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1:33:5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盲天道
  4. 第一章 鵬涯

第一章 鵬涯

更新于:2018-03-16 12:53:43 字數:2880

  山,是小孤山;峰,是小孤峰。

  似乎,也就是這一帶的名字了。

  荒山野嶺,偏僻之處,危機時常發生,人們自顧不暇,哪有閑情為旁物正名?不也就隨口一說而來?

  其實不然,或不盡然!

  因為這孤峰,卻是當地出了名的險地,可謂小孤山脈中的一枝獨秀,除卻地勢原因之外,其內天材地寶也是眾多,兇狂猛獸更是如此,凡外人闖入,必有血光。

  “得虧前陣子,這里被圍獵過一次,那些個大兇獸倒是被嚇住了些,沒怎么出來,不然的話,我這一次不妙啊!”

  可偏偏這世間,就是有一些膽大之人,不管是出于何種目的,他們的考慮都是將自身的安全放在了第二位,而冒險上山。

  鵬涯,就可算是一個膽大之人!

  “可惜了,果然不出所料,再安全的準備到了這里,也都變得不再安全……”黑衣少年皺眉感嘆,靜靜蹲坐在一棵樹干上,閉眼沉思,將身子完全隱匿在枝葉陰影中。

  此刻的他,便藏身于此峰內半山腰一處,為了找到一株上了年紀的“傾城花”,他毅然決然孤身來到了此地。

  結果……就是他被困在這兒,已經五天了……

  小孤山,相比于整片山脈,也只是有著十分之一的區域。而小孤山脈,相比于整片葉孤山脈,更是只有著區區二十分之一的地方!

  總之,整個小孤山脈,說不大,還真的是這樣,可若是說小了,此地卻偏偏有著三個村子靠山而居,依地而存。

  孤峰靈物甚多,三家雖然少有往來,但也曾合作開山,只求在試煉之余收獲。

  前陣子,他們組織過一次大行動,以收取較有年份的藥材,或獵取頗為兇殘的惡獸。

  其實,那隊伍也只是小股人馬,畢竟面對全峰的生靈,人再多也得發怵,若真的惹毛了它們,到頭來也只能是得不償失。

  而這個限度,也只有高手,才能把握!

  “唉,兇獸們是蟄伏起來了,可它們的敵意也更濃了啊。”鵬涯撓了撓下巴,搖頭晃腦,似乎是在等待著什么。

  “如今處于敏感期間,正是趁虛而入的大好時機!哼,也只有我這個天才,才能想到這個方法,也只有我,才能夠一步步安全行事,可也只有我,才是真的需要這個……傾城花……”

  說著說著,鵬涯的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后幾不可聞,臉色也變得十分暗淡,眉頭鎖的更深,雙眼死死閉著。

  良久,一聲聲微弱的“吱吱”聲響起,少年郎的眉頭才舒展開來,自嘲一笑,嘆道:“嘿,真是的,想那么多干嘛?說到底……我呀,也只是一個瞎子罷了……”

  擺了擺頭,鵬涯探出右手,輕輕搭在了大樹的主干上。此刻,吱吱聲愈發的歡悅了,就好似孩童見到了親人一般。

  樹底,四面八方開始有黑色的小點移動,不一會兒,姿態各異的小蟲現身,爬上樹干,向著鵬涯那右手而去。

  仔細一分類,螞蟻、黑蜂、小蛇,甚至連獨角仙都有一只!

  它們大多都是些小而群居的生物,戰斗力算不上,可只要馴服得當,卻也絕對是打探路徑的第一助力。

  “乖乖乖,慢點慢點……”這些生物說多不多,就在鵬涯小聲的嘀咕中,它們順著手掌蔓延,恰好就覆蓋住了他整只右臂,隱藏在衣袖下,翻滾蠕動。

  此刻若是有人在旁,便是可以看到,這些好像孩子們的蟲獸,在找到了適合自己的地方后,便伸出了它們的尖牙,猛地刺進了鵬涯血肉之中,汲取力量!

