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7:10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別墅驚魂
  4. 第二章 轟動全城 第三章 身份之謎

第二章 轟動全城 第三章 身份之謎

更新于:2018-03-17 10:32:20 字數:1926

  下午,當白玉翔開著他的迷彩小吉普停在我家門口的時候,我正在無聊的邊逛著淘寶商城邊開著視頻---熱播劇《杜推推升職記》,我感慨著,人家都在升職,我卻在貶值。白玉翔進屋后只說要見我,母親很不高興的把他領進我的房間,進門后他就直接道明來意,說是要感謝我什么的,這我倒不是很感興趣,讓他養我本來就是說笑的,而且他頭一次來我家有點讓我不習慣就想把他往外推,又聽他說道,“另外我想讓你加入我的調查小組,”他看著我“這才是我來找你最主要的目的。”幾秒鐘后,他扭頭走了出去,“我等你的消息,明天市領導要見我,我們一塊去吧。”

  其實,就算這個白癡不邀請我,我也會當他的小跟班的,一直聽他吹噓他的的手段如何高超,前些天的搶劫案和博物館失竊案都是他一手偵破的,我倒要看看他能不能對得起我給他做的廣告“神偵白玉翔請命擒真兇”。

  我正在出神的想著事情,以至于母親在旁邊站了好久都沒有發現。老媽失聲叫道:“小慧,這不會是你新交的男朋友吧?長這么難看,又那么沒禮貌,我可不答應。”

  “哎呀,媽你說什么啊,他就是我一普通朋友”我不滿的辯解道。

  “不是就好,雖然你已經老大不小了,但也不是隨便什么蟑螂蝗蟲都能往我們家門進的。”母親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聲“忘記一凡吧,孩子。”

  我不想說話,母親默默的走了出去。

  第二天一大早就被白玉翔的喊聲吵醒,“這家伙,,”我心里略感不滿。草草收拾一下出了單元樓,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吉普車旁的白玉翔,朝陽照耀下,竟然別有一番風韻。

  “你就不能打電話叫我嗎?好像怕別人不知道似地。”

  他仿佛對我的不滿視而不見,“哈哈,你怎么知道呀。上車吧,一會兒你就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了,這是你一直都感興趣的,不是嗎?”

  “誰稀罕知道你是誰啊,你愛誰誰?關我何事?”我故意拆臺。

  “呵呵,是的是的,走吧”

  “市長要見你?”

  ……

  “你怎么開這么丑的車啊?”

  ……

  “你……”

  ……

  第三章身份之謎

  當這輛小吉普停在公安局大院的時候,圍來了七八個身穿制服的警察,他們中的大多數我都認識,最顯眼的就是胖乎乎的郭局長了。

  “哎呀,老白,好久不見,你是越來越威武英俊了”郭局長上前握住白玉翔的手,寒暄道。其他人也都喊了聲翔哥,我不大明白。

  “呵呵,郭局長您也是越活越年輕了,市長還沒來嗎?”

  “不已經來了,在屋里等著”

  “他來的還挺早的呀。”

  他們邊說邊向辦公室走去,現在的我真心的化作了一個跟屁蟲,隨著他們見到了市長,也讓我知道了白玉翔更多的一些事情。

  局長辦公室里坐著五個人:市長,白玉翔,郭局長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我和還有一個不認識的年輕警察陪坐在一邊。

  “老白啊,你應該知道這次案件為什么不讓你插手吧?你每次辦案都刨的很深,上次竟然把張局長和王主任還有好多房產商都牽扯了進去……,這次案發地點是是國土局黃局長的家里,我們怕這次案件與黃局長有關,其實,郭局長也看出了這次爆炸案有蹊蹺,不像是單純的意外,前天發布的聲明只是為了我們市的名譽,也為了安定民眾情緒,并不是真的想不了了之的,這兩天郭局他們掌握了重要線索,我想,你會感興趣的。不過,我還是要向你道歉。”市長笑呵呵的對著白玉翔說道,甚是客氣。我大是疑惑,這白癡是什么身份?

  “我這次來只是為了找出兇手,不會要求復職的。”白玉翔淡淡的說著。

  “呵呵,其實市里的意見確實是要給你復職的,畢竟,上次是我們不對……”市長老臉通紅,仿佛做了什么虧心的事情一般。這更讓我摸不到頭腦。

  “不用提了,都過去了……”白玉翔不耐煩的說,“我想現在就去現場看看,可以嗎?”

  “哦,那就不說太多了,破案最重要,你和老郭去準備一下吧。”市長長出了一口氣站了起來,忽然又看到了我,笑著說道“這就是張大記者吧?恩,不錯,有膽識,有正氣,老周他們不知道珍惜人才,我這就給他們說,讓你回去上班。”

  我笑了笑說:“這倒不用,我剛好想休息幾天呢,謝謝市長。”

  市長不再說話,率先走了出去。

  郭局長和白玉翔也跟了出去。我滿腹疑問,就問旁邊的帥哥“同志,白玉翔到底什么身份啊?怎么市長還跟他客客氣氣的啊?”

  “我叫趙斌,很榮幸認識你張記者,你的勇氣是我們局的人都很欽佩的。”這個叫趙斌的上前跟我握手,禮貌的說道。

  “額,呵呵,沒什么,還不是被某人逼得呀。我問你的是,白玉翔到底是什么來歷啊?”我不滿他的回避,再次問他。可這人卻像是沒有聽見一樣,自顧說自己的“這次郭局讓我也加入你們的調查小組,也是想讓我多跟翔哥學點本事,可能幫不上什么忙。”

  “……”

  “還希望我們能夠合作愉快,盡快查出真兇。”

  “……”

  我知道再問也不會得到有價值的東西,也出了辦公室。白玉翔,哼哼,我早晚會知道你是誰。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