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1:51:10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迷與路
  4. 第二章 殺人案

第二章 殺人案

更新于:2018-03-16 15:34:30 字數:4638

  今天是周日,天氣晴好,是出去游玩的好天氣,可是今天我有點兒忙,我的一個好哥們叫趙川的昨晚生病住院了,一大早上我就買了點水果和一束鮮花坐上公交車,直奔市郊的醫院而去。

  對了,忘了介紹了,我叫原希然,今年18了,開句玩笑啦,已經25歲了,是一名業余寫手,說白了就是比無業青年多個愛好。家里人總希望我去找一個穩定的工作,比現在成天碌碌無為的強,去年我準備要去北漂來著,當買完票我就后悔了,和父母晃稱南方豬流感嚴重就沒去上。寫出一些的作品都是些殘制品,沒一個能拿出的手。本來想放棄的,可趙川一直在支持鼓勵著我,我的每一部小說無論是寫完還是沒寫完的,他都會一并過目,然后教我如何更改,這算是我頭號粉絲了吧,昨天半夜看他發的W信才知道他生病住進醫院了,至于什么病我也沒有去問。

  汽車開得好慢,每一站進進出出的人擁擠不堪,早上這個點是上班的高峰期,如果你有個座就非常幸福了!當然我坐在窗邊玩著手機,看看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在進W信的朋友圈里,我發現了趙川又發了新的說說:以前能看見別人也能看見的天空,現在卻只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黑暗。這哥們是怎么了,突然變文藝了!這詞寫的真有內涵,看來比我有文學天賦多了,過了很長時間,人也剩下我一個了,終于到終點站,全市最大的治療精神病的醫院——靖康醫院。之前從他父母的電話中得到了病房號后,我很不淡然的就來到了醫院,聽到醫院名字的時候我就很詫異,趙川平時挺正常的怎么會住進這里了,說實話今天還不止我一個人來的,還有幾個比較關系要好的高中同學,我來時,他們就已經在醫院門口等著了,打眼一看,原來就差我自己了。有些害羞的抓了抓頭說了句路上堵車,看著公交車緩緩從我身旁又返回去,大伙都笑了。哎,他們都是開著自己車來的,只有我坐著大公共,我的自尊心何在啊?一股寒流襲擊了我。

  他們也沒啰嗦什么,一起走進了醫院,穿過了像花園一樣的綠化帶,就到了有點兒像歐式風格的住院部,外面一圈是5米高的大圍墻,上面還有環形刀刺網,看起來像看守所一樣,這是我第一次來這種地方。聽說是不允許有太多人來探望病人的,怕是驚嚇到患者,還好這幫同學里有一個女孩的父親是這里的副院長,所以都順利通關了。在通過醫院大門口的檢查過后,就進到了里面,其中還有兩個白大褂帶著我們六個人去看趙川,不過說實話這里只是看電影里見過,在真實里并沒有那么邪乎。我們正輕松的聊著天,忽然一個樹林里穿出個身穿藍白條的衣服的女人,向人行道跑過來,那女人猙獰的表情令人害怕,懷里還抱著一個洋娃娃,我們都看向那邊,沒想到她后面還跟著幾個穿白大褂的男人,沒跑幾步就把她按住了,這時又跑過來一個氣喘吁吁的女醫生,罵了句三字經后給那病人打了藥。后來掙扎著的女人慢慢鎮定下了,就像一個玩偶一樣被抓了回去,只有個斷了個腦袋的洋娃娃丟到了地上,它好像活的一樣坐在地上,等待著她的“媽媽”。當時給我們都驚呆了,這地方還真嚇人。越過了像生化危機般的小花園,進入了醫院的病房樓,他住在是三樓四室。

  在等電梯的過程中聽那女生說,這里的一到三樓都是科室和較輕的病人的房間,四到六是一般和嚴重的病人的房間,而第七層是會議室和領導的辦公室。我上了電梯問她,地下這一二層是做什么,她有些不自然的回答我說,是需要重點隔離的病人,她沒有再多說什么,我只是點了點頭表示懂得。很快電梯到了,我們下了電梯被帶到右側的坐廊,很快就找到了趙川的父母在門口坐著,大伙走上前給二老問好,之后問趙川的情況,我看著阿姨臉上的憔悴感覺肯定不是太好,透過病房的玻璃,趙川靜靜的躺在床上,一只眼睛上還綁著紗布,不時地就有一股強烈的消毒水的味道就飄了過來,讓我有些惡心。真心不愿意在個地方待長時間,我們都看了看趙川的狀態,后來阿姨說受到了暫時的刺激,在這里療養一段時間就好了。有那么簡單嗎?我覺得趙川一時可難以恢復,這里可是精神病院,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為了不打擾趙川的休息,我們就都準備離開了,可是我還沒走,阿姨就叫我過去,“小原,我們家小川想和你說幾句話,你進去看看吧。”我看他在睡覺,也不好大打擾啊。但人家都說了,進去就進去吧,也許有什么重要的事,面對著大伙的目光我緩緩走了進去,坐到了趙川的身旁。

