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5:38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夜重夜
  4. 初始之章

初始之章

更新于:2018-03-17 21:54:39 字數:12727

字體: 字號:
夜重夜目錄
共1章
  初始之章——當然是所謂的冒險開始啦!

  接到緋色的電話的時候我正在刷牙。一手牙刷一手電話,滿口泡沫星子。

  “擬真網游?”真虧我還能發音標準。

  “是啊。要不要一起去玩?”

  “哪家代理的……”

  “這種事情怎么樣都好啦。”

  我吐出嘴里的泡沫,用肩膀和臉頰夾住手機,騰出只手端起杯子,漱了口。

  “就算你這么說,我暫時還不想開始玩游戲啊,好不容易放個假回家……”

  “你廢了。”

  “……”

  拿起毛巾抹了抹嘴。

  “好吧。”我靜下心來,握緊手機,“明天公測?”

  “對,明天九點。”緋色在那頭顯得挺高興,“你快去看官網吧,選個好職業,我要當法師了。”

  “那我當教育局局長。”我挖了挖耳朵。

  “……”

  “你當那什么法師……就是拿魔杖那種?”

  “準確的說貌似是祭司那類東西吧……”

  “啊?那我當騎士!”

  “靠,我還圣騎士呢。”

  “成,我先去下載。”我打個呵欠,嗯,新買的牙膏的味道真不錯。

  掛了緋色的電話,我洗了把臉,隨后就晃回自己的房間里去。我在廣州正讀大一,目前放著寒假,前幾天剛回到家中。今日一早爸媽就帶著我老弟一起出去掃年貨了,我好不容易爬回來,當然是要好好地宅一宅。

  本來沒有想那么快就玩新網游,畢竟這是累人活兒,但既然阿緋就那么說了,我也就勉為其難地答應下來吧。(挖鼻)

  回到房間,打開筆記本電腦,鼠標滑兩滑便打開了IT網頁。嗯,剛剛阿緋在電話里頭說的游戲是啥玩意來著……貌似叫做《馬勒戈壁》?

  靠,誰起的啊這名字太給力了!

  我連忙按出百度的經典首頁,在搜索欄里敲入那四字真言。

  一按下回車,一大堆的相關網頁便彈出來了。我立即點選了最上方的馬勒的官網,讀取進去之后便可以清楚看見“明日公測!”幾個大字……哎喲喂,真有干勁啊年輕人。

  不過看LOGO的風格,做得相當不錯嘛,現在的擬真網游真是一代比一代要出色。我單手撐著下頜,另一手靈活地滑動著鼠標,開始下載后,便漫無目的地逛起官網來。

  對了,職業那種玩意浮云,但還是稍微了解一下吧。如果亂選了一個很渣滓的職業,緋色會炸了我的。

  我滑動鼠標,選擇了職業介紹的選項,好幾個人類造型的職業人物便彈了出來。畢竟是擬真網游,都是真人真畫面的。效果看起來也相當不錯……那幾個人物的示例是GM嗎?我擦嘞那容貌開掛了吧。

  我選擇了“戰士”職業的介紹,果然和其他游戲里的設定大同小異,無非是高攻高血近身戰的特點。我再選擇了旁邊的“祭司”——這大概就是阿緋所說的那個法師型的職業吧,祭司的話是高魔攻中防中敏,但血薄,對于戰斗型的人物來說這當然非常合理了。

  還有其他的很多職業,什么德魯伊啊盜賊之類的……反正職業就是忒多,估計是制作組閑的蛋疼了死命開發。

  那么我玩什么呢……我看著職業列表,思考了一下,端起手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菊花茶。

  好,就決定玩這個了。

  在官網隨便溜達了一會后,我便將窗口關閉了,回到我的伊莉莎白桌面,我將MSN和QQ開了掛在一旁,自己則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機,在名片夾里翻出了個號碼撥出去。

  盲音了幾聲,那頭接通了。我不等對方開口,便先入為主直奔主題:“怎么樣啊是不是很閑啊假期。”

  對方似乎還未進入狀態,我估計她重新看了一遍來電顯示的名稱,好一會才開口接話:“還好啊……你有事?”

  “是啊。”我決定開門見山,“喂,一起來玩《馬勒戈壁》吧。”

  我居然能若無其事地說出那個名字,真不愧是我啊。

  “……那是什么,好奇怪的名字。”

  “你管它奇怪不奇怪,是我的一個老友找我一起玩的,你也一起來?”

  “呃——”

  “我知道你是游戲白癡,不過有啥關系,你玩個簡單的輔助職業就好了啊。”我換了個坐姿,“如何啊?佩蓉。”

  估計佩蓉還在猶豫,在那頭呃個半天,我的筆記本都進入屏保模式了。我一手拿著電話,另一手滑動鼠標,將方才瀏覽的官網重新開了一次,復制了地址,在QQ上給她發了過去。

  “行啦,就一起來吧,明早九點注冊哦別忘了——你就玩個德魯伊啊什么的……”

  “德魯伊是什么?”

