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19:03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左玄機傳奇
  4. 祭拜古大力

祭拜古大力

更新于:2018-03-18 21:26:02 字數:3113

字體: 字號:
  一輛奧迪Q5從高速路口上下來,轉彎往著這個中國百強鎮全岡鎮的主路開去。全岡鎮位于省道231和國道204的交匯處,南來北往的車子都從這里經過,所以這里的經濟比較發達,人民的生活水平相對比較高。

  黑色的Q5不停的轉彎變道,一會功夫在一個超市門口停住。超市不是很大,也就百十來個方的面積,看到門口停下的車,一個胖胖的男子立即從里面跑了出來,男子大約二十七八歲左右,頭發帶點卷,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上身很粗壯,那肥胖的臉上還能看出長得還算說得過去。

  此刻黑色Q5的車門一下打開,一個身高一米八幾的男子從車里走了出來,男子的頭發很長,從前向后梳扎了一個馬尾。面容清秀,雙目長而精靈,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下身一條黑色的休閑褲,雖然簡單,但是看去有種說不出的魅力。

  胖子看到下車的男子,緊前走了幾步喊道:“玄機!”男子正是趕回來的左玄機,原本兩個多小時的路程,前后也就花了二小時不到。此刻天已正午,左玄機看了看天色道:“上車說。”胖子道:“那你等下,我去交代下。”

  上了車的左玄機點燃一根香煙,看著繚繞的煙氣心里不由想道:這么多年不見的兄弟居然死了,死了居然還能給他打電話,鬧鬼了?自己的父母和爺爺奶奶死去那么多年,也沒見他們有過一次靈異事件。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煙,又緩緩吐出,一時間不由心神有點恍惚。

  砰的一聲,胖子上車關上車門,反手扔了兩包香煙在駕駛臺上,自己也拿出一根點上深吸一口后,看向左玄機道:“你真的接到大力的電話了?”胖子正是給左玄機打電話的劉胖子,大名劉廣河。

  左玄機點點頭道:“我確定我不是做夢!”聽到左玄機的話,劉胖子的手不禁微微一抖:“真,真的鬧鬼了?”

  左玄機把煙灰彈到窗外,又吸了一口道:“我不相信鬧鬼,這里面一定有其他我們不知道的事情。”胖子眼睛瞇了一下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死人怎么可能給你打電話呢?”

  左玄機狠狠吸了一口煙,把煙頭扔出車外道:“你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了,先去看了再說。”啟動車子向前行去,邊開邊說道:“黃毛知道消息沒?”胖子點點頭:“我給你打過電話,就給他電話了,他等我們一起去。我現在就給他電話。”翻手就拿出手機撥打電話。

  胖子打完電話道:“他叫我們直接過去,他等下就到。”左玄機點了點頭,車子轉到一條老舊的公路上,路面不是很平整,好像是條廢棄的公路。左玄機眉頭皺了下道:“大力的尸體是誰送回來的?”

  胖子想了下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早上我家老娘去買菜聽人家說的,好像是個冰車送回來的,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

  左玄機想了一下“冰車?”用手捶了一下方向盤道:“大力在北京那么遠用冰車給運回來,還真TM稀奇。”

  車子經過一段顛簸的路程,轉彎駛向一條水泥路上,前面出現幾戶瓦房,又轉了一個彎,就聽見前面傳來的哭喊聲。

  很快在一戶人家門口停下,三間兩廚的老式瓦房,門口的院子用水泥澆過坪,看上去還算平整。院子兩邊有不少自行車電瓶車和摩托車停靠在那里,也有一兩輛轎車停在路邊。

  院子中央已經搭起了一座彩布棚子,四周擺放著幾張方桌。方桌周邊坐著不少人,有人在抽煙,有人在聊天,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棚子中間放著一個杉木打造的黑色棺材。棺材前面有兩個小孩子正跪在那里往一個火盆里燒著紙錢。房屋正堂里此刻穿出凄慘的哭泣聲。聽去好像不止一個人在哭。

  停好車子的左玄機和劉胖子聽到哭喊聲,兩人心頭亦感覺酸楚不已。下了車子兩人抬腳就往堂屋走去,此刻坐在方桌周邊的人都向二人看來,一個坐在方桌上寫東西的老頭聽到腳步聲抬起頭來,看到左劉二人,起身迎向二人問道:“二位是?”