  “兄弟,你這是怎么了?”我小聲對他說,“希然,你終于來了,我真是倒霉到家了。”沒想到,他竟然沒睡著,突然說話嚇我了一跳。

  “怎么回事兒,再有你眼睛怎么了?”他鬼頭鬼腦的看了看左右,像是怕周圍的人聽見一樣。“記住了,還在我清醒的時候,我告訴你的話,千萬不要和任何一個人說,也包括我父母。”我用力的點了點頭后他又接著說,“我現在被一個不干凈的東西纏住了,我不知道他是誰,如果時間久了,我就會被他殺掉。請你幫幫我查查三寶村的殺人案,求求你了,希然,我不想死。”“三寶村,殺人案。”我都沒聽說這個地方啊,看著他恐懼的表情我知道這不是刻意編出開的,我正認真分析他的話時候,突然趙川的表情一變,猛然抓住我的脖子,將我按到墻上,我使勁力氣掙脫掉,趙川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向我狂吼著,這時外面跑進來三個男護士將趙川抓回了床上,還打了鎮定劑,似乎在趙川被抓的時候,我看見有一只枯干的手也在拽著他往回去,在我驚嚇的往門口走之時,趙川聲嘶力竭的大喊著:“求求你救救我!”我喘了幾口大氣,有些驚魂未定,朋友都圍過來關心我。

  “趙川這病這么嚴重呢,看起來真可憐。”

  “沒事兒吧,小原。”“看來,我們也得注意身體了。”對于他們說的話,我根本一點兒也聽不進去,看見病房里的趙川麻木的表情正看著窗外,他的父母也正圍著他安慰著趙川,不知道趙川口中的他是誰,還有那只枯手是不是我的幻覺,我想我應該幫幫他,畢竟在我最失落的時候是他在我身邊。

  “前面的人讓一下,我們是警察來調查案子的。”轉身聽見了一句有些熟悉的聲音,三個警察正威嚴著走進了308號病房,其中還有個女孩。我從側面看了幾眼,忽然我的頭就像被一盆冷水澆了一樣,她不是我前女友婉君嗎?我擦!在這里能遇見她,我現在的心情就是用一部長篇小說都寫不完!大概是兩年前,我那時在做打臨時工認識的,她是一個宅女,除了打打臨時工掙點零花錢她是不會出門的,人家家里很富裕,出去掙錢是為了娛樂(而我呢,就別提了,傷心中……)她人很開朗,性格也很好,可是從我們一起打過工之后,就很少見面了,我那時還在懷疑我們是不是做夢認識的?后來她總說自己在準備考公務員沒時間出門,甚至有一段時間電話不接,QQ也不回,去她家敲門也沒人,最后我們就稀里糊涂的分手了。

  婉君似乎沒有看見我,我趕緊整理了衣服和發型,幾個朋友看見她都發出異樣的目光,大大的眼睛,皮膚白白的,個子有一米七多,一身干練合身的警服從我們身邊走過,旁邊還有兩個胖胖的中年警察,但還是婉君吸引大家的眼球。剛一進屋,一個應該是上司的警官掏出一張紙說:“趙川,你有一起殺人案的重大嫌疑,我們將48小時在這里對你進行看管,請你配合我們。”趙川根本就沒有一點兒表情,而他們的父母卻很吃驚,“我兒子都病成這樣了,誰來付負這個責任啊?”

  “我們是依法辦事的,如果這起殺人案水落石出了,我們會還給你兒子清白的。”趙川的父親終于開口了,聲音很低亢的說,“你們這些穿著制服的吸血鬼到哪都想咬上一口。快滾出去!”

  趙叔很生氣,眼睛瞪的很圓,想要去推他們出去,可是被阿姨攔住了,“老趙別沖動,我們依法看管可以,但是如果你們敢傷害我們的兒子,那就你們自己看著辦吧!”看來夫妻的心情都很激動,那個警官卻慫了慫肩膀笑了,“那我們就依法辦事了!”婉君用相機拍了幾張照片,阿姨幫趙川畫上手印,之后一堆手續也辦好了。那個上司和副手在這里看管,而婉君帶著辦公文件什么的走了出來。我們這幫人也和叔叔阿姨道別了,他們還在私下議論著趙川,我的心思卻已偷偷跑到婉君那里了,不知道她還認識我嗎?

