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4:00:4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巔峰戰靈
  4. 第一章 銀發少年

第一章 銀發少年

更新于:2018-03-15 13:05:42 字數:2335

字體: 字號:
  戰靈大陸,世俗,西荒大楊國近十年來邊關不斷征戰。起因于超級大國西羌國國王失聯,國師左道途掌政。

  左道途原本是一破虛強者,早年曾因其妻子屠殺了整整一個小國。千萬平民被其所殺,煞氣纏身。

  左道途成就戰靈大陸巔峰強者的那一瞬間,隱隱感覺自己無法融合戰靈、武破虛空,所以左道途一直在尋找戰氣文明以外的力量,以求突破天道枷鎖,尋那虛無縹緲的長生路。左道途偶然在西羌國國王身上發現一種皇道力量,雖然稍顯渺小,但是卻質地驚人,若非他實力達到戰靈大陸的極限,根本無從發覺。是以征伐天下,左道途為了得到皇道力量,其掌控大小數十國家向周邊各個國家宣布開戰,致使整個大陸生靈涂炭。

  大楊國與大安森林中間一處龜型城市,傳說上古某個時期,大安森林中無數妖獸肆虐戰靈大陸,大陸隱世宗門齊現對抗肆虐妖獸,妖獸大軍集結,正要與人族十大宗門中的強者決一死戰的時候,玄武城憑空而現,將整個妖獸大軍中無數天獸級別強者與地獸級別強者全部收入城中,之后更是坐落在大安森林邊。人族強者將剩余的妖獸全部趕進大安森林之后,探尋玄武城,卻沒能發現那無數妖獸收在何方。經歷無數歲月,玄武城的輝煌已被人們忘記,玄武城更是成為了凡人城市,只有城門上三個金光閃閃的三個大字“玄武城”仿佛還訴說著玄武城的輝煌。

  從邊關來此的難民中,有一個奇怪的少年。

  古銅色的皮膚、清秀的面孔、破碎卻不顯邋遢的衣衫,滿頭銀發隨意披散在肩上。一雙炯炯有神的虎目,卻不知為何一直留著淚,甚至在其淚水中稍顯紅色光澤。每一個見到他雙目的人都能感覺到他的悲傷情緒,離他很近的難民都無故想起往事,猶未自知的悲傷起來。這一幕被少許有心人看到,注意到這些的人都驚恐無比。因為一個人能感染另一個人情緒這種怪事實在少見,就連遠古時期即將破虛而去的強者都不曾聽聞可以感染人的情緒的功法!

  有熱心的民眾為這許多難民送上銀兩或者衣物,而送給那位少年的東西都被他隨手扔給身旁的人。這使得許多人看向他的眼神憤怒、憐憫的眼神。“這孩子怎么回事?給東西都不要,莫不是腦子有些問題。”注意到那少年的民眾心中疑惑道

  “怎么可能,憑空出現?一定是幻覺,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一位身著青衫,滿臉粗狂的壯年男子心下有些驚慌的喃喃到正是因為此男子見到那清瘦少年憑空出現在難民中,不敢相信、不由自主的跟了過來

  “姚師兄,你想什么呢,這么入神,這都到城里了。”一紫袍婦女白眼一翻忍不住埋怨道

  “難道我的魅力還不如一群乞丐?”隨著姚哲的目光看去,看到的只是一群難民。林輕語有點神經質的想到,隨即林輕語偷偷的甩甩頭好似要將這奇怪的想法甩出腦中似的

  “額......沒、沒什么。對了,前面就是翠玉樓,那的老板是我的多年老友。他可是有兩壺真正的好酒啊,咱們去蹭他酒喝!”姚哲情知怠慢了身旁美婦連忙轉移話題道

  “莫不是?玄武城?難道這兩者??......”姚哲在心中一跳想起了某個傳說!

  “難道祖父所向往的那個世界是真的?每個人都比大陸中的最強者強大無數倍,甚至還有長生者出現。在那個世界中,戰靈大陸的強者都似螻蟻,呼吸間即滅?”姚哲心頭火熱雙眼更是仿佛看見了無盡天材地寶似的閃閃發光

  此話若是讓大楊國都內的武者聽見,必然被嚇出好歹來。大楊國神一般的傳奇將軍都如此說,那他們豈不是螻蟻都不如了?

  “風兒,走、快走、永遠都不要回來。”此時少年腦中有一中年美婦如雷鳴般的咆哮響起。

  “戰!戰!戰!戰......”

  “殺!殺!殺!殺光他們......”

  各個沁血畫面不斷的在少年腦海中翻涌,軍人的吶喊,婦孺的呼救,菁鴛啼血如哭如訴。

  “活下去,少主好好活下去,只剩你自己了、只剩你自己了......沒有實力之前不要想著,為了我們的犧牲好好活下去......”少年聽到的最后一個聲音,隨即腦中畫面盡去

  “啊......”一聲悲鳴少年暈了過去

  “哎...這怎么回事,這小伙子怎么暈了?”

  “哎、哎、讓讓讓讓,怎么都不知道救人呢?”

  吵吵嚷嚷看熱鬧的許多人,上前施救的也不少。可是沒人看出這少年怎么回事,戰氣一進入他的身體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漸漸的行人都散去,那少年亦無人問津。

  熱心歸熱心,但幾乎每個人都不會為一個陌生人尋醫問藥,一個身無武力的人救回來不也是拖累?更何況現如今戰亂紛起,更是人人自危,不知身份的人帶回家去也許就是一場災難,行善也需要實力,沒有實力的善人那叫做爛好人,救下一個惡人更是連身家性命都難保。

  “張叔,他好可憐啊,我們帶他回村好不好?”一個約莫十二三歲少女向身邊的中年男子撒嬌道

  “這個孩子有些詭異,年紀輕輕竟滿頭白發,我們最好不要多事吧......”張叔猶豫道

  中年人明顯比少女經歷的人情冷暖更多些,但相比來說也屬于比較憨厚淳樸的那種人

  “沒事啦、沒事啦、治好了他讓他走就好了,張叔......”少女明顯同情心大起有些眼淚汪汪的看著張叔

  真應了那句話“女人都是水做的,包括女孩!”剛還在撒嬌,一瞬間過后那眼淚就像不要錢似的要往下掉

  “好好好...怕了你了,我的小祖宗,來給張叔拿著包袱。”張叔無奈道

  “我就知道張叔最好了,謝謝張叔......”轉眼小丫頭就破涕為笑

  “小木那次你也這么說的,到最后還不是留下了。”這話張叔也就敢在心中嘀咕嘀咕免得又惹下小丫頭的眼淚,他可是對這古靈精怪的小丫頭怕的緊

  “咦,這是什么?”少女拿起那少年脖子上掛的一塊貌似即將破碎的綠色玉佩,上面還隱隱能看出來一個尹字

  “怕是與這孩子的身世有關吧,尹應該是個姓氏吧。”張叔背著那少年邊走邊說

  “算啦,張叔我們趕緊回村吧,早點回去好早點救回他,省的他傷勢加重更加難醫了。萬一爺爺救不好他......”少女有些擔憂的道

  說罷兩人向玄武城外走去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