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0:04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天劫重生
  4. 第四章 激化

第四章 激化

更新于:2018-03-16 13:55:40 字數:3094

  “你們不能再出來了。外面已經不安全。”往回走的路上,陳默這樣說。

  “你也呆在家里。這種場面已經極易發生踩踏事故。”王淑芬也看出了混亂的苗頭。

  陳默卻另有安排,“還是那個套路,打時間差,接下來我會奔燃氣去,買幾罐煤氣。”

  王景霞道:“那我就去買衣服,我跟你媽急著趕過來,就沒帶幾件換洗衣服。另外你也需要添置衣服。”

  “小姨這腦子就是好使,我就沒想到這個環節。”陳默小拍馬屁,主要心思則放在對目前局勢的估量上。

  實際上他是有準備衣服的,不過那些都封存在集裝箱中,埋在了防空工事里。那是他置辦的起家物資,不會輕易動用。

  遠大菜市場的警方介入,讓他有所觸動。記憶中警方沒有這種表現,甚至很多人也加入到了搶購行列。

  稍微思忖之下就會意識到,警察及時而效率的表現,證明其體系從上倒下都是正常運轉的,而他們篤定的神情,說明很可能已然得到了某種有力保證。

  陳默猜中了,就在昨天午夜剛過,附近駐軍就開進城市,不久之后,統戰部迅速開動職能,警察、消防部隊、城管、甚至經警都被劃入管理范疇,集結號吹響。

  部隊除了接管重要職能部門的安全工作,還充當憲兵的角色。如此強有力的保障和監督作用下,公家硬是靠著最原始的通訊方法,讓絕大部分公職人員迅速到位。隨后就是制定緊急維和計劃,并分派任務,這才有了警察及時介入。

  遠大菜市場不過是一個點,在偌大的城市中,這樣的點有幾千個之多。

  陳默一家三口往回走,一路上遇到了幾十次采買者的問詢,都是問遠大菜市場的情況,關鍵詞是貨源是否充足。

  對于已經買到了物資的陳默一家,人們自然是羨慕的,尤其是那手拉車,讓不少人意識到沒有這樣的工具買到東西也搬不走,于是中途拐道先去準備趁手工具的也很是有一些。

  陳默一家計劃充分,每次購物的選擇性都十分明確,物品雖然滿當,卻并不扎眼。

  而同樣是買東西,距離它們不遠處的另一家子,大包小包、連抬帶扛,累的氣喘吁吁,實際上東西真不算多,給人的感覺卻是滿滿的貪婪霸占。

  在遠大菜市場那邊,買的多、拿不走的情況已經發生了不少。這也是造成擁堵的重要原因。

  警察介入后,專門分出一部分人手處理這事,太耽誤事兒的就被要求硬性轉賣。

  有些人能夠被說服,有些人卻是認死理,一再強調自己的權益,警察這時就變得格外強硬,直接銬起來去一邊晾著。

  被管束的自然是不服,大吵大腦,憑什么抓我?我花錢買東西犯法嗎?

  理由?擾亂正常公共秩序,這理由絕對充分!

  禁賣禁購?公家很智慧的沒這么干,有銀行卡住現金流就基本能夠解決問題,尤其是在允許物資漲價最多不超過50%的情況下。很快人們就發現兜里沒錢了。

  陳默不缺現金,在這天的下午,買到了6罐煤氣,用自行車馱,純凈水也買到2大桶,這讓他覺得運氣很不錯。

  王景霞也是來回跑了幾趟,斬獲極佳,用她的話說:如果只是正常磨損,這些衣服用十年都夠了。

  王淑芬則在附近的便利店買了些東西。不是吃食,巧克力、糖豆什么的,這類高熱食品早就賣光了,也輪不到她現在買,她買的都是針頭線腦的小玩意,要不說女性細膩,東西不起眼,卻可以帶來很多便利。

  更多的時間,王淑芬則在花在烹制食物上。灶火全開鹵肉。陽臺、陰臺窗子大開,不是為了散熱,而是依靠穿堂風風干切條的鹵肉。

  不斷的烹制,沒明沒夜,陳默特別要求的,王景霞問他為什么這么趕時間,他也不多解釋。只說用不了幾天答案就會主動浮現。

  第二天的主要內容依舊是烹制食物。外出采購的陳默,在生活物資方面的收獲明顯下降,兩罐煤氣,一桶純凈水。

  下午倒是買回來一堆,包括數種健身器材,各類金屬物件及工具,還有一張有虎鉗的小型工作臺,另外就是幾樣家俬。包括衣柜、一張雙人床,兩張折疊床,幾卷細鐵絲網、以及大量的EPS泡沫。

