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30:01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輕沙無塵走天涯
  4. 第一章 當時輕別意中人 (1)

第一章 當時輕別意中人 (1)

更新于:2018-03-17 09:47:39 字數:2229

  這座位于小鎮鬧市中心的酒樓共有上下三層,遠遠看去雕梁畫棟,碧瓦紅窗,酒店門口一對張牙舞爪的鎮店石獅威武霸氣,高懸的烏漆門匾上“千百萬酒樓”幾個鎦金草字揮灑恣肆,蒼勁有力。

  三樓是一整間超大的貴賓包廂,正對樓梯的垂花拱門內橫了架八扇紫檀大錦屏,錦屏上繪滿了奇草怒花、仙禽走獸、八仙過海、麻姑拜壽等圖案,書畫題跋皆出自當世名家。

  繞過錦屏,眼前頓時豁然開朗,高闊軒敞的大廳內置張極大的紅木雕花餐桌和配套座椅,淡青色的曳地窗紗隨風微拂,雪白的墻壁上貼著繪有龍紋、高士、蘆雁、花果圖案的仿金壁瓶,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廳內的正梁下懸掛著十幾串熠熠閃光的珍珠長鏈,在鏈底攏墜了一顆海碗般大的晶瑩圓潤的東海龍珠。

  此時正是晌午,樓外艷陽高照,街頭人聲鼎沸,這本是食客蜂擁而至,生意最好的光景,可此時酒樓卻格外空蕩沉寂,不但沒有一個顧客光臨,就是跑堂小二也不見蹤影。

  豪華的餐廳,離奇的冷寂,一種神秘怪異的氣息游離在空蕩的大廳里。

  突然光可鑒人的地板上現出兩個人影。這兩個人影從哪里來的?是翻窗躍入的?是從屋頂滑進的?——反正不是順著樓梯繞過屏風走來的。

  那個頭插金釵,身著桃紅衣裙的胖姑娘像是小姐,另一個梳著雙抓髻,穿著深藍衣衫的瘦高個兒該是丫鬟了,這兩人自進了大廳,眼珠子齊都咕嚕嚕的盯住那光彩奪目的東海龍珠打量個不停,只聽胖小姐嘻嘻笑道:“都說萬財神腰纏萬貫,富可敵國,看來也并非虛詞妄言。”

  藍衣丫鬟哼了一聲,眼光從龍珠上挪開道:“小姐——請坐罷!”

  胖小姐似乎手足無措,丫鬟一把將她按到座椅上,悄聲道:“他來了——我們趕的正巧!”

  話音剛落,紫檀錦屏的屏面啵的一聲沖裂開來,一個青衣公子破屏而入,屏架卻尚自穩穩不動,青衣公子剛踏進大廳,后面一條兇猛的純黑狼獒也欲從裂帛內沖進,青衣公子鐵扇嚯的向后指定道:“停住!”

  狼獒一楞,立刻乖乖停住,蹲在屏風外守住樓道口。

  青衣公子望了望桃紅衣裙的胖姑娘,深深一揖道:“萬二小姐受驚了!小生當真過意不去!”

  那胖胖的萬二小姐早嚇的身軀斜顫,藍衣丫鬟險些扶她不住。

  青衣公子見她嚇的不輕,更柔聲陪笑道:“小生等這一刻等的太久太急,只盼能早些拜見萬二小姐,哪怕能早一秒鐘也是好的,是故順著樓梯直沖過來,不想屏風擋路收腳不住……唐突得罪之處,還望小姐寬恕!”

  萬二小姐驚魂未甫,顫幽幽的道:“這兇犬……可把我嚇死噠!”

