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3:2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天瘴
  4. 第三章 身世

第三章 身世

更新于:2018-03-16 10:30:35 字數:2912

字體: 字號:
  “娘.....娘親......”簡樸的小泥墻的房內,項云閉眼躺在床上,眉頭緊皺。迷糊中口里發出一陣陣呼喊。喃喃囈語急促,喊著喊著,突然睜開了雙眼,猛的從床上坐起,氣喘連連,身子直哆嗦,額上冷汗直冒,眼神中一片茫然。“云兒,云兒。”床邊坐著四人,項云雙親與項德和那村長老人。項云一轉醒,他母親率先關懷的呼喊著兒子。項云卻似全未聽到母親的呼喚,仍是呆呆坐在床上,他做了個夢,一個從小到大反復不斷的做過的夢。十幾年來,夢中的兩個場景伴隨著他的成長。第一個場景帶給他震撼,第二個場景給了他溫暖的感覺。每做一次這個夢,一醒來,他便要迷糊一次,回想一陣。這么多年,反復如此,也沒想出什么來。久而久之,他就覺得這只是個奇怪的夢。而這一次,夢中的畫面變的特別清晰。那古老的祭壇上所發生的一切,他仍然看不懂,也弄不清。可那花園中所發生的一切,如同親身經歷,一直在他腦海中晃蕩。那孩童與婦人嬉鬧的畫面是那樣的溫馨,讓他想要牢牢抓住那畫面,一直神游在夢境中,不愿醒來。他愿化做那孩童,緊緊抱住那婦人,永遠躺在那溫暖的懷抱中。“云兒,云兒。這...三叔...這孩子不會是受了驚嚇,嚇傻了吧?”項云久久沉浸在夢中,不能自撥。面對母親不停的呼喚,絲毫無反應。讓他母親感到著急,不禁詢問村長老人。那項云口中的三爺爺也是發現了項云的不正常,不做多想,正準備靠近項云,好好觀察一番,看他是否是真受了驚嚇。卻還未來得及起身,就見身旁一道人影晃過。卻是項德趕在了他前頭,伸出雙手緊抓住項云肩膀,使勁搖晃了幾下。“臭小子,醒過來了就別給我犯迷糊,你爺爺我一大把年紀了,還要拖累我為你擔心不成!”“六爺爺,爹,娘,三爺爺。”被項德這么幾下用力的搖動,項云從彌留在夢境的狀態中回過神來。見長輩都圍在自己身邊,下意識的開口一一喊過。“臭小子,你果然沒什么事!”項德見項云并無大礙,稍稍松了口氣,順口笑罵了一句,但隨即拉下了臉,嚴肅道:“項云,了不起啊,了不起。翅膀還沒硬,就會飛了。從小到大都看你老實聽話,沒想到膽到是挺大,我們的告誡你到是忘的一干二凈。深山老林是這么容易闖的?是你想去就能去的?這回算你運氣好,撿了條命回來。看我怎么收拾你,害得大伙滿山找......”“咦?”項德正教訓的興起,突然發出一聲驚呼,嘴張的老大,楞在當場。似是見到什么不可思議之事。接著,又突然猛的拉了一把項云,自己也是俯下身,彎起腰,近距離湊近到項云身旁,雙眼瞇成一條縫,眼內直發光,目光赤裸裸的停留在項云左臂臂膀上。“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項傅老兒,快過來,快過來看看!”“一大把年紀,一驚一乍的,像個什么樣子。有什么事就不能好好講。”項德正背對著村長項傅,將項傅的視線完全遮擋。他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多年的相處,項傅對自己這位老伙計行事夸張的稟性早已習以為常。隨口責備了句,從容起身。“你瞧,印....印記.....戰....戰....”項德一手緊抓住項云左手腕,一手顫抖著指著項云身上那道奇怪的文身,激動得連話都已是說不完全。。項傅本以為項德是大驚小怪,只不過這一次卻是想錯。順著項德手所指之處一看,花白的慈祥雙眉頓時緊皺,瞳孔急劇收縮。話未講,迅速探出手,快若閃電般從項德手中奪過項云的手臂。死死握在手心內,閉上雙眼,站立在原地,沒了動靜。過得好一陣子,項傅才緩緩睜開雙眼,望著項德輕輕搖頭。“剛才你所說之事不可再提及,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樣。這不是那印記。