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1:2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手提菜刀闖仙俠
  4. 第二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

第二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

更新于:2018-03-17 17:49:10 字數:1802

字體: 字號:
  “徐朗,徐朗,執事催你了,你已經三天沒有刷獸欄了,你再不起來,執事就要把你逐出山門了,你倒是趕緊起床啊!”徐朗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恩?吾艸,三天了!那個執事準又要來找事了!”徐朗趕緊穿好衣服,隨著劉同的聲音往外沖去。卻是沒有注意到他自己右臂上的龍形圖案。

  “你這是怎么了!一睡就是三天,要不是執事嫌棄獸欄,我勤快點,你早就被逐出山門了!”小胖子劉同嘟嘟囔囔道。

  “謝謝了啊!改天我請你吃豬玀(和地球上的豬肉一樣)。”徐朗隨口一應付,趕緊向獸欄走去。劉同是和他一個村上來的少年。從小愛吃,也是徐朗最要好的哥們。至于獸欄,不過是外門弟子出去試煉所用的馬匹異獸坐騎的歸所罷了。

  走到獸欄一看,卻見那滿地的糞便,幾頭汗血寶馬和獨角獸踢踢踏踏的在上面走來走去,旁邊的執事眉頭皺的向山溝一樣,遠遠望見徐朗,便咆哮道“你個孽障,莫不是以為有幾分馴獸的本事,便為所欲為了,今日三長老的子侄出去歷練需這幾匹坐騎代步,三長老的子侄有潔癖,聞不得丁點異味。看你這怎么辦!哼!”徐朗走進獸欄一看,只見幾匹寶馬身上多了些糞便,連最愛干凈的獨角獸都有些腥臭。卻是皺起了眉頭。

  這獸欄的執事和他原本并無大瓜葛,但是自從有一次這執事的子侄被徐朗打了個半死后,這執事便和徐朗結下了梁子,但是礙于門規,只能敲敲邊鼓。可這次,執事卻是抓住了徐朗的大把柄。三長老的子侄有潔癖是全滄海派都知道的事情,可偏偏在自己當值的時候多了變故,徐朗一想便知道是執事故意給他找茬下絆子了。

  卻不是徐朗非得接下這份工作,而是這是仙人的門派,往日就連哪國的皇子都希望來此當一個雜役,確是多了修仙的可能。多了份長生的希望。徐朗也想。作為一個穿越者來說,長生或許都是自身最深的執念。

  “也罷,只好細細清洗了!”徐朗嘆了口氣,形式比人強,何苦來栽。隨后便走進獸欄,拉起幾匹坐騎,向山后的小泉走去。

  小泉邊,徐朗手里拿著抹布擦拭著幾匹坐騎上的糞便,卻是皺起了眉頭,“九香蟲的糞便?”話說這九香蟲,雖只是不入流的小蟲,可是其糞便卻是難言的臭,而且非天之水可以清洗,也就是只能在雨里洗干凈,徐朗無奈,這郎朗晴天,何來雨云,看來今日是過不了這關了。

  “哎,這執事為了整我也是夠了!竟然連九香蟲都用上了!”徐朗無奈的笑了笑。“若是那條小龍還在就好了,都說龍是行云布雨的行家。也不知是真是假!”徐朗心里念叨。

  兀的,驟變叢生,徐朗的左臂盡然緩緩的隆起,徐朗只感覺左臂之上有一物在緩緩的動,像有條小蛇在游動一般,徐朗趕忙脫下上衣,只見左臂上的竟多了一條游龍一般的印記,那印記竟在慢慢凝實。在定睛一看時確實多了一條游龍,渾身金色鱗片,在龍尾缺少了一截,確是他夢里刮了一截的那條。那龍從手臂上脫落下來后緩緩的飛起,到徐朗身前,親昵的蹭了蹭嚇得哆嗦的徐朗。

  “難道應為新生將我當親人了?確是要試一試才放心”徐朗鎮定后暗暗想到,伸手一指身前的寶馬,對那小龍說道“去,降點雨給它們洗洗!”

  之間那小龍張開嘴,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升到寶馬上方一吐,些許的小雨便淅淅瀝瀝的在坐騎上方下了起來。那小龍也悠悠的往徐朗這邊飛來。飛到一半的時候便掉下地去變成了光影在此依附在徐朗的左臂上,化作龍形。

  徐朗不知道的是那小龍為了洗凈寶馬卻是動用了己身不多的本命龍源,失了元氣,而這些都是后話了。

  徐朗看著一陣小雨過后幾匹寶馬精神抖擻的站在樹旁,兮兮咧咧的長鳴著,一副得了大好處的樣子。一陣發蒙,原來真的小龍認他為主了。

  不由多想那獸欄執事的聲音便傳了過來,“徐朗,徐朗!讓你洗幾匹馬都磨蹭成這樣,要是得罪了大人物,看你吃不了兜著走!“看著執事那尖嘴猴腮的樣子,徐朗默默地拉起哪幾匹馬,往獸欄走去。此刻的獸欄卻人滿為患,都是外門弟子為這三長老的內門子侄送行而來的圍觀人群。

  只見一白衣少年站在中央如眾星拱月般的徐朗也并未放在心上,他還在想,到底是什么讓小龍依附在自己身上的,自己到底出了什么變故!

  “這馬不錯,配我的氣質,是哪個小人為我養的這匹好馬!回頭必重重有賞!”那少年坐在獨角獸上,一副意氣風發的樣子。賀夏拍了拍獨角獸,朝著無視他的徐朗說道。賀夏本來也不是矯情的人,見徐朗不搭理他也不生氣,遂率部眾騎馬離開了。

  徐朗不知不覺的回到了小屋,躺在床上,今天小龍施雨的時候自己身體里仿佛也被掏空了一般,這會兒正是疲懶,不過片刻便呼呼地誰去了,真是少年不識愁滋味。老來那啥……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