  “別問這種問題啊,特別是在游戲里,會被人鄙視的。”

  “哦……”

  “你自己去官網看看吧。”我勾了勾嘴角,盡管沒人看得到,“就這樣,到時進了游戲再聯系。”

  “嗯我知道了。”佩蓉應道,“是德魯伊……嗎?”

  “是啊,天然子。”

  “誰是天然子啊……”

  掛了電話,我不禁感嘆佩蓉的天然屬性是越來越明顯了,實在對得起天然子這個稱呼。

  佩蓉是我的高中同學,基本三年高中都一起吃飯。反正就是老熟的朋友,有什么都一起分享。既然要玩游戲,那當然是朋友越多越好了。

  不過那家伙的性格太天然,估計被人賣了還會幫別人數錢,所以就給她個比較不需要打打殺殺的職業吧……德魯伊什么的,偶爾扔幾個附加魔法就已經足夠了。

  “冒險游戲啊……”我往椅背上一靠,“肯定又是那種老掉牙的勇者斗惡龍模式的游戲。”

  很可惜,雖然不想吐自己的槽,但那時的我真他妹的太天真了。

  第二天,我八點半便被手機的鬧鈴給吵了起來。

  順便一提,咱家的鈴聲是鈴村健一的“Goodmorning~”喲~(……)

  “早起早睡身體好。”

  我不禁這么想著,打開了房間的大門。隨即陷入視野的便是自家餐廳,我那上小學五年級的弟弟還坐在其中一張餐椅上,砸吧砸吧吃著烤吐司。廚房那頭傳來水聲,大概是老爸在洗一大早買回來的菜吧。

  刷完牙后,我很好意思地開始和老弟爭食起來。事實證明不要臉的只是我,那個性格比同齡人要冷靜得多的小鬼一言不發地把剩下的橙汁和面包都讓給我,自己回房間做寒假功課去了。這家伙對待姐姐的態度還真客氣嘛,雖然變相來說我覺得他只是懶得鳥我。

  聳聳肩表示無所謂,我迅速將早餐吃完,告訴老爸一聲吃飯時叫我,便重新鉆進房間去啟動筆記本電腦了。

  我一屁股在電腦椅上做了下來,扯過鼠標上了QQ和MSN.昨天晚上已經和緋色還有佩蓉交代清楚了服務區,只要等九點一到,死命擠進去就是了。

  《馬勒戈壁》什么的,就讓我進去看一看好了。史萊姆也好,魔王也好,都盡管來吧!

  我揚起嘴角,將玩擬真網游的工具——一副金屬制的護目鏡戴上。這和一般的滑雪鏡差不多,但質感要機械多了。這玩意也是高考結束的那個暑假買的,還不便宜,當時為了買它我只好暫時放棄入手NDS的計劃。作為革命戰士,這種抉擇讓人多痛苦,你懂的。

  嘆了口氣,過去的事不說也罷,你懂的。(謎之聲:你好煩……)

  我看著電腦屏幕右下角的時間顯示,很快就要到九點了。我連鼠標都停在了馬勒戈壁的圖標上了。我這個人,要不就不做,要做的話就非要鼓足干勁去干。因此哪怕昨天對這勞什子的馬勒戈壁還興致缺缺,今日的我已經做好準備擠進去了。

  很快,時間一到,雙擊。

  服務器老早就和兩個老友說好了——是華南一區的達江由平原。

  打醬油什么的……這名字也同樣太給力了。那開發商真給力,他全家都給力。

  我砸吧了一下,思忖自己是不是把這個游戲給小看了。待會如果再來個什么“神獸!奧義·草泥馬”我也絕對不驚訝了,絕對。這馬勒戈壁實在是太給力了……你們都懂的。

  不等我發呆,系統提示我已經連接進入服務區了。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凌空起來一般,被帶往一個方向,待我感覺腳下用于有了載重的時候,眼前的視野已經被一片繁榮茂盛的森林背景給取代了。

  哇,看來是進入注冊畫面了……不愧是新一代擬真網游,跟真實的森林一樣。我連忙點頭感慨科技發達,這時候一個身影卻晃進了我的眼里。

  一個穿著鄉村哥特式紅色長裙,棕色短靴的女孩出現在我眼前,她還戴著紅色的頭巾,非常有歡樂輕松的歐洲鄉村風格,一看就討人喜歡得不行。

  哦哦,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NPC了?

