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2:10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迷境密物
  4. 第一章 天體降臨

第一章 天體降臨

更新于:2018-03-18 21:09:28 字數:4884

字體: 字號:
  人類始終覺得生活在地球是安全的,周圍的一切永遠會如此和諧,完全可以為所欲為,人類掌控著一切!即使有足以讓人類毀滅的災難也會發生在億年以后!大部分人認為除了地球以外其他地方都不存在文明生物,地球上也不會有各種超越自我認知的事物,動植物的思維永遠低于人類。其實在災難發生之前慕鋒也有這種想法,畢竟自己作為一名特種兵也不太會相信那些神乎其神的事情,他可能永遠也不會想到自己會與眾不同,成為少量的幸存者,之后前往西藏的秘密基地,在基地里接到了尋找萬年玉書等任務,以及在亞馬孫叢林、非洲深谷等地方遇到的各種險象環生之事,會動的腐尸,干尸都已經成為了常見之物。至于迷林百窟、各種傳說中的禁地、和各種異寶更是聞所未聞、、、至少現在是這樣。不過在前往西藏之前他還得經歷一些他從來沒有想過的險事,一個處處暗藏危險,植物可以控制尸體的環境!只是剛開始他并不知道!

  直到有一天災難真正的降臨,這一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越來越近了!看、越來越大了!”一位身穿運動服的女孩突然停了下來指著天空大聲喊道。

  周圍的人也紛紛將視線移向了暗紅色的天空。此刻空氣仿佛凝聚到了一起,再也沒有流動,所有的人都站在原地面無表情的看著天空,汽車停止了行駛,連所有的動物都安靜的呆在原地,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在這里戛然而止,都在等待著他們即將接受的審判!

  一位老人突然倒在了地上,不過旁邊的人似乎并沒有注意到倒地的老人,所有的人依然呆滯的看著天空,和空氣一起停在了原地、除了依然跳動的心臟和那種無法言語的壓抑!

  “那是太陽嗎?”一個身穿蝴蝶裙的小女孩打破了這壓抑的沉默。

  小女孩的父親看著越來越近的暗紅色星球,蹲下身對小女孩說道“寶貝我也不知道!”接著將小女孩緊緊的抱在了懷中,絕望的望著已經看不到邊緣的暗紅色星球。

  周圍的人依然沉默,唯一不同的是大家原來茫然的表情變得無助和絕望。

  慕鋒也站在病房里沉默的望著窗外的天空,此刻連空氣都全部變得暗紅,好像空氣本來就該是這個顏色,慕鋒勉強低頭看了一眼屋外樓下站著不動的父母,心里突然有無數的話想對父母說,可此刻卻都卡在了嗓子眼。

  他再次抬頭看著已經快要接近地面的暗紅色星球,只見對面的幾棟高樓已經被壓塌了三分之一,一塊塊殘破的墻體從一百多米的高空掉到了地面,隨著墻體的落地周圍馬上變得煙塵滾滾。

  “不能再近了!不能再近了!”慕鋒心里無助的吶喊著。不知道是不是慕鋒的吶喊起到了作用,原本即將接近地面的星球突然停止了向地面移動。

  看著停止移動的星球慕鋒沒有繼續觀望而是轉身向電梯一瘸一拐的跑去,雖然自己的腿傷還沒痊愈但他還是用盡全力奔跑,一邊跑一邊還在心里想著要對父母說的話。

  在慕鋒跑向電梯的同時原本呆立不動的人群突然變得喧囂惶恐,一個個都爭先恐后的向無頭蒼蠅一樣四處亂竄,行人不在懼怕行駛的汽車,從公路這邊橫穿到了公路的那邊,汽車不顧橫穿的行人也不顧依然變換的交通信號燈,一路橫沖直撞朝各方駛去,法律現在似乎已經成為一紙空文。

  “砰、、”“啊、、”!四處傳來了汽車相撞的聲音和人們悲涼的慘叫,原本井然有序的一切現在變得混亂不堪,街道上到處是被撞毀的汽車和滿身是血的行人!路旁超市里的人們不在為自己所選購的物品買單,一個個都拿著手里的物品向外跑去,勢單力薄的五個工作人員正在試圖阻止這混亂的場面,一個強壯的工作人員抓住了一個不付錢逃跑身體單薄,穿著一件可以給自己做裙子的短衫的眼睛男人,接著惡狠狠的將眼鏡男拖到了超市的角落,剩下的幾名工作人員也各盡其招想要抓住這些不付錢的顧客,但效果卻微乎其微,很快原本整齊的超市變得一片狼藉,貨架東倒西歪,上面的東西全部凌亂的散落在地,旁邊的幾瓶牛奶已經被人踩破,僅存的一點空地上留下了幾個白色的鞋印,原本各出其招的工作人員也停止了阻止轉而拿著超市里的東西向外跑去,見此情況強壯的工作人員也放開了原本被他牢牢按倒在地的眼鏡男,跑向收銀臺將里面的現金全部裝進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隨手拿了幾個面包和兩瓶礦泉水就向外跑去。

