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3:1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生死終始
  4. 第三章

第三章

更新于:2018-03-16 21:32:55 字數:2138

字體: 字號:
生死終始目錄
共4章
  青年狂奔著,大笑連連,道:“我是誰?我究竟是死是活?既然讓我活了過來,為何又讓我忘記那段最深刻的記憶,你是殘忍還是仁慈?”

  沒有人可以回答他的問題,只有蠻野之地的風肆虐的吹著。樹葉抖動,嘲笑著迷茫的人。這片天地不會隨他的悲而悲,天道無情!

  “也許有一天,我會離你而去,到那時,孩子你要學會承受”不完整的記憶里,一個中年男子慈愛的撫摸著稚童的腦腦袋。

  記憶轉變,整個種族面臨滅絕。無數的族人嘶喊著,殺向一個個敵人,在他的印象中那些敵人是模糊的,看不清他們的面目。一個小女孩被人抓在手中,恐懼的哭泣著。許許多多個襁褓中的嬰兒被炸得粉碎。繁華的部族一片狼藉,處處點燃了烽火。

  “無數的人失去了寶貴的生命,可我卻看不見敵人在哪里,這是為什么?”

  “啊~”青年怒吼著,痛斥蒼天對他的不公。

  “孩子,你這樣怎么能讓我放心,無論什么時候都要學會獨自承受。”一個和藹的男子聲音響在他的腦海,像是有一種神奇的力量撫平他的情緒。

  青年劇烈顫抖的身體漸漸平息了下來,大聲道:“父親、父親,你在哪里,我想要見你。我有很多話想和你說。”

  “父親、父親,你在哪里,我想要見你。我有很多話想和你說。”沒人回答他的話,有的只是一片回音。

  “無論什么時候都要學會一個人承受。父親,你早就料到這一天了是么?可我看不到敵人是誰,我很沒用。”眼色清明,青年喃喃道:“我不知死去了多久,記憶只有零星的碎片。我既然活了過來,就會一路走下去。縱使天地大道也攔不住我......鐘師。”

  拔出了青銅古劍,認準一條道走了下去。他已經不是先前的那個灰黑色的骷髏,是一個全新的意識,是一直沉睡在在黑洞空間的靈魂可以說,骷髏所做的一切全是為了他的新生。那具骷髏亦是他的奴仆。

  具骷髏是他的骨,萬千妖怪的尸體化做了他的血與肉。

  鐘師于一棵樹前站定。這棵樹有著三人合抱粗細,繁茂的樹冠好比一個巨大的華蓋,灑下一片陰涼。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千年巨木,必定成妖。”望著這棵陷入沉睡的樹妖,鐘師舉起手中的青銅劍,毫不猶豫的劈了下去。

  “卑微的人類,竟敢偷襲本王,你找死。”

  古劍還未劈到樹妖身上,后者陡然蘇醒,手臂粗細的枝干像藤鞭一樣抽了出去。兩者碰撞,出現一串的火花。

  鐘師撤劍后退,內心一陣驚訝。萬年以下的草木精怪,是妖族中的最弱者。沒想到這千年的樹妖竟然可以擋住自己一劍之力。隨即釋然一笑,他倒是忘了,他早已不是記憶中那個可以手握日月摘星辰的他。現在他只是一個最底層的小修士。

  樹妖的枝干受痛急急地收了回去,龐大的軀干中央一陣扭曲,變出一張皺巴巴的人臉,這張人臉開口道:“兄臺,有話好說。何必動刀動槍?”

  這只樹妖修煉兩千余年,壽命比那獅妖王還長。不過受到草木精怪體質的限制,才遲遲無法突破丹境。卻也可以部分化形,距離那一步不遠了。感到鐘師來勢洶洶,沒敢直接露出骨子里的兇相。

  鐘師淡淡的道:“給我你的主軀干作為劍鞘。”

  樹妖的臉猛的扭曲了一下,險些變了回去,怒罵道:“放你媽的屁,照你說的,老子還能活么?”

  鐘師不為所動,道:“是你給我,還是我自己動手。”

  樹妖怒哼了一聲,冷聲道:“小子,我看你不過是先天氣境圓滿。若是真動起手來,鹿死誰手還不一定。”

  “草木精怪得天獨厚,生命力頑強,少了一截軀干不會要了你的命。”

  “小子,你是鐵了心找死。”軀干上的的嘴一張,吐出一口濃重的瘴氣。

  鐘師閃身躲了過去,道:“你只有這點本事?給我做劍鞘是你的榮耀。”

  樹妖也不答話,因為他發現在和這個混小子說話會把自己活活的氣死。嘴里嘰里咕嚕的蠕動著,黑色的煙霧從四面聚攏而來。它生長近兩千年,根部蔓延數十里,有一處便是充斥著沼澤和劇毒瘴氣的惡地。此時,施展簡單的妖法將這些瘴氣招來,勢必要把這個狂妄的小子弄死在這里。

  鐘師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任由瘴氣包裹住他的身子。

  樹妖冷笑著看著之前鐘師所在的地方,想象著待會后者的死相,畢竟這個瘴氣毒死過丹境的妖王。不由興奮地發出一陣刺耳的尖叫。

  瘴氣散去,樹妖像是見了鬼一樣看著那個青年,尖叫道:“不可能不可能,就算是丹境強者都會被這瘴氣毒死,你怎么沒事?”

  沒有理會樹妖的大呼小叫,鐘師看了看自己身上一塵未染的血色長袍,和自己想象的一樣,自己的肉身達到了相當強悍的地步。這可是幾千頭妖怪的血肉啊!

  他心中有些自嘲,這算是妖么?還能算得上自己以前那個引以為傲的種族么?

  一陣悵然過后,堅定了信念。青銅古劍舉過了頭頂,一種灰色的氣流凝向了古劍,先天氣境圓滿的實力在此刻顯露了出來。

  “不要,我給你,什么都給你,求求你了不要殺我。”樹妖的眼中流露出明顯的恐懼,那瘴氣是他最大的攻擊手段,都被這個變態般的家伙破解,實在不知道再用什么去抵擋后者的怒火。

  鐘師表情冷漠,沒有一絲波瀾。對他來說,這樹妖不只是一個劍鞘,還是一個給他測試實例的精密儀器。是絕對不能錯過的。

  劍,凌厲的氣息沒有一絲一毫的拖泥帶水,直直的劈進樹妖的軀干。

  他死前看到的最后一個場面,一把血茫萬丈的劍被供奉在一座神廟上,那柄劍的劍鞘,那種材料好熟悉。樹妖死前,皺巴巴的臉上露出一絲鐘師看不懂的笑容。

  (新任新作,請大家多多的捧場,求推薦,求收藏,三毛在這里感激不盡。)

字體: 字號:
生死終始目錄
共4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