  “歡迎您進入游戲,您是進入本游戲的第98位玩家,將會獲得由系統免費贈送給前100位進入游戲的玩家的神秘禮包一份。”

  美麗的鄉村姑娘忽然對著我機關槍一般地開口了,我還沒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面前就立即彈出了一個窗口。

  【恭喜!您獲得前100位神秘禮包一份】

  ……雖然沒弄清楚狀況,不過好像我占了便宜,算了,我占便宜我自豪。

  我將那個提示框給關閉,站在我眼前的鄉村女孩NPC便對我燦然一笑,接著說道:“現在開始為您進行人物構建,請輸入您的姓名。”

  姓名啊,有沒字數限制?——本來想這么問,但旋即腦筋一轉就知道這問題簡直就是多余。

  “那么,我要叫——”我環起手,義正言辭。

  “這個世界要有愛和和平。”

  “輸入完畢,是否確認?”

  “確認。”

  我忍不住一邊說話一邊點頭,這個名兒改的真好,看過銀魂的人誰不知道這句話是一代經典。不過看來我眼前的小姑娘就不知道,完全不行啊,AI不夠高嗎……(謎之聲:要你管啊==#……)

  NPC女孩將兩手交疊放在身前的裙擺上,閃閃的大眼睛看著我,繼續問道:“請選擇您所中意的種族,分別有人族,精靈族以及獸人族三種。”

  咦還有種族劃分嗎?哇靠昨天看漏了不成……不過按照一般的網游設定,種族將會直接影響人物的成長,例如人族是均衡分配,而精靈族高靈力高敏捷,但防低血薄;獸人族厚血高防,但敏低。

  我結合了自己暗暗選定的職業思考,隨即回答:“我選人族。”

  姑娘點了點頭,再繼續微笑發問:“請選擇您的職業。”

  “弓箭手。”

  “種族與職業確認完畢,接下來將進行屬性分配。”鄉村姑娘說著,白嫩嫩的藕臂輕輕一揮,一塊木板瞬間在我眼前浮現出來。木板上刻有力量、魔力、體質、防御以及敏捷五個字樣。

  “這是基礎的五種屬性,根據你方才選擇的人族,你在最開始已平均分別擁有5點此類屬性。現在您還擁有50點成長點可分配,此后每成長一級,你將會獲得5點自由分配的成長點。”

  來了啊,成長點啊屬性啊什么的,果然來了。這種玩意玩過網游的人誰不知道……忒坑人,萬惡的經驗升級制度。

  我一邊憤憤地抱怨這種制度的沿襲,一邊抬起手,拿起木板前懸浮的一只白色粉筆。接著在力量后面的橫線上寫下14,魔力的寫下6,體質寫下9,防御寫下6,敏捷寫下15.

  確定了屬性之后,我松了口氣,還不清楚這個游戲到底是如何成長的,這樣加點也不知道有沒問題……只能按照一般的網游常識來設定了。公測什么的,最討厭了。

  向我再次確定后,姑娘再揮揮手,木板便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出現了10只浮在空中的彩蛋,復活節里見到的那種,而一只小木槌則浮在我面前。

  “接下來是隨機抽取的三項輔助屬性——魅力,智力,以及幸運。”姑娘解釋道,“現在先抽取的是魅力,請您在10只彩蛋中任選一只鑿破。”

  我接過小錘子,暗自抱怨咋就那么多事。但沒辦法只能按部就班,與我隔著彩蛋站著的NPC姑娘依然保持一副親切隨和的笑容,果然是容易緩和玩家情緒的設定啊。

  小錘子握手中晃了晃,我看了一眼10只彩蛋,接著往左邊第二個砸去。

  只聽哐啷一聲——哐啷個鬼!我的手都被震疼了……

  我拿著錘子,驚訝地看著在我的砸擊下毫發無傷的彩蛋……哇搞毛啊這什么蛋啊,阿婆鐵蛋嗎,怎么那么硬。我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錘子,細細地棍身看起來弱不禁風。喂這樣下去不會斷掉吧……

  我納悶著,再次朝那彩蛋砸去,這一次終于砸爛了。

  “恭喜,您獲得了8點魅力值。”

  8點的話……算是什么數量啊?也許是看出了我的疑惑,NPC小姑娘很好地發揮了自己的AI功能,體貼地解釋道:“輔助屬性的滿點是10點,并且永久不變。”

  永久不變?這也太狗血了,不過8點啊,感覺很不錯嘛……那就不計較那么多了。

  姑娘接著揮揮手,之前的彩蛋便全部消失了,接著便出現了——另外10只彩蛋……

  我:“……”

  我面無表情地朝右邊第一個彩蛋砸去,這回是一次過砸爛了,但不知為何,我感覺手中的錘子似乎變得更加脆弱了……喂你好歹撐著點啊!待會斷了怎么辦……不會讓我賠吧。(謎之聲:……)

