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3:04:0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天脈玄奇
  4. 第二章 偶遇?

第二章 偶遇?

更新于:2018-03-16 18:16:29 字數:3247

字體: 字號:
天脈玄奇目錄
共2章
  葉秋循聲望去,,只看見城門內一錦華玉袍的中年男子乘馬奔馳而來,堪堪阻止那名士兵后,立馬翻身下馬,迅速跪拜在葉秋面前。

  “蓉城城主李傲拜見葉爵爺。”不用他吩咐,他身后的跟來的一群親衛已經立刻分開兩列,鎮守于城門之外,更有少許士兵將周圍的百姓驅散開來。

  看到這些士兵的行為,葉秋嘴角輕笑起來,不再理會李霸,轉而去打量起李傲來。初一入眼,沉著,冷靜,霸氣這三個詞語瞬間就出現在葉秋的腦海中,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收到詳細的消息,并立馬帶人趕來,這李傲能當上榕城城主想必也并不是偶然。

  撇了撇嘴角,葉秋上前一步將李傲扶起來,說道:“不要叫我爵爺,我沒那么老,就叫我葉少吧。我聽著習慣。”

  感受到葉秋親自將自己扶起來,李傲知道葉秋給足了他面子,而葉秋叫他喊自己為葉少,無疑也將自己與他的關系拉近了幾分,心里不禁嘆道,素問靖永爵溫文爾雅,待人親和,今日一見,著實不凡啊。當不再猶豫趕緊回答道:“是,葉爵。。不,葉少。”

  “恩。”淡淡的點了點頭,葉秋指了指仍然拜跪在那的李霸說道:“他是?”

  看到葉秋指著李霸,李傲臉上露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他是我弟弟。”

  “噢。。”葉秋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難怪這么囂張。”

  “嘶。。”聽到葉秋的話,跪倒的一群士兵齊齊吸了一口涼氣,葉秋說的平靜,但是他們可不平靜啊,眾人無不都在擔心著自己的小命會不會因為今天的不開眼而就此不保啊。

  而聽到這話,知道葉秋擁有什么權利的李傲瞬時就急了,再次拜倒在地叩首說道“葉爵。。。葉少,李霸雖然橫行霸道了一點,但是他可從沒有做出任何欺男霸女的事啊,他只不過是性子太沖了點,但也為帝國做過很多事啊。他是我唯一的弟弟,還望葉少大人有大量,饒了他的小命吧。”

  殺無赦,釋無赦,這是無赦令最基本的兩項權利,而擁有這塊令牌的葉秋無疑也是有著殺無赦,釋無赦的權利。而按照剛才李霸的態度,李傲擔心葉秋會殺了李霸也并無道理。

  聽到李傲的話,葉秋挑了挑眉頭,微笑著緩緩說道“我有說過要殺他嗎??”

  “呃。。”聽到這話,李傲一陣無語,的確,葉秋從始至終都沒說過要殺李傲啊,這只不過是他誤以為的而已啊。同時聽到這話的李霸和那群士兵也齊齊送了一口氣。

  “都起來吧!我知道你們為什么這么松懈,是因為天脈學院在榕城吧?以為沒人敢來天脈學院所在的地方鬧事吧?呵呵,你們別忘了。天脈學院是獨立于四大帝國之外的,他只不過是借居我藍玨帝國而已,并不會偏袒于哪一方,所以,你們仍然是要堅持城守和城防的工作,千萬不能松懈。今天的事就算了,回去后你們幾人一人罰一百軍棍以示懲罰,如再有這種情況發生,不管是對我,還是其他老百姓,一經發現,決不輕饒!知道了嗎!!!”

  “是!葉少!!”聽到自己的小命可以保住,眾人不禁都松了口氣,唏噓不已。

  “啪啪啪!”就在此時,清脆的掌聲突兀的想起,周圍的人群中,一名青年緩緩踱步像葉秋幾人走來,此青年一身紫袍,面如冠玉,英俊非凡,嘴角始終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讓人看起來就感覺到無比的親切。

  看到葉秋打量著自己,青年停下腳步,朗聲道:“素聞藍玨帝國的靖永爵頭腦過人,治兵有方,并且溫厚和煦,待人親切,今日一見,果真不凡啊,你只是憑一句葉少和還有那寥寥數語,就將李城主和在場絕大多數人的心都俘獲了,這一手玩的真是一個妙啊,在下當真是佩服佩服,只可惜。。。”年輕人話鋒一轉,眼里閃過一絲精光“呵呵,只可惜,天妒英才,聰慧過人的靖永爵你,卻是一個天生殘脈的廢人!!!!”

  聽到年輕人最后一句話,葉秋并沒有眾人想象中的生氣,他只是聳聳肩對著年輕人做出一個無奈的動作,然后微笑著望著他,不出一言,看到葉秋的反映,年輕人也是微笑著望著他。

  雖然葉秋沒有說什么,但是,李傲身為榕城的城主,藍玨帝國的靖永爵竟然被人當面羞辱,這就屬于他的失職,而想到葉秋的狀況,再想想他身后的勢力,李傲只覺得一滴冷汗從額頭滾滾而落。不再猶豫,當下站起來大聲喝道:“大膽!!竟敢對靖永爵如此無禮!!反了!來人,把他拿下。”

  但是,當李傲說完時,周圍士兵直覺眼前一閃,一道身影已是飛速向李傲略去,而李傲身為一名脈王高手,條件反射般釋放出脈力,雙手迅速橫擺于胸前,剛剛擺好,一股巨力已直襲上胸口。李傲只覺得胸口一陣撕裂般的疼痛,身體便已經不可抑制的向后倒飛數十米遠了,一停下來就不由自主的噴出一口淤血!

