站了起來,就往樓上跑。“哎,這邊。”李倩拽住一臉興奮的江明誠,指了指外邊。“走,陪我逛街去!”“哎呦,老婆,我肚子疼。”江明誠捂著肚子一臉痛苦的說道。“別想騙我,走!!!”李倩拉著江明誠的衣服把他拽到了門口,并且在他耳邊悄悄說了幾句話,江明誠滿臉興奮屁顛屁顛的給老婆拎著包,和李倩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看著自己這不靠譜的爸媽,江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回到了自己的小窩。

  一夜無語

  七月的陽光早早的跑進了江浩的臥室,江浩閉著眼睛兩根手胡亂的摸索著,一把抓住了活蹦亂跳的鬧鐘,遠遠的扔了出去,,心中默默念起了自己最最信仰的宗教的教義:容我再睡五分鐘(注:此教為世界第一大教:回籠教)。

  看著江浩狼吞虎咽的吃著早飯,李倩小聲嘀咕著:怎么就吃不胖呢?為什么我就老長肉?老公,我是不是又胖了?

  江明誠正埋頭苦干的吃著早飯,頭也不抬的應付了一聲:“嗯”。“什么?老娘哪里胖了?你不說清楚,你就別吃飯了!”李倩氣鼓鼓的說道,并不忘在江明誠腰上練練指法,此下為家庭教育時間……省略一萬字……

  江浩吃完早飯,就溜達著向王龍家走去,一棟嶄新的三層小樓取代了之前的平房,門前掛著“浩然網吧”的招牌,江浩心頭一熱,直接習慣性的對著門口就喊了起來:“龍哥,我來了”,然后才走了進去。“阿浩!”正拎著暖瓶上樓的王龍突然愣在了那里,暖瓶在腳邊炸響了也渾然不知,王龍一個箭步沖了過去,給了江浩一個緊緊的熊抱。

  想起那一天,王龍就忍不住的懊悔,“兄弟,我……”王龍看著個頭已經超過自己的江浩,激動的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龍哥,啥也別說了,咱是兄弟!”江浩用拳頭捶了捶王龍的胸口,笑了笑說道。

  “快進來說話。”王龍拉著江浩走向了客廳,感到王龍的手在微微的顫抖,江浩心中微微的顫了一下。“龍哥,這個兄弟我沒白交!”江浩心里想到。“玲玲,快看看誰來了。”王龍高興的喊道。

  這時董玲抱著孩子走了出來,“阿浩?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啊?也不讓王龍接你去的。”董玲說著順便給兩人跑了一壺茶,然后就也坐了下來。

  “又不是很遠,就自己回來了,如果遠了我早就叫龍哥接我去了。”江浩說道。順便抱過了王龍的孩子——虎子。

  “浩然,叫叔叔。”董玲在一旁說道。

  “浩然?”

  看到江浩詫異的表情,王龍說道:“改名了,以后他就叫浩然了。”

  江浩心頭一熱,卻沒有說什么,有些事情,并不需要太多的言語。

  看著虎頭虎腦的小浩然,江浩也是無比的喜愛,小浩然眨著烏黑的大眼睛看著江浩,小手也不閑著,在江浩身上東摸西撓的,在董玲抱他回去睡覺時,也不忘在江浩身上留幾口口水以示紀念。

  王龍打電話要了幾個菜,兄弟倆就喝開了。幾杯酒下肚,剛剛還有點拘緊氣氛也頓時沒了。(由此可見,酒是好東西,在中國更有不喝酒就辦不成事之說)

  江浩也大致的說了一下自己這一年多的經歷,也對王龍解釋了下,當初自己為什么會被抓去。也讓王龍打開自己的心結。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后,王龍也漸漸的解開了自己的心結,江浩在那一瞬間仿佛又看到了當初那略帶痞性的龍哥。

  “來。再干一杯!”……

  一頓酒從中午喝到了晚上,看著桌子上的一片狼藉,兄弟二人豪爽的一笑,濃濃的兄弟情義仿佛盡在這爽朗的笑聲里。

  隨后又東扯西拉了一會,江浩便離開了,王龍看著消失在黑暗中的江浩,久久不語……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