  我還在出神地想著,姑娘那甜甜的聲音又再次響了起來。

  “恭喜,您獲得了8點智力值。”

  又是8?……不會全部都是8吧,還有,為什么都那么高啊……難道大家的都那么高嗎?這樣似乎就沒有滿點10點的必要了吧喂。

  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卻沒敢說出來……哎算了,快點折騰完快點進游戲。

  我在抱怨,姑娘卻沒閑著,只見她再次揮手,依然帶來10只彩蛋——為毛都是彩蛋啊!而且這蛋真不是一般的硬啊……我真的不敢保證自己手中的錘子還能不能撐過下一次。

  吞吞口水,事到如今也沒辦法了。要不然好不容易那么早擠了進服務器,總不能在這里被拖住。

  思及如此,我二話不說就把錘子往其中一只彩蛋上砸去——很好,這樣就要結束了。

  只聽啪的一聲,像是有什么東西斷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完好無損的彩蛋,再看看自己手上那只方才被折斷的錘子。錘頭已經飛了出去,只剩一只棍子留在我手中。

  ……咦咦咦?!

  錘子飛出去了啊!

  下一瞬,我腦袋閃過無數的道歉話語,就差沒立即鞠躬對那位NPC姑娘道歉了。誰知道那錘子真的會被我弄斷啊!誰也猜不到系統的東西居然那么不堪一擊……

  然而不等我立即俯下身道一聲歉,四周卻忽然響起極其歡快高昂的音樂……咦這是什么BGM啊?有誰結婚嗎?

  “恭喜!”鄉村姑娘高興地朝我張開雙手,“您啟動了隱藏選擇項,獲得滿點10點幸運值。”

  ……哈==?這演的是哪出啊……

  對于這種狀況,我真的不知道該做什么反應了,果然網游什么的是越來越亂七八糟。

  “您的屬性分配已經完畢,接下來將為您進行容貌和裝束的調整。”

  似乎完全沒有察覺我陰郁到幾乎黑掉的臉色——或者根本說視若無睹,姑娘說著,打了個響指。

  我立即感覺渾身一輕,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微微驚異過后,我連忙低頭一看,果然,我原本身著的T恤和睡褲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輕便簡練的弓箭手裝束。腳上套著一雙幾乎是弓箭手標志的棕色皮制長靴,靴子口幾乎長到膝蓋,從里向外翻出一截。白色的長襪,靴子上方的大腿處還綁著一些皮帶,似乎是為了攜帶匕首或者各種工具。白色的短裙,墨綠色的皮帶束緊腰部,上身是白色的貼身服以及青綠色的披肩,手上戴著純白色的手套以及墨綠色的護腕。

  我感覺原本毫無負重的頭頂忽然有了重量,抬手一摸,居然是一頂白色的貝蕾帽,一邊還插著兩支一紅一黃兩支羽毛……這副弓箭手裝扮也太典型了吧,簡直忒典型了。

  待我重新將帽子戴好,鄉村姑娘已向我走前了兩步。她微笑著問我:“請問玩家對這身隨機生成的服裝是否滿意?”

  “滿意。”我連忙點點頭,方才的不快似乎都煙消云散了,“非常滿意啊,你們這的完成度也太高了。”

  “那么,請選擇是否要調整原始外貌,您可以調整的幅度為10%。”

  調整外貌?就是調整我本來的容貌嘛——終于來了啊!!(謎之聲:……意外地很期待?)

  “當然要調了!”我興沖沖地說著,幾乎就差沒捧過那姑娘的手按在心口,“請幫我把我的頭發加長到腰部,還有——”

  我指了指胸口。

  “這里,幫我加大兩個CUP.”

  我敢保證,待會在游戲里見到緋色的時候她一定會鄙視我。不過也估計不了那么多了,人生苦短,我一定要抓緊時間實現自己的夢想!(……)

  只聽啪的一聲,我立即感覺身后原本只到背部一半的頭發變長了——果然長到腰部了啊。而胸部的話……這個不用多說,你們懂的。

  “請問是否滿意?”

  我連忙用力地砸砸腦袋。

  “那么,調整完畢——您的賬號已注冊完成。”鄉村姑娘朝我微微彎下腰,接著提提裙擺,是個很可愛的行禮動作。

  “接下來就將送您進入新手村,請選擇頻道。”

  果然還是分頻道的啊,不然那么多人一起游戲不卡死,這也是老早和緋色她們倆說好了。

  “那么就第5頻道。”

  “好的,已連接第5頻道,祝您游戲愉快。”