云兒體內沒有絲毫與那有關的氣息。是我們多心了。”“怎么可能,項云小子身上明明就是祖譜上記載的那圖紋,你有沒有探察清楚?”項德一臉的不可置信。又是迅速抓住項云左手,重復了項傅剛才所做之事。短暫的探察過后,整個人陷入了迷茫,口中喃喃自語,“沒有,真的沒有,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兩者是極其相似。但若仔細觀察,卻還是有不同之處。何況那圖紋只是先祖們遺傳下來的,傳說到底是否屬實,還得兩說。你我關心則亂,亂了分寸。我到也希望它不是。”相比于項德的情不能自禁,項傅則顯得坦然許多,先是出言提醒了老伙計,繼而,長長的松了口氣。面帶微笑望向了項云。“云兒,你與那巨蟒搏殺時可曾發生了什么,仔細的說給爺爺聽聽。”項云本是沉浸在那奇怪的夢中,剛一轉醒,便看到了異常激動的六爺爺。兩位老人古怪的談話,又聽得他云里霧里,摸不清頭腦。渾然懵懂中,腦海里突然一陣天旋地轉。瞬間進入了一個奇妙的世界。這世界處處是耀眼光芒,白茫茫的一片,無窮無盡。他,孤身飄零在這光海中,如滄海一栗,找不到方向,也忘記了時間。奇妙的世界短時間內游歷了兩次,項云早已分不清虛幻與現實,像是被催了眠。項傅一問他便下意識的隨口答,“我...我不小心闖入了深山中,碰上了那條巨蟒。我被巨蟒勒的出不過氣來,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想起山林中的一幕,項云仍是心有余悸。整個人頓時清醒了許多。“想不起來就別想了。”項傅輕輕拍了拍項云肩膀,“以后可不能再胡鬧。沒有長輩陪伴不要再進入深山。好好休息,爺爺明天再來看你。”“三爺爺,我...”見項傅轉身就要走,項云急切喊住。“嗯?”項傅應聲回頭,見項云語言又止,出口道:“有什么事就說吧!”“我...”項云神色猶豫不定,“我做了個夢。夢見好多人在拜祭。還...還夢見了一個婦人和一個小孩。三爺爺,這個夢好奇怪?”項云終于是鼓起了勇氣向他認為無所不知的三爺爺講出了這個奇怪的夢。一個一直讓他疑惑的夢。“傻孩子,一個夢而已。可能你受了驚嚇,做做夢也是正常。人做夢千奇百怪。好好休息一會便無事。”項傅笑著回道,也沒在意項云那明顯變得緊張的語氣與神情。這卻是項云最不想聽到的答案。他需要鼓足勁來問這個夢,是因為他隱隱有著害怕的感覺,害怕三爺爺告訴他這只是個夢。在他內心深處似乎有一種渴望,渴望夢中的一切事實存在。渴望能見到那花園中的婦人。他住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想,他只憑著感覺,對那婦人有著強烈的感覺,是一種依賴,那依賴很親切,很親切.......于是,項云立即追問:“三爺爺,為什么我老是做這個夢,十幾年來都做著這同樣的夢?三爺爺,您告訴云兒為什么會這樣?云兒好困惑。”這一問,問出了寧靜。項傅頓時無言以對,項德正低頭沉思,在想著什么。而項云的父母則完全直看著項傅。小房間,五個人,各有心事。“哎!”良久,一聲輕嘆發自項傅的口中,打破了這份寧靜。“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項傅輕聲念叨,雙眼對視項云雙親,“季全,秀真,看來云兒還是存有記憶。孩子大了,有權利知道。既然他想起了一些事情,也是時候該告訴他真相了。”“三叔,您老做主吧!我們聽您的。云兒想起了,我們就應該告訴他的!”項云母親握住了丈夫的雙手,哀聲答應后。又轉身出了房間。項傅微微點頭,望著項云道:“云兒,你所說的那些并不是夢,是你的記憶。想不到你還能記住一兩歲時的一些東西。”似乎也覺的自己所說的太過唐突,項傅稍稍的停頓了一會,給了項云點反應時間后,才繼續道:“你爹娘并不是你的親生父母。他們是在后山腳下揀了你。那時你就一兩歲大小。那些祭拜的人很可能是你的族親,你夢到的那婦人應該就是你的親生母親。”項傅語氣低沉,字字鏗鏘的將項云的身世之謎講了出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