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3:15:5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遙,不可及
  4. 第二章:少年,白寒

第二章:少年,白寒

更新于:2018-03-18 13:58:15 字數:3281

  即使萬般不愿,白寒依舊不得不跟隨著白炎連夜出城,這里的最高統帥是白炎,而白寒還什么都不是,身邊跟著兩個一張麻將臉的劍士,無形的壓迫時隱時現,似乎白炎有什么陰謀似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白炎帶兵這么多年,莫名其妙一定要在全軍疲乏之時出城夜襲,必有所圖,而且所圖非戰,而是……

  前方的白炎盔甲外披著黑衫,一伸手,各部將有條不紊的率隊停駐。

  壓低的聲音,白寒聽不真切,只模糊的聽他們討論著什么什么什么方案。

  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嚴重了。

  即使二世為人,心理年齡早已成熟的白寒,依然有些發抖,死過一次的人,或許面對危機會更緊張一些吧。21世紀,又有幾個人能夠看淡生死,直面陰謀?

  “白寒,別說我不給你機會,這次夜襲,不求你沖鋒,只要你帶3000精銳,側翼緩進。我們佯攻,你和李副將繞道兵胡嶺,給我把他們的后方糧草燒成灰燼!你不是想建功立業么,敢不敢去。“周圍人多的時候,白炎說的總是好似為他白寒考慮似得。

  “你給我機會,我白寒當然不負所托,下令吧“關于拒絕,是沒有可能的,從在這個世界降生以來,白炎從沒有允許白寒違抗過他,每次反抗,都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哼,經脈堵塞,永不習武,還妄想帶兵,白寒,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絕脈,決不能出現在白家!你是白家的恥辱和污痕!白炎皮笑肉不笑的看著白寒:“好,敵軍兵圍伊薩城已半月有余,太子從未出城迎戰,再小心謹慎的人,也不會多加防備了,兵胡嶺乃襲擊敵方糧倉的必經之路,必然有重兵把守,我負責帶領7000白家軍正面突襲敵軍大營,兵圍軍帳之時,兵胡嶺必然分兵,到時候只要你和李副將能夠長驅直入,定然有所斬獲,至于具體戰術,白寒,你自喻熟讀兵法,就讓李副將協助你,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吧!“

  看我的本事?哼!只怕是看我的尸首吧:“得令,白寒必不負所托。“

  “好!不愧是我白家的子孫。記住,白寒,刀兵為號,時機自己把握。“

  白寒領了兵符沒有再理會白炎,白炎也不以為意,這一次,本就沒指望這些已經是疲累之師的久門九衛有所作為,5w白家軍中挑選出來的的6000精英,加上1000白家培養多年的高手,白炎有自信完成自己的所圖。

  白炎沒有在久遙面前胡說,帶兵這么多年,他和白庭的路數如出一轍,沒有把握的事情,他是不會做的,敢帶區區7000白家軍出城,沒有點看家的本事和一些打算,他也不會出來。

  這1000白家的高手,大部分都是以一當十的好手,只要將這些人安插在關鍵的點上,起到的作用,不下一萬雄兵。

  白家需要一個正統的繼承人,一個實力強悍,擅長帶兵的少年英豪做正位繼承人,族長的位子,會,也只會是他白炎的。白寒雖說不足為慮,但白庭只是因為白寒天生絕脈,所以一直不喜歡他,可是白寒的生母水柔生前卻深得白庭寵愛,萬一將來白寒有什么奇遇,再加上他遠超同齡的心智,由不得白炎不小心。

  至于三弟白展,一心經商,不可能成為白家這種世代軍門的族長,不過,如果他不肯輔助自己,那……也要謀劃一番了。

  這一次將白寒逼到這個份上,白炎和白寒都清楚,這不是什么陰謀,白炎沒隱瞞,白寒也看得出,這就是赤裸裸的陽謀。

  吸引火力的是我,皇家精銳久門九衛歸你,一直希望帶兵出戰的是你,千里來援的是我。白寒拒絕不了,何況他也不想拒絕,3000精銳啊,這都是至少初階高級戰士的實力,這3000疲乏之軍好比一顆雖然生銹但依然堅固的釘子,真要是釘進了對的地方,連皮帶血,也是挺疼的。

  白寒和白炎各懷心事,領兵而去,沒有人回頭,也沒有聲音。夜幕掩蓋了這1w軍隊的身影,黑色的衫衣讓每一位士兵好似夜間的無常,詭秘而兇狠。

  久門九衛,多少年來從未有過如此敗仗,居然被逼得不敢踏出城門一布,雖說有保護太子的理由在,但這不是損兵折將的理由,司軍死了,副司軍也死了,這里崇尚勇者,大批軍官向來是身先士卒,因此現在久門九衛的最高將領就是當初的第一衛太兵副長李洛冬。