  “求你了、求求你救救我!”超市外面一位身穿超市工作服滿身是血的人斜躺在一輛被鮮血沾染的白色汽車前方,抱著剛從車上下來身穿西裝,面色焦急的男人喊道。

  西裝男并沒有理會對方的求救,而是盡力將自己的腿從他懷里抽出但對方似乎用盡了全力,西裝男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將腿拔出來,此時男子原本焦急的神情突然變得冷漠,冰冷的眼神里透露出了一股駭人的殺氣,見對方依然不松手西裝男用一只手撐在汽車引擎蓋上,用另一只腳連向對方的頭部踢去,幾腳之后滿頭是血的超市工作人員無力的松開了自己的雙手,倒在了撞倒他的汽車前,西裝男并沒有將他拖開,看了一眼混亂的四周立刻上了自己這輛剛撞了一個無辜行人的汽車,從還沒有斷氣的工作人員身上壓了過去。

  就在大家都倉惶四竄的時候暗紅色星球突然又動了起來,但這次并不是向前移動,而是離地球越來越遠,隨著星球的移動有人停止了奔跑接著后面的人也都停下了腳步,車輛再次停止了行駛,所有的人再次將目光投向了神秘的星球,而那股難言的壓抑感卻再次涌上了所有人的心頭,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

  而此時因為突發的故障慕鋒卻被困在了電梯里,被困的慕鋒用盡了一切辦法也沒逃出電梯,自然也沒任何人來幫助自己,想到外面的情況慕鋒也停止了呼救,就在他無計可施時外面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慕鋒是你在里面嗎?”聽到是照顧自己的護士的聲音慕鋒趕緊在里面應到“對,是我,小容能在外面幫我把電梯打開嗎?”,“我也不是很確定不過重新啟動應急電源應該可以,你等著我試試”,說完小容就朝外面跑去。

  幾分鐘后可能是小容已經重新啟動了應急電源慕鋒打開了電梯,接著朝醫院的大門跑去,跑到外面他看見自己的父母正依靠在一起望著天空,他抬頭看了一眼天空見星球已經沒有剛才離地面那么近心里頓時輕松了不少,可他剛走出兩步星球又突然停止了向后移動,靜靜的停在了空中,慕鋒停了一下后又繼續一瘸一拐的向自己父母跑去,見慕鋒跑來慕鋒的父母也微笑著向他走了過來,伸出手想要扶他,可就在他父母的手要碰到自己時,周圍突然變得愈加暗紅,慕鋒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空中,就在他將目光投向空中的一剎那暗紅色星球突然向發生核聚變一樣急劇膨脹,緊接著一股極其安靜的沖擊波向所有人襲來,慕鋒的耳朵里聽不到任何聲音仿佛進入了一個只有自己的世界,但眼里卻能看見自己的父母倒下的樣子,他想上前抓住自己的父母,想大聲的喊一聲自己的父母卻說不出任何話,身體也不聽任何使喚,慕鋒用盡全力想要抓住自己的父母卻始終無能為力,不知道是不是有太多的事情想做,慕鋒心里突然泛起了一股難以言語的糾結感,“難道這就是死亡的感覺?”慕鋒用大腦思考了這個誰也沒有答案的問題后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幾小時后慕鋒的手指輕輕的動了幾下接著他緩緩睜開了雙眼,睜開雙眼后慕鋒看見原本的暗紅色星球已經不見了,空中也不再有暗紅色,一切好像又恢復了原樣,想著自己父母就在自己旁邊慕鋒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可起身后慕鋒發現除了空中彌漫的暗紅色消失了其他的一切物體依然和暗紅色星球爆炸前一樣,四處依然一片狼藉,除了自己以外所有的人依然靜靜的躺在地上,地上和屋頂上掉落著一些一動不動的白鴿,看著眼前的景象慕鋒想到了自己旁邊的父母,于是趕緊上前兩步走到了自己父母旁邊,和其他人一樣他父母依舊安靜的躺在地上,慕鋒喊了幾聲見父母沒有反應就將自己的父親扶了起來,可扶起來后慕鋒發現自己的父親已經停止了呼吸,忍住悲疼他又扶起了自己的母親,但和他父親一樣他母親也永遠的離開了他,此時慕鋒悲傷向脫韁的野馬一樣涌向了全身各個角落,淚滴掉在了懷中母親的臉頰上。

  慕鋒不知道抱著父母難過了多久,只知道此時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他沒有去想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沒有想過自己為什么能存活下來,因為他也不知道答案。

  慕鋒將自己父母的尸體帶上了旁邊的一輛車準備將他們安葬,可此時空中卻突然響起了雷聲,頭上的天空已被烏云籠罩,他看了一下手表現在雖然才下午五點半但卻已經和夜晚沒什么區別了,就在他要離開時又不經意看見了倒在醫院門口的小容,想著小容這段時間來對自己細心的照顧慕鋒決定把小容也一起帶走。

