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42:31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英雄聯盟風云錄
  4. 第三章:爭執

第三章:爭執

更新于:2018-03-18 18:39:58 字數:3060

字體: 字號:
  嘉文四世攏了攏頭發,朝著嘉文三世國王行了一個紳士的儀禮,然后轉身面對參加皇庭會議的人員,大聲地說:“我想各位都知道一個事實。”嘉文四世忽然想到:他還沒有給大魔法師瑞茲行禮。所以嘉文四世停頓了一下,給瑞茲行了一個儀禮。瑞茲根本沒放在心上,沖著嘉文四世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講下去。

  “維克茲惦記艾歐尼亞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嘉文四世掃了一下參加會議的人員說:“二十年前我們擊退了他的入侵,并且將他射傷。可是這二十年的時間里,瓦洛蘭的魔族始終是不停地騷擾艾歐尼亞的邊境城鎮。我想問一句,這是為什么?”

  這個問題一出,人們又開始三三兩兩的竊竊私語。

  “他究竟想要說什么?”瑞文有些不悅地小聲對卡特琳娜嘮叨說:“我們不是來聽他說這些廢話的!”

  “他就喜歡玩弄些虛假的官腔。”卡特琳娜抱起雙手,輕蔑地掃視了嘉文四世一眼說:“他再不說點兒讓我感興趣的東西,或許我該回去睡覺了。”

  “我本來就不想來參加這樣的會議。”泰隆沙啞的嗓音低聲地說:“如果不是德萊文非逼著我來聽這些廢話,我情愿躺在我心愛的草叢里捉蛐蛐。”

  “捉蛐蛐?”瑞文低聲地笑著說:“的確是有趣多了!”

  蓋倫聽到了這些話,歪著腦袋皺起眉頭,冷冷地盯著泰隆。泰隆仰起頭,從袍帽中射出一道兒犀利的眼神,沖向蓋倫。

  “他們真的很不禮貌。”奧拉夫有些生氣地說:“也不知道是誰允許諾克薩斯的人來這里。”

  “算了奧拉夫!”蓋倫拍了拍奧拉夫的臂膀說:“我們不是來吵架。”

  嘉文四世也發現了諾克薩斯的不友好,笑了笑把目光移向別的地方。

  “我看不慣他那張得意忘形的臉。”瑞文也學著卡特琳娜抱起雙手,她把目光投向腳上的靴子——這是德萊厄斯送給她的。

  “為什么瓦洛蘭的魔族總是在打艾歐尼亞的注意?”嘉文四世皺起眉頭,冷冷地說:“是因為維克茲沒有被我們殺死,他還悠閑地活在符文大地上!”

  嘉文四世的這句話頓時在人群中炸開了鍋,人們又開始紛紛議論。

  “他的話是什么意思?”

  “難道他想要殺死維克茲?”

  “維克茲是魔族的統領,怎么可能被輕易的殺死!”

  “不!他是嘉文四世,他曾經輕易地平定了德萊厄斯的叛亂!”

  “或許他真的有方法!”

  ……

  嘉文三世國王用力地扶住寶座兩邊的扶手,將身體擺正。大魔法師瑞茲掃視了一下人群,在心中暗暗地思索。蓋倫等人把目光投向了嘉文四世,見對方正沖著自己的一方微笑著點頭。剛才還在私下端詳靴子的瑞文,此時將目光鎖在了靴尖上的一點。卡特琳娜抱著雙手,眼睛安詳地閉著。泰隆垂下頭,順便拉了一下袍帽的一角,將腦袋隱藏在袍帽中。

  “我們這次一定要殺死維克茲。”嘉文四世很滿意人群的反應,接著說:“連同他的爪牙一起從符文大地上抹去!”

  “你打算怎么做?”嘉文三世問:“維克茲的實力很強大!”

  “如果我們派遣軍隊搶在維克茲的前頭,向瓦洛蘭發起進攻。”嘉文四世轉身面對著嘉文三世說:“一直到摧毀維克茲的水晶魔宮。”

  “我有一個疑問?”瑞茲停止了思索。

  “請說出來。”嘉文四世沖著瑞茲說:“如果你是在懷疑我的統率力的話,我可以告訴你,這是沒必要的,你很清楚我要說什么。”

  “我沒有懷疑你的統率力。”瑞茲擺擺雙手說:“我想知道你需要多少軍隊?”

  “我們目前的軍隊已經足夠了。”嘉文四世轉身將目光投向瑞文這邊說:“我是說在沒有人懷有野心想要發動叛亂的前提下。”

  “我贊成搶在維克茲的前頭,出兵攻打瓦洛蘭。”瑞文松開雙手,笑著走上前去說:“我甚至可以代表諾克薩斯人做出應有的承諾。”

  “謝謝!”嘉文四世有些感到意外地說:“希望你的承諾對聯盟有好處!”

  “你可以放心。”瑞文走到嘉文四世的身旁說:“諾克薩斯的軍人全都是最勇猛的勇士!”

