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42:2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刷靈石
  4. 第二章 習得神通

第二章 習得神通

更新于:2018-03-17 19:32:44 字數:3391

  九轉機緣石到手,楊義心思也活泛開了。

  關了店鋪,他匆匆往家趕。應簽時間沒到,那也顧不得了。

  九轉機緣石卻是一件好寶貝。收在懷中,小石頭不時輕輕地震動。震動的韻律感很強,給楊義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仿佛血肉相連,仿佛精、氣、神都與小石頭鎖定在一起,只差一步就能凝成一體。

  下午時分,日頭火辣辣的。

  攜重寶穿街過巷,盡管別人不知道,但楊義緊張得不要不要。仙緣城里有仙師來往,萬一被某個厲害的仙師看出來怎么辦?依常識不太可能,但仙師的手段誰知道?

  如此這般,楊義的呼吸和腳步都亂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街面上的路人不多,可是走了沒多久,楊義只覺每個人都在向自己看。他的心怦怦直跳,腳步也放慢了。

  沒什么異常呀?

  為什么大家都看我,我是不是太緊張了?還只是心理作用?

  楊義努力克制著,不流露出內心激動。但越如此這般,楊義就越不自然,仿佛走路都不會了。

  無怪楊義緊張,凡人適用的機緣石唯實太罕見了。

  凡間的皇王將相,仙師的后輩子侄,誰還能缺少靈石了去?這樣的機緣石,神通石確定能用,那可就不是靈石的問題了。

  “放松,放松。”楊義跟自己念叨著,“大街上寶貝多了,沒什么大不了。”

  盡管拼命讓自己放松,但效果不理想。

  仙緣城的寶貝當然滿大街都是,但那是別人的,換到自個身上,總讓人淡定不了。十幾分鐘的路程,楊義只感每一步都是煎熬。

  十幾分鐘,說短不短,說長不長。

  終于,楊義回到自己小屋“砰”的一聲將門關上后,整個人便靠著門背坐了下來。他的小屋是租來的,位于層層巷落中。平日里人多眼雜,還好現在是大中午,街面上沒什么人。

  “真是沒見過世面。”

  楊義自嘲著,抹了把臉上的冷汗,臉上露出狂喜。

  是時候見識這塊機緣石了。

  楊義將石頭捧在手心,仔細端詳。

  石頭的脈動是那么的清晰,仿佛一枚妖獸的蛋,隨時都有可能破殼而出。

  血肉相連的感覺也更強了。

  楊義甚至能感應得到,石頭里面藏著的原來應該無影無形的神通貌似都已經實質化了,只要楊義想,他破開石頭外殼,就能剝出一枚蠶繭大小的神通石來。

  “好家伙。究竟藏著什么神通?”

  機緣石認主的辦法很多,最簡單的就是滴血認主。目前情況下,也是楊義唯一的辦法。反正石頭屬于他了,污染也無所謂。

  楊義將機緣石平放桌上,用軟布不停擦拭。

  “開始吧!”

  細針刺破手指,一滴血落在機緣石上。略略閃過一道淡紅色光,血滴“嗞”地一聲,如同被高溫蒸發消失不見了。

  此時,楊義手心不停冒汗,比剛才更緊張了。

  想再擠一滴血出來,可是剛才的勁小了,一時間卻又擠不出。

  正想著再刺一針,但就在這時,機緣石起變化了。幾道七彩光芒連續閃過,在楊義驚喜的目光中,機緣石披上了一層光暈,淡紅色的,約摸有兩指寬。

  福由心至,楊義不覺伸出了手。

  觸碰光暈的瞬間,機緣石突然亮了起來,先是淡紅色的,隨后慢慢轉紫色,光芒四射,越來越亮,越來越耀眼,終于整塊機緣石變成了一道華光,順著楊義的手,一直沒入他的體內。

  耀眼的光把楊義心神震懾住了。

  莫名激動的他四下摸索身體……咦,似乎沒有變化嘛!眼睛沒看遠一點,力氣沒增大一分,貌似更沒有腦洞大開,多出了不起的異能來。

  華光過后,除了石屑紛飛,仿佛一切都沒發生過。

  “這就完了,神通呢?”

  好似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楊義蹲在地上,捏起破裂的石屑,不堪唏噓。楊義雖然是普通凡人一個,但畢竟仙緣城生活了這么多年,對于傳說中的神通,艷羨之余也有一定了解。

  神通相當于修士的天賦法術。

  在成為真正的煉氣修士之前,普通武者最多只能掌握一門。

  當然,普通武者擁有修士的手段,哪怕有許多限制,實力提升也是顯而易見的。比如高段位的法術掌心雷,在煉化成神通之后被某個武者融合,那么就算神通一輩子只能用一次,該武者也擁有了斬殺仙師的恐怖實力。

  而機緣石和神通石的來緣,則是五花八門。

  有趁著修士斗法,在敗者身上搶來的;有開爐煉石,從天地之氣里提煉的;有伴生靈石礦,挖著挖著挖出來的奇異寶石;有水里摸魚,山里冒險,或是石頭縫里也能撿到。當然了,最高效,最穩定,最有價值的,當數大修士為了凝練金丹,親手剝離的閑置神通。這樣的神通石不僅沒有任何風險,或許還能得到大修士的指點。