  剛走出兩步天上就開始下起了零星小雨,慕鋒趕緊跑到了小容旁邊抱著小容向汽車走去,可才走到一半雨就下大了,上車時自己和小容的衣服都已經全部濕透,將頭上的雨水擦干后慕鋒準備立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可他剛將車子啟動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就從副駕駛位置傳了過來,他趕緊打開了車內的氛圍燈,可燈剛打開慕鋒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只見原本坐在副駕駛的小容已經面目全非,原本漂亮的臉蛋現在已經被完全腐蝕,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見帶血的頭骨,由于已經沒有了皮膚小容染血的頭發也掉在了自己的肩上,副駕駛座椅上則沾滿了鮮血,小容那雙已經露出白骨的小手正安靜的放在這些血上,這一切在氛圍燈的照射下顯得格外恐怖,看到面前的這一切慕鋒突然覺得后背傳來了一陣涼意,下意識的扭頭看了自己的父母見自己的父母還是和原來一樣慕鋒才松了口氣,再次警惕的把目光放在了殘缺不全的小容身上。

  幾分鐘后見小容應該不會給自己帶來什么威脅他決定把小容帶走和父母一起找個地方安葬了。

  由于一路上都有散亂的車輛和倒地的行人,為了避開這些車輛和行人慕鋒不得不緩慢前進,駛出一段路后他發現前面的路已經被一大批殘車堵得水泄不通,無奈之下將車停了下來。

  坐在車上他看了一眼對面的公園后緩緩走下了車,見前面已經無法繼續前進他決定將父母和小容安葬在這片昔日歡聲笑語,游客如織的公園。

  由于此時已是晚上七點多天色也完全暗了下來,慕鋒便將車燈打開以幫助自己探路,雖然有車燈的照射但由于沒有其他照明物,車燈射程以外的地方依然是伸手不見五指到處一片黑寂,就這樣慕鋒跌跌撞撞的將自己的父母和小容抱到了一顆大樹旁,看了自己父母最后一眼后慕鋒含淚將三人安葬在了公園最大的這棵樹旁,安葬完成后慕鋒下意識的坐向了地面,可屁股剛碰到草坪慕鋒就立刻跳了起來,因為地上原本柔弱的綠草不知何時變得像針一樣堅硬扎人,慕鋒好奇的用手輕輕碰了一下地面的草但剛碰到草葉原本安靜的小草就突然像有了生命一樣變得筆直鋒利把慕鋒的手指劃出了兩條血痕,他趕緊將手收了回來,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屁股,和他想的一樣自己的屁股現在正流著鮮血,慕鋒看了一眼面前的草坪后又將目光落在了安葬自己父母的地方,想著剛才的小草慕鋒知道現在這片公園已經不想以前那樣安全,畢竟剛才地上的草扎了自己誰知道這些花和樹又會怎么樣呢?

  想到這里慕鋒不舍的看了一眼埋葬自己父母和小容的地方,之后向車里走去,雖然這里沒有其他人但慕鋒卻覺得始終有什么東西在跟著自己,腳下也傳來了一陣陣沙沙聲,慕鋒一邊大步向前心里一邊想著,在這空無一人的地方這些聲音又是怎么傳來的呢?難道又是那些堅硬的草、還會走路了?想到這里慕鋒手心不由得冒出了冷汗,接著下意識的加快了腳步,可他走的越快聲音也就越大約急促,原本平坦的地面也不知何時變得凹凸不平,再加上現在是在逆光行駛慕鋒幾乎完全看不清身前的任何東西,很快他就被這凹凸不平的路面絆了一跤,他下意識的手掌著地,想要來撐住身體可手掌剛接觸到草地他就被草扎得跳了起來,見狀慕鋒來不及去看滿是鮮血和傷痕的手掌不由多想快步向車子跑去。

  上車后慕鋒立即關好車門將手上的傷口簡單的處理了一下,之后順著燈光看著眼前的草地,令他意外的是現在的草地和周圍的環境就和他剛來的時候一模一樣,那些凹凸不平的地方也離奇的消失了,慕鋒警惕的降低了車窗,外面也是出奇的安靜,剛才急促的沙沙聲也完全不見了蹤影,想著這些詭異的事情慕鋒決定馬上離開這里,接著便將車調頭朝著車少的另一個方向駛去。

  和來時一樣車沒走多久就被前面的車輛擋住了去路,他回頭看了一眼那片詭異的公園見已經離得很遠他才放松了警惕,可能是因為自己本來有病在身再加上剛才消耗的體力和高度緊張的神經慕鋒都來不及回顧這幾小時發生的事情就不自覺的睡著了。

  只是他不知道現在的一切都只是開始后面還有更多的危險在等待著他!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