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3:03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獵魔手錄
  4. 第二章 艷賭

第二章 艷賭

更新于:2018-03-15 18:18:55 字數:2286

  引燃了這個倒霉蛋后,少女以手扶腰,很是囂張的大笑幾聲之后,方才邁著搖曳生姿的步伐朝吧臺走去。

  高跟鞋敲擊地板的聲音很輕很亮,落在酒吧男人們的耳中后,卻仿佛是充滿極致誘惑的魔音。

  在如此魔音的影響下,很多人開始遺忘死亡的恐懼,望向少女的眼神越來越炙熱,粗重的鼻息越來越多,如果不是因為方才血淋淋的事實,想必這些男人們很愿意化身餓狼,將少女撲倒。

  對于朝不保夕的他們來說,與其在這殘酷的世界中苦逼的掙扎,倒不如痛痛快快的與眼前這位極品美女共同度過一個愉快難忘的夜晚,哪怕代價是付出生命。

  只是最后一絲理智在不厭其煩的提醒著他們,如果用強,在迎來死亡之前,莫說是那副無限誘惑的身體,哪怕是一片裙角也別想摸到。

  蘇菲來到吧臺前坐下,高高翹起二郎腿,雪白的長腿再次成為矚目的焦點。

  這些在底層中掙扎求存的男人們何時見過這等美景,一陣唏噓后口哨四起,美色當前,早讓他們放下了所有顧慮。

  蘇菲左手支著下吧,右手五指翻飛,有規律的敲擊著吧臺,隨意道:“嘿,老板,上最好的酒。”

  正在低頭擦拭著酒杯的老約翰抬起頭,越過玳瑁眼鏡的上緣,只單純看了眼蘇菲那張堪稱妖孽的臉,視線卻沒有飄向其他更有料兒的地方,然后平靜的轉身取酒。

  “真是個聰明的老頭兒!”蘇菲慵懶的說著,一抹妖艷的微笑自性感的唇角漾起。

  正自調酒的老約翰無端的抖了一下,差點兒將酒水撒出杯子。

  “哦,對了,老娘我可沒錢,不過,看到門口那家伙了嗎,你會從他那兒拿到這頓酒錢。”少女回頭,朝著門口努了努嘴,待看到愕然站在門口的唐,終于滿意的笑了。

  老約翰正自不知所措,聽了這話,立刻朝唐招了招手,熱情的喊道:“噢,唐,我的朋友,原來這位美麗的小姐是你的朋友,今晚這頓酒老約翰請了。”

  本就愕然的唐,看到老約翰熱情的舉動,更加愕然。

  只有蘇菲沒心沒肺的哈哈大笑,伸手拍著老約翰的肩膀:“老頭兒,老娘我越來越喜歡你了。”說完抄起酒杯一飲而盡,揮手豪邁道:“老板,再來十杯。”

  老約翰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

  “媽的,今天老娘高興,誰敢來跟老娘賭上一睹,賭資是你們手里的槍和老娘身上的衣服,你們如果能贏了老娘身上最后一件衣服,老娘今晚就是你們的,怎么樣,誰來?”

  酒吧瞬間寂靜。

  “提示一下,算上兩只高跟鞋,一共是四件哦。”

  嗡的一聲,議論頓起,突然一個精瘦的男人站了起來,將手中酒杯摔的粉碎,高喊道:“他媽的,拼了,算我一個。”

  啪……啪……啪……

  酒杯碎裂聲此起彼伏,一個個精力過剩的雄性們臉紅脖子粗的站了起來,嘶喊出一個字:“賭!”

  看著失控般的人群,唐搖了搖頭,扶了扶背后的巴雷特,向老約翰走去。

  從蘇菲提出賭局開始,唐就知道,哪怕酒吧的人再多出十倍,也別想讓這小魔女多脫一件衣服,而這些滿腦子不切實際想法的家伙們,注定要輸個精光。

  所以唐只是簡單的點了杯酒,找個無人的角落坐下,默默的看著這出鬧劇。

  他唯一關心的問題,是為什么少女會出現并尾隨自己來到這里,正在上演的賭局的最終目的又是什么?唐不相信這只是無聊的玩笑。

  酒吧里的男人們現在只剩一種情緒:期待,期待眼前這美麗的妖孽被剝光的那刻,而那些剛剛還被男人圍繞、此刻卻無人問津的女人們,則即期待這個漂亮的女人被盡快剝光,又害怕真被剝光了,自己又會嫉妒的要死。

  而賭局的發展也沒有出乎唐的預料,幾經波折,終于成功的脫掉蘇菲的一雙高跟鞋,當人們滿懷期待的準備乘勝追擊時,卻忽然發現手邊的武器已經輸光。

  蘇菲看著面前堆成小山的各式武器,滿意的吹了聲口哨,對著角落里的唐看了一眼,挑釁道:“好像還有人有賭資呢,不介意來玩玩嗎?”

  男人們也意識到了角落里的唐還完好無損,起哄道:“嘿,唐,你那兒正好兩件武器,你看,她身上就剩兩件衣服了,這是天意,趕緊參加吧,大不了待會兒贏了,前兩個小時歸你。”

  面對人群殷切的眼神以及蘇菲挑釁的目光,唐只是沉默的搖了搖頭,繼續專心對付杯中的劣質酒水。

  “嘿,唐,前三個小時歸你怎么樣?別太貪心了,我們這邊可是好幾十號人分那幾個小時的!”男人們怪叫著,卻沒有收到任何效果。于是男人們集體體會到了舊時代某句著名言論的意義。

  偷雞不成蝕把米!

  只有吧臺后面的老約翰心中竊喜,他并沒有參與到賭局中,所以沒有任何損失,只是一想到損失,老約翰立刻想到了總共十一杯優質酒水和一杯劣質酒水都是免費的,原本竊喜的心情便只剩下了憂郁。

  “媽的,今晚所有人的酒水費用翻倍!”老約翰恨恨的下了這個決定。當然,“所有人”并不包括蘇菲,以及唐。

  可憐了小鎮居民,剛剛輸掉武器不說,還要被老約翰宰上一頓。

  “老板,再來十杯。”蘇菲此時心情很好,為了慶祝好心情,她決定,今晚不醉不歸。

  老約翰的心情更加憂郁了,要知道,全場所有人點的酒水加在一起,其價值也不會超過蘇菲之前喝下去的那十杯。他很想告訴蘇菲,其實那些武器是可以抵作酒資的!

  唐并不知道老約翰的那些小算盤,他只是在默默喝著味道糟糕的酒水。酒水入口后帶來的是如針刺般的麻痹感覺,這是新時代從飲用水到食物都會具有的特征——輻射。如果放在舊時代,一小口酒水所含的輻射量可以輕松殺死一個成年人,而在現在,這點兒輻射量只會讓那些荒野中的普通人少活幾個小時、或者幾天。

  在這個朝不保夕的時代里,能不能活到明天都是未知,哪怕是最樂觀的人,也不會覺得自己會以衰老的方式死亡。

  因為這種想法,本身就太過奢侈。

  作為一個能力者,唐很喜歡這種輕微的輻射感覺,這種程度的輻射對他沒有任何害處,還能夠讓他時刻保持清醒,所以當一個小女孩兒向他走來時,唐立刻將目光移了過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