  如果神通石雜質多一點,那么就是機緣石了。

  開爐煉石,神通緣自從天地意志,最有可能出頂級神通。排山倒海,斗轉星移,以及各種不可思議威能的大神通都有可能。這種方法最受大修士大門派的喜愛。只是神通出現機緣很低,低到令人發指。像青云派的逸云鼎,每三六九開爐,一爐得石幾萬到幾十萬塊,機緣石可能只有幾塊十幾塊,其他均是廢石。

  而與高階靈石和靈物伴生的機緣石,則是最稀罕的。要么不出,一出就是高階,類別也好。

  由于來源五花八門,就算抽中神通,那也是在賭……修士賭運,武者賭命。當然了,對于凡人來說,除了機緣巧合,基本沒賭的資格。

  “這算是賭輸了?”楊義捏著機緣石碎石片,心情跌到了谷底。

  神通融合有失敗的可能,盡管不高,但畢竟有。當然,更大的可能是融合了一門雞肋神通。比如說,火系修士必配的神通——增強火系法力的添火決。這樣的潛力神通,楊義別說使用了,在成為修士之前感知都感知不到。

  “不對,好像不對。”

  楊義突然抬起雙手,平攤開來,放在眼前細看,“我這是,我的手……”

  就在剛才,楊義丟下碎石片的時候,明明手離開了碎石片,可是碎石片的觸感仍然明白無誤地傳遞到了楊義腦海中。

  “這是……這是神識外放?”

  楊義一陣狂喜,他對著碎石片輕伸出手,果不其然,在距離還有三寸的時候,他成功摸到了碎石片。這是一股神秘的神識之力。當楊義伸手虛抓,想把碎石片抓起來,這一瞬間,這全身的神識之力仿佛都集中到了右手,只是可惜,這股力量依然十分弱小,只是讓最近的碎石片微微晃動了一下,便倏地一下通通消失不見了。而稍稍停了一下,再伸手時,神識感知又回來了。

  “真的是神識外放,仙師才能做到的神識外放。”

  神識外放的好處毋庸置疑。

  首先一點,利用神識乃是正牌修士的專屬,以武入道的修士等閑都辦不到。武者和凡人那是想都別想。要知道,神識每個人都有,但要談得上運用,前提是一定要非常強大。

  楊義能夠神識外放,換句話說,神識已經得到了恐怖蛻變。

  傳說中,大修士的神識外放是極其強悍,一念之間可達萬里之遙。眼下楊義融合的,明顯是弱化版中的弱化版。不過,光是神識增強這一點就很劃算。神識增強是僅次于靈根增強和靈力增強,是公認的最有利武者修煉的三大神通之一。

  “早就聽人說了,神識強大,練內功事半功倍。”

  楊義意氣風發之余,不免幾分惆悵,“可是我不能練內功……算了,練功的問題以后再說!神識外放好像很牛叉的樣子,說不定我還能混個仙師當當。”

  楊義在巡檢隊練的是戰神決,戰神決不練內力,而是借靈氣鍛體之法。在仙緣城的封靈禁制之下,修士靈氣受到壓制,練了戰神決的楊義便能憑身體與修士比拼。楊義最輝煌的戰績是混戰中手刃兩名修士。也是那次戰斗,他的右腿差點廢掉。

  楊義一邊想著,一邊拿出陳家送的錦囊,將里面的靈石一枚枚拿出來把玩。

  四枚靈石,還是小費。

  這單生意來得快去得快,楊義心思都在機緣石上面。等靈石拿在手里,這才緩過勁來。白花花的靈石,華光驚艷而內斂。摩挲的感覺很棒,表面細膩柔滑,讓人愛不釋手。

  楊義運起神識外放,近距離掃過靈石。頓時,他感知到了靈石內斂的強大生機。靈石外表堅硬,神識查看之下,內里卻是一汪活潑潑的水。用神識碰一碰,擠一擠,水球還會向里凹陷。

  “這倒是鑒別靈石的好手段。”

  楊義心里一樂,倒是知道了仙城里偽造的靈石為何如此稀少。

  “一,二,三,四……”

  楊義喜滋滋地數著靈石,他不是沒見過靈石,但數自家的總是讓人開心。

  “一,二,三,四,五……”

  楊義數著數著,不覺傻眼了,“怎么會多了一枚?呃……肯定最開始數錯了。”

  5枚靈石當然比4枚更好,楊義更開心了。

  楊義以前在巡檢隊當差,一年下來能攢幾枚靈石都是極好的了,現在店里當伙計,收入更不用提。

  “原來生意這么好做。”

  想到店里的事,楊義隨即想到自己是翹班出來。盡管學得一門挺有意思的神通,但是伙計生涯還要繼續。

  回去吧!

  還好,只要不撞在槍口上,百貨軒翹兩回班不算什么大事,但總要趕在應簽之前回去才好。小心藏好靈石,楊義施施然往店里趕。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