  姑娘話音剛落,只見眼前一陣白光騰升,讓人不得不閉起雙眼。

  待知覺重新清晰起來,腳下已經有了新的著力感。

  這就是新手村了。

  我睜開眼睛,果不其然是一副祥和的鄉村小鎮的場景陷入眼簾。第五頻道的新手村還不算特別多人,也許因為很多人還在注冊的緣故吧。

  看著眼前布滿矮房,鎮民人來人往的新手村。我此刻站著的位置大概是玩家交流最頻繁的一個地段,是新手村的噴泉廣場。

  我仔細思考著。好吧,現在我大概是要去執行一下所有游戲都會有的新手指引任務了,畢竟是個新游戲,我也還不懂操作。待會再和緋色聯系就好。

  我邁開步子就準備走,話說應該有新手提示什么的吧……這么想著,我便發現自己此刻身處的廣場的噴泉的前方就站著一位十分矮小的老爺爺。他被許多的玩家圍繞著,一個不大不小剛剛好的紅色的“!”正浮現在他的腦袋上方。

  就是那個了。

  不過……周圍好多人啊,我要怎么和他搭話呢?不過很明顯我是完全低估了擬真網游,待我一走近,那位老人家便立即朝我回過頭來,微笑著招了招手,像是沒見到其他玩家似的。

  難道在我眼中看來,與劇情相關的NPC是只鳥我一個的嗎?

  我有些恍然,然而不等我回過神來,這個撐著拐杖,典型村長角色的老爺爺便開口發話了。

  “你終于來了啊,孩子。”

  ……來了啊,勇者模式的劇情,永遠忽略玩家的相貌喊其“孩子”的長老喲。

  當然了現在我就是對著NPC吐槽也無用,我應了一聲,他便繼續說了下去。

  “我是這個祥和的小鎮的村長,知道很多不為人知的悠久故事……你有興趣聽我略提一二嗎?”

  完全沒有。當然,我只得點頭。

  于是撐著拐杖禿著腦門留著長長白色胡子的長老開始說悠久的故事了。

  “這是個發生過無數奇跡的世界。在這里,人、精靈和獸人和平相處著。這些被奇跡所眷顧的居民,歷代都信奉著這個世界唯一的一位神明——雷帝嘎嘎。”

  ……哈?

  “傳說雷帝嘎嘎創造了天地,創造了生命,創造了藝術……這位偉大的神為我們帶來了文明,帶來了火種,世界的居民開始努力地生存下去,大家團結一致,組成了世界上唯一的政府,名為天朝。”

  這扯的又是哪出啊?

  “因此,新的文明時代到來了——讓我們感激神明吧,歐買雷帝嘎嘎。”

  ……是的,ohmyladygaga.

  “然而,這樣的和平并沒有持續多久,不久前……”

  我看著滔滔不絕開始講故事的村長,險些沒頭一歪,就這么噴出一口來。

  搞毛啊這是……有打醬油,有ladygaga,還有天朝。我了個去這哪是游戲,根本就是兵器。

  “撒鼻息教是大約半個世紀之前傳入這片大陸來的邪教,無數居民受其誘惑,紛紛背叛神明雷帝嘎嘎,投奔往撒鼻息教教主——莔的麾下……”

  喂,趁我不注意你干嘛又多爆幾個奇怪的名字出來啊!還有,那個莔……根本就是在囧字上面加個草字頭而已,唬弄誰啊你們。

  “……于是為了尋找傳說中的馬勒戈壁,團結起來吧,年輕的一代啊。”

  ……咦怎么會忽然跳到找馬勒戈壁的話題來了?

  “馬勒戈壁,奇跡之地——馬勒戈壁!”

  不、不要喊那么大聲啊!那又不是什么干凈的詞啊喂……

  “……我喜歡吃蛋包飯……”

  ……混進了更奇怪的東西啊!

  “于是為了對抗邪惡的撒鼻息教的教主,勇者們啊,團結起來吧,用你們的雙手、你們的青春,去創造奇跡吧!”

  ……到底是怎么樣繞了一圈后到回來這個話題的啊!

  我無語地看著滔滔不絕地村長,實在不能理解那番話里的深意。這個游戲已經完全超出我的想象了,有雷帝嘎嘎也算了,還有什么撒鼻息教……都快跟不上槽點出現的速度了,我才撒鼻息呢。

  我吸了吸鼻子,幾乎沒有在聽村長的話。干脆趁這個時候查看一下物品欄啊什么的吧……

  這個想法在腦子里一閃而過的瞬間,一個顯示框就在我面前彈了出來。

  哇物品欄真的出來啦!這個游戲……高AI!