  而在李傲原先站立的位置上,此時卻站立著一彪形大漢,在大漢的雙肘雙膝,手腳手腕處都齊齊散發著紫色的光芒,此人赫然竟是一名巔峰的脈皇!

  看到彪形大漢,李傲的雙眼瞬間瞇成了最危險的針縫狀,雖然知道是徒勞,但還是不顧自身的疼痛大聲對著一旁的士兵吼道:“快保護爵爺!!!!”

  聽到李傲的大吼,周圍的士兵才反應過來,跑過去將彪形大漢團團圍住,不留一絲縫隙,看到這一幕,葉秋不可察覺的點了點頭,臉上的微笑更勝了。

  而彪形大漢則是緊盯著李傲道:“敢對神羅候無禮的,你是第一個。”轉而又望著周圍的士兵,一臉鄙夷的嗤笑道:“憑他們也能攔住我?”說完,淡然的轉身走到了青年一邊靜靜地站立著。而青年的周圍,不知何時已多出四人環繞伺立著。

  聽到大漢的話,李傲瞪大了眼睛,那名青年。竟然是,竟然是與葉秋齊名,號稱東靖永西神羅的銀羅帝國的神羅候——羅羽。

  與葉秋齊名的原因不同的是,羅羽不僅有著不弱于葉秋的智慧,更有著天才般的稱號,年僅二十的脈尊!

  而葉秋能與羅羽齊名,則是因為,在一場決定性的戰役中,羅羽慘敗于他。由此,葉秋的靖永爵的名聲才傳世于大陸。

  “果然是你。”葉秋仍舊帶著微笑:“雖然我們未曾謀面,但就在你剛才露面時,我就感到你帶給我的是一股讓我熟悉的氣息,素問你英俊不凡,鎮定自如,今日一見你也倒真配得上這些名頭。而且,在修煉這項上,我也自愧不如,估計這一輩子我也無法追上堪稱天才的你了。只是,不知道你來榕城干什么?”

  “哦?我自然是跟你一樣,來此游玩羅,難到不行嗎?”

  “當然沒問題。歡迎來到榕城!”葉秋仍是帶著微笑淡然的答道。

  “哈哈哈哈哈!!”聽到葉秋的話,看到葉秋的表情,羅羽忽的放聲大笑起來:“好!好!好!不驕不躁,不惱不慍,很是合我的胃口啊。如今兩國早已交好,你這個曾經是敵人的朋友,我交定了!!今日有幸偶遇,不如我倆小酌一杯如何?”

  “好!”

  聽到葉秋答應,羅羽點了點頭。率先向城中走去,

  葉秋回頭對李傲說道:“你先回去吧,不用擔心我的安全,也不要派人跟著我,我要是有事,會去找你的。”

  猶豫了下,李傲還是點頭應道:“是!”

  “恩。”點了點頭,葉秋跟上了羅羽的腳步。

  云來客棧,頂層雅間里,葉秋與羅羽相對而坐。看到在那靜靜品茶的葉秋,羅羽不禁啞然失笑“我沒有想到的是,你竟然滴酒不沾。”

  “呵呵。”葉秋淡然一笑“不喜歡那刺激的味道。”

  “那你在戰場上是怎么熬過來的?”

  聽到羅羽的這話,葉秋眉毛一挑,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苦笑道:“在戰場上,我就相當于主宰者數萬將領的生殺大權,一個錯的策略就會讓數萬大軍埋骨沙場,所以我更不能讓酒使我做出沖動的錯誤的判斷,至于血腥之氣,呵呵,習慣就好了,不需要酒來壓制自己的恐懼。”

  “哈哈,說的好啊。”羅羽大笑起來“現在先帝已逝,新晉的武皇深知兩國交戰的惡果,已與你們的皇帝簽訂了一系列的合約,再加上你我倆家族從中的撮合,我們兩國估計在數百年中是不會再有戰事了的,漫漫歲月,當真不知該如何度過是好啊。。。”

  聽到羅羽的話,葉秋輕笑著搖了搖頭,開口道:“有什么事你還是直說吧,我知道我們今天的相見絕對不是什么偶遇,是你來找我的,我既然決定交你這個朋友,就不會在乎你說什么,所以,有什么事你還是直說吧。”

  “呃。。。”羅羽一愣,隨即訕訕的笑了笑:“呵呵,與你說話就是爽快,恩,我的確是來找你的,我想跟你做個生意。恩。。。”羅羽突然把頭靠近葉秋,小聲的說道:“知不知道摩羅遺跡?”

  饒是以葉秋的沉穩冷靜,在聽到這個詞時,心里也是忍不住一跳。驚呼出聲:“摩羅遺跡!!!?”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天脈玄奇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