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9:30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奪命銀針
  4. 第三章 同學少年時

第三章 同學少年時

更新于:2018-03-17 10:15:19 字數:2139

字體: 字號:
  無常努力地抬起眼皮,仔細地盯著判官看。——他現在其實很累,但這個人他又非看不可,所以只能這么做。

  判官還是那個樣子,褐色圓胖的闊臉上長著濃眉大眼,英氣逼人。

  一身大紅袍子與血紅披風,在風的撥弄下如烈火嘶嘶燃燒。

  “你來了,終于還是等到了你。”無常淡淡地道,似乎沒有什么意外,盡管這位是他從小到大的生死之交,但是,這段日子里,很多生死之交不也都拔刀相向,拼個你死我活嗎?

  街道的盡頭,接近荒郊,野外的狂風肆虐地擠進大街入口,擠進無常寬大的白色袍子里,將他的衣服灌得如氣球一樣膨脹。

  顯得無常的身體很豐滿,但實際卻很虛弱,人的感情畢竟是脆弱的,哪怕是無常,而且,無常向來就是個多情敏感的人。

  最好的好友也成了追殺自己的殺手之一,這無論如何,不能讓無常如井水一般的平靜,內心現在,已經是狂風作浪,情誼像浪在上面的一葉孤舟,隨時有被水覆沒的危險。

  “我們還是找個地方說話吧。”判官褐紅色的臉突然有點焦黑,左右看了下,沒見到什么不想見到的人,便伸出粗壯的手臂,環繞在無常的肩頭,兩人一起走向了街上一個藍色磚墻的咖啡屋。

  在走進咖啡屋的這一段路里,無常感受到了判官手臂傳來的熱度,心里不由一暖,也許,判官能給他個奇跡,能與其他人不一樣,無論是威脅、財富、地位、和各種名利,都不能讓他與自己翻臉。

  進了咖啡屋,兩人選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無常抬手將窗戶關上,追進來的風就此消失,也似乎隔絕了外面的世界,斬斷了這幾天來各種與自己千絲萬縷的糾葛。

  無常點了杯卡布奇諾,判官想要瓶酒,可是這是咖啡屋,如果不是考慮到無常喜歡喝咖啡,他倒是寧愿將無常帶去一家酒館,要上幾瓶烈度強的老白干,好好洗洗困倦到身心的一路風塵。

  最后判官要了杯可樂,多少有點辣味,判官是個重口味的人。

  “死神還是把你派出來了。”無常苦笑道。

  判官不語,只是低著頭看桌子。

  桌子上其實并沒有什么動人的圖案,只是白如云朵的一張干凈桌布鋪在上面。

  “你也還是來了。”無常嘴角邊勾起弧度,只是笑得有點慘然。

  判官的頭埋得更低了。

  “也是,地府里金牌殺手只有三位,我,你,還有剛被我殺死的邪笑。”無常若有其事的分析著,但表情上卻是一點都不經意。

  “邪笑你也看到了,就是個窩囊廢,連我一招都接不了。”無常提起邪笑,滿眼的不屑與厭惡。

  “能夠與我一戰的,也只有老兄你。”無常笑道,“死神也只能派你了。”。

  說話間,咖啡屋的侍者已經端上了他們方才點的飲品。

  無常用勺子在里面攪了攪,原本奶油泡與汁水分割的咖啡立馬變了顏色,渾濁成咖啡應有的樣子。

  并沒有往里加糖,而是優雅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不急于吞下,舌尖浸泡在咖啡汁里,吸收著卡布奇諾的香甜帶苦的味道。

  判官則是拿起可樂杯子,一飲便去了三分之二,然后喘著氣說道。

  “如騷,這幾天我一直在想,我們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判官說到這,原本褐紅色的臉變得更紅,仿佛方才喝的不是可樂,而是一瓶烈酒。

  無常眼睛一下失去了神采,目光陷入了一片久遠的回憶。

  。。。。。。

  記憶的時光車回到無常十四歲的時候。

  那時候,無常還不叫無常,他叫如騷。

  判官也不叫判官,叫金火。

  他們兩人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十四歲那年,又在相同的學校念初三。

  那時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女孩,名叫艾薇。

  他們坐在教室的最后排,上課時,如騷總低著頭在一****帕上刺繡,繡的花風情萬種,繡的人羞煞西施。

  金火則在一旁奮筆疾書,字兒潦草得自己怕也不認得。

  艾薇則在如騷身邊聚精會神地盯著他刺繡看,不時露出驚贊的表情,實在不敢相信就憑一張再普通不過的錦帕,和如騷手中一根渺小而不起眼的針兒,竟能描繪出這么絕美的畫面。

  而講臺上的老師因為如騷仨實在乃朽木不可雕的差生,不再抱有任何之一的希望,所以對他們這種不認真聽課搞自己小名堂的行為也是不管不顧,任其自生自滅。

  三人樂得生活在自己的悠閑、精神愉悅的自在世界里,無人打擾。

  四季如娃娃臉,說變就變,仿佛一剎那間,時光就讓鐘擺繞圈到了一年之后。

  他們那種自得其樂的日子也看到了盡頭。

  那一天,教室里只剩下如騷三人,靜靜默默地在后排位置上坐著。

  教室外烏云密布,轉眼間就潑起了傾盆大雨,就像潑進了三人的心口上,讓人拔涼拔涼的。

  更甚的是,不知誰忘了關上窗戶,外面的大風奔涌而進,像無窮的海浪,洗刷著教室里的一切,將人的心里清洗得空空蕩蕩。

  如騷捧著一張成績單,上面寫著這次升高中模擬考的全班成績與名次。

  寫著如騷的名字后面,赫然寫著他的排名:47。

  全班就47人,艾薇排到了45,金火46,整個班級倒數三甲讓他們仨包了下來。

  如騷點了支煙,煙霧從他嘴里噴出,仿佛是他心臟被怒火燃燒過后散發出的霧氣,這時的他已經成了一個無心之人。

  沒有前途可看的人,還會有心嗎?

  其實他平時并不抽煙,抽煙只是表明一種態度,一種將自己徹底放棄的態度。

  旁邊的金火卻一直是個煙鬼,見到如騷點煙,煙癮一來,等不及自己掏出煙來,一手將如騷嘴邊的煙搶過,含在了口中,大口大口的吞云吐霧,噴出的煙氣將三人包裹在了空曠的教室里,產生三人消失不見的錯覺。

  是的,此時三人真的想就此消失不見,以徹底逃避應試教育這個足以箍死人的魔咒。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