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9:3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契約之章
  4. 第一話 黑發降臨

第一話 黑發降臨

更新于:2018-03-17 15:37:01 字數:3736

字體: 字號:
  至今很久以前,光明與黑暗之間爆發了一場毀天滅地的戰斗。整整持續了幾個世紀,最由光明獲得勝利。在那之后,光明神用盡最后的力量,修復了整個世界,并給人間的居民們留下一本光明之書,在里面最后的一頁寫下了一句預言:“黑發之人降臨之時,黑暗的火焰將會重新燃燒。”但經過了時間的流逝,人們已經把它淡忘……

  ……

  老天爺說變臉就變臉,好好的天氣突然間就下起了暴雨。在蜀國邊境的一個村子遠處的樹林里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個穿著雨具的人,因為遮住了半邊臉,光線又不足,所以看不清他的長相。他的坐騎是一匹白馬,馬身上無半點雜毛,又比平常馬打了些許,特別是四肢肌肉非常的發達,一看就知道是匹上等的好馬。白馬不斷噴出白氣,已經顯得很是疲憊,看來跑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了。但馬背上的人還不斷的甩著馬鞭催促著座下白馬,毫不疼惜這匹上等好馬,看來很趕時間。

  突然電光一閃,雷聲大做,白馬吃了一驚,沒注意腳下的藤蔓,便被拌到,但馬背上的人卻顯得很是鎮定,只見那人借摔倒之勢從馬背上一躍而起,并迅速從左邊袖子里滑出一根半米長的魔法杖,握在手中,念了幾句咒語,便穩穩的浮在半空中,那匹白馬這時才整匹摔倒。那人還未在半空中停留半秒的時間,便又念了幾句,這期間并沒回頭看地上那匹受傷的白馬,便整個人飛快的村莊方向飛去。

  更猛烈的風把那人遮雨的帽子吹了下去,借著月光,這才看清這人容貌,白發白眉白胡子,臉上的皮膚已經很皺,但憑剛才那身手,實在猜不出年齡。不過多時,已經隱隱約約的看見前面的村莊了,這時那人才顯得輕松了點。又念了幾句,加快了飛行速度。

  那村子的名字叫十丁村,百十戶人,土地還算肥沃,山水還算清甜,村民們都能自給自足。附近山水優美,空氣清新,算得上一個隱居的桃園。但離它最近的鄉鎮得走上一個月,路面還崎嶇,時不時又有魔獸出沒,交通就不是那么方便了,但村里的人并不喜歡出去外面,這才顯得不是那么的重要。

  今天村長家都擠滿了人,時不時有幾位接生婆匆匆忙忙進出。大廳上首坐著一位花甲老人,雖然以到花甲之年,但身上肌肉還是很發達,絲毫不顯的老,只見那老人兩手緊緊的握著椅子上兩邊的扶手,臉上時不時的變換著表情,時而高興,時而緊張。大廳下首兩排都讓村民們坐的滿滿的,個個都是一臉期待。大廳中間有一位中年男子不停的來回走動,緊張的心情又加點擔憂的表情。整個大廳的人都沒發出過一點聲音,氣氛顯得很是緊張。

  “村長大人,夫人生了!”一位接生婆匆匆忙忙的跑到大廳中間對著坐在上首的老人說道。

  接著從接生婆出來的房間里傳來一嬰兒的哭聲,大廳里的人頓時笑容滿面。

  “真的?那太好了!”那花甲老人開口了。

  “父親,孩兒終于有兒子了!”那在大廳中間走動的中年男子終于露出了一張笑臉對那花甲老說道,“我要去看孩子!”說著便往房間走去。

  “少爺,請等等!”接生婆說道,“夫人這次難產,傷了身子,現在進去會打擾她休息的。”

  那少爺吃了一驚,停住了腳步,并回頭看著接生婆。

  “我夫人還好嗎?嚴不嚴重?”