  我們在等電梯的時候也正好遇見了她,醫院里寬大的電梯里,我找了個角站著,臉朝向了電梯墻,我想和她說話又怕尷尬,正糾結中的時候,有人說喊了句,“原希然,你踩我腳了!”我低頭看,我并沒有碰著他啊,他喊什么啊,我的好哥們對我微微一笑,當時我明白了他的意圖。電梯緩緩停在了一樓,剛出電梯,“原希然,我們好久不見了。”沒想到是她先主動和我打招呼,“是啊,很久很久沒見了。”那哥們偷偷搥了我一下,我想起了原來這里只有他見過婉君,頭有點暈。

  “那個原希然,我們有點兒事得馬上走了。拜拜!”他拉攏著大伙往外走,我剛要說話,他們人也已經走的好遠了,我的表情有些尷尬,而婉君還是很平和的說:“我知道是趙川的案件,才主動申請參與調查的。”“哦,是嗎?真沒想到能在這里遇到你。”我都不知道說什么了,好不容易蹦出一個句話,還感覺有點所問非所答的效果。

  “嘿嘿,還是那么可愛,沒怎么變。”她笑的很甜,我發現她變了,變得比以前開朗了好多。“好吧,我們一起走吧。”一直走到醫院大門口,我們聊了好多關于以前的故事,“我送你回去吧!”我看著她旁邊有一輛警車已經知道我的自尊心已經掉了一地。“這怎么好?”我推拖著,“沒事兒,都是順道,順便我給你談談趙川的案件。”聽到了讓我感到好奇的事,我還是坐了進去。

  時光荏苒,兩年前,我們還是一起坐著車出去玩,那時她喜歡坐在副駕駛上,我坐在后面,現在卻變成了她在開著車,而我是坐在副駕駛上,看來我還在原地踏步著,我想那時的抉擇是對的,現在的我給不了她想要的幸福。我聽她說,她的男朋友是在警察局認識的,說話的時候臉上還帶著笑意,露出了淺淺的酒窩,我知道她現在過的很幸福,我也微微的笑了一下,心里卻有一點兒酸酸的。要說無所謂那是假的,畢竟我也是付出過很深的感情的,我也是人!!!車的速度很快,不愧是中國人民公安專用警車,雖然快,但還是很穩。“和我講講趙川的事吧。”為了不讓他看出來我的淡淡傷感,我趕緊轉進入了主題之中,“趙川現在涉嫌一起殺人案件,受害者是叫王思全的鐵路工人,在犯罪現場我們發現只有上吊死的王思全和正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趙川,而在受害者王思全的臉和脖子都發現了趙川的指紋。”

  “哦,那趙川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這個?”似乎有些話讓婉君難以啟齒。

  “怎么了?不好說嗎?”我變得很好奇。

  “好吧,我估計趙川有自虐傾向,法醫發現他是自己將左眼的眼球用力扣掉的,當我到現場時,趙川的眼睛被包住了,但卻發瘋一樣,口里大喊著,你們陪我一起死吧什么的,當時被我們制服了。”說完她嘆了口氣,我也是厭了口吐沫,不知道什么時候天空下起了雨,伴著窗外稀稀拉拉的雨滴,我又想起剛才在醫院里發生的事,趙川那痛苦的樣子讓我有些難受,放心吧,我一定會救你的。我的好哥們,你一定要挺住啊。“喂喂!”婉君輕輕推了我一下,我回過神來看著他。

  “想什么呢?”我搖了搖頭說沒什么。

  “小說寫的怎么樣了?”

  “都是些廢物,沒什么好題材的。對了,你的電話多少號?有時間我想多了解一下趙川的情況。”不知不覺看見我家的小區的大門了,她穩穩地將車停了下來,然后用手指著我的手機,我交給了她,像以前檢查工作一樣,雙手呈了上去,從她的臉上看出她很高興,“號是給你,但是不要亂打,免得他誤會。”

  “那不可能,肯定不會那樣做的。”我搶著說了一嘴,生怕她再反悔。不是我的又何必在意那么多,落花無意,流水當然也全無情了。祝她幸福。我和她道別之后,剛走到樓道門,突然,一聲巨響在我身后不遠的地方發出,我稍稍地感受到一股熱浪襲來,馬上回頭看去,那個方向不會是?!婉君!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