  看著這個一臉病態的白寒,李洛冬也是憂心忡忡。這樣的一個16歲的孩子居然成了他的上司,而且還兵符在手,這讓他怎么能放心將僅存的3000久門九衛精銳交到他手上?握緊手中的劍鞘,李洛冬也是下了些決心:若是真到了危機時刻,就算抗命,回朝后斬首示眾,他也要帶著久門九衛的火種回去。

  最重要的是,能混到這個地步的李洛冬,不是個蠢人,白炎和白寒之間向來不和,再加上白寒年少氣盛建功心切,真要是……

  “停!“白寒一個手勢讓部隊停了下來:”看到左方樹林了沒有?進去休息。不能生火,原地恢復,不得驚動任何魔獸,周圍撒上獸王尿,沒有我的命令,不準動一根手指頭!“

  李洛冬一愣:“這?萬一白炎將軍已經開戰,咱們如果延誤戰機,只怕回朝之后,你我二人都要上軍庭議罪啊。“

  “那是回去以后的事兒!久門九衛延續了100多年,不能因為我斷了,我必須保證這3000精銳,至少有一半的人能活著回去,何況……“白寒冷笑一聲:”李副將,你是出了名的萬花筒,白炎的心思,你應該多有猜測吧。“

  他真的16歲么!

  李洛冬對白炎看的有些明了,可他沒想過白寒等了好多年的兵權,并沒有沖昏他,正相反,他感受得到,此刻的白寒,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來的冷靜。

  “得令“一串命令下去,3000人好似3000只螞蟻,一絲一毫聲音都沒有,就這么靜悄悄的牽著座機走進了樹林。

  “報告,前方有個湖泊,看位置,應該是博湖“

  “博湖?如今是冬季,博湖應該已經結冰了吧?“

  “是“偵察兵回到:”冰還不算太厚,不過可以過人。如果不繞行,直穿過去,能夠以最短的時間沖擊兵胡嶺。“

  “過人?你想多了“白寒難得的露出一點笑容:這久門九衛的人真的是很有意思,一個偵查頭目,也可以出謀劃策,看得出來,這是他們軍內的文化,似乎每個人都可以有想法,當然,令行禁止才是最主要的。”回去休息吧,安排好守衛的人。“

  “是,卑職告退“

  “額“李洛冬想了想,發現白炎似乎沒有給白寒定職位,遂干脆稱他白少得了:”白少。“

  “叫我白寒就行,或者叫我司長。“

  “白司長,你到底是想怎么做?這里到兵胡嶺雖然只有1個時辰的路程,可要是白炎將軍真的帶兵佯攻,咱們這里如果沒有對應的配合,那豈不是……“

  “我比你了解他,他會佯攻,但絕不是今天。“

  “為何?“

  “他是個聰明人,也是個忠臣,即使我再討厭他,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太子久遙已經避戰很久,頂多是魔法師和弓箭手之間的遠戰,即使要塞明天成為一個空城,只要敵人不發動攻城戰,留在城里的上千老弱病殘和野隊伍足夠裝樣子了。“白寒好似將白炎看得透透的:”而今天,先不論他們長途跋涉,但就論以少敵多,不好好安排一番,只怕是沒有絲毫勝算。“

  “安排?什么安排?“李洛冬雖然人稱萬花筒,不過那只是為人處世,論帶兵之謀,他還是差一些,否則以他的性格,足以勝任副帥一職。

  “他手底下有1000個白家培養多年的高手,每一個,都是至少高階高級戰士的實力,甚至還有不少魔導士和劍士,再加上白炎這個次元斗者,這股力量安排好了,可當1w精銳。不過,需要時間。一天,足夠,不多不少。“

  雖然搞不懂白寒究竟怎么知道白炎手底下的這批高手,不過李洛冬還是選擇了相信他,至少他在白寒身上感覺不到16歲的稚嫩,反而有種……死去的頭兒的感覺。可能是錯覺吧,決勝千里,心有韜略,這真的是一個16歲的孩子可能擁有的么?白家的血脈當真這么強悍?一個個都是料事如神?但愿別出什么岔子。

  都說白家乃圣武大帝手底下一悍將的血脈延續,難道,這白家當真是兩百多年前,從圣武帝國遷徙而來?似乎,兩百年以來,白家一直有驕兵悍將,多萊特第一紅色家族絕非浪得虛名啊。

  白寒席地而坐,觀察著手中盼望了有些年頭的精銳兵士,雖說有些對前途的擔憂,但也充滿了興奮:前世21世紀早已過了兵戎相見的年代,自小喜歡兵法謀論的白寒從來只能將這一切在腦海中構思和幻想,沒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能夠率領3000虎狼甲胄披掛。

  白炎,待我從皇城凱旋門快馬回朝,我會讓你知道,我白寒,絕不會是你權利的犧牲品!

  靜靜的休息著,白寒看著自己的雙手,感受著血液中涌動的能量,有了些自信,少了些驚慌。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