  胖子連忙對老頭道:“我們是大力的好友,聽到消息特來祭拜。”老頭一聽點點頭,剛欲說話,這時堂屋里出來一個男子大約三十多歲,身材瘦削,有點禿頂,雙目含淚走了出來,看到左玄機和劉胖子,男子一下眼淚涌出,嘴里喊道:“玄機,廣河你們來了啊!”男子是古大力的大哥古大勇。

  左玄機和劉胖子緊前幾步,握住古大勇的手道:“大哥節哀順變。”古大勇握住兩人的手,一下泣不成聲,抽噎著道:“你說這到底是咋的了呢,好好的人,咋就沒了呢?年初來電話說過年回來,還說把媳婦帶回來,這倒好,啥也看不見了,我那兄弟到底是咋的了啊,怎么就沒了啊,我的親兄弟啊!!”一下嚎嚎大哭,癱坐到地上。

  看到古大勇哭泣的樣子,左玄機也忍不住雙目發紅,而劉胖子此刻握住古大勇的手也哭泣不已。

  這時從后面傳來一個腳步聲,左玄機轉頭望去,一個穿著黑色T恤的男子走了過來,男子身材雄壯留著一個寸頭,頭發黑中帶黃,左臉頰上有著一道刀疤,不是很長,面容看去很是粗獷,顧盼之間豪氣逼人。

  男子走到左玄機身邊,拍拍左玄機的肩膀道:“回來了!”左玄機伸手抱了一下男子道:“嗯。”男子向看過來的胖子點了點頭,伸手拉起坐在地上的古大勇道:“勇哥,節哀,要注意身體,還有很多事要等你做。”古大勇拉住男子的手不住的點頭道:“你來了啊,剛子。”男子正是左玄機的另一個發小羅剛。因為頭發有點黃,在家排行老二,所以左玄機他們一直叫他二黃毛。

  此刻站在一邊的老頭,擦了一下眼鏡戴上喊道:“有客到。”

  古大勇一下站到一邊,身體微微一躬道:“請。”左玄機三人也沒客氣,抬腳向堂屋走去。

  進得堂屋,只見靠西邊的墻上擺放了一張竹床,竹床是帶著一點縷空的,下面用盆子裝了好幾個大冰塊,竹床上躺著一個男子,雙目緊閉,面容看去剛毅,身穿灰色的羊毛尼大衣,下身穿著一條黑色的褲子,腳上一雙新皮鞋,雙手擺在身體兩邊,看去好似在熟睡。

  在竹床下方幾個婦女圍在那里正不停的哭泣,尤為中間一個婦女看去五十多歲,此刻蓬頭垢面,雙目通紅,不住的哭泣,嘴里在喊著:“大力啊,我的心肝啊,我的乖兒子啊,媽媽對不起你啊,媽媽養了你,沒照顧好你啊,你說過年回來要吃媽媽燒的菜,媽媽現在就燒給你吃,你快點起來啊,你想吃什么,媽媽就燒給你吃,你起來,你起來啊!!!!”

  邊上幾個婦女也在不停的哭泣,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子看去面容秀麗,只不過皮膚有點黑,此刻也是淚流不止抱著哭喊的婦女道:“媽,媽,你別哭了,哭了一夜了,你要注意身體啊!”哭喊的婦女是古大力的媽媽,抱著她的是古大力的姐姐古曉梅。

  在堂屋的東墻邊上有幾張長凳,凳子上坐有七八個人,有兩個老太太,拿著手絹在抹眼淚。還有幾個都是年齡比較大的老頭,面容哀傷,不住的唉聲嘆氣。靠東房的門口一個面容愁苦,身材瘦削看去約莫有六十左右的老人蹲在地上不住的吸著手里的煙。

  聽到外面的喊唱,屋子里的人都抬頭看去,看到左玄機三人,蹲在地上的老頭一下站了起來,古大力的媽媽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一下撲了出來拉住左玄機的手哭喊道:“玄機啊,你們來了啊,你們快點幫我把大力叫醒,你說他咋就不肯起來呢,到底是怎么了啊!!”

  左玄機三人此刻也忍不住眼淚流了出來,左玄機拍著古大力媽媽的手道:“阿姨,節哀順變,您老身體也要注意啊。”轉身看向那站起來的老頭:“叔叔,您老也是,不管怎么樣,大力在下面也不想你們這么傷心。身體要保重啊!”老頭哆嗦著嘴,沒說什么,只是點點頭。老頭是古大力的父親,雖然五十多歲的人,可現在看上去要有六十出頭。

  古大勇和古曉梅此刻已經跪在地上,左玄機三人一排站好,喊唱的老頭喊道:“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家屬答謝。”古大勇和古曉梅三人陪著磕了三個頭才站了起來。

  看著躺在竹床上,如同熟睡的的古大力,三人不由鼻頭發酸,胖子的眼淚又流了下來,十幾年的兄弟,幾年未見,再見卻是天人兩隔。左玄機心里想道:“大力,好兄弟,這些年你到底經歷了什么,昨天夜里是你的亡魂給我打的電話嗎?你到底發生什么了?”

  突然,如同回應左玄機心里想的話語一般,古大力的眼睛一下張開。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