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0:50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魂魁
  4. 第一卷 覺醒** 第三章 三幻殺

第一卷 覺醒** 第三章 三幻殺

更新于:2018-03-18 16:15:41 字數:2378

  今日第三更。

  第一卷覺醒雙修第三章三幻殺

  隨著環祝走進森林之內,古樹,溪流,飛禽,走獸淡現在環祝雙目之中。環祝臉上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他可以感覺到自己血液里有種對森林的無限向往。環祝一個深呼吸,雀躍的小跑著,背上懸掛的箭壺嗒嗒作響。但他從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天樂一米的范圍。

  對于狩獵。環祝在出發前就與古叔約法三章。

  幸好環祝還和天樂生活在一起。不然,想開個葷都難!有時,天樂都被環祝太過天真無邪給打敗。

  若讓零界域的殺手知道曾經被稱為"靈魂收割者"的殺人魔頭竟會與一位六七歲的孩童簽立下如此可笑的章法。恐會令人滿頭黑線。

  "環祝,你要記住。對于要傷害你的人或者其他東西。你必須要斬草除根,知道嗎?"天樂走在環祝前面不遠處,語重心長的道。

  環祝點點頭,安靜的道:"古叔,我會的。這句話我現在可以倒背如流了!"對于之前對古叔的比劃現在自己都有些內疚。

  確實如此,天樂曾無數次給環祝灌輸這句話地思想,因為他害怕某一天環祝會被自己的善良給傷到遍體鱗傷,甚至是死亡。

  "知道就好,準備好弓箭,再過三百米我們就要到外圍的盡頭了。"天樂說道。接著他轉過身,一只粗壯的大手拍在環祝幼小的肩膀之上。再次語重心長的道:"記住,不要離開古叔身邊兩米的范圍,知道嗎?"

  環祝使勁的點頭,心中絲絲感動油然而生。環祝心里明白,大叔是怕自己受到傷害。

  環祝抖擻精神,朝外圍的盡頭走去。

  就在離環祝百米外的一處草叢里突然傳來陣陣撕心裂肺的哀嚎。只見全身青色,雙眼通紅的一頭二階青獅犬正在撕咬折磨一只一階的黃皮地鼠。鮮血濺滿一地。

  環祝聽聞此聲,便往草叢急奔而去。天樂微微搖頭,緊隨其上。

  環祝看到如此凄慘的場面,于心不忍。

  左手持弓,右手搭箭。環祝雙目紅芒微閃,瞄準青獅犬的左眼,利箭脫弦,帶起陣陣呼嘯之聲。憤怒掩蓋理智的青獅犬來不及反應,利箭穿腦。死在利箭之下,喚出幾絲怨恨的嚎叫。

  若不是黃皮鼠趁自己外出獵食咬死自己的幼崽,它怎么可能會不斷折磨黃皮地鼠卻不把它殺死。結果。卻被一箭穿腦而亡,心中怎能甘心!

  環祝走向黃皮地鼠,簡單包扎后便把它放歸森林。至于青獅犬環祝則是以熟練的手法取其魔核,剝其毛皮,棄其尸骨。

  環祝此刻還沉浸在自己剛才的善舉之中。因為他認為自己救了一條生命,殊不知,其實做了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

  往往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善與惡,沒有絕對的對與錯。事物總在隨著心性的變化而改變。尤其是人心更容易被眼前的現象所蒙蔽。

  畢竟環祝只是一個六七歲大小的孩子。

  環祝打理好一切。便同天樂往外圍盡頭走去。

  一路之上倒也比較平靜,路途之上只有魔獸相互撕扯打鬧的聲音。

  隨著環祝和天樂的不斷深入,一塊顯得更加肥沃更具生機的叢林展現在環祝面前。

  一般兩到三階的魔獸就在此棲息,繁殖。但往往為了領地和食物還是會狠狠殺死對方。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大自然的法則誰也不能夠逆改。