  現金到位,這類物資就是肩扛手抬,也能送到家里。

  陳默以前奉行的是極簡主義,家中家俬只有一柜一床、茶幾兩把椅子,以及跟電腦配套的寫字臺和座椅。

  隨著這批物件到位,家中立刻就滿當了。陽面的臥室換成雙人床,新買的衣柜也放這邊,充當王淑芬姐妹倆的起居室。陰面的臥室幾乎集中了原本所有的家俬。柜、床、寫字臺、椅子,那套茶幾和椅子被請出去了,已經不符合需要。

  如今自然已無力追求美觀,兩個臥室都兼職倉庫,很是碼放了些物品。

  材料和小型工作臺占據了客廳,尤其是EPS泡沫,東西不重很占空間。

  小區里不乏觀察的眼睛。見到工作臺等器物,便能聯想到手工加工器具。大多數人對此是不以為然的,真有什么需要,這類五金產品商店里有的是,如果是防身,體育用品店中的金屬棒球棍也合用,哪里需要搞的這么夸張?

  當然也有人能意識到這是深謀遠慮的一招,市面上其實是沒有那么都人力生產工具的。如果真是長期無電力,能否加工制作工具的意義其實很大。

  EPS泡沫和細鐵絲網就比較好理解了,河東市這些年好些老式樓房都依次加了保溫層,主材料就是這種泡沫板,這個小區的住宅樓雖然做過保溫處理了,但如果冬天無供暖,從房子內部再加一層,是不是保溫效果更好呢?

  不過對大多數人來說,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沒有現金支持購物。已經有人那拿出金銀首飾來換錢或直接買東西了,這還是電力喪失48小時之內的事。

  局勢持續惡化,外出采購的鄰里傳回的信息,盡是跟騷亂、斗毆、搶奪、傷害之類相關的事,都說的有鼻子有眼。

  王淑芬也很擔憂,勸陳默:“不要出門了。”

  “好。”陳默一口答應。

  他也害怕,現在的他就體質方面而言,跟其他同齡人比沒有任何優勢,一把**就能輕易奪走他的性命。

  他又比這時的大多數人清楚、民眾在失控后能夠造成多么大的破壞力。

  他知道,河東市公家管控卓有成效,但他同樣明白,限于人手,公家只能顧及主要地區和路段,其他地方已經管理不過來了,比如他所在這個小區。

  電力喪失接近48小時,絲毫沒有恢復的征兆。

  略微有些常識的人就不難明白,對于需要物流供養的現代城市,這樣的情況會造成怎樣的傷害。

  這一夜,許多人輾轉反側,包括陳默一家。

  第三天,風和日麗,氣候宜人,街市卻是滿目蕭瑟破敗,商鋪無論大小,基本都落鎖歇業,街頭巷尾垃圾隨處可見,又以包裝紙和塑料袋為最,四下里飄飛舞蕩。

  與之相對應的是鬧哄哄的人群。無人上工,相比跟公家討要說法,更多的人選擇砸敲店鋪,試圖強買物資。

  有那膽大沖動的,敲砸無果便拗門撬鎖。

  一些店鋪確實空空如也,也有些是被店主當作倉庫,有些存貨的,開始還有人貨拿走、錢扔下,但很快就變成了哄搶。最糟糕的是鋪子里有人的,店家執意不賣,買家強行要買,都在將自己的道理,互不相讓的結果就是爭吵、推搡、有那心懷歹念的趁機下黑手,于是迅速演變成了暴力對抗,片刻之后就剩下渾身是血的店主、滿地的狼藉和散落的沾血鈔票。

  有人帶頭,就有人效仿,中午都沒過,強買就演變成了順著街道挨門挨戶的砸鎖洗劫。

  一般而言,民眾情緒沸騰會有一個次第升級的過程,游行、騷亂、暴亂,可這次沒有,一丁點電力都沒有,包括靜電,這已經不符合遭受電磁風暴打擊的邏輯,太徹底了,徹底的讓人們的心理承受力變得奇差。

  恐慌的情緒不斷醞釀,終于被暴行點燃,找到了宣泄口。

  軍隊反應迅速,甚至有種準備充分的味道。他們封鎖并疏散主要街道的人群,不允許民眾在這些空間更廣闊的地段匯流。

  有些情緒爆發、對警告置若罔聞、以及不管不顧帶頭破壞的人被直接開槍射殺。

  對,是開槍射殺,亂世重典,絕不能給人群醞釀情緒的機會,直接就是雷霆手段。

  陳默上到住宅樓的頂層天臺,用望遠鏡看到了一些相關景象,微微點了點頭,與記憶相比,這個世界的公家表現真是出色太多,不曉得周定邦在其中發揮了怎樣的作用。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