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41:57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掌門修仙記
  4. 第二章:花開花落

第二章:花開花落

更新于:2018-03-17 15:39:21 字數:2715

字體: 字號:
  盛陽已去晚霞照,經過大半天的記憶融合,江文已經對這句身軀有所了解。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也叫江文,今年十六歲,有上品水靈根。江文作為敗天閣僅有的上品靈根弟子,僅在入閣半天,江文就拜入第十代閣主羅潮的門下,兩年后,就被羅潮宣布,江文為敗天閣的少主。

  “少主啊!乃的,老子終于混出頭了!”一想到從此困龍升天,要錢張手,要飯張口的瀟灑日子,江文就忍不住要一陣笑吼。

  可隨之而來的一段記憶,卻立刻給江文潑了一波冷水。而這個場景:

  百宗山的半腰山一隅處,落座著百余座有些年代的小木屋,而在這些小木屋的中央處,則雄踞著一座數千平方的大殿,而大殿的匾額處,刻題著‘敗天殿’古樸威嚴的三字。

  大殿內無閃亮的富堂,只有寥寥十二根大石柱,和一小高臺。而此刻的大殿上,卻跪伏著近百人影,而在大殿正門處,則站立著一道服穿淡紫的小青年,凝望著高臺上金椅上的老者。

  小青年面色蒼白,卻抵不住那自然而露的高貴;老者奄奄一息,卻擋不住那縱橫四方的威與霸。

  面色蒼白的小青年,緩步來到金椅上,面露滄桑的老者旁。

  “師父,我敗了!!”說完后,小青年似無力般地跪在老者前。

  “天亡我敗天閣啊!!”老者嘆息聲后,既把目光望向整個大殿上,厚沉道“敗天立閣三千載,經傳二十六任閣主,不想,卻在我這任閣主上,要臨亡閣之危!我羅潮辜負先代閣主的厚望啊!!”

  “閣主!!!”低伏的近百弟子,不禁發出擔憂的驚呼聲。

  罷了罷手,羅潮看著默不出語的江文,凝氣朗聲道“哪怕敗盡身亡,敗盡一切,我敗天閣,依要生存,依要求勝,我們要敗天敗地,敗出真正的自己,這就是,敗天閣!

  江文,你為我的弟子,更為敗天閣的少主,所以,你要堅強起來!!”

  筆直的劍眉下,一雙灰暗的眼眸,頓露絲絲芒光。抬起頭,江文看著羅潮,最終在那一抹期待中,堅定地點了點頭。

  “好!”暴喝一聲,羅潮一改之前的癱瘓,緩重地拿出左手上的緋玉指環,拉起江文道“我不行了,可敗天閣卻不可斷!”不由分說地把指環,戴在江文中指上后,羅潮面色威嚴地朝著大殿開口道“第二十八任閣主,江文!!爾等可有異議!”

  似輕似沉的聲音,傳蕩在整個大殿上,也傳蕩在大殿所有人的心上。

  僅隔半響,一陣齊整的聲音傳來“謹遵老閣主之諭,吾等拜見新閣主!”清一色的單膝跪地的弟子,清一色的聲音,也清一色的面癱。

  回望著這一切,重坐在金椅上的羅潮,帶著滿足的笑意,卻緩緩閉起了雙眼。

  修道之人,靈感何其敏銳,當羅潮最后一口呼氣聲停止后,近百弟子,頓時抬頭凝望。

  “師父!”

  看著面露安詳的羅潮,江文內心卻忽的感覺,自己的天地,似在斷裂,似在暴卷。或許是近來的事,攪得江文神的憔悴,或許是羅潮的逝去,割裂著江文心的痛,僅喊出一句沙啞的師父聲后,就無力的跪倒下。

  “閣主!!!”

  ……

  “真是感人啊!辛好不是我啊,不然,我到哪去找催淚劑去。”感慨完這段記憶后,江文頓時想起,原主人所煉的功法——敗天功!