  我立即撇開了在一旁講得唾沫橫飛的村長,開始查看起物品欄來。嗯我瞧瞧……有一個是新手禮品包,還有一個是我剛剛獲得的那個什么前100神秘禮品包,就這么兩樣東西。我選擇了打開新手禮品包,物品欄里瞬間多出好幾樣東西——是弓箭手的箭筒以及一張木弓,還有另外的5瓶紅藥,3瓶藍藥。

  我當即將箭筒和木弓裝備上,背上立即就出現負重感了。造型簡樸但還算精致的箭筒斜背著,木弓則佩在腰后。哇靠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很帥氣地一轉身往身后摸弓,再拔箭……不過我不會射弓的啊,這方面希望系統能多為我彌補。

  村長似乎完全不在意我的心不在焉,依然在噴著口水朝我宣傳雷帝嘎嘎的圣明啊撒鼻息教的可惡之處啊什么的……他大概的意思就是,我必須要找到一個叫馬勒戈壁的地方,同時還要消滅那個教主名為莔的什么撒鼻息教。因為我是勇者嘛。

  我環起手,呆站了一會,村長還沒說完,我就不明白啊為什么可以說那么久呢。正納悶著,想找其他的事情打發一下時間,于是我試著感應出了技能列表。

  哇果然出來了……AI高+1.

  我立即認真查看起技能來……瞧瞧啊,五連環射,蓄力射擊……什么啊都是遠距離攻擊,那近身戰怎么辦……等等,還有第三個技能——這個是,連環踢?

  點開那個叫連環踢的技能,一大串的解釋啊什么的就出來了。

  【技能名稱:連環踢

  適用范圍:五米圓環內

  消耗:5點RP

  冷凍時間:5秒

  特別注釋:弓箭手近身戰的防身技能。適用于非戰斗狀態與任何角色、NPC】

  咦出現了好奇怪的東西——什么是RP?或者說……一般的游戲里會有RP這東西嗎?!

  難道說在這個馬勒戈壁里頭,物理技能消耗的就是RP了?類似于其他游戲里的體力啊元氣啊什么的。不過干嘛要叫RP啊……在這地方都要毫不放過地負起責任來搞笑嗎。

  我正納悶著那個RP,不經意又瞄到了一個看起來不得了的東西……這個連環踢,實用于非戰斗狀態也算了,還可以對任何角色和NPC使用?

  就是說,我現在可以用連環踢了?

  對于接下來發生的事,我要由衷地感嘆一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隨著“可以用連環踢了?”這個意念在我的腦海里閃過,我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自動動了起來——在我反應過來之前,我的身體微微一側,右腳輕輕抬了起來。接著悲劇發生鳥。

  只見身著一身簡潔弓箭手裝束的我身子一轉,腿往外一掃,一個漂亮的連環踢就這么使出來了,那身姿真是說不出的帥氣……同時甚至響起了戰斗的音效。

  我真的用了連環踢!

  而且對象還是村長!

  悲劇。

  將村長一腳踢飛出去的我利落地轉過身,自動擺出一個使用完踢擊后的帥氣姿勢。然而,真相是——我目瞪口呆地看著村長飛出去的那個方向,只見村長在一陣急速飛行后撞上了旁邊的一幢矮屋,甚至有很夸張的塵土效果飛揚了起來……

  不知為何,原本根本沒有絲毫動靜的其他玩家居然也一臉詫異地看著飛遠的村長,再看了看同樣呆掉的我。難道說因為我的攻擊,其他人和村長的交流也會受影響嗎……不過,總而言之就是——我踢了人啊啊!而且是觸發人物的NPC啊啊啊!我可以喊一聲歐買雷帝嘎嘎嗎!

  然而眼下救人要緊,根本沒閑空吐槽了。我立刻拔腿跑向村長,其他的玩家也有部分跟了上來,但更多的是停留在原地圍觀,似乎對這種場面嘆為觀止。

  “村、村長!”我跑到幾乎被磚塊淹沒的村長的身邊,手忙腳亂地伸手將他從瓦礫堆里拔了出來。

  被我拔出來的村長看起來奄奄一息,看起來都快要閉氣了……啊喂!振作點啊村長!不要交代在這里啊——我會引起其他玩家的公憤的!(……)

  我扶著村長讓他坐起來,二話不說從腰間的側包里掏出了一瓶紅藥,拔開塞子就把藥灌進村長的嘴里,也顧不上村長也許會被嗆死……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我一邊給村長灌藥,一邊解釋。

  我真的要羞愧而死了……真是死蠢啊我。

  待村長好不容易緩過一口氣,我也覺得自己得救了。我可得罪不起那么多的玩家啊,攻擊NPC什么的搞不好還要扣陰德值,要是紅名的話就糟糕了。

  我好不容易松口氣,一個提示框卻突然彈了出來。

  【恭喜!您已觸發隱藏主線任務】

  ……啊?

  我看著提示框,半天緩不過神……這、這什么啊……我只是踢了村長一腳,居然觸發了主線任務?這也太搞笑了吧喂……

  “這、這一踢的力量……”被我扶著的村長斷斷續續地開口了,仿佛在交代自己的身后事。

  “絕對錯不了……你是,你是——被雷帝嘎嘎選中的,百年一遇的勇者!”