  “少爺您夫人現在已經睡了,休息一陣子應該就沒事。”

  “好,好,那就好。”那少爺現在已經穩住心情,但又想到了孩子,“那我孩子呢?”

  “少爺,您孩子在這!”這時從房間里走出另一個接生婆,懷中抱著孩子。

  話音一落,大廳里的人這時都圍上了那抱著孩子的接生婆。那孩子在接生婆懷中亂晃著小小的四肢,還不停的哭喊著。

  “哭聲很響亮!好好好,不愧是我郭家的孩子。”村長現在已經高興的停不下來。

  “我來抱!”那少爺便從接生婆手中接過了孩子。

  那孩子好像認得誰是他父親似的,在父親的懷里,已經停止了哭泣,兩只小眼不停的打量著他的父親,并用短短的小手碰著父親下顎的胡渣,絲毫不怕。

  “父親,您給您孫子起個名吧。”

  “這孩子哭聲響亮,絲毫不比今晚的雷聲差,就叫雷吧。”村長自豪的給那孩子起了名。

  “郭雷,郭雷,好氣魄的名字!”那少爺對這個名字很滿意,“孩子,你說郭家的子孫,你名字是你爺爺給你起的,叫郭雷,好不好啊?哈哈,我是你父親郭正明,這是你爺爺郭寒天,哈哈……”

  “恭喜,恭喜,恭喜村長!恭喜少爺!”這時周圍的人都開口道喜。

  屋外突然“轟”的一聲打了一道響雷,雷聲剛停,一個聲音也從屋外傳來,“這孩子不能讓他活!”

  大廳內所有人都吃了一驚,不約而同的往廳口望去。

  不一會兒,一人沖進了進來,落在了大廳門口,只見那人白發白眉白胡子,手上還有根半米長的魔法仗,身上已經被雨水打的體無完膚,這人就是剛才騎白馬那趕路的。

  那人現在已經在大廳門口站穩,又見他隨口念了幾句,身上就冒出陣陣水蒸氣,不一會兒,身上的衣物已經干透。

  郭寒天今天喜得孫子,正高興著呢,突然間竟然被個來路不明的人說他讓他孫子不能活,他人脾氣又火暴,這氣啊,有如火山爆發般爆發出來,但還是身為一家之主,還能保持點風度,硬生生的壓制住怒火,問道:“閣下是誰?今夜造訪所謂何事?為什么說我孫子不能讓他活?”

  郭正明更為氣憤,他們夫妻兩本來就很恩愛,現在他妻子為生這孩子搞的傷了身子,又快到四十才有了這第一個孩子,脾氣也跟了他父親,被那人這么一說,現在已經接近爆走了,把孩子往接生婆懷里一放,立刻就要上前去把人家揍扁,還是被郭寒天硬是攔了下來才沒發生。

  那些在大廳中的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平日村長就待他們很好,今天又是喜慶的日子,被人這么一鬧,個個都怒目而視,就等村長一句話,都要上前打爛了那人。

  “我是蜀國大魔法師李秋田!”

  原來那人就是蜀國第一魔法師,世界十大魔法師中的雷之李秋田。李秋田的名字在蜀國無論高低貴賤,誰都沒有不知道的。他為人仗義,夠朋友,除惡誅奸,幫助窮人,照顧弱者,在蜀國嬴得一陣陣好評。今天卻來為難這剛出生的孩子,跟他的一貫作風大不相同。

  “原來是李大魔法師駕到!”說著郭寒天拱手做了一禮,臉上卻沒有絲毫恭敬,接著又道,“不知我這剛出世的孩子哪里得罪了李大人?”

  “郭大將軍,在下實在沒有時間多做解釋,還請將軍見諒!”

