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31:3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黑馬浪子
  4. 第二章 烙鐵之癢

第二章 烙鐵之癢

更新于:2018-03-15 20:16:15 字數:3859

  修杰和國春兩人正在熱談著電影《佐羅》里的情節,正上八年級的小云一臉不高興給他們講縣城里混的最牛逼的大痞子董烙鐵經常黑夜竄到一中學校學生寢室內對女生胡作非為,女生又羞又怕都不敢吭氣,這兩天又猛騷擾開自己的同桌,嚇得同桌那個農村女孩都幾天不敢上學了。

  這下修杰和國春如何能忍呢?倆人義憤填膺,決定像佐羅一樣除暴安良,先收拾董烙鐵,兩個人準備在夜里埋伏起來打他黑棍,連續守候了幾夜,終于在剛下晚自習的一中門口發現了大名鼎鼎的董烙鐵,兩個人悄悄和他拉著距離在身后跟著,準備在前面那個三叉胡同里的三岔口處動手。

  就在修杰和國春越來越沖動準備下手的時候,在前面岔口處跑出三個人拿著明晃晃的菜刀對著董烙鐵就是亂砍,兩個人親眼目睹了在胡同里被偷襲的董烙鐵以一敵三把南街有名的地痞曹老三那身強體壯的弟兄仨打的抱頭鼠竄,這才斷了修杰和國春對董烙鐵打黑棍的想法。

  國春甚至一度說算了吧不行等咱們再長高些再想辦法,可修杰不服氣,一直堅持著尋找機會,國春把這個事兒忘在腦后很長時間了,修杰突然提出了一個先整整他的方法,國春一聽風險不是很大兩個人就結伴開始了人生第一次大冒險,并且獲得了意向不到的效果。

  寂寥,冷清,無人的街道上,除了偶而一兩聲的狗叫聲,兩個半大黑影竄過路面,看上去幽靈一般,兩個黑影溜到一棵挺高的榆樹下,然后“哧溜”幾下像猴子一樣竄到了樹上,隨即迅速消失在樹枝里。

  趴在樹上的一個黑影一只手揉著褲襠一只手捂著嘴吸著涼氣,旁邊的另一黑影問他:“怎么了?”

  “修杰,我被樹枝彈到褲襠上了,蛋疼。”

  “國春,我下去,你給我看著院子里放哨,有動靜學兩聲狗叫,記住沒?”

  “嗯,知道了”

  說話的那個黑影像一只猴子一樣手腳并用從樹叉上爬到小水桶般粗的主樹干上,兩個手臂全力抱住兩腿用力夾住樹干往下滑溜。

  “嗤嗤····”很快落地了,用手左右揉了揉磨疼的小手臂然后又趴在地上借著夜的微光往前方看了看,街上沒動靜。

  貓著腰,跑幾步到墻角處蹲下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連續看了幾次,再跑到董烙鐵家的圍墻外面,找到一顆挨著墻長的楊樹,“呸,呸”往手里吐了兩口口水,兩個手抱著樹腳蹬著墻,“蹭蹭”的幾下就到了墻頭邊上。

  踩在上墻頭的黑影手腳并用像只大貓爬行著,很快爬到房角處,手一伸抓住這個房子房頂的女兒墻兩臂一用力肚子一收腹頭就上了這個不算很高的單層平房。

  上了房頂還是小心翼翼的用手和腳爬著,唯恐一不小心弄出聲音驚擾了房里睡的人,終于爬到了該平房的煙囪處,這個煙囪是磚壘的,出煙口是個朝天方向不大的四方形。

  用手在煙口一摸很熱,黑影從懷里掏出兩節像個小拳頭的一號手電筒用的干電池輕輕地放進煙囪口,手還不停動著往下放著什么,原來兩個電池之間還拴著細細的很長的縫衣服的線。

  慢慢的往下放,直到手上沒有下墜感,再把剩余的縫衣服線一股腦全部扔進去了,又從褲口袋里掏出一張練毛筆用的蒲紙平放在地上,然后解開褲子掏出JJ往上尿。

  黑影輕聲嘟囔著:“媽的,天冷了尿也不多”伸手把已經濕透的蒲紙煳在煙囪口上然后糊的嚴絲合縫,用手又在房頂上摸索了兩小塊土坷垃壓在蒲紙上面。

  躡手躡腳的慢慢撤到墻上,從原來上去的地方滑溜了下來。

  快步跑到那顆大粗榆樹下邊輕輕喊著:“國春,下來,走”

