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6:56:0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絕跡天痕
  4. 第一章:奇遇

第一章:奇遇

更新于:2018-03-18 09:52:05 字數:3599

字體: 字號:
絕跡天痕目錄
共1章
  夜,月

  無盡虛空,九大浮島相圍而立,每座浮島皆由陣法籠罩,形成巨大光罩。中立浮島,靈力充盈,一座宏偉巨大的漆黑宮殿佇立。宮殿之內,儼然成序。一墨玉王座端然其上,霸道之氣不絕,自有一種上位者對下位者的攝服之感。

  王座之下,竟是一片幽深湖澤,湖澤中心,一人端坐其中,周身靈氣環繞,在其四周七根布滿七彩光澤的巨大光柱靜靜聳立。

  “既然來了,又何必隱藏呢?”那人淡漠說道,旋即一處空間分裂,一白發老人緩緩走出,身后空間又自動恢復原狀。

  “天洐,你還是不肯說出那孽子下落,整整十五年了,難道你還無悔改之心。”老人有些激動的說道。那人睜開雙眼,雙眼沒有一絲渾濁之氣,而是一種深邃的空洞,給人一種睿智的感覺。一襲青衫,黑發隨風飛揚,面容俊逸,透著一股皇者之氣,令人不敢直視。

  “大長老,非天洐不知悔改,而是無錯可改,”那名天洐的男子回答道。

  老人嘆息說道:“天洐,你天資卓越,是天煊族萬年不遇之奇才,族長在逝世之前更是將族長之位傳于你,其原意可是要你帶領本族走向輝煌,而不是要你分散自身神脈,誕生孽子,導致你神脈不全,無法沖擊至高祖神之境,你真的不后悔嗎?”

  男子陷入沉思,回憶以往,不禁笑道:“后悔,遇見柔兒是我一生最大的辛運,我對她的愛一生不悔。長老,天洐請求宗族能放過她們母子。”

  “不可能,如果那孽子被吾等尋到,必將其體內神脈抽出。”老人堅決說道。

  “如若長老執意如此,那天洐即便是拼著自毀神脈,也要破開‘七彩星玄牢’,為她們報仇,請……長老不要逼我。”

  “爾敢,若你真的自毀神脈,你便成為宗族千古罪人。”

  “我一生頂天立地,無所畏懼,有何不敢,大長老要嘗試否?”

  “你……你……罷了,若然百年后那孽子能達到’古帝‘之境,我相信宗族會接受她們母子。但……如若他未至‘古帝’之境……”

  “好,百年后,我兒必為大陸巔峰,不為其他,只因他是我易天洐之子。”男子眼中精光閃過,又道:“在此期間,還望長老慎行,否則……”

  “老夫自會守諾。”老人大聲言道。

  男子轉眼又端坐閉目修煉周身靈氣環繞,身后浮現八道圣潔光環。老人有些驚訝的說道:“竟然修煉到八世輪回了。”隨即又只留下一句嘆息……便分裂空間離去。

  在老人離后不久,男子雙眼微睜,望著遠方,低語道:“柔兒,十五年了,你們還好嗎?你會原諒我嗎……”說完又安然閉目……

  此時,離此十分遙遠的一片地域中,一位十五六歲的少年正在安然入睡,嘴角還帶著一絲笑容。少年旁邊坐著一位女子,女子三千青絲留至纖腰,面貌柔美,雖無媚惑之顏,卻獨具一股淡然出塵般的氣質。令人側目。

  女子看著少年滿臉慈愛,轉而望向窗外,喃喃低語道:“你現在在哪呢?十五年了,難道你已忘記我了,不記得我們在‘碧月湖’許下的諾言嗎?天洐”女子不禁眼濕,萬般憂傷盡化為兩行清淚滴落。女子靜守窗前,一夜漫長……

  翌日,日起三尺,少年慵懶的爬起伸了個懶腰。房外傳來一聲柔音:“云兒,起來了,趕緊洗漱,吃早點吧。”進來的女子手中端著一些食物。“嗯,呃母親你雙眼何故泛紅,莫非昨夜未休息好?”少年穿好衣物答道,女子音如銀鈴,櫻唇輕啟:“沒事,還是快點來吃早點了。今天你可是約了凌兒,別讓人等久了。”少年連忙吃了一些食物,“娘,我先走了”少年匆忙跑出竹屋,只剩下那女子笑罵聲“這孩子真是!”

  少年步伐輕快,不久便到一片湖澤旁岸。一位身著自然淡紫色衣衫,青絲自然垂至腰間,玲瓏嬌小,從其背影便可看出少女必定柔美。突然,一雙手從少女背后侵入將之環抱,但少女并未生氣,反倒會心一笑,轉頭嬌嗔:“易云哥哥,你又遲到了,你說……凌兒該怎樣罰你呢?”那名叫易云的少年含笑答道:“凌兒想怎樣就怎樣,易云一切遵從。”

  少女挽著易云雙臂說道:“那凌兒就罰你一生都陪在凌兒身邊,永遠不要離開,易云哥哥能答應嗎?”少女雙眼充滿渴望。“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絕不離開。”易云不加思索的答道。少女會心一笑,牽著易云的左手,漫步湖邊……

  離此不遠處,先前的青衣女子赫然站定于一青竹之上,衣衫微微飄動,自有一番格外的風韻,女子淡然說道:“二哥,好不容易才來,不肯相見嗎?”遠處一華貴衣袍的男子緩緩走來,不一會便騰躍至青竹之上,男子面容堅毅,獨居一股英氣,來人正是林家現任家主林毅。