  天樂轉過偉岸的身體,面向環祝,淡道:"環祝,在我周圍五米的范圍內獵殺一頭二階魔獸,五頭一階魔獸。至于是何魔獸,自己作決定。"

  天樂帶環祝狩獵主要是為了鍛煉環祝個人的生存能力,畢竟自己不可能永遠陪在環祝的身邊。

  "恩,古叔。"

  環祝目光在四周回瞥,募地眼神停留,望著南面一百米處的一頭十分猙獰的二階魔獸,嗜血蹄馬。全身紅色鬃毛,邪異的雙目微微睜閉。四周沒有一只魔獸停留在它的身旁,可想它的霸道與威名。

  環祝弓箭微搭,瞳孔紅芒閃爍。順間距離拉近到十米。這是環祝與生俱來的一種天賦,之前之所以能夠輕易獵殺二階的青獅犬,箭法雖然沾有一部分的因素,但更多的還是距離拉近的原因。

  試想,你在百米外用弓箭射擊同一個物體和在十米外用弓箭射擊同一個物體,結果是怎樣地差距?可以說是彈無虛發!

  環祝抽出三支精鐵制作的利箭,搭在弓箭之上,瞄準,拉弦。弦滿如月,三支利箭以摧枯拉朽之勢帶起陣陣呼嘯朝嗜血蹄馬飛掠而去。

  箭在離嗜血蹄馬三十米遠處,一雙邪異的雙目募地睜開,眼露憤然之色。竟然有人侵犯他的領地并且還主動攻擊自己。這真的是叔叔能忍嫂嫂都不能忍啦!

  一道紅色的光波帶起絲絲腥臭朝利箭暴射而往。看到嗜血蹄馬的舉動,環祝嘴角掛上了一絲勝卷在握的笑容。

  接著環祝又從箭壺里取出三只利箭,朝空中三十度角急射而出,就在三只箭射出之際,環祝快速的從另外一壺箭里抽出一只骨頭制作的利箭,朝嗜血蹄馬的咽喉暴射而去。

  話雖如此,環祝完成這些動作只不過在眨眼之間。

  先前射出的三只利箭在空中以一個弧度往嗜血蹄馬的背部射去,嗜血蹄馬仰頭吐出光波抵擋空中射來的三支利箭時,一骨箭猛烈的穿過它的喉管,一聲哽咽便翻到在地,鮮血在青綠色的草地上顯得格外刺眼。

  之所以嗜血蹄馬會被利箭殺死,是因為前三箭與骨箭交接的時間不過一秒。在嗜血蹄馬抬頭來不及反應的瞬間才會被一箭穿喉而亡。并且,最后射出的骨箭乃是天樂用一頭六階魔獸蝎尾蛇的脊椎制作而成,威力驚人。

  六階魔獸的珍貴,足夠讓一些金牌傭兵團為之瘋狂。若讓外人知道六階魔獸的脊椎竟然用來做成箭矢。恐怕會發出暴譴天物的感嘆。

  這是天樂傳授給環祝的箭法之一,環祝稱之為"三幻殺"。顧名思義,前兩次為誘敵,掩人耳目。最后一箭才是真正的奪命所在。

  如果嗜血蹄馬死不瞑目,那也只能夠怪它沒有投個好胎,長的令人大失所望。

  環祝的一舉一動古投伐全部都看在眼里,對于環祝天資聰慧感到十分欣慰。如果環祝修煉源力,日后成就必在自己之上。還有三年環祝就要魂源覺醒,該不該讓環祝修煉源力,一直是天樂的心病所在。

  環祝望向自己的大叔,抿了抿小嘴,天樂微微一笑。

  環祝將弓箭整理好后便跑向死去嗜血蹄馬的尸體,熟練的取魔核,剝其皮毛。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嗜血蹄馬的腦漿一一裝進五個玉瓶之內。其腦漿有治愈跌打損傷,傷筋挫骨的功效。在自己平常訓練之中會用的著。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