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2:3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萬界游俠
  4. 第五章 報道

第五章 報道

更新于:2018-03-15 19:46:51 字數:2286

  走上了主街道隨手攔輛計程車,一路上看奇跡之城高樓廣廈人潮擁擠,繁華程度不再湛藍聯邦首府之下。

  好不容易找到了憲兵司令部,卻連主管領導都沒見到,只是一個同自己一個級別的中尉軍官,把通行證交給余忘,并告知余忘的工作地點,讓他繼續報道之旅。這效率還是很高的,并且人性化的還派了一輛軍車送余忘前往。

  車輛行駛,周圍變的蕭條,人群也遠離了這里。附近最高的建筑物不過三四層而已。

  司機不怎么愛說話,余忘也沒能問道什么有用的。

  “17團快到了,這里壞境比較特殊,一個團的憲兵隊伍也很特別,只有十四五個人,看你軍銜挺高的,所以就有個特別調查員的職位。”司機說著流露出羨慕的表情。

  余忘一怔,看到了司機的表情,“怎么,這里的調查員有什么不一樣的嗎?”

  “城門左轉就是聯邦駐地了,右轉是天愿國的駐地。千萬別走錯了,天愿國的人可不太友好。”司機沒回答余忘的問題,車輛向左轉彎停了下來,在這個區域不多的三層建筑群前。

  余忘下了車,像四周望去,很奇怪的建筑,似乎更像是堡壘一點,大門前有近百米寬的一片空地,長就不清楚了一直延續到視野的盡頭。空地一面是軍事駐地,另一面卻是由鋼筋混凝土澆筑而成的十幾米高的城墻,冷兵器時代才會有這樣的建筑,而看樣子卻是新建立的。高大的城墻中間一扇巨大的大門開啟著,門兩邊站著不同不同軍服的士兵。看樣子是聯邦和天愿國共同監管的。

  疑惑間,余忘向駐地走去。

  “您好,請出示通行證。”站崗的警衛戰士向余忘敬禮后問道。

  “你好,這時我的證件和通行證。我應該去哪里報道?”

  接過士兵還回來的證件,余忘沿著士兵所告知的方向而去。

  上了二樓,左拐右繞在建筑的最里面,余忘總算是找到了報道的地方,墻上掛著憲兵隊的牌子,不過連著的幾扇門都是緊閉的,余忘挨個敲了敲門,全都沒有反映。

  余忘只好坐在外邊的長凳上發呆,這都快中午了,難道哪出了什么事,憲兵隊全員執行任務去了?不會吧,總該留個守門的吧。

  憲兵隊的位置比較偏僻,傻坐了半個多小時,余忘連個路過的人都沒看見。余忘終于決定站起來,出去找人問一下情況了。

  “你好,同志。我是新來憲兵隊報道的余忘,怎么辦公室那面一個人都沒有啊,他們都去哪了啊?”余忘攔下了一個少尉軍官問道。

  “你好,長官。我是后勤部的朱宇,至于你的問題嗎,你看現在快中午了,我還是先帶你去吃飯吧。”朱宇笑呵呵的說道。

  余忘摸了摸肚子,忙了一上午,早餐也沒吃,“我來報道的,沒見到主官就走了,這不太好吧。”

  “沒什么不好的,你熟悉就明白了,大家都是戰友,怎么會因為這點小事找你麻煩。走吧,走吧。”

  “那多謝你了,朱少尉。”

  “客氣客氣,叫我朱宇就行了,再說這都是我份內的事兒,我這部管后勤的嗎。”

  朱宇帶著余忘吃過午飯,又給余忘安排了宿舍,又交代了余忘一些事,朱宇就自己離開了。

  余忘看著這間宿舍,20平方米左右,一切設施完好,干凈明亮。很不錯的樣子,據朱宇說,這是自己前任那個因公殉職的調查員的寢室。不過余忘也沒有什么忌諱,在他啊看來,這良好的居住環境才是重要的。

  整理好行李和宿舍,余忘午休了一會,到了兩點以后,按照朱宇的指點,回到了憲兵隊的辦公區,敲響了其中一扇門,果然有聲音傳出來。

  “誰啊?進來吧。”里面傳出一個懶散的聲音。

  余忘整理了下儀容,推門進去,只見一個三十多歲的上尉軍官正在伏案疾書。

  “報告長官,17團憲兵部隊特別調查員中尉余忘,前來報道。”余忘敬了個軍禮,隨即站定一動不動。

  那軍官詫異的抬起頭來,喃喃說道,“報道?”馬上在桌上厚厚一摞資料袋,文件夾中翻找,終于找到了關于余忘的資料。

  “哇,靠,哈哈,學院生啊,有文憑真材實料啊。”翻看著余忘的資料,這人莫名的興奮起來。“哦,坐啊,坐。別站著,以后大家都是兄弟了,別那么嚴肅。”

  “是,長官。”余忘找個椅子坐了下來,仍詫異的看著這個軍官。

  “成績優異啊,感謝聯邦把你這樣個優秀的人才送到我們這里來。你好,真的好。”說著經站了起來,向余忘走來。

  “多謝長官夸獎。”余忘站起來,心里卻泛起了嘀咕,這人也熱情的太過度了吧。

  “哎,不用站起來,余忘你客氣了,大家以后都是兄弟嗎。別這么客氣,我叫蘇天偉,叫我蘇哥就行了,什么長官不長官的。呵呵,這個,那個報告你會寫吧?文書能處理吧?”說著大手就像余忘伸來。

  余忘一愣和他握了握手,答道,“會啊。”

  “太好了,這幾份你先看看,解決一下,我看看。”說著從桌子上隨手拿起幾份文件夾交給余忘。

  余忘接了過來,認真的用了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把這幾份文件整理了出來,處理意見寫在了幾張白紙上。

  蘇天偉看了看,神情大悅,“果然是高材生,處理的都不錯,好了,你以后的任務就是處理這些文件了。”說著向桌子上一指。

  余忘嘴角抽搐了幾下,“多謝蘇長官栽培,可處理這些東西,我級別不大夠吧?”

  “都說了叫蘇哥!什么級別不夠,你看我一個小小的上尉,級別也不夠啊!還不是在做。對了,你是報道的吧,看我這腦子,我先帶你去領東西,找宿舍。”蘇天偉一拍額頭,恍然道。

  “不必了,后勤的朱宇中午已經給我安排好了。”余忘說道。

  “朱宇?這小子行啊,事辦的不錯,下次有好事叫著他。”蘇天偉眼珠子一轉,笑呵呵的又說道:“別下次了,今晚就不錯,給你接風啊。這可是大事。你等著,我趕緊出去安排安排。”

  蘇天偉風風火火的撞出了門,隨即又轉了回來,“對了,余忘。這些文件你看著處理就行了,也不必太著急,畢竟我都攢了六七天的事了。”

  余忘愣愣的看著蘇天偉,又看了看桌上那厚厚的文件摞,這都什么事啊?怎么總感覺好像有點奇怪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