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5:1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渡劫人
  4. 第二章 引雷符

第二章 引雷符

更新于:2018-03-16 17:06:51 字數:3450

字體: 字號:
  “好,我選你了,我看你這落魄人有何能耐!”

  此言一出,滿堂皆驚,秦一凡也有些意外,不過他迫切需要幫人渡劫,以便吸收天劫中的源氣升上一重天,那樣才有機會進入學院得到修煉資源。他便不卑不吭回應:“我沒什么能耐,但替你一個小丫頭渡劫還是可以的。”

  這話嚇壞了不少人,凌姑娘氣得要抓狂,秦一凡身旁好心的渡劫人全都拉他:“一凡,你找死啊,非得爭口氣嗎?就算你不被雷劈死,也會被凌家整死的!”

  秦一凡并非爭口氣,只是幫人渡劫的活難找,別人也不相信他,他若幫凌家小姐渡了劫,以后還怕沒生意?

  大門口那年輕人已經徹底陰沉下來了,幾乎想立刻出手殺了秦一凡,凌姑娘咬咬牙,轉身就走:“福伯,再選五個渡劫人,讓那廢材也加入,自作孽不可活,怨不得我凌家!”

  那老者忙說好,年輕人冰冷地看了秦一凡一眼,也轉身走開。

  秦一凡聳聳肩,并不在意,他有過經驗,確定自己不會被天劫劈死,天劫反而有助于他的修為,何樂而不為?

  老者繼續挑選別的渡劫人,秦一凡則緩步離開,一些自知無望的渡劫人也離開,不少人都跑過來追他:“一凡,你趕緊離開海城吧,還是去做生意為妙,凌家惹不起啊。”

  秦一凡一笑:“你們就那么確定我會被劈死?說不定我命數一變,一躍成皇呢。”

  眾人全嘆氣,罵他癡心妄想,一個年長者哀嘆:“海城是東濱最靠近海的小城之一,十分繁榮,五大望族得以發展,一直高高在上,凌家更是如此,你萬萬惹不起,這次凌沭寒被你激怒,讓你渡劫,但她本意是想要你命,就算你渡劫沒死,她凌家也會派人殺了你。”

  年長者久居海城,知道的事情多,眾人也紛紛附和:“凌沭寒的表哥是凌天辰,才十八歲已經是源氣三重天的高手了,他還曾去海城學院進修過,一根手指就能殺了你,我看他肯定對你動了殺機。”

  秦一凡皺皺眉,他的性格大大咧咧,總體來說還是保留著地球上的脾氣,不是那么容易改變的,這個麻煩也跟他性格有關。

  不過他并不在意,只要自己渡劫成功,一切問題迎刃而解,他也能成為高手。

  他反倒安慰這些擔心他的渡劫人,叫人哭笑不得。

  而這時候也有一個渡劫人帶著幾個家伙過來了,臉上掛著陰笑。

  這人時常針對秦一凡,現在得意洋洋的,估計也被選為了這次的渡劫人。

  眾人都有點畏懼他,他故作傲然,看著秦一凡搖頭:“沒想到我唐唐二重天高手,竟要跟你這個廢材一起替凌小姐渡劫,真是污了我的手啊。”

  這人尖嘴猴腮,精神萎靡,怕是在海城也待了不少時日了,一直在二重天徘徊,如今自然是逮住人就咬。

  秦一凡呵呵一笑:“那還真是抱歉啊,祝你一劫飛升啊,七重天算什么?您是要上階的,說不定還要成皇稱帝呢。”

  秦一凡反唇相譏,那人可不是他對手,一甩破破爛爛的袖子,帶著自己的人離開:“我等你明天被劈死,看著你這廢材就礙眼。”

  秦一凡冷哼,先前那年長者又嘆氣:“他叫陳旺,也算渡劫人中的高手了,曾經上過四重天,但又被劈了下來,至今不得寸進,所以怨氣很大,十分惡毒。”

  秦一凡壓根不理,他干他的事,與外人何干?

  不過為了準備妥當,他還是詢問了不少關于渡劫的詳細情況。

  那個年長者跟他細說:“渡劫要去城外的渡劫臺進行,那是專門打造的,很難被破壞,每個渡劫人都要佩戴引雷符,到時候一邊引雷,一邊運行源氣抵抗天威。如果沒有引雷符,不止天劫壓身,連天雷都要降身,必死無疑。但這也是自降修為的事,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沒有人愿意干。”

  秦一凡也不由感嘆,修士要經歷七重九階,足足十六個階段才算勉強完滿,而其上還有三皇五帝八個階段,更是難比登天,古往今來有幾個人做得到?

