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16:03:12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柴天改玉
  4. 第一章 家世

第一章 家世

更新于:2018-03-16 10:57:25 字數:3699

字體: 字號:
  月國——靈丁都城。

  皇都中一間由香檀紫金木構筑的嬰房里,安詳地躺著一個脖系瑰玉的嬰孩。一位玄裳縞素的蒙面人站其身旁,單手一指,兩指一并,與嬰孩一同消失了蹤影。

  。。。。。。

  “阿干,輪班了!”身著金甲的壯士率領一眾白銀甲衛笑呵呵地超值守的兄弟說道。

  “兵哥,這絕對是我值守最煎熬的一晚。”同樣身著金甲的壯士扶著額頭,拍了拍兄弟的肩旁樂呵道:“現在啊,擔子給你了,我也可以好好放松一下啦!哈哈!”

  “哈哈,交給哥,你就放心吧!“

  “陛下到——!!“道外傳來一陣肅穆的大喝。

  眾人立刻單漆跪下,朗聲:“陛下萬歲,萬萬歲!!“

  “都起來吧,朕的太子可還安好?”

  “若有不測,我等定祭項上人頭。”一眾衛士堅定地回答。

  “謝陛下!!”白銀甲士迅速在門前排成兩列,肅殺得好似堤前奔騰浪潮。兩個金甲衛士各自推開一扇門,跟隨陛下共同進入了房間。

  倏地,滔天的威勢陡然產生,房屋直接被碾軋成了齏粉,眾白銀甲士也被死死地壓入地里,同時兩道黃金閃電也被轟進了都外巍峨的群山之中。

  銀色鎧甲紛紛爆發出堪比月陽的耀眼光芒,隨即又緩緩黯淡了下去。

  “好,很好!紫衛何在!!”憤怒的咆哮仿若荒古巨獸,使整個靈丁都城為之一顫!

  數道紫色光柱驟現于靈丁都城,其內傳出聲聲暴喝,但仍不及陛下一人。

  “去,找到朕兒。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尋道者,賜十星徵器!”

  無數的紅芒閃耀在沖天的紫芒內,透露出的是貪婪,是殘忍,是不惜一切代價的癲狂!

  月國——天啟城。

  天啟城第一家族迎來了第10萬名新成員,一個剛出生的男嬰。

  他出生變伴隨了天地異象,龍神手持金色天符,在云海上肆意翻滾;五座洪荒巨山突兀地立于大地東側。脖子上更是天生就系了一塊瑰玉——蜿蜒的含丹巨龍環繞著天使,天使背負六翼,雙眼閉合。栩栩如生,艷麗無比。

  遂,家族取名為天啟,寓意天道新的起點。

  八年后某天。

  天啟身著紫金飾服,腰掛各種大小寶石,脖子上系著一枚紛繁復雜的無價瑰玉。周身也為籠著不少身著華服的少年男女,但若何天啟一比,倒像是來自山野的土著。

  “天啟哥,又換新衣服啦!”“那是,你沒看出這衣服是一件覺器嗎?!”“天啟哥果然眼光不凡啊!”

  各種吹須溜馬的聲音纏繞在天啟四周,“哈哈,這件衣服也就一兩千月金吧!“天啟”謙虛”地答道。一兩千月金抵得上天啟城一些中等世家數十年的收入了。因為一月金=1萬月碇=100w月幣=10000w月石。普通人買賣都是花的月幣,也只有這個敗家子會花月金,要知道天家為了養這個活寶,這八年來財政收入居然成負增長趨勢!這著實氣壞了族里的一些老家伙,恨不得將他進行貧下中農再改造!

