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52:27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逃離市
  4. 第六章:詭異空村

第六章:詭異空村

更新于:2018-03-18 11:43:32 字數:2832

  在這個慘叫聲不斷的夜晚里許多金盆底的人都失眠了,而對于謠言的恐懼使得大部分人都不敢走出家門看看發生了什么,大家只是安靜的躺在床上等待著天亮的來臨。沒有人知道的是從今以后,這世界就再也沒有“光明”的存在了。

  “別出去,那些人已經不是人了。你出去他們就會攻擊你、咬你的。他們已經沒有意識了,換句話說他們現在就是行尸走肉!是沒有思想的喪尸!”黎萬強緊緊拉住就要出門“送死”的黎爸用小聲的聲音喊道。而透過門縫望去門外的街道上隱約可以看到有幾個衣著破爛渾身是血的目光呆滯的男人女人在街上游蕩著,步伐緩慢地走著。似乎在尋找著什么又似乎只是漫無目的的走來走去,而就在這短短的一個晚上金盆底已經有十多個人變成了這幅模樣,見人就發了瘋的咬,直到把人咬死。最恐怖的還不是這點,黎萬強曾親眼看到過一個被咬死的人又活了過來。可是黎爸黎媽還是有點不相信,要出門打聽一下情況。

  “你就別攔著我了,難道我還會任由那些瘋子活生生把我給咬死么?”黎爸固執地說到。并且推開黎萬強準備開門了。就在這時旁邊有個游蕩的女人向黎家大門慢悠悠走了過來,黎爸剛一開門就正好看見那個女人,而那個女人也正好看著黎爸。四目相對停頓了幾秒之后那女人突然快速地沖了過來,黎萬強一個激靈把黎爸打開的門關了起來,可那女人發了瘋沖過來的慣性竟然把黎萬強給彈開了,黎爸這時候才反應過來把即將被撞開的門給擋了回去。可外面一直在推,還伸了一只手到門里來使勁抓撓著。不時還發出吼吼的嘶吼聲,就如豹子在與獵物對峙時發出的聲音一樣令人心寒。黎萬強趕緊起身就沖了過來幫忙盯著門,黎媽也從房間出來了。看著父子倆使勁推著門她也沒弄懂是什么情況就跟著堵著大門,這才把門給關住。可是那只掙扎的手卻被夾在門縫中,血肉都模糊了只剩下血紅的骨頭了還在不停動著撓著,這確實把驚魂未定的黎家三人又嚇了一跳。而那女人在門外還在不停嘶吼著,這時黎萬強借著門縫往外望去,這女人發出的響動已經快把最近的游蕩的人吸引過來了。

  “外面女人好像要把其他人吸引過來了,我們的趕緊想個辦法讓她走開,把她的手放開把門關好才行。不然那些人一聚集起來后果不堪設想啊!”黎萬強說。

  “那我喊一二三你們就松開門我拿椅子把那女人推出去!”黎爸已經拿好椅子在門正中等著了。“一~~~二~~~~三”黎萬強和黎媽一起數著到了三就把門打開了,那女人倒是楞了下來睜著呆滯的眼睛麻木的看著拿著椅子的黎爸,才想起張開嘴露出牙齒就被黎爸一椅子四個角推了出去。大門終于關好了,三人長舒一口氣。黎媽和黎萬強腿一下子就軟了然后就坐了下來,黎爸一個人還在門縫處往外張望,那女人還在不停撓著門。還吸引了幾個人過來了。黎爸這才有些相信黎萬強的觀點:外面的人已經是喪尸了。

  “萬強,現在外面聚集來了好多個,我們該怎么辦啊?”黎爸對坐在椅子上的黎萬強說。

  “沒什么辦法了,現在外面那么多個要逃出去是不可能的了,而且路也沒通。我們能做的只有靜靜等著,不發出聲音。他們應該過一會就會被其他的東西吸引注意了。”黎萬強小聲地說,“而且說話得小聲一點。”

  黎爸小聲說道:“那你們到樓上去躲著不要出來,我在這里守著。”

  “我們還是一起把桌子般過來把門堵住一起上去吧”黎媽擔心地說。

  三個人開始一起把桌子移到了門邊堵住了門,然后便準備著一起上樓。黎萬強的手碰到了家里那尊丑陋的泥塑,那泥塑刺啦一聲摔到地上碎了一地。然后黎萬強就聞到了一股很奇怪的香氣,還沒等他說出口就有股睡意襲來他便倒了下來昏睡過去,他看到的最后一眼便是泥塑的夾層里有一股黃色的粉末。