  而如果不是大貴人家,沒有家族宗派依靠,只能淪為渡劫人賺取源氣石修煉,能不能一夜飛升全靠命數了。

  “據說兩萬年前太平盛世,五位大帝震懾妖獸魔怪,人人都可修煉,大宗大派廣開修煉之門,各種功法能源數不盡數,凡人都敢去大山野林挖源礦,如今人族卻龜縮一角,過半人族淪為渡劫人,不勝唏噓啊。”

  年長者十分感慨,秦一凡疑惑:“兩萬年前發生了什么?”年長者搖頭:“沒人知道,史書都沒有記載,這兩萬年來人族數次面臨絕境,如今還算好的了。”

  這是人人皆知的事,但年長者說起來十分感慨。秦一凡沉思一番,給了他一些原石,盼著他早日飛升吧。

  翌日,海城熱鬧起來,今天是凌家小姐凌沭寒十六歲渡劫之日,要正式邁入修煉之途了。

  這的確是海城盛事,因為凌沭寒是海城的天才,說的并不是她的源氣修為,而是她的命數。

  命數玄之又玄,但有命格師能大概看出個究竟,凌家花大價錢請了命格師給凌沭寒看命,得出的結論是云渡。

  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命格都在云渡之下,街上所見的渡劫人基本都是普通命格,連初貴都罕見,而凌沭寒卻是云渡,前途可謂一片輝煌。

  因此海城熱鬧非凡,無論是大家族的人還是普通的修煉者,無不前往城外渡劫臺觀望。

  秦一凡也早早過去了,一群渡劫人跟著他,叮囑了他許多注意事項,聽得他哭笑不得。

  好不容易到了渡劫臺,這里人滿為患,好位置都被占了,不少人蹦跶著看。

  但所有人都不敢接近渡劫臺,怕被天劫劈死。也有一條通道通往渡劫臺,此時渡劫臺上已經站著五個渡劫人了。

  他們就是這次幫凌沭寒渡劫的人,此刻正緊張而興奮地低聲交談。

  秦一凡也大步過去,他雖然是外帶的,但也能渡劫。

  眾人一見他,神色都變了,一些不明白情況的人疑惑:“他是誰?不是說凌家小姐只要五位渡劫人嗎?”

  “他就是秦一凡啊,海城的廢材,之前去跑商隊了,現在又回來嚷著要當渡劫人,估計是腦子壞掉了。”

  不少人哄笑,自是看不起他。秦一凡直接無視,大步走上渡劫臺。

  渡劫臺通體發黑,也不知道是什么石材,很是結實。

  凌沭寒還沒來,他就跟那五個渡劫人說說話,但沒人理他,那個陳旺更是冷嘲熱諷:“你還真敢來啊?看看天上,待會天劫劈下來,尸骨無存,那就是你的下場。”

  秦一凡抬頭看看天,笑著點頭:“天空真藍,讓人舒服,不像某些人,叫人作嘔。”

  陳旺眸子一冷,朝他跨進一步,其余渡劫人忙勸說:“算了,反正他也會死的。不要鬧事惹凌小姐不開心,這次說不定能得到煤石,我們辦事就行了。”

  那幾人說著興奮起來,談論著煤石。秦一凡聽老者說過,原石是最基礎的能源晶石,煤石則是比較少見的了,蘊含的源氣相當于百顆原石,有些渡劫人一輩子都沒見過,而現在凌家卻可能用煤石當做獎賞。

  連秦一凡都有點心動了,他雖然更看重天劫,不過若能得到煤石,說不定威力不小于天劫呢。

  他也站直了,安安穩穩把劫渡了吧。

  一片嘈雜聲也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終于,人群安靜了下來,凌家的人來了。

  凌沭寒走在中間,幾個高手護衛,還有兩個老頭帶路,那個年輕人凌天辰也在,一臉高傲。

  渡劫臺上的五人全都恭恭敬敬地低下頭,秦一凡則打量凌沭寒。

  上次沒怎么多看,現在再看發現這凌小姐真是絕色,尤其是那高冷的氣質,對男人有股奇特的吸引力。

  秦一凡暗自一笑,要是在異世界娶個這樣的老婆也不錯嘛。

  他卻沒注意到自己欣賞的目光引起了凌天辰的震怒,凌沭寒也冷眼看她,十分不悅。

  秦一凡反應過來,忙收回了目光,看來這里的人不喜歡別人看他們。

  兩個老頭先行上臺,手里拿著幾塊扁平的石頭,挨個交給五位渡劫人。

  這就是引雷符,很平很輕,故此稱作符,只要不是大的天劫,引雷符一般都能循環利用幾十次。但也異常珍貴,非大派人家不能擁有。

  秦一凡好奇看著,那老頭將最后一塊引雷符遞給他,神色怪異地看了他兩眼。

  秦一凡伸手接過,入手有點涼,像是野外的普通石頭,也不是很輕。

  他仔細打量了一番,又看看別人的引雷符,總感覺有點不同。但現在也不好計較了,凌沭寒已經優雅地上臺來了,兩個老頭取出三顆烏黑的源氣石擺在地上,形成一個半圈,凌沭寒平靜地坐了進去。

  然而人群已經喧嘩了,不少人震驚:“那是煤石!天啊,凌家的礦洞里肯定發現了煤石礦!”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煤石,不過聽說地底有詭異生物,源氣石附近更是兇險,為了挖出三顆煤石恐怕死了不少人吧。”

  眾人議論紛紛,五個渡劫人連吞口水,已經有點顫抖了。

  兩老頭冷喝:“這是小姐渡劫所需煤石,不是你們的。”

  這警告意味十足,五位渡劫人當即移開目光不敢再看了。

  秦一凡瞅了兩眼,沒啥感覺。凌沭寒用眼角余光盯著他,聲音冷冽:“給你最后一次機會,自己道歉,然后永遠離開海城,不然天劫一降,你必死無疑。”

  秦一凡淡笑:“我連引雷符都拿著了,就等天劫了。”

  凌沭寒不再言語,盤腿閉眼,開始運轉源氣。

  那臺下,凌天辰陰冷一笑:真是個傻子,連引雷符是假的都看不出,我看你怎么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