  但不得不說的是,他又確實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妖孽。短短八年竟突破至宮星九重,已是半只腳踏入商鏡的聞名宇內的大天才。月國是一個崇尚修道的國家,修道分五階,宮,商,角,徵,羽,而道器也分這五階,同時,每階又有十星。在民間訪傳中,月國的皇帝便是一位羽階的大能,但至于是幾星卻未可知了。天家的最強之人也是一位徵階的高手,正因這樣的實力,才會被賜守天啟城,成為天啟城第一家族。

  “啟哥,聽說貴族入住了一名紫衛?”一個中的猴臉人樣兩眼放精光的紈绔少年好奇地笑問著。

  “猴子,不是我說你啊,你咋那么八卦呢?不知道好奇害死貓嗎?”天氣頗有幾番不耐,因為天啟很清楚,這些事多半是猴子背后的長者讓猴子從自己這里探出點風聲。天家雖然貴為天啟城第一家族,但終究是樹大招風啊。

  “啟哥,沒事的。我是猴子,不是貓。”猴子圍著天啟笑呵呵地轉悠,好像蜜蜂圍著鮮花。

  天啟皺著眉,不愉地答:“那傻鳥也不知是來干嘛的,整天沒事兒干,拉著我問東問西的,感覺他好像掉了一個兒子似的。”

  猴子立馬賠笑:“像天啟哥這樣的身份,若是誰能做老大的義父,那豈不長臉了嘛!”

  天啟的小嘍啰們嚷道:“哼,笨蛋!天齊老大這么厲害的人需要這種吊車尾義父嗎?”“要我說,是那紫衛想太多了”“就是,就是。”

  天啟揮了揮手,“好了,不說了,看哥今天給你們表演一下我新學的武技!“天啟在一眾嘍啰的簇擁下來到了天啟城最著名的角斗場———“殺戰”!

  血紅色的門匾,死寂的玄墨,索人命魂般的刺骨寒愴油然而生。

  門口是兩名白衣,白色未能使人療受慰藉,反而覺得是為自己送終的喪服。然而,一群不和諧的嬉笑出現在了門口,緊接著是一眾“小學生”蜂闖,這陣勢,仿若楚天到來,萬物復蘇,整裝待發,大家一起去春游!

  兩百衣無奈相視一笑,側身擋住了眾人,“天公子,您家大人說了,不準您再來這兒了。”

  “狗屁!我家里的那群老古董,個個都冥頑不化!哥今天就要進去,不讓我們進,我們就堵門!”“對!堵門!!”“堵死它!!”“我們就不信,他敢攆我們!”

  兩百衣滿臉苦瓜,開玩笑,這群“小學生”幾乎代表了天啟城二分之三的勢力,攆走他們?難道不想在這兒混了嗎?

  “禿瓢,你手下的兩根白蔥竟敢攔著哥!你是不準備混了嗎?”天氣怒目睜園,仿佛對方上輩子欠了他薪水。

  一陣尷尬的大笑從白衣身后響起,“天公子,老衲只是余發不多,不至于叫禿瓢吧?”身披灰白大衣的老者帶上他閃閃發亮的額頭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老規矩,要么我們在這兒打,要么我們進去打!”天啟正義凜然的直視老者。

  老者臉皮不停地抽動著,每次他值日,總是會被這個敗家子發起挑戰,不同意,他還鬧事!最讓他無奈的是,他雖然私下與天啟關系不錯,但當著眾人的面卻必須顧忌天家的臉面,所以唇齒交鋒時,難免陷入尷尬。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只是一個商階三星的雜牌管事,地位不高,功力也不深厚。每次他與天啟間的爭斗也充滿了尷尬,他既破不了人家的防御道器,誰叫人家有錢呢?又不能小看敗家子暴風雨般的進攻,誰叫人家天賦高,家族背景又深厚呢。不過,還多虧了敗家子,自己現在竟突破到了五星。前幾天他還和敗家子勾肩搭背的花天酒地了一番,為的就是慶祝自己晉級了。