  而后就是漫長無盡的沉睡,那感覺就好像你沉入了深水里連頭頂的唯一一絲光亮也消失了,你的意識游離在身體之外。你還能夠感覺到日月交替的變化,你還能感受到自己活在這個世界上,可是你分明感覺自己心跳不及之前跳動的那么有力。在你沉睡的時候你的身體正在一點點被消耗,你的精力正在一點流失。就好像把自己變成了一具活的僵尸。

  然后黎萬強突然就醒了過來,黎萬強的眼睛睜開了但馬上又閉上了。已經適應黑暗的眼睛受不了這樣的光了,他想坐起來卻發現手根本就沒有力氣。全身都似乎被抽干了一樣疲乏無力,這時他腦子里竟是想著以前看過的科幻電影里的豬腳被冰凍了多少多少年以后一下子就爬起來又跑又跳的,真心想吐槽:你妹的,能不能再瞎點啊。半小時以后黎萬強才感覺身體漸漸有些恢復過來,這時候他才費勁地坐了起來。腦袋還是有些隱隱作痛,看著倒在自己前方的黎爸黎媽他一點也沒反應過來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似乎自己一睡也把自己之前的經歷如夢般忘記了。過了一會兒他終于回過了神,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跑到廚房看了一圈接著又跑進廁所,然后跑上了樓最后終于在自己的背包里找到一瓶飲料咕嘟咕嘟一口給悶完了。這才感覺有些精神,然后才急匆匆跑下樓,這才把注意力的重點轉移到黎爸黎媽身上。黎爸黎媽躺的位置和黎萬強有一段距離,他倆全身幾乎都只剩骨頭了。黎萬強感覺他們就像木乃伊一樣被榨干了,全身都沒有一塊地方不是干癟瘦的如柴的模樣的。他俯下身子去聽心跳,一個個的聽著。越聽就越絕望,最后直接趴在地上不動彈了。

  黎萬強看著前方感覺自己的鼻子里塞了塊擦過桌子的抹布,心里被人用魚鉤鉤住使勁往外拉。他想哭可是卻怎么也哭不出來,眼淚都流進了心里把心淹死了。喉嚨有被勒住說不出話的感覺,腦袋里一片空白的都不知道現在該做什么。如果真要黎萬強用幾個字形容他現在的感受的話那就是:欲哭無淚。這種苦楚悶在心里有怎么都釋放不出來,不知怎么的現在的天都暗了下來,其實天塌下來也不過是這滋味嘛。原來見證父母的離世也不過是這滋味嘛,可自己怎么就一下子感覺心里失去了那么大一塊呢。

  就這樣一下子失去了父母,而自己還被困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山村里。黎萬強此刻腦袋里什么想法都沒有了,他把這一切的一切都聯系到了爆發的喪尸身上。他怒氣沖沖的跑到了廚房里拿了一把菜刀,吃力的移開了門前抵擋的桌子。準備著沖出去與外面那該死的喪尸同歸于盡。他一出門就一身怒喝:“他媽的都給老子滾出來啊,老子就在這里等著你們這些畜生!”眼前一片空蕩蕩的房子寂靜的沒有一個人或者喪尸,黎萬強走了幾步又繼續喊到:“怎么了,龜孫子們見到爺爺都不滾出來,爺都不怕你們還怕個毛線啊!”依舊是死一般的寂靜,空氣里似乎有股緊張的氣息游離著,黎萬強雙手緊握著菜刀做出準備防御的姿勢。遠方的巷子里終于有了動靜,黎萬強一下子緊握了手中的菜刀緩緩向巷口移動著。就在逼近巷口的一瞬間他一個轉身手中的刀向前揮去砍了個空,前方的草叢里竄了幾團灰色的東西出來朝黎萬強方向逼來,黎萬強不斷揮著刀對著那個方向砍著。口中不停吼叫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接著癱坐在地上,這才看清飛來的原來是一群野鳥。

  他一條一條巷子走著一間一間屋子搜索著,沒人、沒人、還是沒人。就好像整個村子的人都這樣憑空消失一樣,現在這個村子里空無一人。這里除了黎萬強再也沒有其他人了,這里全部都空了。

  那些村民和被感染的人都到哪里去了呢?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