  ……糟了,村長的腦子被我踢壞了。

  “傳說的勇者出現了!”

  方才還一副要咽氣模樣地村長忽然站了起來,不顧依然蹲在地上回不過神來的我,張舞著雙手,朝四面八方大喊道:“傳說中的勇者已經出現了——雷帝嘎嘎的光明將再次照耀大地!歐買雷帝嘎嘎!”

  我探過頭,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外頭的街道,發現一切正常。看來剛才的騷亂已經安定下來了。

  我暗暗地松了口氣。

  方才挨了我一招連環踢的村長復活過來后居然神經質地到處高聲宣傳“傳說中的勇者出現了!”,而那個所謂的傳說中被雷帝嘎嘎選中的勇者,理所當然就是我了。

  看見了不一樣的劇情發生,其他玩家也立刻反應過來是隱藏劇情被觸發了。方才還對于那場騷亂袖手旁觀,或者說根本抱著落井下石的想法看熱鬧的一堆玩家見狀,紛紛圍了上來要求我和他們組隊共享隱藏任務。現在的人也忒勢利眼了……當時那狀況真是混亂得讓我火大。最后我好不容易擠開了人群,接過村長遞給我的寫了任務的羊皮卷后撒腿就跑。一直躲到現在,外頭似乎才安定下來。

  我忍不住在額頭上抹了把汗。什么鳥被雷帝嘎嘎選中的百年一遇的勇者啊,我還不想當那樣的勇者呢……聽起來就蛋疼。

  此刻我正非常不成氣候地躲在一條暗巷里頭,懷里抱著村長給的羊皮卷,心中盤算著接下來該怎么辦。果然是先和緋色還有佩蓉會合吧,我一個人去做隱藏任務的話實在太無謀……現在的話要如何跟她們聯系呢?

  正頭疼聯系的方式,一個提示框卻忽然彈了出來。

  【玩家顏面神經癱瘓控將您加為好友】

  咦咦?這個ID……是阿緋嗎。

  我還奇怪她到底是如何加我的,一陣電話響的BGM便響了起來,同時一個電話正在震動的圖標也浮現在了我眼前,我立即選擇了打開。

  “嗨,現在如何?”

  是阿緋的聲音。

  我松了口氣。

  我:“發生了很抽象的事,話說你怎么加我的?”

  阿緋:“用腳后跟想都知道你會用怎么樣的ID……不說這個了,我剛剛看見系統提示說有人觸發了隱藏主線任務,我們也要抓緊速——”

  我:“不必了,觸發任務的那個就是我。”

  阿緋:“哇靠,你什么RP啊。”

  我:“別說了……發生了天大的悲劇,我死的心都有了。”

  阿緋:“你要有那么容易去死就好了。總之先集合吧。”

  我:“好啊,不過要在隱蔽一點的地方。”

  阿緋:“難道你被草泥馬逼婚嗎?”

  我:“……哎,不說也罷,你懂的。”

  與緋色相約好見面的地點后,我關掉了語音,從地上站了起身,拍拍身后沾上的塵土。

  終于要進行普通一點的玩家生活了。我語重心長地對自己說道,深呼吸一口,準備邁開步子走人。然而走沒幾步,我忽然醒起物品欄里還有一個前100的禮包沒打開。索性現在開來看看吧。

  我感應出了物品欄,選擇了打開那份前100的禮包。

  【恭喜!您獲得了物品召喚獸膠囊X1、少年快去創造奇跡吧十字架X1、波西米亞藥水X5、星痕之矢X1、認親令牌No.98】

  ……一堆看起來無用的東西啊,除了那個星痕之矢之外。

  星痕之矢就是一把銀色的箭,不是從箭筒抽出來的,就是不能無限再生了,因此只有一次的使用機會;而那個波西米亞藥水似乎是限時大量恢復藥水,可以短時間內恢復大量HP,話說就不能好好地起個名字嗎,波西米亞他妹啊;召喚獸膠囊貌似是用來捕捉召喚獸的東西,這個比較有用;而那個少年什么什么的十字架以及上面刻著98字樣的木牌,就完全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了。

  算了。我嘆氣,將東西都丟回物品欄里頭。隨即拍掉手上的灰塵,邁開步子走出小巷。

  一路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還是有種被什么人注目的感覺,不過現在新手村里的玩家已經很多了,發生騷亂的時候進來的玩家并不多,因此認得我的人應該沒幾個。想到這一點我終于安心了,加快步伐趕往與阿緋約好的地點。