  “弄成了嗎?”在樹上的國春急迫的輕聲問道。

  “那就等一會兒,看看效果。”話音剛落,就看見那個院子亮起燈光,緊接著國春就看到一男一女裹著被子赤腳沖到院子里啥也不干就只有不停地咳嗽著,那男人正是大痞子董烙鐵。

  “烙鐵,怎么回事?咱家弄的炭不會有事吧?”女人邊咳邊問道。

  那個名叫烙鐵的男人回答:“麗麗,你說整個縣城就是縣長也得給我幾分面子,我白燒他幾車炭那都是給他面子。”

  “烙鐵,可這味道也太難聞了,今晚咋睡呀!”女人無奈的說道。

  烙鐵看著滿家的刺鼻煙味也犯著愁:“這樣,麗麗,我一會兒騎上摩托先送你到縣招待所,我一會兒看能不能找上倆人過來幫忙。”說完裹著被子捂住口鼻沖進家里在床上摸索出兩人的衣物就往院里一扔被子,兩個赤身裸體的男女一邊打著冷戰一邊穿衣服。

  不一會院子里騎出一輛嘉陵50,烙鐵載著麗麗一溜煙向縣招待所去了,騎摩托這個烙鐵真名叫董魁,是這個縣城里數一數二的老痞子,他的臉瘦瘦的,有點像猴子臉,長著一雙三角眼,眉毛又短又粗,眉梢下垂,就像個“八”字,又像兩把懸著的小刀,他笑的時候,皮笑肉不笑。

  可以這么講,他董烙鐵要打你右臉你把左臉放過來都不行,這人是見啥就往家里撈啥,你敢不給?那他從后腰里拿出菜刀對著就是猛砍,非把人砍的血肉飛濺才會罷手,他還有一個特性就是砍人的時候不能有人攔著,誰攔他砍誰,攔架的人就是他親爸都不行。

  有了威名,由于打架下手狠毒,對財物更是雁過拔毛,他也就有了今天的外號:“董烙鐵”,這人不以外號為恥而是走到哪里也是張揚著“老子是董烙鐵這個東西歸我了”身后跟著的小痞子馬上狐假虎威的上來把東西拿走。有很多十七八歲的小年輕人以認識董烙鐵為榮,把很多烙鐵組織打的群架添油加醋引為英雄事跡。

  聽著“突,突”的聲音越來越遠,兩人哧溜地從樹上滑了下來。

  “國春咱倆給這個老痞子來個狠的,你敢不敢?”

  “修杰,我就怕他很快回來”

  “辦的了初一就能辦十五,國春,一會兒你騎在墻頭上等我”,像上次一樣兩個人手腳并用麻利的爬上樹再跳到墻頭上。

  “小心點,修杰。”國春輕聲囑咐著已經跳進院子的好朋友,不一會就看見郭修杰從烙鐵睡覺那房間跑了出來。

  “國春把我拉上去。”由于倆人都是十二歲的孩子長得又不高,可墻很高,倆人努力了幾次就是使不上勁,人在院子里出不來。

  這時遠處隱約地聽見“突,突”的聲音,“修杰,快,我聽見那個摩托聲音了。”

  “你先走吧國春,我想辦法藏起來。”

  “不行,他會打死你的,快點再努力一次。”國春在給朋友鼓勁,不愿意臨陣脫逃壞了倆人結拜兄弟的誓言“有難同當,有福共享”。

  人在絕境的時候智能體能潛力都會無限放大,修杰一回頭就看見幾塊長木板堆在廁所那兒,以難以置信的速度完成了木板的搬運,盡管那時木板只有一頭離地,準確的說是拖了過去。

  把木板一頭靠墻形成一個很陡的坡,修杰一個助跑兩只手剛抓住墻頭外沿就聽“啪”木板從墻上摔倒地上,國春死死地抓住修杰的衣服不肯放手,兩人剛從墻頭溜下來就已經能看見摩托的燈光了,倆人手拉手貓著腰順著墻根一溜小跑直到看見向陽小學才敢停下。