  “要是想一些小說寫的般,只是繼承了身軀,卻不能修煉功法,那玩笑,就開大了!”緊張中,江文當即想捕捉自己的神識,運轉真元。

  “挖槽,這就是真元啊!咋跟水差不多!”恍惚使起神識的江文,瞬間就看到自己身體的內部,無數根細小的脈,包含著點點滴滴的靈透元力。

  一股股水靈氣,向著江文撲面而來。帶著奇異心,江文試著把神識,融入那緩緩流動的真元。

  “呼!沖浪也不過如此,啊哈哈!”神識融入真元的瞬間,江文頓感自己,似成為一條洶涌的大河,向著那無盡的前方,沖涌!

  “師兄!不好了!!!”

  一句句門外急促聲,瞬間把江文給驚醒!

  “他乃的,這是要走火入魔的好不好!”暗罵中,江文卻相當斯文地整理下衣衫,一臉文氣地道“請!”

  卻還不待江文開門,紅木門就坍塌了,隨即就沖來了個火紅的身影。

  “啊!師兄,你醒了!”

  “你!”看著那萌萌的臉,江文最終放下要舉起的手指,無力地道“馨兒,啥事!”

  “啥事!事可大了”輕咬指頭的唐雨馨,低沉地道“許多弟子都打包要下山,或另投他派了。師兄,門派要分崩離析,指日可待啊!”

  “你!”

  望著舉起手卻再放下手的江文,唐雨馨神情擔憂地望著江文道“師兄,發傻可不是這個時候啊,你還是去看看吧!”說完,卻自個捂著臉哭了“嗚嗚嗚,大師伯走了,師兄也傻了,嗚嗚嗚,自此馨兒要家破人亡了,嗚嗚嗚......”

  輕輕來到唐雨馨旁,江文拍著唐雨馨的柔肩道“馨兒,你別哭了,所有的事,你師兄我都會處理好的。師兄只求你,你等會別再說話了,因為你師兄的心臟,很不好,快崩塌了。”

  江文的輕聲安慰,頓時把唐雨馨的雨給停了,大眼睛眨了眨,唐雨馨不解地道“為什么不說話呀!”

  看著那一臉純真,江文只感自己的心,隱隱發疼,這特么日后相處下去,還不真搞個心臟病出來。

  不想說話的江文,當即拉著唐雨馨的手,往大殿走去。

  .......

  站在大殿正門上的江文,望著大包小包,往里往外勤走的諸多弟子,不禁搖頭一笑。

  站在江文旁的張焊天,看到江文搖頭的笑容,頓時安慰地道“師弟,走也罷,離也罷,只要這敗天閣不倒,還怕沒弟子嗎!”

  “張師兄果真放達,不愧是三師叔的嫡傳弟子,可惜,老一輩都逝矣。”

  聽著江文的感嘆,柳伊凝神情暗淡地道“是啊,要是有師父他們在,眾弟子又安敢如此!”

  “要是江師兄有筑基就好了,這樣就不會大難臨頭各自飛了。”看著這些奔走的弟子,唐雨馨出神地道,卻不知某人的臉上,布滿著一頭黑線。

  無視某純真少女而又無良的話,江文看著站在自己身后的十余人,一臉****地道“本尊初登大寶,敗天就面臨分崩之危,可你們,卻留下了。我江文發誓,敗天若興,必許爾等榮華高享!”

  “……”

  額!這是面癱嗎?看著那燃燒的目光,卻依舊保持的表情,江文頓時就不解了。朝著最前的一位弟子道“老牛,你們這個表情,是想干啥!”

  長得敦厚的許褚,看著江文不好意思地道“閣主,俺不想要啥榮華高享,俺現在想要的是真器、秘籍、丹藥!!”

  擦!寶庫都沒來得及去看,就張口要這些,真是!真是世風日下啊!!!

  內心在問天問地,臉上卻灑脫的很,江文大言不慚地道“區區真器、秘籍、丹藥耳,大牛,你們若真想要,本尊賜給你們又有何妨!”

  “江師兄,寶庫沒庫存了!”

  砰!嚓!剛出門就要雷?有些呆立的江文,看著唐雨馨道“馨兒,真的沒了?”

  “嗯!真的沒了!月前的門派大沖突,大師伯把能給的,都給了......”

  這就尷尬了!江文看著有些暗淡的十余弟子,當即出聲安慰道“正所謂有難見真情,本尊會記住你們的好的!咳!既然,那個,天已很晚了,就先這樣吧!大家先散了吧!”一邊說著一邊看著天空,似天空上微露的繁星特別美......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