  郭寒天吃了一驚,對識破他以前身份的李秋田很是驚訝。原來郭寒天以前是蜀國百人團的統帥,雖然只有百人,卻個個都是能以一擋百的將士,是蜀國最精銳的軍團。卻不知是因為什么,幾十年前郭寒天就帶著全家老小消失的無影無蹤,無人知道他們都去了哪里,就連跟郭寒天親如兄弟的張富海也不知道,可見保密工作做的十分之好,今天卻被人揭穿,哪里不驚。

  只見郭寒天老臉一寒,一股無形氣勢猛然充滿大廳,怒道:“想傷我孫子,先過老夫這關!”郭寒天往前幾步一站,有如一座雄偉的高山般把孫子護在了身后。

  雖然李秋田稱郭寒天為郭大將軍,但大廳內的人除了閃過一臉驚訝后就又都怒視著李秋田,好象早就已經知道事實。

  李秋田也很著急,看見郭寒天擋在了孩子前面,二話不說,把魔法仗護在胸前,幾道閃電已經往郭寒天奔去。郭寒天不愧是以前百人團的統帥,雖然看見了幾道閃電在這么近的距離往他奔來,但還是沒有絲毫慌亂,膝蓋向前微微一彎,身子往下一沉,兩拳握緊往腰間一放,徒然間一股渾厚的氣息涌出體外,憑著氣息就把幾道閃電擋了下來。李秋田知道這點微末的法術并不能傷到他,在法術發出之時,就已沖出,期間還不停的使出閃電往郭寒天身上招呼,企圖起到阻止的作用。郭正明見父親正運功抵擋,不能分身,李秋天又往這邊沖來,急忙吩咐把郭雷帶下去,又運足功力擋在了面前。李秋田饒過郭寒天,見到郭正明正擋著去路,隨手一道奔雷就去,郭正明沒有他父親那樣渾厚的功力,但還是屬于高手行列,只見他把功力往拳頭上一輸,接著一拳就往向他奔來的奔雷上打,“轟”的一聲,拳雷剛剛相接,奔雷就在他面前爆炸,爆炸所產生的氣流使大廳里的人都失去了平衡,好在郭正明擋在了村民們的前面,抵消了部分,才使的后面的人還不算狼狽,但大廳里的家具都遭殃了,全都被爆炸所產生的氣流毀的零零碎碎。郭雷這時被爆炸聲所嚇到,大聲哭喊起來,聽到孩子的哭聲,這時郭正明愣了一下,才知道犯了大錯,不該強行破壞法術,想那郭寒天就是因為知道會這樣才用相同的力量抵消掉這些法術。李秋田在爆炸前就已經運起魔法盾,才沒有受到絲毫影響,看到郭正明愣了一下,猛然加速繞過了郭正明,前面幾米處就是那孩子,李秋田祭起法仗大聲的念了幾句,一道三四米粗的閃電破空而落,穿碎了屋頂,硬生生的擊在了郭雷的身上。

  “轟……”

  屋子被這道強力的閃電所產生的爆炸炸毀了,只剩些碎佤、幾道半塌的圍墻,幾道被濃煙。屋內所有人都被轟了出來,幾位接生婆不懂武功,在爆炸中被炸碎,幾條斷肢散落在周圍。郭寒天父子兩運足功力才沒絲毫受傷,但也被炸飛幾十米。屋里的其他人都有些武功根底,被炸飛了很遠,除了有些重傷之外,并沒有人被炸死。郭正明的夫人平常閑著也跟丈夫學習兩招,當時就在打斗的時候被驚醒,雖然身體難以動彈,但運起氣罩自保的力量還是有的,爆炸之后飛了幾十米,吐了幾口血后就暈了過去。當然,李秋田事先就已經加強的魔法盾,跟郭寒天父子倆一樣被炸飛了幾十米外,也沒有絲毫受傷。

  “孩子怎么樣了?”爆炸之后在場的各位都不約而同的想到。

  暴雨不知道在什么時候就已經停了,積云也散了開去,一陣陣強風吹過,把殘留的濃煙出走,月光這時照了進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