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6:5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引天錄
  4. 第一章 追殺

第一章 追殺

更新于:2018-03-18 21:58:30 字數:2178

  序

  有物昆成,先天地生。

  萬物始于混沌,以盤古大帝為先。其后六界,各有其始祖,故而六界本為六祖所創。

  其后二萬年,六祖與盤古爭尊,盤古降怒,六祖各有所創,又一萬年,盤古不知所蹤。神界之祖宵乃為六界之主。后又千年,人祖無蹤,冥祖因與上古惡獸窮奇勾結,而欲窮六界,神祖怒,與仙,妖二祖將之封于人界極西一絕地,今曰:封魔谷。

  六界本該實力相當,然人界因冥祖之故,所受波及甚大,以致人界支柱,夸父一組徹底消亡。人族方為人界之主族。

  人族羨仙,故人界修行門派數以萬計,魚龍交混。其中,以九宗八家最為強盛。

  天穹大陸極西方,封魔谷。

  封魔谷寬達百丈,長俞數里,為上古六界始祖紛爭之時所留,雖名封魔,但究竟所封為何,時隔千年,已無人知曉,亦無人追究。只因此處常年為血煞之氣所罩,入之者,若沾此煞氣,則尸骨無存。遂此處為天穹一禁地,列三禁之首,鮮有入內者。

  第一章

  子夜,封魔谷內一片寂靜,天空中微微泛著幾點星光,轉瞬,谷內的沉寂卻被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和粗重的喘息聲打破。

  只見六七個黑衣人正追著一個懷抱嬰兒的青年婦女,婦女臉上及身體各個部位都被谷內的鬼棘劃的滿是傷痕,而她懷中的嬰兒卻在襁褓中被裹的嚴嚴實實,不曾受半點傷,身后的黑衣人不停用手中的彎刀劈砍著四周的鬼棘,被這種鬼棘劃傷,雖不致命,卻可以通過一些毒素破壞人的經脈,對修行者是有一定傷害的。

  那嬰兒仍處在熟睡之中,稚嫩的臉上還帶著絲絲笑意。

  因黑衣人劈砍鬼棘耗費時間,再加上婦女那種不要命的跑法,二者之間慢慢拉開了一段距離,隨著時間的推移,雙方逐漸在接近峽谷內部,鬼棘也開始逐漸減少。鬼棘雖喜歡生長在陰寒,煞氣比較重的地方,但如此濃郁的煞氣,任它們再頑強,也是難以生存。

  漸漸地,鬼棘越來越少,并且還逐漸開始出現枯萎,就在鬼棘完全消失時,婦女停下了腳步,再往后數十丈,便是濃郁的黑色煞氣,若是再往前跑,自己和懷中的嬰兒都將化為灰燼。

  黑衣人也都停了下來,在婦女兩丈開外靜靜站著,他們雖是已忘乎生死的殺手,但能留個全尸總是好的。

  “林玥,我很佩服你的毅力,如果你愿意把這孩子交給我們,我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為首的一名黑衣人說著收起了手中的彎刀。

  林玥冷笑一聲,沒有做任何回應,只是靜靜的看著他們,眼中盡是仇恨。

  “怎么,不愿意?”那黑衣人又道。

  林玥仍瞪視著他們,緩緩向后退去,她眼圈微微有些泛紅,口中自言自語道:“阿離,我來了……”聲音很輕,卻充滿了詭異,說話間,滿是血痕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意。

  那些黑衣人頓時吃了一驚。

  “你這個瘋女人!別再往后了!”黑衣人中有人喊道,煞氣若是感應到有生靈進入,定然會擴散開來,到時所有人都得死。

  林玥好像沒有聽到一般,仍默默往后退著。

  “拼了!”為首的黑衣人暗罵一聲,率先向前沖去,其余人也緊隨其后。如果完不成任務,回去肯定會被抹殺掉,而現在說不定還可以在煞氣未來臨之前搶到那嬰兒。

  就在黑衣人剛沖出去時,峽谷內部的黑氣迅速向四周擴散,黑衣人眼中的絕望瞬間被濃黑的煞氣所吞噬,連一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

  不過一個呼吸,煞氣又漸漸褪去。

  此刻,地上只留著幾片還未被煞氣侵蝕干凈的殘鐵和幾根泛著黑氣的殘骨。而今人震驚的是,林玥和那嬰兒卻安然無恙。

  見沒了威脅,林玥也顧不得吃驚和疑惑,頓時無力的癱倒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裹著嬰兒的襁褓略有些松開,露出了嬰兒的胸口,在他的胸口上,有著一個奇特的胎記,似一個奇特的符號,遠看時,卻又如一個猙獰的骷髏頭……

  不多時,一聲雷鳴傳來,接著,又是一道閃電……

  在閃電所發出的光的映照下,封魔谷內竟顯得有些凄冷而又駭人,此時的封魔谷,卻和以往有些不同……

  只見在封魔谷上方,有著一個方圓達百丈有余的巨大封印,封印好像是憑空出現在那里的,沒有任何憑借,完全是由一個個密密麻麻放著金光的符文所構成,而此刻,那些符文正不斷地壓制著下方那濃郁的黑色煞氣,在煞氣一次又一次的沖撞下,封印上的符文釋放著若隱若現的金色光芒。

  不同于往日,那些煞氣像是有意識一般,對封印的撞擊一次比一次猛烈,并且,在接觸到封印時,那煞氣中便傳出陣陣痛苦的嘶吼,而與此同時,那封印也有些支持不住,光芒不再有剛開始那么強烈了,已經慢慢變得有些暗淡……

  突然,豆大的雨滴從天而降,其間,還帶著濃濃的血腥味,雖是深夜,但卻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那雨滴竟然是血紅色的!

  此刻下的不是雨,而是血!

  當雨水落在那封印上時,好像水滴落入炭火之中一樣,發出一聲細微的“茲茲”聲后,化為個一絲白氣消散在了空中。

  ……

  而在此刻,在封魔谷的上方,憑空站著一個身穿金袍的中年男子,在他俊朗的臉上帶著絲絲笑意,除此之外,再看不出任何表情。

  奇怪的是,那些血雨在全都落到他周身三尺之外竟然難以落到他身上,憑借靈力硬生生將血雨逼到三尺之外,這可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

  “我等你很久了,獄……”許久,男子才說出了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那煞氣像是聽到了一般,更加兇猛的撞擊著封印,封印上的光芒一陣劇烈的閃爍。而在煞氣其中的嘶吼聲也愈來愈強烈,聽的人毛骨聳然。

  接著,只是一瞬,那男子已經消失在了原處,好像從沒有出現過一般。

  血雨任在繼續下著,使得夜幕中又多出了一種新的顏色,看起來異常詭異。整個大地都彌漫著濃烈的血腥味……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