  “好,好,好。”老者搖了搖頭,帶領眾人進了一塊試煉地。小嘍啰們待在了觀眾席上,只有老者和天啟站在試煉地中央。“開。。。。”老者話還沒說完,便追星趕月似的奔向天啟,而天啟竟然比老者還先動!看樣子,這一老一少耍賴不是一兩次了。老者一記掃腿,直攻天啟下盤,天啟縱身一掠,轉身拋出三顆黑色小球,老者臉一紅大罵:“艸!”單手“砰”地拍在地面上,“裂術,戳你菊!”數根泥石尖刺突兀聳起,直奔天啟胯下。天啟哈哈大笑,譏諷道:“禿瓢,哥賜你三顆定心丸!”語罷,三顆黑色小球轟然炸裂,突刺被絞成滿天粉末。天啟立地躬身,如離弦箭矢般猛地射出,左拳紅光隱現,沖進粉末內。此球既能傷敵又能困敵,天啟很是喜愛。天啟朝老者背部一轟“嘗嘗哥新學的術法,勁術,炎撼!”

  老者雖被搞得灰頭土臉,但仍沒有半點慌張,閉上雙眼,寧靜心神,左腳一移三尺,恰好躲過了天啟的出拳,隨即膝蓋上頂,正中趔趄中天啟的腹部。天啟捂著肚子,倒在地面張大嘴巴,“咿——啊——呀——”的一陣哀嚎。“你這老殘敗家子,誰會在偷襲的時候大呼小叫?”老者拍了拍衣上的灰漬,頗有些自得。

  倏地,老者所在地表熾紅的光柱驟然射出,禿瓢被射得滿臉紅光,好時嬌羞的乳豬。“轟——轟——”“我撼你大爺的!”天啟倒地之時,早已變拳為掌,將手掌按壓于身下,借地表傳遞威能,說白了,一切都是演技!

  一個一絲不掛的身影踉蹌的晃蕩走出,全身還閃著微微紅芒,禿頂就像閃耀的燈塔!“哥給你說啊,咱家的這招可以自動定位的。只要命中一次,你就躲不了了啦。”天啟滿嘴賤笑的盤起而坐,又是一記“炎撼”輕飄飄拍在身旁。“轟——轟——”又是一記“轟——轟——”還是一記“轟——轟——”。。。。。。

  十招之后,天啟雙手合十,不顧滿頭大汗,漸漸平緩了急促的呼吸,開始恢復元力。試煉邊緣,一只仿若烤熟的乳豬吃力的靠著場邊,也盤膝打坐起來。

  禿瓢與敗家之間的流氓式戰斗,每次都以極為詭異的安寧方式結束。也正是因為這超強的高壓與及時的反補,對這一老一少修煉都有不小的益處。時這兩人一拍即合的原因,不僅是兩人臭味相投。更是因為老者攻擊雖犀利,但也奈何不了天啟的護身道器,所以可以放心的拼盡全力。而天啟也是如此,縱然身懷各種珍奇,但自身等級太低,哪怕拼上性命也不見得能重創老者,所以可以放心大打出手。

  詭秘的寂靜持續了七八分鐘,老者還是身著一身灰白。一臉剛泡了桑拿似的快感。當然,頭頂還是這么鋥亮,就像夜空中的一顆星。老者向天啟一瞟,發現他還在修煉,饒有興致的走了過去,但不敢離得太近。因為曾經出現過好幾次自己假裝修煉,等別人一走近,突然暴起就是一頓痛打的先例。

  天氣周身緩緩形成了多個無色漩渦,強大的元力勁氣使得大片大片的試煉地歸裂開去。

  “這敗家子要突破了!”老者立刻祭出自身道器,是一柄黝黑的長刀,雙目精光爆射,猶如燈炬,替他護法。

  驟然一道十丈長的紫金神芒從老者背后沖天而起,轟破了殺戰的穹頂,映射進了天際。

  “天氏的天才又突破了。。。。”各大勢力的內心倒滿了演不盡的苦水,看樣子又得上門交賀禮了。

  。。。。。

  “天氏的天才,是該回收了!”天家族內,一名紫甲衛士望著光柱,笑瞇瞇的喃喃自語。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