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1:33:34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網游之帝者修羅
  4. 第三章:秒殺

第三章:秒殺

更新于:2018-03-18 11:54:08 字數:2158

  凌陽看到數萬人軍隊朝他涌來,自知跑不了了,既然跑不了,那就殺出去。那個小兵一愣,不知道那個冒險者在干嗎,當看到他,對著數千人的軍隊拔出武器時,他驚呆了。這是要一個人單挑數千兵馬啊!是誰給他那么大膽子的。隨即他就立即跑向軍營,向軍營報告去了。再來看看凌陽,他拿出鐵劍后,就朝著數千兵馬沖了過去。那些人也是一愣,看著一個人拿著一把生銹的鐵劍朝著他們沖過來,這是在干嘛。難道是來殺人的?想到這,他們又好氣又好笑,氣的是,這是在藐視他們,在挑釁他們的威嚴。笑的是,你一個沒出世面的小家伙在這湊什么熱鬧(而且還是0級的小家伙)。不過,下一刻。他們笑不出來了,只見凌陽抬起鐵劍,一劍就把前面的士兵給砍死了。凌陽金光一閃,升級了。然后,。出來了一個提示音“由于等級達到技能限制,將獲得技能《修羅煞》,請注意查收”隨后,凌陽立即看了下技能:《修羅煞》,可在方圓60里內發出劍氣,攻擊力隨玩家等級而增強,消耗魔力:90

  凌陽:········,這是什么奇葩技能啊,攻擊力隨角色等級而增強,他的攻擊才1級。能強到哪去。那些士兵也是愣了好一會,然后,有人喊道”他殺了我們的人,砍死他“然后,一傳十十傳百,最后都醒了,都喊著一個字”殺“,而凌陽也不是待死的羔羊,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隨后,他把劍放在腰間,以一個拔劍的姿態出現在士兵的面前。士兵他們才不管那么多,一個個劈頭蓋臉的看了下來,當他們的刀距離凌陽還有半尺的時候。凌陽動了,只是他們看到一縷劍光閃過,布滿了一些灰塵而已。什么事都沒有,他們還以為剛剛是錯覺呢。隨后,他們又舉了起來,可是剛剛舉起刀劍的時候,他們一個個氣血翻涌,個個士兵的身體都攔腰斬斷,他們的頭上都出現了上千的傷害。一瞬間,對方上萬的士兵無一落敗,全部倒下。這讓凌陽也是震驚了,這才是1級的技能啊,真的是叼的沒天理啊。現在他的腦海里有10000只草泥馬奔騰而過。在他殺死了士兵之后,大片的經驗,籠絡過來,一個個提示音響的他耳朵疼,

  ”恭喜你升級為2級“

  ”恭喜你升級為3級“

  ”恭喜你升級為4級“

  ·········

  ”恭喜你升級為21級“

  ”恭喜你升級為22級“

  ”恭喜你獲得新技能《修羅斬》

  ”恭喜你獲得新技能《修羅裂地斬》

  “恭喜你獲得新技能《極影》

  ”由于你的技能《修羅煞》等級過高,系統為你進行進化,請問是否進行進化?“

  ”由于你的技能《修羅斬》等級過高。系統為你進行進化,請問是否進行進化?“

  ”是“

  凌陽覺得,反正技能進化對自己沒壞處,總比沒有好吧。

  ”正在為你進行進化,········進化完畢,請注意查收“

  凌陽打開了自己的角色頁面,

  等級:22,

  生命:4650,

  魔力:5325,

  力量:3120,

  智力:2213,

  悟性:1052,

  武器:生銹的鐵劍(攻擊力:325)

  上衣:布衣(防御:300),

  褲子:布褲(防御:300),

  鞋子:布鞋(速度:96),

  項鏈:無,

  手鐲:無,

  戒指:無·······

  《修羅裂空斬》:在方圓120里內,發出兩道劍氣,技能隨玩家等級而增強,消耗魔力:300

  《極影》:(被動技能)以玩家自身為中心,可以在方圓300里范圍內自由移動,移動速度增加120%,消耗魔力:50/秒

  《修羅疾影斬》:在方圓120里以極快的速度發出數道劍氣,技能隨玩家等級而增強,消耗魔力:350

  《修羅地煞斬》:在方圓120里發出一道劍氣,技能隨玩家的等級而增強,。消耗魔力:150

  凌陽看到這些技能和等級啊。他驚呆了,一時沒反應過來。太快了,快的讓他無法接受。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從呆滯變為震驚。這是那門子的職業啊,他把這個職業創出了他爸造嗎?,這一個個強大的職業是讓他這個玩家毀滅游戲世界的嗎?(其實就是毀滅世界的)。他也不管了,既然毀滅就毀滅吧。凌陽嘆氣道“游戲再強又有什么用,如果把游戲技能帶到現實世界就好了,那樣的話,萱兒就有救了?”隨后釋然了,他強大了,只有好處沒壞處。隨后他轉過身去,想要去那個偵查兵跑遠的地方。當他轉過頭之后,便僵住了。下巴漲的老大,因為他看見眼前有一大片的軍隊向他跑來,一時腳不聽使喚的僵在那。曾幾何時見過這樣的陣仗啊。他一直在祈禱“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他們只是路過的········”等到他們都跑到凌陽身邊的時候,停了下來。那個軍隊的隊長向凌陽問道“小兄弟,你沒事吧,剛剛那些追殺你的兵呢?”他想要聽聽凌陽怎么說的,但是半天沒響聲,就拍了下他的肩膀,結果一拍,凌陽像是肥肉一般倒了下去。所有軍人看到凌陽的雙眼翻白,下巴掉的老大。那個隊長也是一直跟迷茫,“我······我做了什么?”一個小兵喊道“報告隊長,你什么剛剛只是拍了下他的肩膀“那個隊長說道”是啊,我只是拍了下肩膀他就······倒了,難道我能夠擁有把人拍死的能力?“他想想也不可能啊,自己干了這么多年,自己多少力氣他比誰都熟悉,那估計不是重傷就是被嚇傻了。他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凌陽,要說重傷的那是不可能的事。你有見過衣服上沒有一絲血跡和衣服撕裂的現象么。那就屬于后者了,那個隊長明白了。看來這家伙是乳臭未干的小家伙,家里很有錢,很少出面的那種。不過,這小家伙是不是迷路了,跑這來干嘛?,之后,也沒多想,把他抬回去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