  “我同意你的說法,所有抗擊維克茲的人都是勇士。”嘉文四世突然感覺會議進行的很輕松順利,他繼續說:“如果不介意,我希望諾克薩斯的軍隊歸入蓋倫統領,怎么樣?”

  “蓋倫是個出色的將軍。”瑞文瞟了一眼一臉嚴肅的蓋倫,又瞟了一眼向她行了一個紳士儀禮的嘉文四世,轉身對嘉文三世和瑞茲行禮后說:“如果由德萊厄斯統領,效果會更好!”

  嘉文四世聽了這話,笑容僵在臉上,盯著瑞文。瑞茲也瞇起眼睛,看的出他又要思索。人群又開始議論。

  “她是想要釋放德萊厄斯嗎?不可以!他只會搗亂!”

  “諾克薩斯人還是沒有放棄拯救德萊厄斯。”

  “十年前我就曾建議將他們與德萊厄斯一起關入無盡的黑暗之地。”

  “被關入無盡黑暗之地的人,還沒有一個能活著出來。”

  “恐怕德萊厄斯已經死了!”

  ……

  “你們不了解德萊恩斯,他是真正的勇士!”瑞文憤怒地呵斥人群說:“他沒有那么容易被打敗!”

  “我還在為你的贊成感到意外。”嘉文四世盯著瑞文說:“原來這才是你的目的!”

  “這是為了聯盟著想!”瑞文迎著嘉文四世犀利的目光,憤怒地說:“我早就告訴過你,沒有德萊厄斯的聯盟是無法抵抗維克茲的!”

  “這還是第一次當著國王的面在這樣的場合說出來。”潘森小聲地對蓋倫和奧拉夫說:“雖然我們早就知道,諾克薩斯一直沒有甘心。”

  “德萊厄斯的英勇的確值得敬佩!”蓋倫小聲地說:“如果他沒有反叛聯盟,確實是一個不錯的統帥!”

  “好了,不是該爭執的時候!”嘉文三世國王打斷了瑞文與嘉文四世的爭執說:“如果諾克薩斯的軍隊能夠幫助聯盟擊敗維克茲,我可以考慮將德萊厄斯從無盡的黑暗之地釋放出去。”

  瑞文聽到嘉文三世國王的話,大感意外地向他行了一個儀禮說:“諾克薩斯的軍隊愿意為聯盟效力!”

  “我知道你要說什么,請允許我說完!”嘉文三世國王擺擺手,示意嘉文四世不要反對,保持冷靜。國王繼續說:“德萊厄斯必須保證永遠不會踏入聯盟的領土一步!這是我的底線!”

  “我可以替他保證!”瑞文說:“沒有您的允許,德萊厄斯不會踏入聯盟的領土一步!”

  “我為什么要相信你?”嘉文四世冷冷地問:“你為什么能替德萊厄斯那條餓狼作保證?”

  “我以諾克薩斯勇士的驕傲作為保證!”瑞文冷冷地說:“德萊厄斯把它看的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瑞文憤怒地盯著嘉文四世說:“德萊厄斯不是餓狼,我不希望再有人用這樣的詞語侮辱諾克薩斯的勇士!”

  “好了!嘉文四世,你可以講講你的方案了!”瑞茲打斷了二人的對峙。

  “好吧!”嘉文四世一掃方才的不悅說:“諾克薩斯的軍隊從巨石峰巔出發進攻瓦洛蘭西部——蛇紋石河上游的佐恩。蓋倫和奧拉夫領兵與蠻王泰達米爾的軍隊會合后,渡過蛇紋石河進攻瓦洛蘭的東部。超級堡壘要塞必定是維克茲的首選目標,我打算讓賈克斯和波比一起防守!這就是我的方案,它足夠完美!”

  這話一出,人群再一次紛紛議論。

  “你真夠卑鄙!”瑞文聽到這樣的安排,憤怒地對嘉文四世小聲說:“佐恩是有名的恐怖之城!你這是想要借機消滅諾克薩斯的軍隊!”

  “如果你們害怕可以選擇放棄!”嘉文四世輕蔑地一笑說:“如此一來諾克薩斯勇士的驕傲就會蕩然無存,德萊厄斯將會老死在無盡的黑暗之地!”

  “你少這里得意!”瑞文憤怒地想要低吼:“諾克薩斯的勇士只會令敵人恐懼!”

  “這樣太好!”嘉文四世得意地一笑說:“這么說你是同意了!”

  瑞文不理嘉文四世,轉過身憤怒地走開。

  嘉文四世大聲地說:“尊敬的各位先生,或許你們還不能夠完全理解,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們,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請相信聯盟的英勇!”

  嘉文三世望向瑞茲,瑞茲輕輕地點點頭。

  嘉文三世站起身子宣布說:“請預祝這次能夠勝利,作祈禱!”

  人群聽了這話,紛紛開始禱告。

  瑞文等人憤怒地盯著嘉文四世。而嘉文四世漏出了一個勝利的笑容。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