  丫鬟奮力把萬二小姐肥胖的身軀推回椅背道:“小姐莫怕,這里沒有兇犬……只有公子。”

  “公子?”萬二小姐回過神來,剛想舉袖遮掩面頰,忍不住又回望青衣公子一眼,卻見那青衣公子漆發明眸,朱唇皓齒,俊秀之姿難以描繪,一時竟怔怔的看癡過去。

  青衣公子又躬身一揖:“小生花如玉,見過萬二小姐!”說畢他抬起一雙妙目溫情款款的視向萬二小姐,可他不看便罷,一看不由心中干嘔,皺眉納悶道:“都說萬家二小姐美如天仙,雖不乏吹捧謬贊,但她生在富豪之家,長在錦衣玉食之中,應也不會太過粗糙,可眼前這位小姐……怎卻如此丑陋?”

  眼前這位萬二小姐半臉贅肉橫生,半臉卻干癟枯瘦,且嘴歪鼻斜,似乎原本端正的圓盤大臉被人狠狠一記耳光掌摑之后,五官贅肉被摑的歪斜,再也恢復不了原位。萬二小姐見花如玉目光遲疑,知他嫌惡自己,扭頭顫聲道:“丫鬟……”

  藍衣丫鬟忙應聲道:“小姐,您有何吩咐?”

  萬二小姐忍住哽咽道:“我早說我不愿意來的……”

  萬二小姐話沒說完,花如玉連忙搶斷道:“小姐肯屈尊賜見花某,實乃花某三生有幸!花某久聞小姐賢淑美貌,今日一見,果然……果然……”他接連幾遍果然,終于硬下頭皮道:“名不虛傳。”

  萬二小姐聽到最后一句,咧開歪嘴破涕大笑起來。這花如玉面容俊俏,身段輕盈,料是美貌女子也會芳心青睞的,可他卻能伏低做小對自己說出這般溫婉之語,萬二小姐倒寧愿相信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而絕非肉麻的恭維了,于是她亦發靦腆,笑著斜咬嘴角,頭都快低到桌面上了。

  花如玉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眼里漸漸透出無限言語。

  萬二小姐似乎已把他當做知己情人,兩腮更加赤漲起來,雙手扭捏著不知該放哪兒好,雙腿也在桌下絞成麻花狀。

  花如玉道:“花某仰慕小姐之心可鑒日月,只是花某出身貧寒,自幼便被家人賣到戲班學戲,這許多年來跟隨戲班四處漂泊,自到貴地落腳后,僥幸略聚薄名,雖被貴寶地捧選為青衣花旦花魁,實則不過一個令人鄙賤的戲子而已!花某為謀生糊口,賣身學戲,強顏歡笑,每至夜深人靜,想我一堂堂男兒,竟如青樓女子般賣笑度日,此番辛酸有誰能知!所幸蒙萬二小姐賞識錯愛,千言萬語難表花某對小姐的知遇深恩!小姐若替花某贖了身,今后小姐就是花某的救命菩薩,花某結草銜環,終生甘為小姐驅役!”

  他說的辛酸屈抑,面上卻笑意盎然,并不見得半分傷心,說畢鐵扇嘩的一甩,卻是精鋼打鑄銀環扣鏈的扇葉,但見冷光輝熠,鐵骨崢嶸,他展扇一笑,神姿瀟灑妙不可言。

  萬二小姐只瞧的驚艷發呆,忘了回答。

  花如玉見她一副癩蛤蟆妄吃天鵝肉的丑態,心中早將這惡俗女子罵個狗血噴頭,暗道若不是為了搞定她的金子,早將她一掌打到八丈之外,又想她這副嘴臉不知可是以前被人摑過的,心下又暗笑起來。

  藍衣丫鬟一聲咳嗽,萬二小姐方似驚醒,眨了眨腫脹的眼泡,她喃喃道:“花公子,我說贖你自然是要贖你的,你的身價雖高,可我爹爹有的是錢,你的贖金在我家里只不過九毛一牛而已……只要你喜歡,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想要什么就盡管拿去,這梁上掛的東海龍珠我現在便送你當球踢……”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