  “呼哧,呼哧”兩個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喘著粗氣,大冷天的頭上散發著蒸汽。

  “給你”修杰從棉衣的一個破洞里拽出兩張10元大團結,順手分給國春一張,“哪里弄的?”“剛才我不是進去他們房間了嗎,從枕頭下面摸的。”

  “修杰,那就是偷,這個錢我不要。”國春生氣的拒絕。

  “國春,我看你是上學學傻了,還不如我這個沒上過學的,這叫劫富濟貧,又叫為民除害”看過水滸傳的修杰扯著名詞給國春上著教育課。

  “你可拉倒吧,認識那么多字還不是我和我姐給你當的老師,還敢教訓我,知道嗎這叫欺師滅祖”。

  “切,你倆每個星期天的作業都是我寫的呢”。

  “還說呢,我姐8年級老師家訪反映平常作業完成很好,一到考試成績就往下掉”。

  “拿著吧,這個錢可以買到很多泡泡糖去搭訕女生”這一句好像比啥都管用國春把錢一卷脫下鞋塞到了襪子里面。

  “修杰,給我講講剛才你進去是怎樣整那個老痞子的,我都迷糊著呢”郭修杰手伸進后背從腰里拿出一個紙文件袋把上面的封口線解開,倒在地上一團黑糊糊非常軟的東西。

  “想起來沒?這是咱倆小時候玩的黑皮電線外邊那層軟衣,弄到身上癢了好長時間,我剛才拿著它在他被子里,衣服里,內褲里,帽子里凡是能和皮膚接觸的東西都抹了一遍”。

  第二天晚上食堂開飯了,工人們端著飯蹲在地上的,有站的,坐的各種形態都有,這也是大伙們侃大山時間,以往都是你說一,我說二意見和話題很難統一,但今晚都在說著一個話題,就是縣城最大的痞子董烙鐵,有人說今天看見董烙鐵邁著八字步走在街上突然渾身癢癢的不行,一會去找電線桿蹭癢癢,一會兒找墻角蹭癢癢。

  工人中馬上又有人說:“那是董烙鐵渾身都生了是虱子,那個虱子不是普通的一個虱子有指頭肚那么大。另一個就接著這個話題,聽說他下邊的兩個小痞子給他擠殺一天虱子。”

  “不是,你們說的不對,我聽醫院護士說董烙鐵去醫院檢查時手就一直伸進褲襠里,他那個小老二腫的就和開水褪了毛的雞,去醫院也沒檢查出原因,都估計他是得了一種臟病,你想他糟蹋了多少女的,不知道傳染多少人,據說這個病想治療好,必須把老二給閹割了。”

  “一聽就知道你們無知,我可聽關帝廟旁邊的郭半仙說了,他由于太霸道那是得罪了縣城的城隍爺了,惡鬼附身了,明天你們可以去城隍廟那里問問,很多人看見董烙鐵敬香時那個光頭是血糊糊的。”

  有人不服氣地說:“我有最新消息,就是董烙鐵那個像狐貍精似的騷娘們那個生活興致太大,董烙鐵一人根本不行,后來就在外邊有人了,據說不少于一個加強班。所以那個病就是從那個娘們身上來傳染來的。”

  大家道聽途說著,添油加醋的抹黑那個敢怒不敢言的對象,甚至臆想最好永遠也不要好,謠言就是這樣被擴大,被傳播,老話說的唾沫星子淹死人。

  認識不認識董烙鐵的都把這個趣事當作笑話說來說去,弄的全城風言風語,把好多跟在他身后的小痞子嚇得找著理由躲避著,流氓地痞雖然臉皮厚,可故事越傳越玄,這個時候臉就是堵墻也聽的董烙鐵和麗麗不敢露面了,可這事又解釋不清,就解釋的清也無法見人就說,一狠心董烙鐵帶著麗麗直接離開縣城躲避風頭去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