  “三妹,你真的打算讓云兒一直這樣下去”林毅背負雙手,看向遠處的易云二人淡然說道,“你應該知道云兒天資卓越,如果修煉的話,他也許會像你一樣成為天王境,到時候,我們林家就是這落星城的第一家族。”

  “可我只希望他能平安的度過一生,至于所謂的第一家族,其名何用,與我兒何干。”青衣女子悠然答道。

  “在這以武為尊的“天逸大陸”,你只讓云兒習文,日后,必為人所欺啊!又豈會有安穩可言。”林毅說道。

  “只要有我在,沒人可以動云兒。”青衣女子爆發出一股極強的威壓。

  “天王境頂峰,三妹,你能護其一時卻護不了一世。而且你能確定云兒愿意過這樣的生活嗎?”林毅說道。說罷,飄然離去。

  青衣女子不禁深思,轉而望向那正在玩耍的易云,不禁嘆息,轉頭離去。

  是夜,易云送回凌兒,獨自一人來到廣闊草原。嘴里咬著一根青草,細細咀嚼,任由其苦澀之味在嘴中擴散。易云仰臥在青草之上,望著天空繁星。

  “真想不明白娘為什么不讓我修煉,唉!”易云不禁嘆息,忽坐起身來,“我偏不信這個邪。”

  易云雙手結印,口中喃喃道:“無生一氣,氣聚成乾,靈動成坤。修神經舒,氣環少靈,形靈于脈……”,“凝!”,易云雙掌上一股氣旋淡淡旋轉,周遭氣聚成靈,運于掌上存之丹田。易云運功欲存靈丹田,剛運靈氣,便又消失的無影無蹤。“又失敗了,難道我真的無法修煉……”易云苦笑道,易云已非首次嘗試,從他知道筑基法門時,便試過了,但卻一次次失敗。

  正當易云無比郁悶時,易云摸著脖間帶著一塊白色玉佩,這是易云無意間在竹林撿到的。易云習文,博學眾多,自是知道玉佩的不凡,便藏于身上。

  易云將玉佩對著月光觀看,“這玉佩白凈至透,手感溫潤,內無雜色,真是一塊上等美玉。”易云靜靜看著白玉,竟發現四周靈氣涌向白玉,最令易云驚訝的是這玉佩竟在大量吸噬月華之力……

  “這難道是‘天月蘊魂玉’,據古籍記載‘天月蘊魂玉’至凈,玉潤,具有吞噬月華之力起蘊魂之效,價值連城。但玉佩的主人怎會來此地?”易云心中暗想。

  就在易云心中疑惑不已之際,一句蒼老奇怪的聲音響起,“哈哈哈哈哈……我古寂銘終于蘇醒了,小家伙,此番多謝了。”。易云不知所云,四下掃視一番,并未發現人影,心中不禁有幾分緊張。

  “你……你……你是何人?有本事出來。”易云心中暗驚,不斷向四周查看,幾度查看無果后,不覺松了一口氣。

  “小家伙,別看了,我就在你手上。”蒼老聲音再一次響起。

  易云雖未修煉,卻博覽群書,心識自是非凡。并沒有失其方寸,手拿玉佩質問道:“你說你在這玉佩里面,那你究竟是誰?又為何在這玉佩里?”。

  伴隨易云質問剛止,一絲絲朦朧霧氣從玉佩飄然而出,聚于一處,不久一虛浮人影逐漸凝實。頓時,一股極強的威壓襲向易云,易云頓時雙腿一軟,竟直接跪了下來。盡管易云極力反抗,但此時卻顯得那般無力。

  那虛實人影不斷吸取著先天月華之力,旋即一身著白色衣袍,面如冠玉,一頭純白的長發飛揚。自有一種睥睨天下,傲然于世的韻味,讓人仰望。

  只是一瞬,易云放棄了抵抗,易云感受到那股威壓之強,足以將己輕易抹殺……

  “小家伙,心性還算不錯,如此威壓之下,還能不失其方寸,實屬難得啊!”那名叫古寂銘的男子淡淡言道,旋即,易云所受威壓逐漸變淡直至消失。

  隨著威壓消失,易云不禁有一股脫力感,但仍然半跪著,虛弱說道:“晚輩易云,多謝前輩不殺之恩。”易云不愧是易云,竟先入為主,謝過不殺……

  這明顯給自己臺階下,又讓其沒殺自己的理由。“小家伙,我好像沒說不殺你吧!”古寂銘戲謔一笑言道,古寂銘何等老辣,又豈會看不出易云心中所想。

  此時,易云坦然有一種視死如歸的心態,憤然說道:“既如此,前輩請動手吧。”

  古寂銘又是戲謔一笑說道:“我有說過一定會殺你嗎?”這時輪到易云凌亂了,心中想著:“這一會要殺,一會不殺的,搞的我一顆心一上一下的,你丫的有病啊!”當然了,這些易云也只能在心里想想。

  “小家伙,說起來還是你救了我,我又豈會恩將仇報。”

  古寂銘甚是得意言道,“只是老夫實力尚未恢復,不能離去啊!這……”

  易云又豈會不知此煞星是賴上自己了,當下說道:“前輩尚未恢復,何言離去,若前輩不嫌,愿前輩久住。”

  古寂銘含笑說道:“既如此,那便多謝了,還有,關于我的存在……”

  “前輩放心,我絕不向人提及。”易云連忙說道。

  “如此甚好。”古寂銘大笑,旋即化成一股靈氣回到玉佩里,易云趕緊撿起玉佩小心擦拭。

  隨著時間漸漸過去,天漸明亮,易云疲憊的往回走……

  “誒,這不是易少爺嗎?怎么這個熊樣啊!”一句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字體: 字號:
絕跡天痕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