  “額!”一陣嘶痛,繞是習慣了投食過程的鵬涯,這一刻還是面色發紫,冷汗直流,整只右臂更是止不住顫抖,卻又無法捏緊了拳頭。

  青筋隨著痛苦暴起,少年郎半晌后才緩過神來,待結束之后,深深的舒了口氣:“這次痛苦更甚往昔啊,看來得快些找到‘傾城花’才行……只要治好了我的眼睛,那么一切,都可以重來……”

  眉頭緊鎖,雙目緊閉,鵬涯狠狠握住了自己的拳頭。

  原本其掌心中,盡是些黑色無光的小螞蟻,可就在其握拳的同時,它們井然有序的開始移動了,快速的攀爬在了他手背之上。

  群蟻堆疊,乍看就像是有只黑色的拳套覆蓋其上,這一幕看起來頗為默契,顯然是在握拳的前一刻,早已感知到了主人的心意。

  正如鵬涯自己所說,他,是一個盲瞎!

  七年前,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劫禍,整片荒古林地幾乎是承受了滅頂之災,各地部族的人才名宿更是如隕星劃空,一閃而逝。

  鵬涯,他本是村中種子之一,那一天正值他外出歷練,突兀間,久不出世的兇物們卻發狂沖出!

  天降流火,日月無光,群獸奔襲,肆虐天地,少年們首當其沖,轉瞬間就失去了意識。

  也不知是不是運氣使然,最終只有鵬涯一人活了下來,重傷的他被村中長老尋到,整整昏迷了三天,他才堪堪恢復意識。

  只是,在那之后,他的世界便是一片漆黑!

  光明,逝去……

  驕傲,亦被粉碎……

  若非如此,七年前名震三村的天驕,又何至于落魄到,去修行這巫蠱之術,以身試蟲。

  說到底,這個世界,比拼的還是拳頭!就現階段,比拼的還是氣血的力量!

  一個失去了甄別世間外物的人,即便他再天才,恐怕也只是一只空有蠻力的蠢熊吧?

  更何況鵬涯,自打從七年前起,氣血修為就再也沒精進過,甚至還有荒廢的趨勢,這使得他在村中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

  即便是有大哥在旁護著,可大哥自己也有要事,哪能守護他鵬涯一輩子?旁人明的不敢,可這背地里的閑話、絆子,那還能少么!

  虎落平陽被犬欺……可我現在還能算是一只老虎么?恐怕被叫做病貓,才更為恰當吧……

  血液被喂取,少年臉色蒼白,虛弱之感持續了盞茶功夫才消退,讓原本消瘦的他更加顯得弱不禁風。

  “青爺爺說過,我的眼睛各個部位都沒問題,完全正常,只是不知是何種原因……看不見……”

  “可,這總比真的壞掉強啊!就連青爺爺也說過,我復明的機會雖然微乎其微,但,還是存在的!”深深吸了一口氣,鵬涯抓緊時間調整狀態,不再多想。

  “傾城花……清晨花!山崖之顛,傾城之戀!這生長在山巔的奇花,每日清晨,都會吸取一絲日出之紫氣,迎風搖曳,綻放出傾城姿態,其花蕊,更是有著提神醒目之功效!”

  “當初三村齊聚,就是因為人多眼雜,所以青爺爺才沒有出手,而是默默觀察后,記下了它生長的地方,以待來日……”

  身為一村的長老,每一人的出手、獲取,雖說不至于平分怎樣怎樣,但,就價值而言,其中必定要牽扯些不清不楚的利益糾葛。

  當初青長老帶隊進山,瞅準了目標,卻并沒有一個好的時機,畢竟長老出手,鮮有凡物。

  哪個村子會在這種情況下禮讓?大家都知道鵬涯需要這株藥草,旦有異動,必生爭奪!

  出于綜合的考慮,即便當時鵬涯不斷的暗示,可那時候的孤峰確實是太危險了,青長老并沒有冒這個險。

  “以待來日……”鵬涯默默念叨著當日青長老對他說的話,緩緩起身。

  可以說,當日就是兩村人馬一齊施壓,外加一些內部的爭議,這才讓青長老罷手,擺明了是要讓鵬涯一無所獲啊。

  即便他還年輕,即便所謂的傾城花,也只是有可能助其復明,但,旁村能少個種子少年,不也是好事一件么?

  蟲蠱悄然隱去,蟄伏在主人四周,待時而動,它們在探尋時留下了特殊的分泌物,根據回贈給鵬涯的訊息,一條較為安全的路徑已浮現在少年的腦海中。

  三日的蹲守,終于到了要出擊的一刻!

  再次深深呼吸了一次,確認體內氣血運轉正常之后,鵬涯足尖一點,翻身而下,輕輕落在了地面,未曾發出一絲響動。

  “來日……便是今日!”

  咻的一聲,少年猛竄而出,劃出一道黑影沖向了高地,

  此刻,夜已深。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