  來到新手村的南邊出口,便可以看見不少玩家在這里舉著組隊的木牌招攬其他人組隊。玩家的種族各異,裝束幾乎沒有重復的……不得不佩服這個游戲設計者的用心啊,雖然名字啊世界觀啊實在太惡搞,完全超乎一般人的想象。

  我往人群里看了一會,立即就發現了我要找的人——一個戴著黑色圓邊、中央高高尖起的帽子的女孩正站在人群的最邊沿,一個靠墻的不顯眼的位置。大約一米五的身高,寬帽檐將她的臉幾乎遮擋了一半,因此看不大清。但從過于蒼白的皮膚以及尖尖的耳朵可以判斷她是精靈族的。短發齊耳,一身黑色的哥特式長袖短裙,用藍色布料打邊,腳上套著一雙鞋尖卷起的黑色長靴。她的右手握著一把木制魔杖,左手則捧著一只水晶球。

  這……比起祭司,不如說是魔女。

  我連忙走了過去。

  估計對方也察覺了我的靠近,隨即抬起頭,尖帽的帽檐下果然是那張我所熟悉的面孔。不過那藍色的眼睛是咋回事……基因突變?

  靠,這家伙調了眼睛的顏色。我失策了。

  我一接近那穿著黑藍衣裳的魔女便立即開口道:“你果然是藍眼控。”

  “你不一樣啊,長發控。”她毫不留情地還擊,“你的胸是怎么回事?”

  “你懂的。”

  “我代表外貌協會鄙視你。”

  “你沒資格說我,你的胸呢?”我指了指她胸前那塊西伯利亞平原。

  頂著“顏面神經癱瘓控”幾個藍色小字的緋色無所謂地聳聳肩:“貧乳是珍貴的資源,這叫零負擔的魅力。”

  我伸手抓起她頭頂上的尖帽,往上一提,露出她那頭黑色的齊耳短發。

  “你的身高又是搞什么,對你現實里不到一米六的身高不滿意?”

  “既然要小只,就小只到底……哎,帽子還我啊DCUP控。”

  “我這哪有DCUP啊,最多只是C而已。”我將帽子重新按回她的腦袋上。阿緋抓住帽子,扶正了一些。

  “那么。”緋色開口,“我們現在是去做那個嗎,讓你連死的心都有的隱藏主線。”

  “嗯,先組隊吧。”

  我立即選擇了隊伍組建,自己成為了隊長,隨即發了個入隊邀請給阿緋。

  “喂,隊名怎么搞?”

  已經確定了入隊的阿緋抬頭看著我,藍色的眸子光澤熠熠。

  “隨便吧,但要體現我們的理念。”

  “理念?幫助天下基友終成眷屬?”

  “這個可以。”阿緋點點頭。

  我環起手思考了一下,隨即打開了隊伍列表,在空白的隊伍名稱的那欄里寫下:

  基動戰士肛達姆

  只聽叮的一聲,隊名確定了。

  我和阿緋的頭頂上除了我們各自的ID,另外還顯示了一行紫色稱謂:

  基動戰士肛達姆·隊長/隊員

  阿緋一杖甩了過來:“我去你的啊,肛達姆你妹,這什么鬼隊名啊砸出去就沒人敢入隊了。”

  “那換成‘雞動戰士肛達姆’?”

  “這有什么不一樣啊到底,可以說是變糟糕了。”

  “那兩朵金花?”

  “你可以死了。”

  “所以這個就好了啊。”我微笑起來,“而且,剛剛系統提示——共享主線劇情的隊伍不得改隊名……啊哈?”

  緋色的表情立刻變得抽象起來。

  “你最好不要給我逮到機會把你變成白魂。”她面無表情地扶了扶帽檐,說道。

  我擺擺手:“你不會的,這一點我對自己還是有信心的……”

  “我說,這隊名就不能隱藏起來嗎?”

  “估計要買了什么道具才能隱藏吧。”

  阿緋這才露出了認命的表情。

  “算了,我們去做任務吧。”我拍拍身邊小個頭祭司的肩膀,“我約了我同學一起來,交代了她做個德魯伊……晚一些再和她聯系吧。”

  “你同學?上次廣州YACA漫展的那個?”

  “對啊,那個天然呆。”我說著邁開步子。

  “哦。”阿緋也跟了上來。

  “話說你為什么又拿魔杖又拿水晶球啊……不重嗎?”

  “廢話,當然重啊。”

  “……”

  “可是有附加魔法攻擊值,只得認了。”

  我和阿緋一邊閑聊一邊開始思量下一步。

  目前隊伍有二人,包括作為弓箭手的我,以及作為祭司的阿緋。等級同為1級。

  ……聽起來怎么覺得那么沒前途啊。(挖鼻)(謎之聲:自己都這么說的話到底是怎么辦才好啊喂,勇者們!……)

字體: 字號:
夜重夜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